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人傳

侯捷

2002/05/22


●你的價值在哪裡?

社會像一部大機器。就說飛機好了。少一顆螺絲釘可能就要釀成巨禍。你問我引擎和螺絲釘哪個重要?就飛航安全而言,我說都重要。

我可沒有說螺絲釘的價值和引擎一樣高唷。

一個東西的價值,體現在它的不可替代性,不是體現在「沒有這東西行不行」上面。少了一顆螺絲釘當然不行,但是少了它,很容易補上。

人們往往只看到自己。coder 說自己最重要,programmer (designer, architect) 說自己最重要,manager 說自己最重要,sales 說自己最重要,marketing說自己最重要,president說自己最重要(做到總裁這個位置,他會在年終晚會上感性地說員工最重要。沒錯,但員工中最重要的是他)。

常常有人忿忿不平:東西是我(們)做的,憑什麼利潤歸他(們),憑什麼薪資他(們)比我(們)高。那些人只不過是寫寫 email,講講 telephone,做做presentation,吃吃飯,打打高爾夫,憑什麼呢?

就憑他的不可替代性。如果你能寫他所寫的電子郵件,打他所打的電話,做他所做的簡報,開他所開的會,甚至赴他所赴的宴,玩他所玩的高爾夫,你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質疑為什麼他的薪資高過你,為什麼他的紅利高過你,為什麼他的辦公室大過你,為什麼他有車位而你沒有。

如果你不能取代他。摸摸鼻子老老實實多幹幾年。

 

●梓人傳 / 柳宗元

講太多也沒意思。1200年前就有一篇很棒的文章說了個透徹 — 唐宋八大家柳宗元(773~819)所寫的梓人傳。

九年前,在《無責任書評》專欄刊頭,我寫了這麼一句話:

吾善度材,捨我,眾莫能就一宇 (唐 柳宗元 梓人傳)

現在我把全文放在這裡

 

裴封叔之第,在光德。有梓人款其門,願傭隙宇而處焉。所職,尋、引、規、矩、繩、墨,家不居礱斲之器。問其能,曰:「吾善度材。視棟宇之制,高深圓方短長之宜,吾指使而群工役焉。舍我,眾莫能就一宇。故食於官府,吾受祿三倍;作於私家,吾收其宜大半焉。」

他日,入其室,其床闕足而不能理,曰:「將求他工。」餘甚笑之,謂其無能而貪祿嗜貨者。

其後,京兆尹將飾官署,餘往過焉。委群材,會群工,或執斧斤,或執刀鋸,皆環立向之。梓人左持引,右執杖,而中處焉。量棟宇之任,視木之能舉,揮其杖,曰:「斧!」彼執斧者奔而右;顧而指曰:「鋸!」彼執鋸者趨而左。俄而,斤者斲,刀者削,皆視其色,俟其言,莫敢自斷者。其不勝任者,怒而退之,亦莫敢慍焉。畫宮於堵,盈尺而曲盡其制,計其毫釐而構大廈,無進退焉。既成,書於上棟曰:「某年某月某日某建」。則其姓字也。凡執用之工不在列。餘圜視大駭,然後知其術之工大矣。

繼而嘆曰:彼將舍其手藝,專其心智,而能知體要者歟!吾聞勞心者役人,勞力者役於人。彼其勞心者歟!能者用而智者謀,彼其智者歟!是足為佐天子,相天下法矣。物莫近乎此也。彼為天下者本於人。其執役者為徒隸,為鄉師、裡胥;其上為下士;又其上為中士,為上士;又其上為大夫,為卿,為公。離而為六職,判而為百役。外薄四海,有方伯、連率。郡有守,邑有宰,皆有佐政;其下有胥吏,又其下皆有嗇夫、版尹以就役焉,猶眾工之各有執伎以食力也。

彼佐天子相天下者,舉而加焉,指而使焉,條其綱紀而盈縮焉,齊其法制而整頓焉;猶梓人之有規、矩、繩、墨以定制也。擇天下之士,使稱其職;居天下之人,使安其業。視都知野,視野知國,視國知天下,其遠邇細大,可手據其圖而究焉,猶梓人畫宮於堵,而績於成也。能者進而由之,使無所德;不能者退而休之,亦莫敢慍。不炫能,不矜名,不親小勞,不侵眾官,日與天下之英纔,討論其大經,猶梓人之善運眾工而不伐藝也。夫然後相道得而萬國理矣。

