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 談


侯捷

2002/04/30


●讀者來函 2002/04/30
侯先生﹕近日看到中國電力出版社出版了由潘愛民譯的
《c++ primer》﹐不知道先生所譯的版本還會在大陸
地區發行嗎﹖我一直對先生的翻譯水平推崇倍至﹐
很希望能夠多讀到一些﹐只是好像很多書都沒有簡
體版在大陸發行﹐可惜啊﹐先生有計劃將自己的書
都在大陸發行簡體版嗎﹖即使是發行繁體版也行啊﹐
通過臺灣的出版社郵購的方式實在是讓我在經濟方
面吃不大消啊。
Sincerely,
Stanley Meng
2002﹒4﹒30

侯捷回覆:謝謝你對我的作品的喜愛。這個問題我已經回覆很多次:
《C++ Primer》侯捷譯本不會有簡體版。一個地區(或語種)的譯權只能有一個,大陸已經有了愛民的譯本,那就是該書的唯一簡體版譯本。

我雖然沒有看過愛民的譯本,但是面對一個人或一件作品,可以從以往的credit來評量。在我心中,愛民的人和書都是值得信賴的。

> 先生有計劃將自己的書都在大陸發行簡體版嗎﹖

如果是我的著作,操之在我,我有這樣的計劃,也都在進行中。
如果是我的譯作,不完全操之在我,所以我不主動費心 — 我歡迎所有合作可能,但不主動操這個心。

我知道大陸讀者購買繁體版書籍在經濟上很吃力,但我實在無能為力。因為譯本的主動權不在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不太多妨礙出版社權益(也不太多使我擔憂生計)的前提下,儘量多開放一些電子書篇幅。感謝出版社的支持,《STL源碼剖析》開放了將近一半,《Thinking in Java 2e》開放超過一半,都是這樣思考之下的結果。

 

●讀者的力量

《C++ Primer》簡體版有了很好的結局:出版社為這本1000頁的大部頭書加上了索引。

我想這和先前讀者在相關論壇上的嚴肅要求,脫不了關係;和大家說了重話,也脫不了關係。一方面,我尊敬出版社從善如流的態度,一方面,希望這次事情能讓大家看清楚一個事實:讀者的權益要靠讀者來爭取。共產時代,大陸百業無所謂服務;吃大鍋飯的心態當然培養不出服務熱誠。但是,時代已經改變,當服務觀念進入各行各業,沒有誰能自外於大潮流。沒有服務,就會被淘汰。誰沒有服務,就把誰淘汰。

 

●C++ 語言的設計和演化

Bjarne Stroustrup的《The Design and Evolution of C++》(暱稱 D&E)在臺灣並無譯本,倒是大陸最近推出了譯本。雖說距離原書的出版已是 8 年之遙(8年在 IT 產業彷彿一光年那麼長遠),但有總比沒有好。我每每看著大陸讀者無緣閱讀某些名著,而為之嘆息,這次卻要為臺灣讀者嘆息了。

這本書講的是C++ 語言的設計過程和演化過程: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為什麼不這樣,為什麼不那樣。C++ 最終呈現的目前模樣,是經過了這麼多那麼多的考慮和設計和折衷才成就出來的。

C++ 的學習對不少人而言已屬艱澀,可想而知這本書對絕大多數人(包括我)更是多麼地艱澀。 Bjarne 的文筆,再為艱澀加 10 分。因此,即便是像我這樣對C++ 的語法、語意、物件模型、應用都有不錯程度的人,讀起這本書還是非常地緩慢,非常地費神。

因此,一本好譯本對絕大多數想好好閱讀這本書的人(包括我)而言,都是一個福音。

原書不論從技術上或文字上,都很不好譯(技術上的艱難程度猶勝 Inside The C++ Object Model)。對於這譯本以目前這樣的水平出現,我由衷地感動與感謝。是的,我也買了一本。雖然書中很多術語對我而言陌生,但我可以比對原文書看,無論如何還是比直接看原文書快很多倍,印象也深很多倍。有了它,我可以站在譯者的肩膀(對此書的理解基礎)上,發展我的思考 — 前提是譯者的水平必須獲得我的信賴。

這本書的譯者水平獲得了我的信賴嗎?首先,我觀察到大陸書籍論壇對於本書譯者相當尊敬;其次,我很快看了部份章節,覺得譯者的功力有相當水準。因此,這本譯本獲得了我相當程度的信賴。譯者在 China-pub 上和讀者的大量溝通,也令我感動。在大陸,少有作者或譯者願意這麼做。由於譯者的學者身份(北大教授),使這樣的溝通又更讓人覺得難得(其實我們不該因為身份而有不同的認知,但我上述的感覺想必你也有)。多少學者見不得批評!多少學者抱持「譯書給你看,是給你恩惠」的心情!我相信大陸讀者對這一點很有體會的 :)

●帶類的C ?!

