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 大陸講學記

侯捷  2000.10.05


6,7 年前,英業達曾經邀請我為大陸分公司的工程師授課。那時剛巧發生千島湖事件,心情差,不想去。

年來,A 公司的 thomas 多次對我提起,希望我能去上海為當地子公司的工程師上幾個課程。不置可否。六月,thomas有了具體方案,希望我在八月份為上海子公司開一個 C++/OOP課程。

時間選在暑假,課程我又熟稔,教材也都有了,再加上最近大陸出版社與我聯絡日殷,可藉此觀察與見面。遂同意一往。

既然好容易去了一趟上海,便想多走走看看。最具代表性、最有看頭的大陸城市應該是北京。北京有 pan 和 jiang 兩位未曾謀面的朋友,一方面可藉此機會見面,一方面當地有朋相助,也使旅遊的心踏實得多,再者北京國際書展在八月底舉行,有機會見見華中出版社 — 他們是《深入淺出 MFC》2/e 簡體版的合作夥伴。種種因素加起來,決定課程結束後赴北京一遊。

W 公司上海分部的 ctchen 是多年老友。無意中對他聊起這個行程後,ctchen 非常希望我也能順道去看看並給個課程。於是,大陸之行再添 4 天。

08/21 香港、上海
08/22~08/25 A 公司課程
08/26~08/30 W 公司課程
08/31~09/03 北京
09/04 香港、台北

●08/21 桃園、香港、上海

11:20am 自桃園機場起飛。13:05pm 降落香港。

轉機時間啣接得不錯,不至於無聊到在機場數蚊子。赤臘角機場真大,登機閘門七八十個。臨行前 100 USD 換得 760RMB 備用。

14:35pm 再起飛,16:50pm 降落上海。alex 接機,直抵古北新區宿舍。古北是上海的高級住宅區,A 公司在這裡包租一些房子給來自臺灣的同事使用。家庭式的裝璜與格局,面積廣敞約 30 坪以上,住起來很舒適。第一晚由 alex 接風洗塵,在樓下對街的越南餐廳吃了味道鮮美的牛肉合粉。聊到香港的匯率,alex 說香港是吃人世界,即使在上海的飯店櫃台兌換,就官方匯率,100 USD 至少也可換得約 810 RMB;黑市則通常有 860左右的行情。

佇立陽台,望著閃爍的遠方燈火,想著今天的旅程,看著有點陌生又不是很陌生的街景與行人,並沒有旅行遠方的距離感。宿舍裡頭家的感覺使我愉快地度過第一次獨自出國的第一個晚上。

●08/22~08/25 A 公司課程

準備了許多教材,很早以前就交給邀課單位了,卻竟然上課四天之中,學員手上的資料還是缺東少西。極重要的幾份講義最後一天才影印好發給學員。行政人員說是影印機壞了。看他們焦頭爛額,不忍多說重話。

就老師而言,如果不是臨場經驗豐富,很不容易在學生手上沒米的情況下還能夠幫他們把飯煮起來。就算老師有這樣的應變能力,面對兩手空空的學員,多少也會影響課程的流暢與進度。就學生而言,手上沒講義,做不做筆記?做筆記嘛耳朵跟不上,不做筆記嘛聽過就忘。

一個課程的安排,課前庶務影響學習效果是很大的。如果課程籌備人員沒有這種認知,徒然浪費公司的資源。說實在話,從臺灣請一位老師去,得花不少錢。更寶貴的是學員的時間。80 個人花四天時間,總共是 80*4*6=1920 man-hours,應該讓他們心無旁鶩地接受課程的洗禮。庶務部門在這裡頭必須有一種服務態度與認知,不光只是完成交辦事項。

上課秩序也很重要。從沒有碰過那麼愛講話的學生!雖說討論的是課堂主題,還不至於太離譜,但旁若無人的態度真讓人開眼界,影響我當場揮毫(當場寫範例程式)的精神集中度。alex 告訴我,以前有過臺灣來的老師當場發火的記錄。

如果不是身經百戰,應變能力強,這場課肯定要以挫折收場。當然,愛說話的老是那幾人,許多學員還是非常認真努力地接受一大堆硬扎內容。課程結束時一位學員對我說,這是公司辦這麼多訓練課程以來他認為最有收穫的一次。也許他帶了點客氣,但工程師基本上是質樸不善交際的(尤其他又是直爽的山東大漢)。我感到欣慰。

