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不生氣 J

侯捷

2003/01/12


●讀者來函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5日 PM 01:20

尊敬的候捷老師﹐您好﹕
我是您的讀者﹐看過許多您的書。您的書帶給我許多幫助。我曾經寫信給您﹐也得到您的回信﹐當然可能您早忘了。

我寫這封信給您﹐是出於一種無法壓抑的情緒。怎麼說呢﹖我在 CSDN 和 china-pub 書評看到對您的許多批評。有許多甚至已經到了人身攻擊的地步。我不知道您怎麼想﹐但是做為一個從您的書中獲得許多知識的學生﹐我真的很難忍受那種尖酸刻薄的言論﹐好像有一股力量要把您拉下馬來。我也是窮學生﹐並不是有很多錢買書﹐但是不妨礙我有一棵尊重別人勞動的心。

從老師的文章和讀者來信中﹐猜想老師也有訪問大陸站點的習慣。那些帖子也許老師看過了﹐也許老師沒看過﹐我總在想﹐如果我是老師﹐我會怎麼樣﹖為什麼老師沒有支言片語的回應呢﹖老師難道不生氣嗎﹖

您永遠的學生  □□ 敬禮

●你為什麼不生氣?

當年龍應台女士在《野火集》中曾有這麼一篇文章:「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註1)不知怎的,你的信讓我做了這樣其實無關的聯想。

註1抑或是「臺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對不起,我真的忘了。如今臺灣和中國這兩個名稱真是搞得我頭發脹。當然,文中說理對象是指住在臺灣的這群人。2003/01/16 補註:是「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謝謝 yeka。

CSDN 和 China-Pub 的網站我時而會上去逛逛。對於我的書籍在上面的回響,也會關心。你所說的批評或反饋,我大概遺漏不多。這些帖文也曾經讓我目瞪口呆,兼有情緒起伏。不過最終我還是回歸了我的基本態度:沖杯咖啡,茶餘飯後。只是,不瞞你說,和「發表是最好的回憶 - 當我成為焦點」相比,心中多了一些淡淡憂傷。

曾見網友這麼說:侯捷網站上都是一些「歌功頌德」的讀者來信,不見批評文字。情況倒有幾分真似,但那些誠摯的來函並非「歌功頌德」,而是讀者對我真誠的敬重和交流(就如同我也會敬重帶給我幫助的人一樣)。我對於我能夠獲得這麼多的情感和信賴,感到十分開心驕傲。我也對於我無法一一回信,感到十分抱歉。面對讀者來函,我一向隱其名隱其址後照登不誤 — 不論批評或讚美(除非大談政治,或簡單言謝)。讚美與感謝的信那麼多,並不就意味沒有人不欣賞我或甚至討厭我,這一點我很清楚。只不過我很少收到這類讀者的信,而我也沒有時間和興趣到網上蒐羅罵我的帖文。網上眾聲喧嘩,既然沒寫來我這兒,我不會放著正經事兒不做(註2)。整理讀者來函是很累人的事,我已經累積 1,157 封讀者來函沒放上侯捷網站了,遑論上網蒐集。

註2其實也是有的

因著你的來信,也因著前些天剛完成《Modern C++ Design》翻譯定稿,有點空閒,我決定用心整理一下你所說的這些帖文。關於侯捷網站上讚美與批評,喜歡與不喜歡,本次整理結果應該可以為平衡做出不少貢獻。整理起來不太困難,因為砲火相當集中。這些帖文裡,多數談的是書價和術語翻譯,兼有不少從這些題目所引申的關於人格的抨擊,以及因為對出版界不了解而引發的錯誤邏輯。

我所以願意撥出時間做這一次整理,另一個原因是,這是我對大陸論壇更多觀察省思的好機會。雖然焦點是我,有時萬箭穿心,但換個角度欣賞某些怪誕邏輯以及偶而迸發的機鋒,其實也滿有意思。

這些帖文既然放在公眾論壇上,讓更多人觀賞它們相信是發信人至所歡迎的,所以我也來盡一點傳播之責。我把它們全抓下來(註3),放在:

feedback-tij2-chinapub       《Java編程思想》在 China-Pub 上的反響
feedback-tcsl-chinapub       《C++標準程序庫》在 China-Pub 上的反響
feedback-tcsl-csdn             《C++標準程序庫》在 CSDN 上的反響
feedback-jjhou-chinapub      "從侯捷現象看現在的浮躁IT",摘自 China-Pub
feedback-jjhou-csdn            "從侯捷現象看現在的浮躁IT",摘自CSDN

以上是最近在 CSDN 和 China-Pub 上看得到的。更早之前的帖文,我沒力氣找,也沒力氣整理。想來這些也夠了,夠放在侯捷網站上當做對照組 J,夠我將來回憶。我會儘量把 hyperlink 做得詳盡些。這差事挺有趣。

註3:按說,直接給出 link 也就行了,但這些帖文有些並無獨立的 address,又不知何時可能佚失;抓下來可以長存永誌。轉為繁體,也有助於臺灣、香港、新加坡等地更多人閱讀。

●我為什麼不生氣!