大致看了 D&E 簡體譯本,我有幾點感想。

1. 這譯本,技術上的表現值得我信賴。我可以安心閱讀。我知道網絡上哪兒可以看到譯者的勘誤表,哪兒有機會和譯者討論,這使我安心。我尊敬這種做事態度。

2. 通常,我判斷一本書的作者或譯者與業界的互動程度,就看他用的術語貼近業界習慣的幅度。也就是所謂的「內行氣」(臺灣俗語)。大陸術語對我而言一貫陌生 — 不論 inline 被譯成「內聯」或被譯成「在線」,對我是一樣的,所以我無法對大陸書籍做出這類判斷。但我從china-pub以及CSDN的論壇中獲得了不少關於此書術語的印象 — 自大陸程序員角度出發的印象。這個值得重視。依我的想法一個人若偏離業界的慣用語太遠,有三種可能 (1) 外行 (2) 內行但在象牙塔內 (3) 內行但特立獨行,有絕對的堅持(偏執?)。

我對這種批評並不陌生。也有大陸讀者批評侯捷的書的簡體版(的術語),直言侯捷必然是個外行。這種聯想是對的,只不過這樣的批評基本上忽略了兩岸計算機術語的差異已經大過十萬八千里,也忽略了侯捷的簡體版書籍是由大陸技術編輯轉譯而得。我以一種有趣的心情看待這樣的批評 :) 

3. "C with Class" 被譯為「帶類的C」,全書各處屢屢出現,這使我不得不發出很重的慨嘆:技術書籍的全中文化會害慘讀者

首先,"C with Class" 是個語言名稱,看它成了「帶類的C」,我不禁聯想到「C加加」或「優尼克士」或「視覺培基」(Visual Basic)。如果 UNIX 可以不必翻譯,為什麼Windows(注意,不是 window)一定要譯成視窗()?為什麼 "C with Class" 要譯成「帶類的C」?人的名字可以一半中文一半英文嗎?

:關於「視窗作業系統」,我早就發過砲了。多年前在元智大學開的一門課,我給的名稱是「Windows程式設計」,學校硬要改為「視窗程式設計」。那麼「UNIX程式設計」怎麼不改為「優尼克士程式設計」?名喚Goodman的外國人,你就一定要叫他好人嗎?名喚Carpenter的外國人,你就一定要叫他木匠嗎?名喚Berry的外國人,你就一定要叫他草莓嗎?是的,有木匠兄妹合唱團,有美國職棒道奇隊的草莓先生,那是渾名,是暱稱。


其次,從這裡想起,許許多多技術名詞在大陸被譯為中文並被普遍運用,而且大家普遍不知道其原文名稱(例如 GOF 的 23 個patterns),這會造成大陸程序員對外的溝通困難。嗯,極大的困難。

如果大家關起門來討論,模板方法、敏捷方法、觀察者、抽象工廠、工廠方法、職責鏈…,談得不亦樂乎,來了個看得懂中文的老外(或是當然看得懂中文的臺灣人或香港人或新加坡人),怎麼加入討論?他不懂你的術語,你也說不出哪本書的哪個名稱或哪一頁(連中譯本的原文書名也不知道呢)。彼此沒有共通術語,怎麼溝通?這都是全面推展全中文化帶來的惡果。

你可能會說,入境必須隨俗。那麼,當你進入外企或台企,就換成你必須入境隨俗了。更普遍的可能是,你看外文書,上網看外文資料,看到了Template Method, Abstract Factory, Factory Method, Chain of Responsibility, Observer, Decorator...,卻無法形成有意義的印象。任何IT技術人不可能最終不需接觸外文(主要是英文),你的損失大不大?

把這些術語用原文表達出來,於閱讀有另一個好處:一看就知道那是個術語(最好加點字體變化),在視覺上有最強烈的感受,在大腦中有最快速的反應。對象、觀察者、工廠、類型、代理人、方法、性質、引用、幫助…,你把這些中文術語放到一般行文裡頭,看看腦袋會不會遲疑停頓?你看到的究竟是特定術語還是一般文字?