08/24 晚 alex 再次作東,請吃晚餐,其 team members 做陪。席間瞭解了一些大陸方面的聯考、兵役、電腦圖書等現狀。吃了一塊完全不像蛇肉的蛇肉。小啖一口後 alex 才告訴我那是上海有名的大王蛇。但我完全看不出「大王」的氣勢 — 肉只薄薄一層掛在炸得撐開的肋骨上。

●08/26~08/30 W 公司課程

08/25 晚轉進建國賓館。剛住過 30 坪的房子,再住進這不到6,7 坪的房間,一開始有點不習慣。

「建國賓館」是毛澤東題的字。毛字很好認,右上斜,帶點草。我手上有武漢讀者 wking 寄來的紅寶書《毛語錄》和《毛主席詩詞註解》,其中有毛的書法數頁。早 20 年擁有此二書,我肯定要去綠島唱小夜曲。

毛的詩詞很大氣,讀起來很是雄壯。印象最深的是《毛澤東讀書生涯》一書提到,毛於湘鄉縣立東山高等小學堂的入學試題中,做了一首《言志》詩:「獨坐池塘如虎踞,綠揚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大人物真乃從小就大人物!

W 公司的課程主題和 A 公司課程大同小異,唯在 Generic programming 上安排多些。人數、場地、器具、講義的準備、上課的秩序與態度、老師和學員間的互動,都很理想,堪稱是侯捷講課以來的一個典範。歸納主要因素是:

(1) 直接對口聯繫的是 R&D 經理,和我又很熟稔。ctchen 上過我的課,清楚我的風格,也清楚上課資源的不易,以十分珍惜謹慎的態度來辦此課程。

(2) 公司本身也很重視。大中華地區總經理於上課前一天親自巡視了上課環境,並做了重要而正確的變動。

風行草偃。高層是怎樣的態度,自然就會影響基層,衍生出相同的態度。


W 公司課程後,出給學員的練習題

W 公司課程留影如下

08260004.jpg (51602 bytes)

08300006.jpg (52371 bytes)

08300017.jpg (297730 bytes)


●08/27(週日) 上海自由行

連續 8 天課程,每天 6 小時,打破個人記錄。幸好中間穿插一個星期天,不至於天怒人怨。

以為會睡到日正當中,結果 8:00am 就起床了。輕鬆地東磨西蹭之後,決定先去上海交通大學看看。這是和我有某種血緣關係的一所學校。

上海交大校門古色古香。一進門左側有家門面甚不起眼的新華書店(據 wking 的說法,新華書店的招牌也是毛澤東題的字。這家並不是!)在大陸,不是誰想開書店賣書,誰就可以開書店賣書,過去僅只新華一家獨享此權。共黨掌控傳播媒介的嚴格可見一斑。店內觸目所及 50% 以上是電腦書。選了一本 C++ 正看著,店員的態度不怎麼好,也罷,書放下,不看了。

上海交大校園不大,小巧的運動場,被市區大樓圍繞的天際線,我想起台北的師大附中。

努力尋找信息所和計算機系,想進去看看設備或是和老師們聊聊。但各樓都趁著暑假在大趕裝璜,只見裝璜師傅忙進忙出。離開時,沿著入口大路,看到殷之浩先生捐贈的高科技中心(聽說做為育成之用)。這位交大土木老學長的愛校之心實在令人尊敬。新竹交大的浩然圖書館正是為了紀他而命名。印象中過去每年殷學長對新竹交大的捐款都以台幣千萬計。

蹙回港匯廣場(港商開的一家綜合百貨公司)用午餐。一盅太湖銀魚羹,一盤蝦醬筋蹄,一盤荷葉豆腐,一碗白飯,花費 45 RMB,約 180 NTD,稱得上便宜。飯後搭地鐵到上海火車站看看。沒人告訴我上海火車站是個景點,但我想那兒應該可以看到社會縮影。火車站旁正大興土木,雜亂難免。我在站上所看到的、聞到的、感受到的,的確和地鐵站有所不同。

