長遠與短近

侯捷 2000.07.20


自認是個老台北。

雖然不在台北出生,也沒能在台北成家立業,但是我畢竟在台北度過了人生極重要的階段。目前仍常上台北,上台北仍然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成了過客之後,台北的進步漸漸沒有親身感受了。直到最近…

日前至南港訪友,從和平東路三段科技大樓出發。考慮到停車問題,不敢開車前往。以前偶爾會坐計程車,這次時間充裕,想搭大眾運輸工具。聽說台北捷運已經相當完善,還有轉乘機制。以前只搭過木柵線,算是半個阿土,這次決定嘗點新鮮。

和朋友約 2:30pm 見面。從來我痛恨遲到,所以準備兩個半小時以供「可能出現的 heavy traffic」揮霍 — 反正隨身帶本書,不怕沒事幹。從科技大樓搭木柵(棕)線,至忠孝復興站,轉南港(藍)線至台北市政府站,才 20 元。

一出站,有點茫無頭緒,大太陽底下一切都覺新鮮…呃…昏眩。台北女性的時髦,加重了這種昏眩感。想不到年近不惑,還有此反應,竊喜。想到離聖人之道益遠,暗悲。

不知公車站牌在哪裡,也不知該搭幾路公車去目的地。又下捷運站,拿了一冊「台北捷運自由行—捷運列車運行路線圖與車站周邊公車路線表」和一小冊小冊的「捷運接駁公車說明書」。發現其中「藍15汐止~捷運市政府站」可乘,大喜。再度賈勇上站(這次謀定而後動,先看好各站口位置,準確出擊)。

「藍15」站牌就在捷運站出口。稍等片刻車就來了,冷氣足,人稀少,轉乘又免費。我真是太得意自己的選擇了。

雖然…

藍15走的路線不是我熟悉的道路,根本沒看到標的物,以至於該下車未下車,多跑了好幾站,以至於又折回走了一大段路,以至於最後又花了一張票,才安抵目的地。

但是…

經過這番折騰,還是在 1:20pm 就到達。開始殺時間,牛肉麵店和銀行各貢獻了半個小時。

回程時和公車司機聊起,他扯開嗓門說:『你知道嗎,台北市政府給捷運轉乘公車每個班次補助 5000 元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開一條捷運線要花多少錢?開好後要花多少人力維護?周邊配套措施又要花多少人力物力財力?拿捷運票價來折,多少年回本?多少年開始有利潤?

如果拿算盤算,肯定嘀嘀答答算個好幾年吧!

有些事更是算盤算不出來的。

城市的形象,算盤算不出來;城市的交通,算盤算不出來;市民的時間,市民的感受,算盤算不出來。如果沒有考量這些,光只算蔣中正和孫中山,那麼築不築捷運還有得商議。但如果把這些看不見的統統算在利潤裡面,答案就很明顯了。

從和平東路三段科技大樓到南港路三段,我竟然只花了 20 元和40 分鐘左右。真的,我以後再也不想自己開車去了。以後我可能會一下台北,把車停好,開始捷運+轉乘到任何地點。

台北市政府在某些地方花大錢,某些地方花小錢,無所不用其極地希望市民多利用大眾運輸,因為他們知道,城市的形象、城市的交通、市民的時間,市民的感受,比算盤可以算的東西更重要,更有價值。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腦出版事業也一樣。如果能夠看遠看長,看到看不見的東西,看到看不見的利益,很多觀念便能霍然開朗,很多動作便能放手去做。

看到了長遠,就不計較近利;看到了 major,就不在乎 minor。有了恢宏的氣度,醜人都會帥起來。

就算念茲在茲蔣中正和孫中山,還是要看長看遠。因為那無形的利益,最後都能夠轉化為有形的利益 — 只要你夠堅持。

所有的事業都一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能夠從捷運ㄠ到電腦出版,還ㄠ到人生道理。侯捷也真是太會ㄠ了吧。

道理處處可見,處處可見道理。

今天就ㄠ到這裡 :)。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