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喜歡...

侯捷

2002/08/21


●傳送日期: 2002年8月19日 PM 04:00
主旨: 致侯捷老師

侯捷老師﹕
您好﹐我叫□□﹐現在在上海做一名程序員﹐有幸拜讀過您的多本大作﹐老實說﹐我的技術能力還不到與書中的您自由對話的程度(尚待更加努力)。這次冒昧給您寫信﹐一是想認真地對您說聲“謝謝”﹐侯老師對待自己的工作嚴謹到一絲不苟的態度﹐對計算機圖書出版業內長期的弊端不留情面的揭示﹐及對待讀者﹐對待後輩耐心認真的解說、教導......這些都讓我很感動。

閱讀著您的散文記事和書評﹐字裡行間的嚴謹自律和對信念的毫不妥協﹐讓初出社會的我﹐有一面嚴格但坦蕩無私的鏡子可以時刻對照和反省內心的自己﹐您所做的很多事都遠遠超過了您作為一名出書的作者所需要做的﹐謝謝﹗

想對您說的第二句話﹐不知您聽了是會生氣還是會傷感﹖對我來說那是句很痛苦的話﹐那就是 ─ 我真不希望兩岸開戰。雖然我厭惡李扁的諸多醜行(我知道我所得信息不全面﹐但他們作為政治家也太兒戲了。)﹔雖然我不願台灣同胞帶ぴ歷史的原因和很多的誤解離我們越來越遠﹔雖然我知道自己一小老百姓說這種話無異于夢語﹐但我還是想對您表白這句內心深埋的話語。雖然目前不可能有戰爭﹐但這種危險一直籠罩在兩岸﹐在我看來這並不是大陸放不放棄武力威脅的問題﹐而是雙方現在可選擇的都太少的問題。我和我的朋友都不希望有戰爭﹐因為一旦兩岸染上新血﹐就會演變成像以巴一樣的無法理清的仇恨﹐最可悲的還是大家都是中國人。(而且一旦象中國這樣的大國改變開放和平的路線﹐對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來說都不是好事。)

也許我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學習和工作中﹐不去管窗外事﹐只希望我們每個人都做好自己的事﹐讓祖國能更好更快的發展﹐以期未來更發達更文明的社會可以讓人們有更多的選擇──侯老師﹐您說對嗎﹖我寫這封信並不是想向您表白自己的政治觀點或尋求您的看法(事實上在您的文章中﹐我也能體會。作為普通百姓﹐我想我們有同樣的期望和矛盾吧。)﹐我只是希望無論將來會有怎樣的走向﹐請您能夠看到和理解喧囂的政治鬥爭下﹐在大陸這邊和我一樣是您忠誠的讀者的簡單而真實的心聲。

祝﹕身體健康﹐一切平安﹗

●侯捷回覆:

很開心收到您這封言辭懇切的信。您和知名的乒乓球國手同名;我也喜歡乒乓球。

首先謝謝您的讚美。您的讚美使我臉紅,但我很高興我能夠帶給您好的影響。

您碰觸了一個敏感話題。我一向不願談政治。政治不是一切。並非把政治問題都解決了,我們才能做其他事。尤其兩岸中國人,談起政治太沉重。在臺灣,每逢選舉,親如夫妻故友,都可能因為支持不同的候選人而短暫地反目相向(選舉症候群),何況隔閡多年、教育背景思想理念很多時候南轅北轍的兩岸人民。我雖認為不同政治理念的人也應該可以做朋友,但環顧週遭,經驗告訴我,未必人人有此雅量。因此我通常選擇沉默,當一個聽眾。

然而您的言詞懇切,用字謹慎,並且觸動我的心弦,所以我願意聊一聊。首先要說的是,以下我的談話,純粹從我對民主的看法和對人的尊重來談,不顯露我的政治傾向,您不要多加揣測我的政治傾向(那無關緊要,而且您絕對猜不透)。