關於「入境隨俗」,從這裡再聯想,我看過有些大陸論壇,一出現 non-GB 帖文,不少人就有偏激的反應。一出現與日本相關的可能聯想,偏激的程度就愈大。某次出現一封亂碼(non-GB 被解為亂碼),立刻有人說『這是日本狗來信吧,我們不歡迎,滾出去』。後來發信者解釋用的是BIG5碼,又被消遣一番。在GB內碼的論壇上,使用其他內碼發文,的確令人啼笑皆非,但一哂以對即可,不必如此偏激。在 internet 開論壇,抱持這麼狹隘的心態,這種人多一些些,就非常危險。

一個人,可以閉門造車嗎?一個國家,可以劃地自限嗎?一個民族,應該被無限上綱的民族主義、國家主義壓得心胸狹隘,無可容人嗎?我們滿腦子「鴉片戰爭」的屈辱,「八年抗戰」的仇恨,就忘了更榮光的大漢武功、大唐天威、大宋文化,就不願意打心眼兒讓那些歷史榮耀我們,撐起我們的背脊嗎?

聯想太遠…聯想太遠…

 

中文術語,相信可用,但最好大家要了解英文原詞是什麼。在某個範圍、某種技術層次以上,最好選用英文術語。這或許是紆衡國際情勢和中文術語混亂的情況下,最理性的抉擇。當然,計算機領域裡到處都是術語,什麼是「某個範圍,某種技術層次以上」,這就很難論斷了。我有自己的取捨習慣(而且視時視境稍加調整),但顯然(必然)它不會是每個人都喜歡的答案。

總結我的意思。 (1)「帶類的C」太令人驚訝 (2) 技術書籍的全中文化會害慘讀者 (3) 術語無法統一,大家都不願見,看來卻是無從避免,我看不出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4) 這裡所檢討的,不是一人一己的問題,不是哪位作者,哪位譯者,哪家出版社的問題,是整體出版文化、翻譯文化、中西協調與國際觀的問題

 

● 如何寫書評

讀者來信問我 (2002/04/29):

> 想向您請教一點法寶﹕寫書評是否有一個“八股”可循﹖有沒有辦法公式化地寫出來﹐放之四海皆准﹖請老師指教。

侯捷回覆:沒有公式化的方法。評論是很個人化的東西,換言之是很主觀的東西(雖然我們儘量將它客觀)。正因為很個人化,所以有人寫得好看,一字千金,有人寫得難看,四平八穩面面俱到,卻味如嚼臘,價同雞肋。侯捷散文 1999/03/19「發表是最好的記憶中有一段如何評論一本書,或可一觀。

 

● 書評示範:《Java高效編程指南》

在客觀性方面,評論譯本最是可以客觀而為,並且批評火力有絕對實在的炮擊點。是的,中英比對,無所遁形。讓我來做個示範。最近我買了一本《Java高效編程指南》,這是《Effective Java, Programming Langauge Guide》的簡體版譯本。我買這書,不是因為曾經聽誰說這譯本很好,而是因為我也正在翻譯這本書的繁體版,既然簡體版先出來,我當然有很大的興趣看一看。

此書第一章 introduction,第4段是這麼說的:

This book is not for beginners: it assumes that you are already comfortable with the Java programming language. If you are not, consider one of the many fine introductory texts [Arnold00, Campione00]. While the book is designed to be accessible to anyone with a working knowledge of the language, it should provide food for thought even for advanced programmers.

我把它翻譯過來,大意如此:

本書並非針對初學者。本書假設你已經能夠自在運用Java語言。如果你不是,請考慮先閱讀一些優良的導入性書籍,像是 [Arnold00, Campione00]。雖然本書主要是設計給那些對Java語言有一定基礎的人閱讀,但縱使你已是高級程式員,應該也能對你提供有價值的材料。(註:感謝齊望東先生於2002/05/06對以上譯文提供意見。您的看法是正確的)

結果,在《Java高效編程指南》中被譯為:

本書針對的是那些對Java語言具有實際使用經驗的讀者,對高級程序員,本書也是很好的精神食糧。

這裡面存在著「欺騙」,刻意隱去「不適合初學者」的聲明(明顯為了市場)。我相信原作者會非常遺憾這一點;我自己也是書籍作者,我知道這種心情。

再看這個。此書第一章 introduction,p3 倒數第2段是這麼說的:

This book uses a few terms differently from The Java Language Specification. Unlike The Java Language Specification, this book uses inheritance as a synonym for subclassing. Instead of using the term inheritance for interfaces, this book simply states that a class implements an interface or that one interface extends another. To describe the access level that applies when none is specified, this book uses the descriptive term package-private instead of the technically correct term default access [JLS, 6.6.1].

結果在《Java高效編程指南》中被譯為:

 

沒有,什麼都沒有。一個字都沒有。全被刪了。這一段講的是全書的術語運用,不能說不重要。

此書簡體版譯本採用和英文版相同的開本英文版 252 頁,簡體版譯本卻是 156頁。我知道漢字比較精粹,意義承載量比較大,但無論如何不可能讓頁數減少50%。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原書內容被刪了很多。會不會因為譯者技術能力不足,就把比較艱深的地方刪去了呢?那些比較艱深的地方會不會就是我最需要的內容呢?