相道既得,萬國既理,天下舉首而望曰:「吾相之功也!」後之人循跡而慕曰:「彼相之纔也!」士或談殷、周之理者,曰:「伊、傅、周、召。」其百執事之勤勞,而不得紀焉;猶梓人自名其功,而執用者不列也。大哉相乎!通是道者,所謂相而已矣。其不知體要者反此;以恪勤為公,以簿書為尊,炫能矜名,親小勞,侵眾官,竊取六職、百役之事,聽聽於府庭,而遺其大者遠者焉,所謂不通是道者也。猶梓人而不知繩墨之曲直,規矩之方圓,尋引之短長,姑奪眾工之斧斤刀鋸以佐其藝,又不能備其工,以至敗績,用而無所成也,不亦謬歟!

或曰:「彼主為室者,儻或發其私智,牽制梓人之慮,奪其世守,而道謀是用。雖不能成功,豈其罪耶?亦在任之而已!」

餘曰:「不然!夫繩墨誠陳,規矩誠設,高者不可抑而下也,狹者不可張而廣也。由我則固,不由我則圮。彼將樂去固而就圮也,則卷其術,默其智,悠爾而去。不屈吾道,是誠良梓人耳!其或嗜其貨利,忍而不能舍也,喪其制量,屈而不能守也,棟橈屋壞,則曰:「『非我罪也』!可乎哉?可乎哉?」

餘謂梓人之道類於相,故書而藏之。梓人,蓋古之審曲面勢者,今謂之「都料匠」雲。餘所遇者,楊氏,潛其名。

 

●白話梓人傳(侯捷譯)

裴封叔的住宅在光德里。有個木匠扣他的門,希望租一間房並以勞動抵付房租。他所做的工作只是拿規矩繩墨去畫方圓曲直,他的家裡頭看不到刀鋸斧斤之類的工具。我問他的本領,他說:「我善於度量材料。我可以看棟宇之制,估算高深圓方短長,然後指使群工勞役。沒有我,群工無法完成一棟屋宇。所以我受雇於官府時,拿的是一般薪祿的三倍;如果受雇於私家,拿的是所有工錢的大半。

有一天我到他的房間,看到他的床缺了支腳竟不能自理,說是要請工人來修。我笑他沒有本領,而且是個貪祿嗜貨的人。

後來京兆尹要修理官署,我路過那兒。看到積了許多木材,聚了許多工人,有的拿斧斤,有的執刀鋸,都環立在這個木匠四週。這人左手持引右手拿杖,是眾人的焦點。他量度棟宇的尺寸,看看木材能否勝任,然後揮舞他的手杖說:「斧來!」於是執斧者奔到他的右邊;他又回頭說:「鋸來!」於是執鋸者立刻趨前他的左邊。過了一會兒,執斧的人砍,執刀的人削,都看他的眼色,等著他說話,沒有人敢自己決斷。一些不勝任者即使被他怒斥而退,也不敢有什麼慍色。他在牆上畫一座宮殿,雖然只有一尺規模,但能曲盡制度,計算毫釐,構築成整棟大廈,不出一絲差錯。完成之日在棟樑上寫下:「某年某月某日某某建造」。上面是他的姓名,眾勞役皆不在列。我四顧之餘嚇一大跳,看到了他的技術工程的浩大。

繼而一想,我有了一些慨嘆:也許是他捨棄了手藝,專習其心智,於是才能夠如此知道體制綱要吧!我聽說勞心者役使別人,勞力者被別人役使。他實在是個勞心的人呀!我聽說能者以技能勝而智者以運籌勝,他實在是個智者呀!...(下略)。

 

●補充

不,我沒有補充。柳宗元寫的太好了。舉的例子也好,說的道理也好。雖千百年,歷久彌新。

P.S. 古人沒有建築師之名,大約皆名木匠(梓人、都料匠)。木匠分大小,programmer 也分大小,博士也分大小,編輯也分大小,作家也分大小、譯者也分大小。名稱都一樣,是大是小自己明白 :)

-- the end


CSDN 讀者回應  http://www.csdn.net/news/newspl/5/5866.shtml

★讀者回應 1 (crasher) 

> 有道理,但如果相同性質的工作,卻有不同的待遇,公平否?