上士無爭,下士好爭。自信滿滿的人不會隨便生氣,也不該隨便生氣。侯捷是怎樣的人,侯捷自己非常清楚,很多讀者也十分清楚。所以我不生氣。我不需要大聲疾呼氣極敗壞地擔心這些帖文壞了我的形象,損了我的名譽。

但是我不想騙你。看這些帖文,我有情緒,一種旋而深沉旋而淡漠的憂傷,說不清楚的那種。這憂傷不是為我!網上這些憎惡不能令我消沉,也不會影響我做事的決心,更不會影響我的名譽和所有一切。這憂傷不是為我!

30 歲的侯捷,筆鋒可以見血,把厭惡的人冷冷撕裂。現在我 40 歲了。40 歲的人不但要為自己的臉孔負責,也應該清楚知道自己的價值在哪兒,自己的地位在哪兒,自己的貢獻在哪兒。不知道這些,不是愚昧就是虛偽。

40 歲,厭惡的人少人,憤怒的心少了。

40 歲應該期許自己不惑。

●也許他們真的知道太少

每當我想針對帖文上一些奇怪的邏輯回點什麼,文字出手,總想起我在大陸的朋友,以及曾經誠懇寫信給我的那麼多可愛的大陸讀者。文章很難面面俱到(我也不愛八面玲瓏),下筆難免傷人,可我真不想因為概括性的評論傷害這麼多大陸朋友,尤其他們對我這麼友好。

所以,我就耐心地、沉靜地、具體地一一回答以下幾個總結性的批評。有些話早說過了,就再說一次吧。

◆關於價格

早說過,所有價格上的批評責難,侯捷概括承受。基本上這個問題臺灣如果再有人提,我不屑回應。

發表是最好的回憶 - 當我成為焦點
討論串:好消息 COM本質論出版了

不過,大陸環境相對封閉,很多人不知道 NTD(新台幣)和RMB(人民幣)的匯率,也不知道臺灣和大陸的物價水平差異 — 這是難免的,大陸朋友來臺灣相對困難些。所以我做個說明。以下都是觀察值、概略值,個案當然有,請別把個案拿出來討論。城鄉差距的問題在臺灣基本沒有(農村早期甚至還富裕些,農家多得是賓士300);城鄉差距的問題在大陸比較嚴重,這問題你得找老朱、找老江、找小胡,不要找老侯。

NTD 和 RMB 的匯率約為 4:1。臺灣大學生一畢業進入 IT 相關行業,月薪約為 NTD 30,000~35,000。大陸大學生一畢業進入 IT 相關行業,月薪(沿海城市)約為 RMB 3,000~3,500。兩岸相差約 4 倍(104人力網統計兩岸大學生的收入相差則是 3.2 倍。見商業周刊)。考量物價水平之後,我心中的轉換標準大約是:10 元新台幣在臺灣的購買力,約等於 1 元人民幣在大陸的購買力。

因此,我的書籍如果是 NTD 600元,大約便定為 RMB 60 元。侯捷書籍的所有價格都在這兒,其中略高略低都有,但別把個案拿來討論。臺灣讀者買一本侯捷書籍,花費月薪 1/50,大陸讀者買一本侯捷書籍,一樣花費月薪 1/50。我並沒有對兩岸定價大小眼。當然,我必得要告訴你,侯捷的書在臺灣向來也是價格比較高的。你有選擇。而且,如果我能阻止某些人買我的書,我真的會很高興。

帖文中某些意見之所以對侯捷書價反彈激烈,恐怕是大陸過去的書價太便宜了(當然,不是最好品質的書,沒資格說這話)。便宜很好,可我不愛我的書便宜,我要它適價。此外,恐怕太多人認為作家沒有資格和 IT 新貴或第一線技術人員或 anyone 有相等的經濟地位;這些人的想法是「作家不就應該清貧嗎,教育不就應該迴避金錢嗎」!

錯誤的想法就把它改過來吧。口號別喊了,實事求是比較好。滿街滿市牆上貼著嘴上掛著「為人民服務」,人民在車站、郵局、銀行、國企、公安面前,得到了什麼樣的服務?二十年前,更糟;四十年前,沒有更糟的了。

我不必拿任何其他國家的例子,或任何其他人的例子,來說服任何人,或為我自己撐腰。我說過了,我付出的努力,如果它有市場價值,我就要索回等價的報酬。無私和奉獻,我沾不上邊清流我所欲也,清貧非我所欲也。誰要清貧,請自便J

近兩年來我在大陸也授課(公司內訓)。對此我就不以上述物價方式考慮兩岸價差。因為授課(公司內訓)是高度針對性的、非廣泛性的、是比寫譯需要更大挑戰和實力的、也是直接反映在公司生產力上的。出遠門授課,更有飛航安全、機票等因素需要納入考慮。所以,我在大陸授課,直接以臺灣鐘點費折算人民幣。