只待一會兒,便搭地鐵往重要目標前進:黃浦江外灘。先前 W 公司的 tony 告訴我,地鐵站至外灘,有一條南京東路,乃昔日金融中樞,今已闢為行人途步區,值得走一走。ctchen 更告訴我,那就是有名的十里洋場。啊,十里洋場,真不愧十里之名,走得我腿痠臂疼(提著個包包,內放相機和望遠鏡呢)。風情雖不錯,奈何人太多。聽說大過年這裡走都不用走,人潮自然能夠把你往前推。

十里洋場的盡頭便是黃浦江外灘。沿著外灘有一成排的羅馬、仿羅馬、哥德、維多利亞的古典建築,置身其中你會以為身在歐洲。最繁華的南京東路口,有左右兩棟醒目大樓,都是英國人起造,南樓舊曰匯中飯店,北樓舊曰沙遜大廈,後合併經營為和平飯店,是當年蔣委員長與宋美齡女士大婚之處。綠色尖頂甚是奪人注目。york 說他每次出差蘇州,最後都要留一天待在上海,住進和平飯店。是否在其中細細品味精美的圖飾、繁複的線條,想當年鼎盛的富麗堂皇與奢華呢?

隔著黃浦江看對岸(浦東),高樓雲集,天際線頗有紐約之勢。東方明珠塔氣勢驚人,只是造形不得我的賞識。浦東當年是不毛之地,上海人有「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的諺語。風水輪流轉,今非昔比。

圖 浦東天際線。最高即為東方明珠塔
wpe1.jpg (129935 bytes)

走在黃浦灘上,觸目是精美建築,觸目是奢華遺風,觸目是民族傷痛。1949 年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豪氣干雲地說『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五十年後的今天,中國人民是否站上了一個好位置?

●上海的交通

上海的交通,三個字可以形容:亂! 亂!! 亂!!!

這裡看不到行人對行人的尊重、行人對車輛的尊重、車輛對行人的尊重。簡言之就是每個人只想到自己的權益。於是我看到汽車直直往行人逼去、汽車大剌剌開上人行道、行人對紅綠燈視若無睹、喇巴聲大鳴大放此起彼落。

最讓我納悶的是,臺灣去的同胞也都入境隨俗。別人看到紅燈繼續往前走的同時,你停下來是否就吃虧了呢?有沒有?沒有!既然沒有,為什麼你在某地遵守規則,到了某地卻不遵守規則?你不思以自己好的一面去影響別人,卻任由別人以壞的一面來影響你,這是很可悲的。

或許以自己好的一面去影響別人並不容易,但我們繼續我們好的一面,也沒有吃虧,不是嗎?當一萬個人都往東的時候,你敢依自己的理念隻身往西,是為大勇氣。

勿泛泛如水上之鳧,與波浮沉。

●兩岸的水平

臺灣的朋友知道我去大陸講學,都好奇地問我兩岸的水平。

管中窺豹,哪能夠這麼輕易觀察出來呀!課堂上有認真的同學,有不認真的同學,有程度領先的同學,有程度落後的同學。臺灣和大陸都一樣的。上課狀況還和邀課公司的本質有關,W 公司是硬體本質,工程師多是為自家晶片開發 compiler、linker、assembler、移植 Linux,關注低階問題多些。A 公司是軟體本質,工程師比較著重 applications,關注高階問題多些。

光從上課,觀察不出「兩岸水平差異」這種大問題。不過可以從另一個角度 — 高級技術書籍(中英不論)的普及度 — 來推想。大陸工程師接觸英文書的機會少註1,造成很大的不利影響。畢竟世界都進步成什麼樣子了,閉門苦修事倍功半。不站在人家的肩膀上,起碼也要站在人家的膝蓋上。

註1:英文書的通路不是問題,電腦族群上網很便利的。但信用卡的普及度成了問題。原文書價是另一個問題。英文閱讀習慣可能也是一個問題。

英文書缺缺,但如果把希望寄託在中文書上,又太過緲茫:大陸的現實環境供養不了一個專業技術作家註2,又哪能寄望有頻繁出現的高水準中文高級技術書籍可看?這一點臺灣是五十步笑百步,也好不到哪兒。