您說:『他們作為政治家也太兒戲了』,這話不慍不火,我贊同。

但請收回「醜行」兩個字。

(以下我談的是一種廣泛的概念,並非專指什麼人)
一個為自己理想奮鬥的人,我願意稱他為鬥士(fighter)。不能夠因為你不認同他的作為,就說他的舉止「醜陋」(註1)。有些人為了理想,不惜一生相許,甚至身入囹圄、被逐海外。即使這些人的理念不被我認同,這些人(在這方面)的人格也值得我尊敬。在我的圈子裡,我也願意做一名鬥士,為我認為對的事、值得的事,傾我之力奮鬥不懈。

註1總會有人說:人必自敬而後人敬之。我首先就要把這樣的話回給說這樣話的人。

兩岸人民都不喜歡戰爭,這是肯定的。自己人打自己人,情何以堪。不在乎戰爭的人大抵有兩種,一是反正死不到自己(和親人)頭上,一是有絕對的信念支撐,不在乎死亡。

第一種人可鄙,第二種人可敬。然而第二種人也要想一想,自己壯烈,行,但是否還強迫不同理念的人陪襯壯烈?

兩種人,兩岸都有。為了各自擁護的「至高無上的信念」,不惜毀滅,不惜拖累大家一起毀滅!

為理念而奮鬥值得尊敬,但必須訴諸和平手段!(我想到聖雄甘地,他是多麼偉大)

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很難想像長久接受「國土絕不可分裂」這種信仰灌輸的人對於追求政治獨立的人的起碼的人格尊敬。不過,您既真誠地寫信給我,我亦真誠地回信給你,彼此交換一點想法罷了。我確實能夠理解不同背景下所造成的各種南轅北轍,是否您也願意在雙方可能對此議題有不同見解的情況下繼續維持友誼?兩岸的友誼多一些,戰爭的陰影就少一些。

說一個我的觀察。

大陸近年經濟持續上揚,臺灣近年經濟持續下滑。你會發現,除了懷抱絕對信念的人(這種人比例極少),臺灣基層老百姓大多不太談統獨了(事實上臺灣基層老百姓本來就不太愛談統獨,除了選舉期間因荷爾蒙而激發的莫名其妙)。現今臺灣這邊,進入社會工作的成年人,談起大陸的發展倒是興緻勃勃。

這就是老百姓(其中或有您我)。絕大多數老百姓只追求一種很單純的、生活上的安和樂利。

這是否給亟望統一的人帶來一些啟發?把國家治好,把下崗工人安頓好,把貪腐問題解決好,讓人民抬頭挺胸,何患邦之不來?不費一兵一卒嘛!公投又如何?公投不就表示不必費一兵一卒嗎!

這是否也給亟望獨立的人帶來一些啟發?把國家治好,讓人民抬頭挺胸,何患近憂遠慮?武力「小蝦米不能搏大鯨魚」,經濟、文化、學術、生活水平、人民素質、都可以「大衛力退哥利亞」嘛!能夠發揮的點線面那麼多,為什麼一定要走極端?極端是什麼?極端就是毀滅。

邦有道,近悅遠來;邦無道,分崩離析。

關鍵完全在於如何讓人民更好。

好的政治不就是應該追求這一點嗎?

誰當總統,誰當總書記,誰還能不能當總統,誰還能不能當總書記,我們不在乎。我們只在乎誰可以為我們帶來自由、法紀、尊嚴、富裕、清明。

如果信信念念「一定要獨立」或「國土絕不能分裂」,那只是把自己箝制在一個比水泥還僵化的牢籠中而已,毫無彈性,可憐之至。

政治犯是什麼?政治犯不是犯人,只是和當局的政治理念不同的人。你想往東,我想往西,我對你沒有傷害(我只是對你已享的權力可能有妨礙),於是你把我關到籠子裡。這就是政治犯。這就是為什麼普世人權價值裡頭,對於政治犯要全力營救的原因。他們不是犯人,只是干逆了當局。

不要把政治理念、宗教理念、生活理念…與我們不同的人,都視為大逆不道的犯人。孫中山不也曾經是清廷眼中的「大逆不道」嗎?馬丁路德不也曾經是教廷眼中的「大逆不道」嗎?哥白尼不也曾經是天動學派眼中的「大逆不道」嗎?毛澤東在國民黨的眼中不也曾經「大逆不道」嗎?