過不久,我也許會考慮製作教學 CD。這種教育產品的對象是廣泛性的,而且可以大幅度彌補城鄉差距,並且得讓非重點大學的學生,享受第一流教學品質。這種產品對社會貢獻很大,成本又不高,它的定價,我會在滿足出品公司基本利潤的前提下,從儘量低廉的角度思考。早有大陸朋友勸我別做這種事,他們說「盜拷」會讓你一片都賣不出去。我明白盜拷的嚴重程度,但總不能一眛魔長道消。只要有公司不怕賠,咱們就來吧 J

 

侯先生你真黑呀!Bruce Eckel無償開放的JAVA編程思想(他的序言說的明白,他根本沒想通過開放來獲利,而且他也确實是象他說的那樣去做了),你翻譯一下,就賣這么貴。

憑什么賣這么貴呀!這只是他翻譯的呀!原作者還是免費開放的呀!操!

JAVA編程思想的作者,就無私地將他的書放到网上,可他想不到,在中國卻有一個譯者利用他的書大賺了一把。

又不是原創,憑什么這么貴。人家原版才¥58美金。

小朋友有正義感非常好。你們聽了下面這話一定很開心:《Java編程思想 2e》或《C++ 標準程序庫》(或任何譯本)每賣出一冊,原作者便可拿到一筆錢。定價愈高拿得愈多。《Thinking in Java 2e》電子文檔的確不要錢(我也很敬佩 Bruce Eckel),但紙本要錢。你也可以要求機械華章開放《Java編程思想 2e》電子文檔 — 提出要求永遠是你的權利,別讓它睡著了。寫信提要求時,別忘了禮貌,讓人家誤會為野孩子就不好J

 

◆侯捷的翻譯沒有什么明顯的技術錯誤,但也存在語句有點文縐縐的缺點。...比如:“電腦革命始于机器。因此,程序語言的發軔也始于對机器的模仿。”什么叫發軔呀?

文化斷層?! 不懂沒關係,怎麼不查查字典呢。

 

◆簡直就是敲詐,還好,決定權在我們,太貴不買就是了

前一句話沒有道理,後一句話很有道理。

 

◆你說賣高价可以鼓勵好的譯者,可你沒听說過薄利多銷的道理嗎?

聽過。我不愛做薄利多銷的事。我愛做有足夠利潤,使我能累積「從容做事」的本錢的事J

 

◆GUN免費公開的STL源代碼,你寫出一本STL剖析,就賣高价。你再怎么樣也比不上STL的源代碼作者吧?人家都無償地公開了自己的源代碼了呀。

有一家廣獲大家尊重的 IT 專業出版公司叫做 O'Reilly,它們的出版品一半以上是針對 open source,它們的書每一本不但都賣錢,而且都很不便宜;Open Source 社群非常高興有這家出版公司為它們推廣作品。還有一家公司叫做 RedHat,他們把免費的 Linux 包裝後賣錢(賣的是專業服務)。你應該聽過 Oreilly 和 RedHat J

 

◆侯捷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來大陸投資的台商(大多數都是尖酸刻薄,高高在上的樣子。)

◆大家都來學臺灣鳥語吧

前几章廢話太多 這是台灣的習慣.
沒有本地化
因為很多台灣人被台獨分子毒害不少

我心中有愛,你心中有恨。

 

定价是出版社定的。你可以看一下華中的書。他的定价就是高。這只能怪華中出版社。

有時,我想,如果譯作价格能迎合一般讀者心理的話,那么,其作品將更加精彩了,也許中間有炒作的成份,但這只是猜疑,不管怎么,這絲毫不影響侯先生的大師形象,因為价格是出版社制定的。

我想价格的定位与譯者沒有多大關系吧, 出版社是要賺錢的, 市場經濟嘛, 罵就在心里罵, 別針對個人就好.

定價問題,我概括承受。決策通常是這樣的:譯作定價,我建議,出版社決定;著作定價,出版社建議,我決定。如果譯作的最後定價不是我當初的建議,那麼也必然是經過我首肯的,等同於我的認可。所以任何人對侯捷書籍的定價的埋怨,呵呵,我總攬了 J

 

◆要說小侯這些人也算大師大家的話差不多要笑死人了,這個人的稱呼我覺得“老師”就差不多了

非常喜歡你的見解。吾意與君同J

◆侯捷不是什麼大師

非常喜歡你這句話。我自己也說了千百遍J

 

如果侯先生能知道讀者的意見的話,我想是不是可以和出版社商量一下,看能否稍稍便宜點,估計出版社是不可能不考慮的.進行人品攻擊是不正确的,但肯定影響他在讀者心目中形象,我是相信侯先生是為讀者服務,使更多的讀者能夠接触到世界第一流的好書,而不是為了几個錢.

