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獻

侯捷

2002/05/30


傳送日期: 2002年5月21日 PM 08:16

Dear 侯大師 :

最近拜讀「雜談」一文, 這裡頭提到 :
Bjarne Stroustrup的《The Design and Evolution of C++》(暱稱 D&E)在臺灣並無譯本,倒是大陸最近推出了譯本。雖說距離原書的出版已是 8 年之遙(8年在 IT 產業彷彿一光年那麼長遠),但有總比沒有好。我每每看著大陸讀者無緣閱讀某些名著,而為之嘆息,這次卻要為臺灣讀者嘆息了。

不知侯sir是否有意翻譯此書, 好像在《無責任書評2》上頭, 就有人勸侯sir翻譯此書了, 今日在台灣能翻譯此書的權威, 大概也非侯sir莫屬, 如果可以, 那真是全台灣二千萬人之福, 或者也是大陸十三億眾之福 .

上次在蔡學鏞先生的文章中看到他寫過網路對打的俄羅斯方塊, 突然印象腦中一閃, 想到也有人寫信給侯sir說他用OWL跟WinSock寫過此程式(無責任書評2), 蓋此人也. 想不到這之間, 也是八年之遙了.

對了, 光年好像是長度的單位, 而非時間的單位, 因此"8年在 IT 產業彷彿一光年那麼長遠"一句, 似乎是不同價的.

近來拜讀《STL源碼剖析》一書, 這本書真是寫的用心, 寫的漂亮, 完全不輸給原文書的排版, 也夠賞心悅目的.

即問近好

●侯捷回覆:請不要再叫我大師。真的我很不喜歡,也說過很多很多次了。那種稱呼在我身上是名實不副。叫我 jjhou, 侯捷, 侯sir, 侯先生, 侯老師,都行,就是不要言過其實。

> 不知侯sir是否有意翻譯此書, 好像在無責任書評2 上頭, 就有人勸侯sir翻譯此書了,

不,我不打算翻譯此書 :)

> 對了, 光年好像是長度的單位, 而非時間的單位, 因此"8年在 IT 產業彷彿一光年那麼長遠"一句, 似乎是不同價的.

謝謝你 :) 寫時便已注意到。一方面是為了趣味,一方面我特別選用「長遠」,光年正是長度的單位 :)





傳送日期: 2002年5月29日 PM 12:44

侯老師你好﹐我是一名大陸的忠實讀者﹐對於您譯﹐著的每一本書我都買下來了(簡體版)﹐而且受益匪淺﹐我想這絕不是誇張。我想知道您有沒有翻譯
Donald Kruth的經典名著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的計劃。如果有﹐會出簡體版嗎﹖大概得多久﹖我覺得很多人都希望能夠學習這本算法的世界名著。

●侯捷回覆:不,我沒有翻譯此書(繁版)的計劃。雖然我一向對資料結構(Data Structure)和演算法(Algorithms)很感興趣,但僅止於運用層面和實作技術,對於演算法的推導,複雜度的證明等等,我只想知道梗概。也因此,無論就興趣或實力或商業現實,我都不會翻譯這套書籍。(出版社看不看得上我都還是問題 :))

China-pub上的廣告說,英文影印版和簡體譯版都快出來了。這一次我為臺灣讀者發出的嘆息聲更大更長更哀怨。我打算各買一套備查。我大膽預言,如果這書譯得不錯,臺灣各大學許多碩士生、博士生的書架上可能都會出現這套譯本。(這時候我又想起了「術語全中文化」的問題。讓我們看看這一次,在這種層級的書籍上,怎麼處理)

在此同時,我也看到相關論壇上的一些狂熱現象。哎呀,如果有人想從這套書裡頭學習 programming 技巧,方向完全錯誤。此書全部是數學。部份讀者的狂熱是可以了解的,在一個外文高階資訊書籍長期貧乏的環境裡,了解這套書的性質的人比較不是那麼多。『"編程藝術",喔,那非買不可呀;編程純理性,藝術純感性,把純理性和純感性融於一爐,牛呀,一定要買,非買不可。』

嗚呼。

這套書全是數學。要看懂它,讀者層次差不多在博士生水平,而且是專攻相關領域的博士生。我自己肯定無法看懂太多,我買著備查。

●無私的奉獻

自從開放《深入淺出MFC》全書繁體電子檔之後,侯捷就常常收到「無私的奉獻」這種讚美。我不接受這個讚詞(說過好多次了)。說無私,談不上(那麼何謂有私?免費開放曰無私,有價販賣就是有私囉?),說奉獻,也談不上(我做我想做、高興做的事而已。「奉獻」好像等價於「犧牲」,我不想犧牲自己)。

有沒有人不愛money,我不知道。我是愛的。money使我自由自在,支撐我過著我要過的生活,做著我想做的事情。我付出的努力,如果它有市場價值,我就要索回等價的報酬。無私和奉獻,我沾不上邊。我只是不把金錢放在第一位而已。

這套書,"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 by Donald Kruth,簡體版售價竟然只要RMB 98。這才真讓我想到「奉獻」兩個字。這套書的翻譯和版式處理的難度,比侯捷曾經寫過譯過的所有書籍(的加總)還要高(得多)。看到這個售價(),再想想可能的銷量和可能的版稅(或稿酬),真正讓我想把「奉獻」兩個字加在譯者和出版者的頭上。

:誰要夠聰明,就從大陸進口十個貨櫃的 "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 影印版(和簡版 — 如果譯得好)到臺灣。出版社、譯者、讀者、中間商,皆大喜歡。功德無量,阿彌陀佛。臺灣原文書代理書大概是唯一不爽的人。Anderson,你別怪我 :)

當然,有遠見的譯者會看到翻譯這套書對自我的提昇(如果他是個合格譯者),對自己學術地位的提昇;有遠見的出版人會看到翻譯這套書對自己出版社的形象的提昇。這都是金錢之外難以衡量的收獲。是謂之遠見。這套書的譯者和出版者,夠氣魄,好樣兒。

一切的前提是:翻譯品質良好。如果不好,等著捱批吧。要知道看得懂這部書的都是些什麼人。

趁著它的譯本還沒出版,我趕快先說兩句。萬一讀後說不出口,徒留惆悵。

顯然此文會有個「續」。等著  :)

-- jj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