當我不滿意一個政權的時候,我希望手上有選票,可以「換人做做看」。

想挑一顆好的蘋果吃,但得到這樣的「上諭」:無論蘋果好或爛,甚至爛到核心裡頭,你都得吃這顆。你只有一個選擇(也就是沒有選擇)。

您會滿意嗎,我親愛的同胞?

當外界批評中共政權的時候,不是在批評中國人民。這一點我一定要善意地提醒您,我的朋友。

現在情況是有改善,否則寫這種文章的我應該進不了大陸(進了也會蒸發掉)。臺灣也有很長時間的白色恐怖,但是臺灣改善很多了。兩岸應做良性競爭,不要比爛。

從戒嚴到民主,臺灣還在相當程度的脫序狀態。我對此感覺痛苦,但我知道這是必要之痛。否則就得回到以前那個連寫這種文章都不行的日子裡。

大陸這麼大,人口這麼多,治理很不容易呀。朱鎔基總理我很佩服,他說要準備100口棺材,99口給抓來的貪官污吏,一口留給自己。這麼棒的治國人才,你能用選票留住他嗎?你能用輿情留住他嗎?

治理不容易,就請更努力治理。國家治理好了,近悅遠來。

我既不懷抱大中國情,也不懷抱大臺灣夢。我只選擇在我能夠著力的領域,努力做好我的事,卑微(並庸俗)地希望自己生活好一點,同時看看能不能為著與我同文同種同血源的一大群人做點什麼貢獻。至於心中旋蜇旋動、忽明忽滅的政治傾向,誰也不能知道。如果有公投的一天,我用選票表達心意。如果沒有公投的一天,我的心意沒有被誰在意的價值。

我只希望,我認為不錯的一些觀念,或可與你分享。

世事如棋,錯綜複雜,三言兩語難盡述。

沒關係,反正一切我都能理解。就算最後,兩岸中國人同歸於盡,我…呃…我也能夠…哎…理解 :(

-- the end


傳送日期: 2002年8月23日 PM 02:01

您答上海讀者的回信我認真看了﹐很受啟發。這是一個充滿理性﹐又帶有深沉的感情的回答﹐我非常欣賞您的這個回答。說實話﹐看到阿扁的論調﹐我們這邊就擔心﹐況且總有部隊的朋友帶來可能開戰的消息﹐我真是一萬個不願意看到戰爭在兩岸出現。老百姓誰願意打仗啊﹐誰不希望一直和平啊﹗


傳送日期: 2002年8月23日 PM 01:13

侯捷老師:
您好,真沒想到能夠收到您的回信!
第一次給您寫信就說些敏感的話題,連我自己都覺得很唐突, 但長久閱讀著您的文章,讓我不覺得侯捷老師是一位相隔遙遠的陌生人,到像一位在身邊值得信任的師長; 死傷無數的巴以衝突和最近開始報導的新疆恐怖分子襲擊平民事件讓我感到很悲痛,而聯想兩岸的緊張局勢又讓人很壓抑,不知不覺就寫出了那封信。您能夠理解我的心情並坦誠以待實在讓我很感動。

您的批評很對﹐我也知道要尊重別人不同的想法﹐但往往不能言行一致。我收回自己過激的話﹐但保留對陳水扁先生是為大眾的理想而奮鬥還是為自己的利益鬥爭的觀察(望您能諒解﹐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學習)。以後我會時常提醒自己更多冷靜地去看待事情﹐學會對有不同意見的人保留應有的尊重。