我很願意和您這樣的平和讀者溝通。的確,我可以影響書價。的確,我是為讀者服務。同時,我也是你所謂的「為了幾個錢」。錢很重要,可以幫助我更從容地做我想做的事,做出更好的品質來。道理就不多說了。我的書以我認為適當的數字定價,但顯然您不會同意「適當的」這個字眼。這是我們的差異。不過,既然有這樣的懇切討論,我會在決策時留下斟酌空間。

不論我為大陸讀者設想了什麼,估計「侯捷書價」這個話題很難偃旗息鼓。書價定為 RMB 108,有人說 80~90 還差不多(網上購書至少 8 折,不就是 86.4 嗎J)。如果改定為 80,會有人說 50~60 還差不多。這個,唔,你知道的…

 

面對自己定的那么高的書价的時候,還好意思說“我是一名資訊教育工作者”,教育誰啊,那么高的學費誰受得了啊?

我的工作是 IT 技術的寫作、翻譯、授業、解惑。這些都是教育。你我對中文的理解差這麼多J

 

◆希望侯捷不要再譯書了,免得糟蹋好書

說出自己的想法是很好的事。如果有夠多的人說出和你一樣的願望,出版社就不會找侯捷,你便達到目標了。譯權在出版社手上,所以你應該努力讓他們知道你的心願。網上大聲疾呼是好辦法,直接寫信給出版社也很好,或者發動萬人簽名或請願,都不失良策。2003 我的確不譯書了,不是因為你 J

 

◆侯捷只是個譯書匠

我的工作不只譯書,還有創作和授課。由於所有這些工作都是以 IT 技術為背景,所以產出之前我需要鑽研許多 IT 技術。說我是譯書匠,可以,說我是教書匠,也無妨,因為我也在大學和許多公司任教(and here) 。說我是什麼,都不會影響真實的我。不過似乎你對「翻譯專業人士」存有不敬,這樣不大好

 

◆侯捷以翻譯維持生計,只是靠翻譯吃飯罷了

這種描述和「靠編程生活,靠賣軟件吃飯」沒有兩樣。技術寫譯是我十年前的轉折和選擇,也是我 30 來歲之後的一生執著。我很樂意做一個全職而專業的技術寫譯者。如果有人能夠單單以 IT 翻譯就生活良好,又得到出版界、IT 界、讀者的普遍尊重,我覺得這個人真棒,同時也反應社會的高度分工與進化。當有人說「你是以翻譯來維持生計,你是靠翻譯吃飯」,我很欣慰我有這樣的成績,雖然這並未真實反映我的全部生活和收入狀態。侯捷講課一小時的收入(臺灣大陸皆然),大約相當於 200 本《Java 編程思想》版稅。三天課程相當於賣出 3,600 本《Java 編程思想》。於我,授課和顧問的報酬率比起版稅高得太多太多,但我仍鍾情於寫譯,因為那是影響層面大得多的東西,是比較長遠留存的東西,也是我 — 做為一個體制外(校外)IT 教育者 — 的根本。

 

◆侯捷做過什麼項目?他有什麼資格寫作?

別鬧了,我恐怕比你大 15 歲上下,是你父執輩年紀。你問父親做過什麼項目,他的答案你肯定沒聽過。我人在臺灣,你聽過臺灣的項目嗎?如果我做非通用軟件,你也沒機會聽聞。問問題前先想想邏輯J我的簡歷在這兒

◆不是一線程序員,寫出來的書能看嗎?

你不會老要姚明下場吧 — 在他年過 35 之後。姚明 40 歲還是很能教你打籃球的嘛 J

 

◆放一張書房相片,還不是為了誇耀自己書多。

呵呵,你不適合看書房相片,我願意特別為你拍一張我家廚房垃圾桶 J

 

建議侯老師以后在大陸出版書籍,無論是原著還是翻譯,能請一個大陸方面水平比較高的人來修正一些術語的稱呼,這對于您的這些學生來說將是万幸!

前一段時間買了一本,書是好書,翻譯的也可以,但是既然書是在大陸買希望候老師在術語的翻譯上能照顧大家的習慣,這樣和別人交流起來也方便。

◆希望能給侯先生提點意見和建議。1、是否能多考慮一下大陸讀者的習慣,術語還是按大陸的習慣翻譯為好。2、翻譯的語句也盡量能更加符合大陸讀者的習慣。

曲終收撥當心劃,四弦一聲如裂帛。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面對這樣彼此尊重的讀者,侯捷束裝愀然危坐,誠心敬意地和你們溝通。

