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至此

侯捷 2000.10.07


讀者來函:

> 日期: 2000年10月4日 PM 09:30
> 主旨: 如何至此?
>
> 您好! 我是一名電腦教師, 也將成為作者, 同時也是您的忠實讀者,
> 因個人對於教學及寫作(教材)極為用心, 所以也 "理所當然" 地認為
> 他人亦應如此. 國內電腦中文書之氾濫, 已不能用 "過江之鯽" 來
> 形容, 個人覺得像是某大都市氾起了大洪水, 水面上有各種垃圾,
> 民生用品, 運氣好的話, 可以看到一兩件寶物.
>
> 對於您的大作, 無論是翻譯或是自行寫作, 我除了敬佩, 崇拜外, 更
> 多了一份好奇. 寫作用心或許是 "必備" 的 (有許多點點叉叉圈圈的
> 作者可不是這般), 專業知識具備亦是如此, 文字能力也要有相當程度.
> 這些我想只要時間加上努力,個人應可達到一定的程度, 但對於您的書籍,
> 讓我不解的事是, 您如何將一本艱深的專業電腦書籍雕塑具備哲學風格
> (您的大作中充滿了如此般的風格), 這是個人所景仰的. "用心",
> "專業技能", "用字遣詞能力" 三者組合並不能至此境界, 舉個實例,
> 有多少作者, 寫的出:
>
> 解脫之味不獨飲
> 開心之果不獨證
>
> 這樣的詞句 (我並非以此類文字定論文章優劣, 亦無貶低任何其他作者
> 之意), 這早已超脫專業知識之外. 引用您所舉的例子, 胡適先生所云
> : "發表是最好的記憶", 但我希望自己的 "發表", 在歷經數十年後
> 回首憶及時刻, 心頭的感覺是一種滿足, 甚而是一種驕傲, 而不是單純
> 的 "曾經做過" 而已, 我們暫且不要以對錯或合不合適來評斷, 可否請
> 您暫且想像成自己是一名旅者, 懇請您在有空的時候, 告訴我您的旅遊
> 路線, 像是告訴路過的問路人, 哪兒哪兒怎麼走一樣, Thanks A Lot!


侯捷回覆:

您對侯捷個人的讚美,我感謝。
您對文字表達能力的追求熱情,我深刻感受。
您對臺灣電腦書籍的批評,於我心有戚戚焉。

> 寫作用心或許是 "必備" 的專業知識具備亦是如此, 文字能力也要有
> 相當程度. 這些我想只要時間加上努力,個人應可達到一定的程度, ...

同意。現今您所看到的大洪水,是教育不平均下的產物。BBS/News 上一大堆詞不達意、錯別字連連、不知所云的貼信,讓人對臺灣理工/科技人的中文程度感到憂心。

沒有任何一個文學領域或專業領域,由一堆 20~30 歲的年輕人組成寫作主力。電腦世界太過特殊,形成了這種獨特的現象。年輕人在技術學習上有許多優點,在文字運用以及深度表現上,則顯著地膚淺與青澀(當然其中也有極少數例外,就像年紀大也不見得寫得好一樣)。

不過,無論如何,我都同意您所說,寫作用心 and 專業知識 and 文字能力都只要時間和努力,便可達到一定的程度。

> 讓我不解的事是, 您如何將一本艱深的專業電腦書籍...
> "用心","專業技能","用字遣詞能力" 三者組合並不能至此境界,
> 舉個實例, 有多少作者, 寫的出:
>
> 解脫之味不獨飲
> 開心之果不獨證
> 這樣的詞句

首先我很抱歉造成您的誤會。這兩句話不是侯捷說的(我的國學造詣和人生修為離這還太遠。佛學方面則是連邊都摸不上)。這是日本一位和尚說的。和尚的大名因為當初沒留神,也忘了。我喜歡這兩句的境界,又和自己的工作性質有相當關聯,所以常引用它(註1)。

註1:之所以沒有加註出處,因為我覺得「加註出處」要看上下文體是否合適,否則非常突兀。這麼做的大原則是「出處來自古人」。儘可能的情況下加註出處當然最是圓滿,不過我對前數年幾位名人打的「說話官司」很不認同,好像說了幾句好話便可以申請專利似的。我真的不相信他們在任何時候任何場景引用蘇東坡白居易的詩句都註明了出處。尤其白居易的詩句許多幾乎已成為口語文化的一部份,我很難想像文章中出現「上窮碧落下黃泉」或「猶抱琵琶半遮面」時,還要加註「出自 唐,白居易,長恨歌」或「出自 唐,白居易,琵琶行」。

回到您的主題。一個作品要豐富要有深度,主要是必須有豐富的元素。豐富的元素不一定是什麼,也不一定一定不是什麼。如果你在旅遊方面很豐富,你可以在電腦書中加入旅遊的元素;如果你在飲食方面很豐富,你可以在電腦書中加入飲食的元素;如果你在金庸武俠小說方面很豐富,你可以在電腦書中加入金庸武俠小說的元素;如果你在音樂方面很豐富,你可以在電腦書中加入音樂的元素。侯捷在國學方面有點涉獵,所以我的電腦書加入了國學元素,以及個人的一點點生活經驗和一點點生命思考。國學的東西容易引起中國人的共鳴,生活與生命的沈澱可以給大家深刻的感受,所以侯捷的書讓讀者印象深刻。

但是運用主題以外的元素,尺寸的拿捏是一門學問。過猶不及!太過顯得造作賣弄。好幾年前我有機會看到一份年輕人寫的稿子,文中出現「不合時宜」這個句子,作者還要加註:「不是輕忽各位讀者大哥的國學程度唷,這可是蘇東坡和蘇小妹…」。這樣就顯得賣弄了。

主題以外的東西要適可而止。不論旅遊或飲食或武俠或音樂,在電腦書籍中的份量如何讓人不生厭,是一門藝術。主題以外的東西也要適時適處;在不適當的地方引用一句不適當的話,不但不能畫龍點睛,反而畫蛇添足。

第二是要有漂亮的文字能力,讓讀者有閱讀的趣味。拿我剛才寫的為例,我說『豐富的元素不一定是什麼,也不一定一定不是什麼。』這裡讀起來就有一點趣味。我的作品常常出現這一類文字上的趣味。怎麼培養呢?說真的我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個人風格吧。

最後是要有熱情。此刻我手上非常忙碌,但為了回你這封信,我花了一個上午。如果我盤算這三個小時可以做多少多少事情,換算成多少多少錢,或許我還是可以把專業做到一個成績,卻很難感動人,也就不可能成為你口中值得「敬佩, 崇拜」的人(但我絕不敢當你的崇拜)。九月初我從大陸回來,著手寫「大陸講學記」,時時寫寫改改,前後達一個月才完成,也沒想過有沒有稿費。熱情,是使你達到頂巔的一個基本要素。寫作如此,寫程式如此,生活如此,一切如此。

> "發表是最好的記憶", 但我希望自己的 "發表", 在歷經數十年後
> 回首憶及時刻, 心頭的感覺是一種滿足, 甚而是一種驕傲, 而不是單純
> 的 "曾經做過" 而已。


這也是我對自己的期許。在電腦技術寫作領域,容我狂狷地說,侯捷要做前無古人(但最好不要後無來者  註2)。你既然有以上的想法,你的作品必然有一定水準。加油。

註2:我所謂前無古人,是指文體,不是指技術。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