註2:諸君如果以為大陸市場廣大,不可能供養不了一個專業技術作家,我收集的數據如下:一般電腦書籍的版稅是定價的 5%~7%,書籍定價約為 40~60 RMB,銷售量一萬本算是不錯的成績。這麼算起來,一個作家每年寫兩本真正高水準的高級技術書籍(算得上拼老命了),定價 50 RMB,各賣 10000 本(多久賣完不得而知),各位可以合算合算收入多少。別忘了,能夠寫出「真正高水準的高級技術書籍」的人,其技術層次是大學剛畢業生的好幾倍,年紀也可能多十數歲,他的收入不可拿大學剛畢業生的水準來衡量。也別忘了,他的收入必須涵蓋風險考量(包括退休金的準備、各種保險等等),才能夠安心寫作。

●08/31 抵達北京、朋友見面、華中出版社

結束了上海的課程,開始私人假期。

08/31 11:30am 從上海虹橋機場起飛。一切順利,兩個鐘頭就降落北京。機場外的巴士正好可達 jiang 幫我訂的北京國際飯店,真是太好了。幸運地及時坐上那班車的最後一個位子。

兩個月前 steve 來北京時帶回一張地圖給我。現在派上大用場。在巴士上把地圖拿出來比對行車路線與街地名,有一切盡在掌握中的踏實感。

國際飯店好大派頭,長安路好大派頭,果然是天子腳下,氣勢不凡。

安頓好後立刻聯絡 jiang 和 pan。雖然在上海已經聯絡過了,此刻馬上就要見面,更是開心。隨後也聯絡了華中的 jou 以及臺灣眳p的irving 和 tony。華中的張總編和姜副總編設宴為我洗塵表示歡迎,jiang 和 pan 做陪。席間交換對於選書、版權、合作、兩岸異同的廣泛看法。這頓飯吃得很愉快。感覺華中對於好書很積極,對於各種可能的合作模式很勇於突破。這一點,在國家資本主義(State Capitalism)的經濟環境下,我認為很是難能可貴。

聽 jou 的說法,似乎「在大陸直接引進侯捷 "譯作" 的繁體版」頗為困難。這個消息怕是要讓眾多來信催促的大陸讀者失望了。我個人也感失望。原本希望藉由「直接引進繁體版」的作法,讓個人的製書理念(包括對 index 的重視、對原文術語的推行、對翻譯品質的執著)衝擊大陸的電腦技術書市場。

至於侯捷的 "著作",肯定將朝「以簡體版進入大陸」的目標努力。只是,經過轉譯,我對原文術語的理念能保留下來嗎?這個廣被眾多讀者讚美的作法,在臺灣實施輕而易舉(只要作者有勇氣就行了,出版社無任何束縛);在大陸卻可能有所困難 — 黨國嚴密箝制的情況下,出版社得有勇氣和魄力才突破得了現狀!

●09/01 天壇、頤和園、清華出版社

臺灣出發前,特別選了兩本「大地瑰寶」註3帶著,一本介紹天壇和頤和園,一本介紹故宮。出發前做了不少功課,觀賞起古績來也就格外有意思。

註3:「大地瑰寶」是大地地理出版公司的「100 個您一生必遊名景」套書,收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於 1972 成立的「世界遺產委員會」所核定的全世界 500 餘個人文、自然遺產中的 100 個。

天壇是明清兩朝天子祭天之所。佔地極大,現成為一個天壇公園。雖曰公園,卻收門票。清潔費理應收受,公園之名可改 :)。

走在祭天儀禮的大道上,走在天子專用的漢白玉石道上,心情凝重。時空移轉百千年,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我侯捷,一生想留下什麼?一生能夠留下什麼?

往天壇主軸西側,參觀了寢宮。這是一般遊客不知到訪之處。寢宮之路只是地圖上的一小段,走起來卻大老遠。於是知道,所謂遠近,千萬別以小島上的經驗來揣度。天子何其尊崇,用地豈可能小?!我因此對第二天的長城/十三陵之旅在體力上做了點心理建設。

出天壇公園西大門前,在小店吃了一碗牛肉麵,RMB 6 元。這兒沒有給湯匙的習慣,是燕趙男兒大塊肉大碗酒的豪邁吧!