我的作品在術語的運用上,向來有著較高姿態,希望「引導」我的讀者(「引導」是從我的角度出發。這樣的想法也許你不以為然,我是在我認為好的東西的基礎上,希望自己這麼做)。這種想法,起因於我是寫譯專業,我看了大量書籍,寫了大量文字,開過大量課程,思考大量的詞語表達方式;比起一般人,我有更多的經驗和更寬廣的考量。我並非喜歡獨創術語來引領風騷(也鮮少創什麼術語,也不見得能夠想到很好的中文術語),但是,每當看到一個比較好的用語,我樂意在尚可為之(舊術語尚未一統江湖)的情況下,覺今是而昨非。世界與時俱進,我為什麼要堅守不再被我認為妥當的術語?這種態度,從我十年前寫譯初始,對臺灣讀者便是如此。最近的一個例子是 "patterns",以前我喜歡「樣式」一詞,自從看到了「範式」,我便決定改用「範式」了。它是誰發明的我不知道,但我願意推廣它。

想要這麼行動(啟用不同以往的術語翻譯),負責的配套作法便是製作術語表,並時而(非僅第一次出現時)中英並列。這一點我都很努力做了。

我的書初始進入大陸時,抱持相同的想法。在 OO 方面我最不以為然的大陸術語就是「對象」,它竟然代表 object — 別說術語突出性甚差,就連意義都不對。但我沒去動它,因為它到處存在,已經一統江湖,我必須尊重。「類(class)」的術語突出性也不好,搭配而來的「派生類(derived class)」、「基類(base class)」倒是不錯。「句柄(handle)」的術語突出性很高,可那是什麼意義到底?我沒動這些水銀洩地般的術語,只堅持大約十來個我認為應該可被接受的臺灣術語。此外,一些不錯的大陸用語,例如編程(programming)、賦值(assignment),我也逆向引用到臺灣繁體版書上來。

就如 2002 在上海和幾位年輕朋友聚會時所談,我們看技術書籍,眼睛看一個詞兒,腦袋想的是它的技術意義(和其原文術語)。這種情況下,雖然不熟悉的術語初始會帶來一點點閱讀停滯,沒多久就好了(更何況在時而並陳的英文術語輔助下,註4)。懷著願意接受新詞的心胸,現在的我也能看通篇對象(object)、類(class)、內存(memory)、克隆(clone)、調試(debug)的大陸技術書籍。我很慶幸我有這個成長,像是多學了一種語言,一種溝通方式。

註4《Java編程思想2e》之中,大陸論壇上反應激烈的 "Serialization"(次第讀寫),我在全書其實主要採用英文術語;所有出現的13次「次第讀寫」中文術語中,只有3次不是中英並陳 — 那都是在鄰近已出現中英並陳的情況下我才讓它中文獨現。該書譯序中我也特別告訴讀者我譯為「次第讀寫」的原因。《Java編程思想2e》出版三個月印量達 23,000冊,又被《程序員》雜誌票選為2002 十大最受歡迎計算機圖書之首,我不禁懷疑論壇上激烈的漫罵究竟有多少代表性。

正因為我自己是開放的,所以我認為大家應該也會願意認識不錯的新詞 — 前提是有配套措施。臺灣讀者對我的作法接受度很高,大陸就完全反差(從網絡論壇上看似如此)。

而後,在多次訪問大陸各城市的過程中,在日常生活與演講授課時和大陸同胞接觸的過程中,我逐漸感到,進入客鄉,卻太過堅持自己的習慣,不好。把自己的習慣強加於別人身上,也不好。我習慣用湯匙,卻不能說人家大碗喝湯就粗魯;我習慣用紙杯喝水,卻不能把講台上只杵著一瓶礦泉水視為不禮貌。這是人家的生活習慣,解釋為「北國燕趙之風」,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所以,如今,我在大陸見聞,面對任何覺得不禮貌的言詞舉動,都要先問一下我的大陸朋友:這是一般習慣還是真不禮貌?2002北京行我住在亞運村匯園公寓 E 棟,check out 時櫃台就著一件有點兜不攏的帳單板著臉問我「您這是什麼意思?」我還私底下問為我送行的溫老師:她這是一般北京話兒,還是不禮貌?

由於這些經歷和反省,我決定不再有「我想改變你」的心態。臺灣是我的家鄉,我知道這個大環境下和我一起生活的人們的想法、習慣、以及對各種事物的接受程度,我還是會繼續「一旦覺昨非,斷腕不躊躇」的態度。至於大陸,我是遠遠較為陌生的,那麼我就尊重各位的習慣。所以,請放心,即將出版的《Small Memory Software》中譯本簡體版和《Modern C++ Design》中譯本簡體版,patterns都會是各位熟悉的「模式」而非「範式」J

但此同時,由於我的簡體版書籍已成一個系列,為了維護系列的一貫性,我不能自我混亂,已經被我的簡體版使用的十來個術語,還是會繼續沿用。如果我把type稱為「型別」會使你很痛苦、很嘔心、很彆扭,你另尋明師吧。

