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談SOHO

侯捷

2002/08/25


傳送日期: 2002年8月23日 PM 01:41
主旨: 贈人玫瑰之手﹐歷久猶有餘香

侯先生﹕您好。
看到subject,您也許知道我是您的一個老讀者了。目前我不從事軟件開發的工作﹐因此沒有技術方面的話題。看到您新發表的文章﹐又忍不住想和您談一些閒話了。

現在市場經濟﹐不想吃大鍋飯的都在自求多福﹐又想實現自己的理想﹐又想全家衣食無懮。這一點我看到您非常堅持。我有一些同事也走入了(或打算)self-employee的道路﹐我覺得您真的是很成功﹐又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業﹐還能把家支撐好。我想向您問一個問題﹐像您這樣的情況﹐有沒有考慮過干不動以後怎麼維持生活﹐或萬一得的病需要很高的醫療費怎麼辦﹐現在就在作準備嗎﹖看您寫個人對金錢的觀點都很實際﹐所以真的想和您交流一下。

另外﹐您的女兒有點兒像我的一個小表妹(小時候的樣子)﹐我是看ぴ她被一層層高壓的考試教育制度搞得越來越不可愛。您怎麼考慮您孩子的成長﹖

都是些家常話題。您隨便聊吧。謝謝。

Sincerely yours,

●侯捷回覆:嗨,玫瑰手,"long time no see"  :)

> 我想向您問一個問題﹐像您這樣的情況﹐有沒有考慮過干不動以後怎麼維持生活﹐

很少聽說作家搖不動筆桿,倒是常聽說程序員吃青春飯 :)

江郎才盡在任何行業都有可能發生,不必獨獨問我 :)

我很清楚自己的興趣和專長。因此,做為一個技術寫譯人員,我的工作壽命肯定長過做為一個整天在專案中潮來潮往的技術人員(不論哪一個層次)。我的生活從容,工作壓力只源於自己。任何時候想去山上就去山上,想去海邊就去海邊。靈感來時興緻來時,山巔水涯也可開工(只要有一個 socket)。沒有老板的臉色要看,沒有員工的生計要扛。我是個農夫,自給自足。

是了,你問的是「幹不動後怎麼維持生活」。你的重點是「沒有退休金怎麼辦」是嗎?這個自然自己得規劃好,就像儲蓄一樣。做為一個自由人,我已 10 年沒領過年終獎金,也不會有誰為我準備退休金。這沒什麼,我不需要任何人發給我年終獎金或退休金,我自己賺,不用任何人發。

> 萬一得的病需要很高的醫療費怎麼辦﹐現在就在作準備嗎﹖

臺灣有全民健保。我是第五類,需要自己負擔全部健保費。第五類就是辦手續時承辦人員會特別抬頭看你一眼的那一類(他們沒有惡意,只是好奇)。這些健保費說來還算低廉,一般沒有問題。平常小病只要付掛號費就行,醫藥費全免。如有重大疾病,健保會負擔大部分,自費額度不高。

家庭保障方面,現代社會觀念下每個人每個家庭都需要投保,我也一樣。和自由業與否無關。

大致就是這樣了。

要過自由生活,就別寄望保護傘。這是 trade-off,自己要想清楚。

很多人喜歡自由工作,但大家都擔心經濟問題。事實上,你在任何行業擠身卓越之林,都不會有經濟問題。問題是你是否夠卓越,以及是否適合自由工作。有些人個性不適合,有些人才幹不適合,有些人行業不適合。

> 另外﹐您的女兒有點兒像我的一個小表妹(小時候的樣子)﹐我是看著她被一層層高壓的考試教育制度搞得越來越不可愛。您怎麼考慮您孩子的成長﹖

臺灣的教育一直是個大問題。教改很多年了,還在痛苦期中。這個問題太大,就不談了。

希望聽聽大陸朋友談大陸的醫療、保險、退休制度、教育、戶口…。這些對臺灣朋友而言都是新鮮話題。


傳送日期: 2002年8月29日 AM 10:48

我一直很嚮往類似您與 Bruce Eckel 這樣的工作型態(著作/授課/顧問),而不是每天都在寫一些遜遜的 project。只不過實在很擔心如果在台灣從事這種性質的工作,
會不會常常有面臨斷炊的危險?

To be or not to be,還真是個大問題耶... 不過看到您的成就,我想我又多了一些信心。感謝您當我們這些年輕人的精神標竿!(我大約小您一輪,並不是佔您便宜)

●侯捷回覆:同上。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