下午和 pan 約在頤和園東宮門見。計程車司機不知東宮門在哪兒,停下來問路兩三次。當他知道我自臺灣來,竟然大聲說:『臺灣,呵,我們很快就要解放臺灣了』。微慍,不作聲。但想想不必如此,怎麼能和光會比畫拳頭的老粗生氣呢!他的拳頭並不比我粗,他仗的又是誰的拳頭呢?今天讓他上戰場,他還談不談解放?下次再有人同我談解放,我就這麼回答:就解放的意義而言,敢問是民主解放專制,還是專制解放民主?

pan 是個溫文儒雅的人。在頤和園入口我們碰上糟糕的看門態度,看門的嘴臉對映 pan 的溫和,我實在有些不忍。pan 的導遊,再加我手上的資料,頤和園之行安適詳和。我和 pan 像老朋友一樣地交談。這種愉悅的心情源自兩人的氣質相投。自從轉行寫作並薄得虛名後,我的社交面比起工程師時代寬廣許多,足以應對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但還是書生氣重的人,最讓我感覺舒適。

晚上清華大學出版社的 linqjia 偕其夫人在一所很出名的新疆食館設宴款待我,pan 作陪。烤羊腿,酷的,還有一大堆新奇菜色。linqjia 夫婦都在文化界服務,非常熱情。我們對合作的可能與方向做了意見的交換。友人曾一再對我說,清華大學出版社在大陸電腦書籍業界是一塊金字招牌,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09/02 長城、十三陵、眳p出版社

沾 tony 和 irving 的光,坐的是眳p的大陸合作夥伴提供的自小客。還有專屬司機。

參觀對象是北京長城中最俗的八達嶺一段。所謂「俗」是指人最多,整修最完善,原味最少。司馬台才是長城中的精品,那是戚繼光督造,集奇、險、絕於一身。

自從毛澤東說「不到長城非好漢」,所有中國人(以及許多外國人)都想要證明一下自己的雄風。開放路線其實不長,一般人的體力都不是問題。有些路段很陡,而且沒有階梯,是有點累。太太小姐們穿著細高跟、超厚麵包鞋,在此顫顫巍巍,舉步唯艱。

下圖 侯捷於長城牆頭。(奇怪,我的掃描器色彩表現怎麼這麼差勁)

wpe3.jpg (124031 bytes)

雖說體力不是問題,走上一段到底還是有點喘,有點汗。想像石矢齊發的戰爭場面,著厚重盔甲的兵士前後移動、來回穿梭、生死交關,真不容易!再看看關外綿亙起伏的山勢,外敵來到關下,怕不早已累垮?這長城在火砲推上戰場前確實還是管用的。如果不是衝冠一怒為紅顏,誰家天下還不定呢!

但是話說回來,天下讓明末那幾個爛皇帝享,又有什麼好?要一個數十年不上朝的明萬曆,為什麼不要一個勵經圖治的清康熙?異族又怎的?

老百姓要的只是好生活。明朝皇帝讓老百姓生活好,老百姓就愛載他。清朝皇帝讓老百姓生活好,老百姓就愛載他。過去封建時代,只能講愚忠,只能講愛不愛載,不能講要不要。

民主時代不同了。人民要過好生活;共產黨讓人民好,人民就要他;國民黨讓人民好,人民就要他;民進黨讓人民好,人民就要他。簡單的道理!如果沒給人民好生活,又要專制箝制,我看覆舟早晚。

下午重頭戲是十三陵,正是明朝後 13 個皇帝的陵墓(前 5 個皇帝的陵墓在南京)。最引人的是定陵(明神宗朱翊鈞)的地下宮殿。明神宗是爛皇帝中的特大號,其陵墓「定陵」建於 1584~1590,耗用 800 萬兩白銀。地下宮殿(玄宮)位於地下 27 米處,走下去一片沁涼。後宮置放的皇帝棺墎及旗幡令我震懾,雖只是複製品,但一切那麼寫實。

離開定陵後,特別再請司傅尋找另一個古績:神道。繞了一點路終於找著。道旁的石馬、石象、石駱駝、石麒麟,石翁仲…歷經五百年依然肅穆氣派,但兩側垂楊飄飄,綠草茵茵,景觀倒像公墓,少了蒼涼古味。和書上所得意象截然不同。

下圖 侯捷和神道的石駱駝合影。(奇怪,我的掃描器色彩表現怎麼這麼差勁)

wpe2.jpg (160008 bytes)