讀者提到『建議侯老師以后在大陸出版書籍,無論是原著還是翻譯,能請一個大陸方面水平比較高的人來修正一些術語的稱呼』。謝謝你。我的書籍的簡體版轉譯者,都是我親自挑選的,都是一時之選。除了上述所提十來個術語,我都讓他們就自己的素養自由轉換兩岸術語。即連《Java編程思想2e》,雖是我親自轉換,我也授權出版社編輯就其素養自行補充轉換術語。我說這些,是為了表達我對大陸術語並無不尊重。他們如果轉換不佳,責任是我的(因為他們都是我挑選的),他們如果沿用我的用語,那便表示他們認同我,那麼責任當然更是我的。還是那句話,概括承受,各位的矛頭我總攬了J

* * * * * * * * * * * * * *

容我說一句,兩岸計算機術語,沒有哪一方是永遠比較好的,或絕對比較好的。發展過程中,都有歷史因素或因循茍且造成的誤謬。我在兩岸的網絡論壇上看到不少次無所不用其極嘲笑對方術語的帖文。這樣狹隘的心態不足取。優劣可以拿出來比較判斷(人言言殊亦無妨,就像我覺得「對象」很不好,你可能覺得「物件」才要命),但是不要互相嘲笑。我們總要由愛出發,不要由恨出發。

請再容我說一句。一個有著高度自信的人,你很容易聯想他會有某方面的開創性格。我曾經說過,時機成熟時,侯捷的繁體版書籍上出現「軟件」、「硬件」請別感到奇怪。(註,當時我還說,侯捷的簡體版書籍上出現「物件」、「類別」,也請別奇怪。但現在我已基本放棄)

我還說過,一個人若偏離業界的慣用語太遠,有三種可能 (1) 外行 (2) 內行但在象牙塔內 (3) 內行但特立獨行,有絕對的堅持 / 偏執。我是不可能偏離臺灣業界慣用語的(否則我怎會在大學和業界擁有那麼多學生),但如果我過去或將來非刻意地偏離大陸業界慣用語太遠,各位同樣可以拿那三種可能來質疑我。「外行」一詞加在我身上太離譜,「內行但在象牙塔內」也不能夠(我和業界互動的機會太多太多了),各位可以把「內行但特立獨行,有絕對的堅持 / 偏執」貼在我身上J

●隱隱憂傷

還是讓我簡單說一點我的憂傷吧。

以批評為樂、以嘲諷為樂、以貶抑為樂,是十分病態的行為。我的大陸朋友對我說,『大陸的網絡論壇如今已經禮崩樂壞,成為情緒的出口。劣幣逐良,看不到希望。』

那些不禮貌的措詞,不知尊重為何物的態度,就是我的哀傷所在。

●反差

下面這封信,是我最近在台積電開課時第一堂課後收到的。和上面的主題並沒有什麼關係。世間一切都是機緣,這封信在我撰寫本文的時候到來,特別讓我有所感觸,使我特別想要把它放在這兒。重點不在讚美,在於態度。

對了,再說一次,不要叫我大師,因我確實不是。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8日 AM 01:37
主旨: 如沐春風
老師, 您好 .
我是今天您在台積電上課旁聽的學生.
今天雖然只有短短的 3 個鐘頭, 我卻受益良多.
本身是所謂科班出身 (交大資工 □□ 級) , 雖然不學無術, 程式沒寫多少.
但自認為有關 OO , programming 的觀念還可以 . 可是短短的幾個小時課程,竟然發覺自己有好幾個地方觀念是錯的 . 我想放眼台灣, 可能沒有幾個人可以像老師這般,
將 OOP ( C++ programming ) 講的如此淺顯易懂, 如此精彩的

以前在大學時, 不知系上是沒有可以教程式設計方面的師資, 還是認為 programming
是雕蟲小技 .總認為 programming 這件事沒有特殊學習方法, 只要下苦工多寫即可 .
但自從開始接觸老師的著作或翻譯的原文書後, 就如在迷霧中見到一線曙光,
突然覺得學習 programming 竟是如此快樂, 藉由老師的肩膀, 可以更快速的通往
programming 的殿堂

今天第一次有幸見到老師的風采, 老師對教學的嚴謹,認真. 對同學的親切 .
更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
(本來想像 ,像你這樣的大師, 可能會有些許的傲氣, 些許的威嚴的)

老師謝謝您 !! 希望我的小小回應, 可以增加你繼續為我們寫些高品質書籍的動力

衷心的讀者與學生

侯捷回覆:課程對您如此甘美,只因剛好切中需求。如是而已。

-- the end


●讀者來函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02:00
侯老師﹐您好﹗
我是您的忠實讀者﹐今天訪問您的簡體網站﹐發現網站又更新了﹐心中一喜。
但這次您談的是一個較沉重的問題﹕“你為什麼不生氣”。

有名老話﹐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有些人在網上發了一些亂七八糟的帖子﹐只能反映他們窮則不思進取﹐反而要搞跨別人的畸形心態﹐什麼東西都有中國特色。

大陸的電影名導張藝謀拍了一部武打片 《英雄》﹐有記者對張藝謀說﹐不是武打﹐是打架﹗哇﹐這些人仇視張藝謀的作品。

之前﹐我看過什麼擁裘(裘宗燕)派﹐侯派什麼的 ﹐有必要搞這個嗎﹖誰的書好﹐就看誰的﹐這是硬道理。

這倒是但心﹐如果您撤出大陸市場﹐受害的只是大陸的廣大讀者。
我的同學﹐搞c++的﹐對您很尊重. 我同學說﹐在大陸﹐搞c++的﹐幾乎沒有不認識侯捷的。

我發這封信的意思是說﹐您別理會那些帖﹐在大陸﹐絕大數讀者是支持您的。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02:46
侯老師:
我是您的香港讀者。曾經寫過電郵給您,向您請教問題,但給您拒絕。原因不必再究。事後想起,可能是我的自私招惹這樣的結果。真是活該!