走出校門﹐在社會上看到了許多表層下面的事情後﹐我知道在大陸還有很多很多需要去做的事情﹐大家都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彼此有更多的溝通和理解﹐才能讓將來的兩岸問題有多一些的選擇﹐而不是戰與不戰的可悲抉擇。──我知道自己天真﹐但我還是祈禱兩岸能有相互信任和全面諒解的一天。

談了很多有關時局的問題﹐事實上我對政治卻不是很感興趣﹐因為政治總是隨ぴ部份人的利益的潮動而改變ぴ﹐而對人本身的的關懷才是文明社會進步的動力 (在我看來科技也是服務于人的﹐而且還是很重要的部份), 就像一百年以後誰知道還會不會有現在的政黨或國界線, 不過侯捷老師的書一定還被人珍藏ぴ ,也許是電子書, 在此我應該謝謝老師您無私地公開多本您的電子書, 我也是看了《MFC深入淺出》的電子版後才逐步了解侯老師的﹐出於對《MFC深入淺出》的喜歡和對老師的敬意﹐我後來也買了一本大塊頭的紙書﹐但還是喜歡電子書﹐尤其是出差的時候(^-^)。

侯老師喜歡乒乓球呀﹐可惜我不善於各種體育運動﹐不過我喜歡游山玩水﹐我在云南長大﹐那裡的九鄉、羅平、麗江、雞足山都很美﹐如果哪天您寫書寫累了﹐就請到那裡去休息休息吧﹐要是那時我能給你作導遊就更好了﹗

祝﹕侯老師全家和睦安康﹗

●侯捷回覆:

想到雲南,我就浮現「香格里拉」的印象(雖然香格里拉不在雲南)。我想我一定會去的。也真希望有你導遊。

BTW,《MFC深入淺出》不是我的書。真有這一本書,而且也是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或其前身 華中理工大學出版社)出版。我的書是《深入淺出MFC》:)


傳送日期: 2002年8月26日 AM 12:52

侯老師﹐您好﹗
糾正您一個錯誤:『想到雲南﹐我就浮現香格里拉的印象(雖然香格里拉不在雲南)。』誰說香格里拉不在雲南﹐我現在就在美麗的香格里拉呢。這兒有納西族的聖地、有美麗的自然景觀﹐您有時間一定要來看看。

我是您的忠實讀者﹐也是個不太長進的學生﹐您在大陸出版的書包括繁體版的C++ Primer、題解、泛型程序設計我都有買的。我一直盼望著您的“多型與虛擬”的出版。

我是中共黨員﹐我和我的朋友都很贊同您的說法。讓我們為我們的民族祈禱﹐不要因距離帶來誤解﹐不要因誤解引發仇恨﹐仇恨只能讓心離的更遠﹐何況兩岸本是血濃於水的一個民族。

永遠反對戰爭﹗


傳送日期: 2002年8月28日 PM 06:35
侯老師﹕您好﹗

邦有道﹐近悅遠來﹔邦無道﹐分崩離析。關鍵完全在於如何讓人民更好。好的政治不就是應該追求這一點嗎﹖治理不容易﹐就請更努力治理。國家治理好了﹐近悅遠來。

我深以為然。

一個為自己理想奮鬥的人﹐我願意稱他為鬥士(fighter)。不能夠因為你不認同
他的作為﹐就說他的舉止「醜陋」。有些人為了理想﹐不惜一生相許﹐甚至身入囹圄、被逐海外。即使這些人的理念不被我認同﹐這些人(在這方面)的人格也值得我尊敬。

我由衷地佩服他們。

在我的圈子裡﹐我也願意做一名鬥士﹐為我認為對的事、值得的事﹐傾我之力奮鬥不懈。

這也是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我常以“人必自敬而后人敬之”自勵。但是﹐我有個問題﹐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平常人言而無信﹐他人就不信其言﹔作為領導人不但出爾反爾﹐而且委過於他人﹐好像自己是受害人﹐這種人是否該敬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