晚上安排 tony, irving, pan, jiang 見面喝咖啡。jiang 送我一本《知識英雄:影響中關村註4的 50 個人》。此書很吸引我,成為我後兩天的好糧食。其中「程序人生」篇訪問並描寫幾位在大陸幾乎家喻戶曉的程序員。我對 jiang 和 pan 說,臺灣只有知名的電腦技術作家,沒有出名的程式設計師。這多少反映兩岸在軟體工業上的某種差異。

註4:中關村雖然只是靠近北大、清大的一條電子街,但其地位有點像臺灣的新竹科學園區,被視為大陸電子與信息工業的濫觴。我這個說法如果不夠正確,請大陸讀者糾正我。

這本書的最後一個人物,特別讓我感到興趣:寫作 Basic 書籍並打破世界銷售記錄(一千餘萬冊)的譚浩強教授。譚教授的 C 語言書籍也達三百萬冊銷售量,非常驚人。朋友說,你看,他排在本書最後一位,足見無足輕重。我的看法不同!一位知識傳播者,純粹的教育工作者,單靠一枝筆,和創造無數財富無數工作機會的大企業家並列,被視為影響中關村的 50 個人之一,難能可貴。

●09/03 紫禁城、簽約、電力出版社

特別起了個大早,特別坐了公共汽車來到天安門廣場,特別懷著不一樣的心情來朝聖聞名中外的大宮殿。

但是紫禁城 08:30am 才開放 :)

踏著謹慎、緩慢的步伐,悠遊於這個金黃色宮殿之海。手上的資料使我不需要導遊也能詳細地觀賞,並掌握自己的動線。宮殿內部統統不開放參觀,我只能在門口勉力端詳內部鬱鬱黯黯的陳設。手上的彩色圖像反而提供了現場欠缺的明亮。

每一所宮殿,每一個角落,都藏有無數故事。皇帝的故事可能是威風凜凜的、可能是勾心鬥角的、可能是倉皇辭廟的…,宮娥的故事則永遠是辛酸。

特別注意乾清門西側的一排屋宇。書上說那是軍機處,是掌管軍務要事之處,職權之大超過內閣。電視或電影的清宮劇少不得出現軍機處的場面。走近一看,平凡得不知怎麼形容,似乎只是軍機大臣(或輪值人員)供皇帝隨時召詢的一個等候處。軍機處第一間屋很特別,竟然改做生意賣起點心飲料來了。我真的沒想到還可以在紫禁城買到冰棍和涼水。

紫禁城的參觀動線通常是由南邊的午門往北邊的神武門走,我也如此。出了神武門才 11:20am。但是景山和北海已經不想去了(也不知為什麼)。沿著護城河往東,又折向南,紫禁城外緣再走一趟南北向。中間穿越了一些小巷弄,算是約略看到觀光馬路之外的一點市民生活實景。

又回到天安門廣場。廣場上巨大的毛像,再次讓我想起 50 年前豪氣干雲的那一句『中國人民站起來了。』最近中國時報曾有一篇專文報導,提到大陸網路流傳一篇長文(or 一本書?),長文的題目我忘了,題意大致是「五十年前的理想」云爾。聽說很多老共產黨人流著眼淚看完。小平同志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話:『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以此標準,中國共產黨讓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嗎?舊社會的種種腐敗,的確需要左派的熱情去改革,但曾經的熱情改革者,為何不再容納異己,又成為進步的阻石和被改革的對象?壓制圍堵是沒有用的,疏導才是辦法。鯀的教訓沒有學會嗎?禹的成功沒有學會嗎?

我盼望看到一個富而好禮的中國。對擁有十二億人口以及沉重包袱的國家而言,「富」是遙遠的目標。然而「好禮」呢?對照我在中國第一大城市所感受的服務態度以及陌生人之間的態度,這個目標恐怕也還相當遙遠。

從寫無責任書評的時代開始,就有人說侯捷敢言。啊,不怕得罪別人,是敢言;不怕得罪朋友,是真敢言。沒有利害關係,敢言;不在乎利害關係,是真敢言。但是,我這又算老幾!槍口抵著心口猶自敢言的人,才是真正敢言。老共產黨人也曾經槍口抵著心口猶自敢言,為什麼得到了權卻耍起了專制,不容異己?