再寫電郵給您,只想再一次感謝您為大家的認真寫作,令很多人能受惠,同時也提出我的想法。在您的書、文章中也一再提到為個人的生活與生命留一個軌跡,能夠提出這種經驗的分享,站在讀者立場的我,是愉快的體驗及思考的訓練。對我閱讀您的文章、書籍來說,侯老師就是大師,一位願意將自己辛苦的成果為大眾分享的大師。不必把「侯捷是大師」看得那麼廣闊的話,那心奡N可以不用負擔太大的壓力。
您的讀者敬上

★侯捷回覆:印象中我不曾拒絕讀者的詢問。我只是「沒有時間回應」或「沒有能力回應」。這不是拒絕,請體諒 :)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03:32
侯捷先生﹕
你好﹐我是《從侯捷現象看現在的浮躁IT業》的發帖人□□□﹐看了你在你的網
站上面新的關於我的這個帖子﹐以及這一系列討論的散文。想和你進行一次誠懇的交流。

首先﹐對於我發這帖子對你帶來的不便和不好的影響(如果有的話﹕)﹐我表示真心的歉意﹐然後說明的是在china-pub上面的是別人的轉帖。

我為什麼發這樣的帖子﹐我想說明一下我當時的想法﹐說實話﹐你確實是一個容易產生討論話題的人物﹐因為你的優點和缺點(請原諒﹐我確實認為你有缺點﹕)都非常突出﹐雖然我對你不了解。也許是你帶來的新的閱讀和購買方面的衝擊讓我無法很快的適應﹐所以我對你抱有成見。還有就是我想告訴你的是﹐RMB108對於大陸的學生來說確實一個非常難以承受的數字﹐我的生活費一月在校RMB450左右﹐這是要管三十天的﹐希望你能確實考慮一下學生的情況。當然你的標準庫那本書我還是買下了﹐確實意義重大﹐在我的帖子裡面我也格外說明瞭。

在CSDN關於你的討論﹐我說了反對你的意見﹐但應該不存在人生攻擊的地方﹐我只是覺得作為技術人員﹐更多去抄做(也許這也是你我之間對待什麼是抄做這個概念的區別)是沒有必要的﹐當然這樣的抄做你本人也許並沒有加入進來﹐但是在大陸﹐至少我感覺有這樣的現象﹐所以我定義了侯捷現象﹐請原諒。關於術語問題﹐如果你是可以為讀者體諒的話﹐完全沒有必要堅持﹐真的﹐因為我覺得作為一個譯者和作者﹐是知識和學習者之間的橋樑﹐沒有必要造成人為的理解障礙﹐即使那樣的障礙微不足道。如果你認為我覺得術語問題只是我個人的一點想法﹐你可以在自己的網站或者要CSDN代理做個調查﹐看看大陸讀者是否習慣你的術語翻譯。

最後再次說明﹐對於我的言行地先生造成了不便表示歉意。但我會始終堅持我自己的觀點--侯捷是事業上的強者﹐但不是所有他的行為都是正確的。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11:40
主旨: 高興Modern C++ Design 有譯本了
真高興侯老師出這本譯本了。
這本書我本來想買原文的,但是今年論文在即。
實在沒時間拜讀。
只有每個月看C/C++ user's journal。尤其是
Thomas Backer的專欄,研究MetaProgramming.
裡面的reference幾乎每次都提到這本書。讓我不覺得心癢癢。
本身時間有限,能得此譯書真是太高興了...^_^

"你為什麼不生氣"一文,讓我感覺到"人怕出名豬怕肥",那的現況有點像十幾年前的台灣圖書市場,真是有趣。
如果是我,大概沒這好脾氣....^_^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05:02
看完這篇文章後,也再次加深心中兩岸差距的印象,而且「泛政治化」也不是此岸政客的專利,對岸強烈且優越的民族意識,更會扼殺「包容」與「智慧」,尤其年少更是血氣方剛。

我並非痛恨共產主義,我其實頗為嚮往馬克斯的烏托邦,但回歸現實,中國正從共產結構轉變成類資本主義,我相信對岸 (的消費者與供應者) 不只將對「消費」有新的體認與陣痛,甚至對「人事」、「律法」、「民主」等等,都將產生質變;據聞中國人事部將廢除公營機構的終身職制度,大體來說這是對的,但相信反對的人必定不少,而若沒有主客觀環境都產生質變,相信絕對沒人敢廢除。