至此,這本譯本已不能帶給我任何信任感。我該怎麼去讀一本又欺騙讀者又任意刪節內容的譯本?

讓我做最後一個示範。怕熱就別進廚房,寫書評就不要怕得罪人,
《Java高效編程指南》由聞山等譯,前導工作室審校,機械工業出版社出版。


-- the end

 


風幡非動   動自心耳

侯捷

2002/05/09


2002/04/30「雜談」(如上)發表後,當天蔣濤兄來信問可否放在 CSDN 的首頁新聞報導頻道。文章寫好了當然希望愈多人看愈好,文章的論點也需要眾人來檢驗。所以我很開心地同意了。

有很多很多回應

可能還很多人不習慣看尖銳的文章,尖銳的議題。寫評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獨立思考並勇敢丟出論點。當然我認為我的論點是對的或好的(不然就不寫了),但「別人不認同我的論點」,我也可以接受 :)

也可以不寫這麼尖銳的文章,繼續做個「雍和從容」的人。出發點是給大家一個議題,一個棒喝。熱烈的討論和批評是我所歡迎的,也是預料中的。

我拋出一個議題,供大家思考 :)

 

讀者來函:您身處台灣﹐大陸很多讀者在爭論之前﹐首先就把您擺到了一個特別位置之上了﹐戴著有色眼鏡﹐...

我能夠理解這種情況。沒有關係 :)

 

讀者來函:魯迅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很偉大。那堅硬醜陋的外殼﹐誰敢嘗試。

魯迅說的好。魯迅在很多方面都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

 

● 諍言

多達100封的回應裡頭,有一帖特別觸動我的心緒:

witz﹕ 來CSDN觀摩有一段時間了,對侯先生是非常欽佩的,各方面吧,尤其是給大家提前帶來一些很好的書,足以一好遮百丑了.不過有一些感受,寫出來,希望侯先生也可以看到.

我注意到侯先生在偶爾的時候,話語裡會對大陸的某些歷史和現狀來點調侃,顯示出已經提前進入先進社會的優越感,並對某些INTERNET論壇上的激烈言論有所驚詫.其實到台灣BBS上,大家還不是彼此彼此. (2002.05.04)

我並沒有帶著「提前進入先進社會」的優越感。如果侯捷「提前進入先進社會」,也只因為僥倖生在臺灣,享受了很多人的努力,自己在這方面沒有一點貢獻和付出。因此,我確實常就這一點提醒自己。但,這裡重要的,不是我沒有,而是你認為有。那麼就是有了。所以我該特別警惕。感謝您的諍言。

關於「對某些歷史和現狀來點調侃」,這確實不少,請上侯捷網站看看以前對臺灣的書評和各色雜感 :)

 

風幡非動 動自心耳

一些大陸讀者和朋友來信,認為我對好作者好譯者下筆過重。

可見大家很維護好作者和好譯者。雖然有些信中對我有些誤會,但從好處想,我很高興看到大家拿好作者和好譯者當寶貝。

我和大家一樣尊敬好作者和好譯者。不知有多少人了解侯捷關心的層面!不知大家是否注意了這段話:

這裡所檢討的,不是一人一己的問題,不是哪位作者,哪位譯者,哪家出版社的問題,是整體出版文化、翻譯文化、中西協調與國際觀的問題

常常是這樣的:一篇文章列出對某人(事物)的十條意見,五褒五貶,欣賞某人(事物)者眼中只見五條貶,反彈情緒極度放大;不欣賞某人(事物)者眼中只見五條褒,反彈情緒也極度放大。

親愛的朋友們,謝謝您的諍言。諍言本身就是非常可貴的東西。我說個故事,算是對諸位的回應。佛法之前我如野人,對故事的體會也不見得正確。但如果…呃…如果,親愛的朋友,如果您了解我想說什麼,那也是我們的緣份 :)

-- 景德傳燈傳 --
至儀鳳元年丙子正月八日。屆南海遇印宗法師於法性寺講涅槃經。師寓止廊廡間。
暮夜風颺剎幡。聞二僧對論。一云幡動。一云風動。往復酬答未曾契理。師曰。可容俗流輒預高論否。直以風幡非動動自心耳。印宗竊聆此語竦然異之。翌日邀師入室。徵風幡之義。師具以理告。印宗不覺起立云。行者定非常人師為是誰。師更無所隱直敘得法因由。於是印宗執弟子之禮請受禪要...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