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書籍 遇上 傳統編輯

侯捷

2002/05/30


自我離開編程第一線,踏入這個比較和教育沾邊的技術寫譯工作領域,十年來,從最初排斥對出版庶務的認識(那不是浪費我的時間嗎,我是author,又不是publisher),到認真認識每一個庶務環節(任何環節都影響書籍的最終品質,我不想功成九仞虧於一簣),我對臺灣 IT 技術書籍的出版過程和出版界情況算得上有某種程度的認識。

這兩年通過大陸出版界朋友、熱情讀者,以及自己的觀察,我也算得上對大陸 IT 技術書籍的出版過程和出版界狀況有某種程度的認識。

●給出版界的建言

技術書籍的出版,最缺技術編輯。

不是說文字編輯和美術(版式)編輯不重要。但那是傳統以來出版界就重視的板塊,不缺。最缺的是技術編輯。說「缺」是保守了,從比率看,趨近零。

我來給各大 IT 技術出版社的老板和總編輯一個忠告:一般文字編輯,不可能看懂技術書籍(技術書籍不是 user's guide 那種,是 computer science相關領域的)。看不懂自然理不順。辛苦按自己的揣測推敲,把文字理順了,文意卻又可能錯了。技術文字的意義有時候很隱微奧妙的,不懂其技術,更動起來是場災難 — 改的人是災難,看的人(讀者)也是災難。

各位老總,你們教一般文字編輯如何修潤技術性稿件?你這不是為難他嗎?

我的觀察是,大陸技術書籍的編輯似乎把書籍的品質責任(自願或被迫地)扛在自己肩上,費盡力氣去看自己不可能看懂的東西,並試圖理順其中很陌生的文字組合。他們不把這個責任丟給作者和譯者(也許唯有這樣才能顯現存在的價值),於是一本書的稿件交上來,八個月十個月的修修改改,縫縫補補,往往返返,是常有的事,超過一年也所在多有(註1)。

註1:一位大陸編輯朋友於 2001/07/12 發信告訴我,某一本書的譯稿已經好了,但因屬名著,誠惶誠恐不敢輕易出手。這書的確很有名,很好,很薄,300頁左右而已。這位編輯的謹慎態度也很可取。檢閱了一年(以上),現在還是沒出手。

 

聽好了:書籍的好壞在作/譯者身上。首先各位要大膽地把責任丟給他們,責成他們。技術稿件來了,技術編輯和文字編輯分工,看誰先做第一個pass,誰做第二個pass。如果稿件根本不能用,就要壯士斷腕,退稿,別試圖把死馬當活馬醫(這樣會讓讀者半死不活)。

逛逛各個技術論壇的「文檔中心」,不是有很多很多譯稿嗎(註2)?你找不到值得栽培關注的人?我不信。天上掉下現成的文曲星是不可能的,人才總是需要栽培和鼓勵,但有潛力的人不會少。你看那麼多人花那麼多寶貴時間無酬譯出一大堆文件,就說 1% 的人才可用,也不少了。無酬翻譯代表某種熱情,那就更可取了。

2:不經原作者同意,擅自翻譯別人的作品在網絡上傳佈,法律和道德都是不對的。但我也知道在大陸上說這個沒用。本文只論現實。

書籍品質的最大責任轉到作譯者身上,文字編輯就突顯不了重要性,又很難轉型,這麼多文字編輯怎麼辦?首先,文字編輯還是少不了(天上不會掉下現成的文曲星;掉到IT界的機率更少之又少,所以這些技術稿件都很需要修潤 — 在技術編輯的協同下)。其次,編輯的任務最好轉型為觀察市場、選題、挖掘人才(文字工作是當然任務,不提了)。讓每一位編輯成為一個人才經理,就負責打點你所負責的那一些你認為有價值有潛力值得投資的作家的所有大小事務,讓他舒舒服服心甘情願地為你寫更多好書。你也好,他也好,出版社也好,讀者也好。你嚴格責成你的作者譯者,你所收到的著譯稿件水平相對提高,你的文字工作就減輕,你就有其他精力和時間去做觀察市場、選題、挖掘人才的事。看網頁、看新訊息、吸收新知、寫email,變成你最主要的工作。

一個不懂技術的文字編輯,能不能轉型為選題專家?雖然技術上的素養薄弱些,還是很有可能的。市場嗅覺需要的是一種敏銳度(當然技術上的 common sense 基本功課必須做)。到 amazon 看看新書資訊,看看讀者評論,到各論壇看看書評,看看讀者反饋,用心就會有收穫。我在《2000大陸講學記》中提到的電力社編輯 liuj,就幾乎囊括當時最頂尖的一批 C++, MFC, Windows 外版書翻譯權,你說厲不厲害?做為一個編輯,這很讓人佩服。

當然,要做到前述這種以編輯為人才中心(經理人)的運作模式,整個出版界的酬勞制度要大改。怎麼改?隨這種思考模式繼續往下想,大家很容易得到差不多的結論。

道理很簡單,偏偏做不來。我理解,因為出版事業在大陸還是國家壟斷,非自由市場。體制如此,嗟乎奈何。沒關係,自由很快要來了。早點為轉型做準備,早點預留門票。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