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侯捷 2000.09.08


Michael wrote (2000.09.08) :

> 如果你不是在教育界
> 而是在研發壓力極大的企業界
> 你還能這麼從容不迫嗎?
>
> 非常忌妒你的,殫精竭慮的程式設計師



侯捷回覆:

不行!
如果我還在業界,絕對不能夠如此從容不迫。

專案像潮水,捲起千堆雪。人,在專案中過往,是一顆旋轉不停的陀螺。轉到不行了,頹然墜倒。

偶爾和美靜聊起,如果還在業界,會是怎樣的光景。

錢嘛肯定是很多的。

轉入寫作十年,前幾年經濟上稍微領先同儕,近年來同儕和後輩逐漸登上各級主管的位置,年薪、紅利、股票三駒疾駛,把我遠遠拋在腦後,望塵莫及。如果我還在業界,我也會在領先群中。

人嘛肯定是很累的。

有人喜歡那樣的忙累,於我則否。我喜歡按自己的方式過日子。所以美靜笑我失去了某種社會生存力。於今世道,好像「忙」象徵了重要性與地位,我親耳聽到兩位久不相逢的大教授握手寒喧時說:『最近很忙哦 ?!』『不不,你比較忙,你比較忙!』

忙其實不壞,壞的是累。然而忙和累往往是光和影。

心力交瘁的那種累,很可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歡迎金錢,但不把金錢擺第一位。

我不怕忙,我怕累。累,表示出了某種問題 — 可能是生理,可能是心理。為了不累,我必須掌握自己的生活,使忙碌的程度完全由我掌控。

很多人羨慕侯捷的生活方式。我知道他們想的是:『同是科技人,為什麼侯捷把路走得與眾不同?』我覺得,首先,科技人向來不認為科技教育也可以是一條路(唸 PhD 一心進大學教書者不在此列)。事實上這條路最初於我也是不經意的轉彎。

其次,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概嘆太多了。不少朋友對我說,『我真的很有興趣寫作,也有滿肚子的東西。但是,先賺夠了錢安了心,再說』。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從主觀看,所謂「賺夠了錢」是多少?從客觀看,當你真覺得賺夠了安心了,你的位置一定頗為重要,公司如何讓你走?你又能夠放棄主流價值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行話引出一篇文章。因為侯捷有些感觸。

我走在一條行人稀少的路上。

《沒有走的路》
羅勃.佛洛斯特 美國詩人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
只可惜我不能都踏行。

我,單獨的旅人,佇立良久,
極目眺望一條路的盡頭,
看它隱沒在叢林深處。

於是我選擇了另一條路,
一樣平直,也許更值得,
因為青草茵茵,還未被踏過,
若有過往人蹤,路的狀況會相差無幾。

那天早晨,兩條路都覆蓋在枯葉下,
沒有踐踏的污痕:
啊,原先那條路留給另一天吧!
明知一條路會引出另一條路,
我懷疑我是否會回到原處。

在許多許多年以後,在某處,
我會輕輕歎息說: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而我,
我選擇了較少人跡的一條,
使得一切多麼地不同。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