●侯捷回覆(2002/05/26):大學畢業後,我進入社會的第一個工作,是在台北益鼎土木工程顧問公司擔任「乾華核一廠外環支撐鋼架之結構復算」。我的同事有專科畢業生,有大學生,有碩士生。我們做完全一樣的計算 — 碩士生分得的case並不比較難,專科生分得的case也不比較容易。我們的薪質各不相同。

24歲稚嫩的我當時覺得很不公平。

如果我們看事單看一點,就易流於以管窺豹。

公司招人,要的不只是眼下的戰力,還有你未來的潛力。不知什麼時候會來個案子,不是我這大學生做得來,不是他那專科生做得來,只有受過更多專業訓練的碩士或博士或已經考得執照的技師才能勝任(或被公司信任)。這時候他們就派上用場。公司每年為雇員繳保險金、繳福利金、撐保護傘,公司要的不只是眼下戰力,還要未來的種種可能。

如果當年有人對我說這個道理,我就會心平氣和。

以上並無學歷論高下之意,只是用了一個最常見且最容易被理解的例子。用人,我(侯捷)不在乎學歷,我只在乎實力。但你得想辦法證明你有實力。你說你沒有大學文憑,但你的技術比博士還行,no problem, just show me。如果你待在一家只重學歷而不重實力的公司,前途無望;腿在你身上,你有選擇,也應該選擇。而當你還沒有資格站在主考官的位置時,當你還只能排在候聘人的長長隊伍裡時,最好想想怎麼配合別人,怎麼成長自己。

我的 IT 管理層朋友,常常告訴我如果有好人才萬萬別忘了他們。他們給我的感覺是求才若渴,簡直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我推薦一位新竹交通大學即將畢業的碩士生,我的朋友竟於假日直接殺到他的實驗室找他聊(三次)。當然,這是很積極很好的主管。

只要你是鑽石,光芒遲早教人發現 — 即使你現在還混在一堆砂礪中。但你得先雕琢一下自己,讓別人發現你,不然可能永遠是顆石頭 — 頂多是顆好看點的石頭。美鑽原石價值不扉,因為它永遠存在,隨時可以切磨;人才若不適時開發,就不是那麼回事了,你會衰敗,你會退化,你會老,你會死。

EQ高的人才差不多都會成為美鑽,EQ低的人才往往落得「可惜」的婉嘆。EQ更低的人才整天埋東怨西,嗟嘆長志難伸伯樂不遇(這種人到底是不是人才,也很難講)。

 

★讀者回應 2 (Nizvoo)

> 有點賺稿費的意思。 

●侯捷回覆(2002/05/26):這篇文章沒有稿費。公開在侯捷網站上的散文都沒有稿費,只有被我篩選過的,投到雜誌社刊登出來的,才有稿費(那麼雜誌出刊半個月後各位才有可能上網看到它)。本文公開於私人園地侯捷網站上,是CSDN喜歡它並徵得我的同意,才搬到了「頭條信息」和「新聞報導」欄目上頭(對此我感到歡迎)。

就算有稿費吧,也是 CSDN 付。你在CSDN上免費看這篇文章,使用CSDN的免費服務寫出這種回應。自我迷失的程度確實罕見 :)

拿離地三吋之眼揣度七呎昂藏,你會嚴重失準,而且頭昏目眩 :)

 

★讀者回應 3 (many, many, and many)

資本論、經濟學、共產主義、工人、階級… 

●侯捷回覆(2002/05/26):我寫此文,旨在勉勵年輕朋友,同時也給觀念偏頗的人一些棒喝。(他們認不認為自己偏頗,接不接受這個棒喝,非我能料。佛法還度有緣人。只要有人接受了我的影響,我就開心。)我不懂資本論、共產主義、經濟學…,我只是書寫我的觀察,我的感受,我的心得。

蓋個房子嘛,挖泥、挑土、敲磚、砌牆是不能少的,但是從來不缺,所以工資低。工頭比較缺,所以工資高。建築師最缺,所以工資最高,而且他掌控全局負責成敗,所以他簽名。享最大利益者負最大責任,所以房子有問題建築師負責。