下午和華中簽約,《深入淺出 MFC》2/e 簡體版正式拍板定案。武漢的 wking轉譯進度很順利,估計年前或許簡體版就可以和大陸讀者見面了。

晚上,電力出版社的 liuj 作東,請我和 pan 吃全聚德烤鴨。店是分店,座落於王府井大街的小巷內。酒香不怕巷弄深!

liuj 眼光極佳,簽下許多非常好的原文書。都認真做起來,肯定影響極大。現在的問題是,菜有了,廚師呢?liuj 坦言好譯者很難找。我看這問題解決不了,大陸的電腦書版稅奇低無比(5%~7%),市場也不如想像中大(10000 本據說是不錯的成績),可被市場接受的書價又低。有技術能力的人,多的是掙錢機會,誰願意做這等苦差事?再大的理想,也得先有起碼的現實基礎。大陸的電腦技術書籍,依此現實情況,我看要出一位專業作家,還很遙遠。

話說回來,臺灣又出了幾個資訊技術專業作家?臺灣那麼多 IT 從業人員,按說供養得起好幾個專業作家了,但如我過去所言,工程師一年買的書本數量似乎還比不上他一年收到的股票張數。是讀者不願花錢所以作者無法生存?還是作者水準太差得不到讀者的青睞與信任?蛋與雞的問題,無解 :(


●09/04 香港、台北

帶著大陸友人的熱情,坐上 12:00am 的飛機。回程轉機沒有去程順利,落地香港是 15:40pm,我得等 18:15pm 的班機。jou 贈送的舒婷文集拯救了我。

20:00pm 降落桃園。回到新竹家中已是 23:15pm,結束了為期最久的一次出國。

回家的感覺真好。

-- the end



CTWu wrote :

以下這段,我以身為一個讀者有話要說:

『話說回來,臺灣又出了幾個資訊技術專業作家?臺灣那麼多 IT 從業人員,按說供養得起好幾個專業作家了,但如我過去所言,工程師一年買的書本數量似乎還比不上他一年收到的股票張數。是讀者不願花錢所以作者無法生存?還是作者水準太差得不到讀者的青睞與信任?蛋與雞的問題,無解 :』

剛回台灣的前兩年,我每月花費最多的是在買書,什麼樣的書都買,不限定是專業書籍,可是很多書每每都讓我非常失望。譯者所譯的字句常令我看不懂內容 (尤其是電腦書籍),必須要對照原文才恍然大悟,後來便直接看原文書,雖然貴但至少不會誤解或看不懂。而作者所作的內容大都相當貧乏(花大幅篇幅說明如何安裝及介面操作等等,專業知識卻著墨甚少)。我願意花錢買書,但卻不願意浪費我的時間在對我獲益不多的書上。現在我買書就很挑,不是錢的因素而是家裡已沒有空間放書了(整理書籍也很累),譯書幾乎只看侯老你的書呢! ^_^


發信人: bsptso
時  間: Mon Nov  6 21:32:38 2000

>下午重頭戲是十三陵,正是明朝後 13 個皇帝的陵墓(前 5 個皇帝的陵墓在
> 南京)。最引人的是定陵(明神宗朱翊鈞)的地下宮殿。明神宗是爛皇帝
> 中的特大

抱歉,侯老師,這裡似乎有些錯誤....^^;
明朝共有16位皇帝(不含南明時期),其中13位葬在十三陵,只有1位葬在南京;並非前5個葬在南京,後13個在十三陵。簡述如下:

太祖--朱元璋葬在南京。

第二個皇帝:惠帝--朱允炆,因叔叔朱棣(後來的明成祖)發動叛變(靖難之變),被迫逃亡,下落不明。

第七個皇帝:景泰帝--朱祁X(抱歉,忘了名字),因哥哥--英宗在土木堡之變遭瓦剌俘虜,被忠臣于謙推出來繼任皇帝,鼓舞民心士氣。後來英宗被瓦剌釋放,景泰帝被回來的哥哥趕下台。

景泰帝死後,大臣們認為,景泰帝只是「暫代」皇位,不能算是真正的皇帝(其實只是為了討好英宗),沒有資格葬入十三陵,便將他獨自葬在北京郊外。

很抱歉,因學生手邊沒有資料,無法一一詳查。若侯老師有興趣,請參閱岳南•楊仕所著「風雪定陵」一書。(遠流出版社)

雞蛋裡挑骨頭,望侯老師海涵。

喜歡歷史的資工系小學生 BSP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