資本?的確,資本可能最缺(),所以資本家可能享最大利益,可卻又不必負責任(真糟)。有興趣分析這事的人請自行從資本論、經濟學、共產主義、社會主義、三民主義…啪啦啪啦啪啦之中去尋找你的答案。這不是我要討論的問題,也偏離了我要譬喻的人事。文章哪能寫全。抬槓沒有意思。

:但也不一定。臺灣是土地最缺,人才永遠嫌不夠,資金倒是不怎麼缺。人才可以吸引資金。

我寫此文是要勉勵年輕朋友,立要高遠,做要做梓人,不要只侷限於梓人身旁那執斧執鋸者。若因氣候未成或能力不足或性向不合而另有嚮往,也要知道為什麼只有梓人能在棟樑上簽名。「大家都成了梓人,這房怎麼蓋?」放心,人類歷史從來沒發生過這種現象,將來也不會發生

 

★讀者回應 4 (steedhorse)

梓人之所以吃香,是因為他工程計算的技藝高超,而不在於他會打高爾夫球。...一個東西的價值,體現在它的不可替代性」,在下認為此話也值得討論。在這個世界上,如果誰認為自己不可替代,那真的大錯特錯了。

●侯捷回覆(2002/05/26):有時候我感覺氣餒。部份讀者到底讀了些什麼?我的正確文意有多少百分比吃入了讀者的肚子裡?

高爾夫是現今很多大企業的社交工具(現實點,別談口號,別談環保,別談貧富懸殊)。我舉這個例子,意思是如果你能像你的老板一樣「以球會友」,在球場上打18洞談成一筆大生意,那麼這方面彼可取而代之(你可能球技要好,口才要好,精通多國語言,專業的深度廣度都夠,人脈好,人氣旺,察言觀色本領強,見風轉舵手腕高)。如果你能夠像你的總經理一樣五湖四海,吃頓飯也談筆生意,還能周旋於上市上櫃企業文化永續經營的千頭萬緒之間,那麼彼亦可取而代之。如果你能夠像你的總工程師一樣確立專案的完整綱要、員額、技術、工具、進度、訓練…,彼可取而代之。如果你能像你的總編輯一樣寫寫英文email談笑風生版權落袋,寫寫中文email一言九鼎敲定作(譯)者,打三兩通電話擺平印刷廠備料不足,和各級領導吃飯哈拉打屁疏通關係並一舉拿下全省教科書市場,那麼彼亦可取而代之。

能嗎?不能?不能就要認清事實,心平氣和。也許有為者亦若是,也許道不同不相謀,但是要知道為什麼梓人拿一般薪祿的三倍或所有工錢的大半,要知道為什麼只有梓人能在棟樑上簽名。

一個東西的價值,體現在它的不可替代性的程度。天呀,非得把文章寫得這麼白你才看懂嗎?這樣會使我的痛苦指數飆昇。

 

★讀者回應5 (steve)

Dear JJ

俗云:「知者不言,言者不知」,雖然是一句嘲諷的話,但卻值得「有話要說」的人省思。這也是我看報紙上的「讀者論壇」、網路上的「留言版」時很大的一個感想。

往往我們很容易對一件事有直覺的反應,感覺「我有話要說」,但是,往往我們卻很不容易把我們的直覺反應組織成一篇通順、說理完整的文字。

報紙上的讀者論壇稍好一些,有編輯負責過濾,網路、BBS 暢所欲言全憑自省功夫,則不忍卒睹,難以說得出在那上面看過多少沒有錯別字、辭句通順、敘述完整的文章。

愚鈍如我常常認為,要表達一個想法,要敘述一個意見,哪裡是三言兩語可以做得到的?要體會別人的一個想法、一個意見,然後加以回應,又哪裡是滑鼠滾動之間可以立竟其功的?誰敢誇口「下筆千言,倚馬可待」?誰敢自詡「刻燭賦詩,文不加點」?這完全看一個人對文字的負責態度如何了。

文字的發表,遇到夠份量的回應,是一件很愉快的事,但是字斟句酌的文章,遇到三言兩語斷章取義的無禮回應,卻令人感嘆知音(或對手)難覓。

對你長期以來以流暢的文字、紮實的內涵所累積出來幾近等身的著(譯)作量,我一直深表佩服。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你被罵得越多,恐怕也代表你的文字被傳閱得越多。哈,哈!

P.S. 看多了片語隻言的文字、管窺之私的呢喃,再看看東萊博議的宏言讜論,真一個「爽」字了得!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