拉雜說了一些缺組織、少架構的看法,您莫見笑。但我十分歡喜看到您的文章--尤
其是談到中國的文章,畢竟不分彼此,大都會關心中國的現況與發展。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06:00
侯捷老師,你好!
今天登陸csdn,惊訝地看到了您的文章。讀完后我很震惊。因為我從來都很少看其他网民的評論。大陸的有些人很無聊的,他們喜歡在网上灌水,甚至于對罵。我想您可能不熟悉大陸上网的環境。在大陸,真正使用好网絡的人很少。太多的人在网上聊天、游戲。起碼我周圍的人是這樣。對于您的書,我是愛不釋手。從文字來說,您的中文很好,寫的文章充滿中國傳統的味道。我們大陸的語文教學真的很有問題。我一直都這么認為。我從這种僵化的語文教育中沒有學到好的東西。一切都是重新自學的。

對于術語,我覺得大陸的術語喜歡神秘化。高深莫測。我是很討厭的。翻譯過來的術語往往要看到英文單詞才覺得原來術語在英文中是如此平易近人。我因此都要在看中文翻譯的電腦書時同時看英文版,既可以提高英語水平,有可以加深理解。對于兩地的術語不同,我認為,您可以出一個對照表,解釋一下。而在簡体版中還是按大陸的術語比較好。免得一些人說。沒意思。

最后,我希望您千万別生气。從您的文章來看,您還是有很多不平的。可是,生活中的不平每個人都要經歷的。您确實是一個有個性的人。相比之下,我就認為我太沒有個性了。我是不敢寫這樣的文章的。
祝您身体健康。佳作不斷。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04:29
敬愛的侯老師﹕
  我並不奢望您在百忙之中拿寶貴的時間來回復我的郵件﹐我是在你的〈深入淺出MFC〉的指引下步入Visual C++大門的﹐文如其人﹐通過您的書﹐我知道您是一位真正用心在做學問的人﹐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為什麼要為那些無聊的人浪費你寶貴的時間呢﹖﹗﹐真心的祝福您的寫作之樹常青﹐希望早日看到您的新作在大陸上市。
    順祝新年快樂﹐您的小寶貝聰明可愛﹗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07:48
我是從CSDNS上看到你的<<你為什麼不生氣>>文中一段:

台灣大學生一畢業進入 IT 相關行業﹐月薪約為 NTD 30,000~35,000。大陸大學生一畢業進入 IT 相關行業﹐月薪(沿海城市)約為 RMB 3,000~3,500。NTD 和 RMB 的匯率約為 4:1。考量物價水平之後﹐我心中的轉換標準大約是﹕10 元新台幣在台灣的購買力﹐約等於 1 元人民幣在大陸的購買力。

因此﹐我的書籍如果是 NTD 600元﹐大約便定為 RMB 60 元。侯捷書籍的所有價格都在這兒﹐其中略高略低都有﹐但別把個案拿來討論。台灣讀者買一本侯捷書籍﹐花費月薪 1/50﹐大陸讀者買一本侯捷書籍﹐一樣花費月薪 1/50。我並沒有對兩岸定價大小眼。當然﹐我必得要告訴你﹐侯捷的書在台灣向來也是價格比較高的。你有選擇。而且﹐如果我能阻止某些人不要買我的書﹐我真的會很高興。

本人認為:就像你文中所說的你對大陸不很了解樣 對大陸到底哪些人才能拿到3000-3500呢? 只有沿海地區工作了3-4年才能拿到3000-4000, 是很少的一部份人.剛畢業的學生進入IT相關領域話月薪是800-1600元

原本IT相關的書籍利潤已經很高了,並且每年都在漲,相對台灣來大陸還是很窮的.
而你的定價遠遠高于人的承受能力了. 可以說好書自然要好價錢的.你也要得到不能低于台灣的收入的.

是否可以有折衷的方法了????
我想是有的!!!

我向你提一個好吧!
它就是在書的前後中加入廣告,就象雜誌樣.
以你的影響我相信會有廣告商的投入的.
從而到達降價又保你應得的利潤,何樂而不為呢?
我想這是一個在出版界屬於創新的事情!!!
希望你能笑納.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07:50
主旨: 關於批評

侯老師您好﹐
我想這樣稱呼您比較恰當﹐因為第一看到您寫的《深入淺出MFC》(第一版)時﹐
我還是個學生。您寫譯的風格很特別,在當時和現在來看,都可以這麼說,我很喜歡。
對於現在的一些批評﹐相信您也會堅持自己的態度。
讀書是學習和交流,即便是"技術書籍"也它包含的內容不應該只是所謂的技術。
現在都還記得您在《深》序言中所寫的 "勿在浮沙筑高臺" -- 好書,不單是幫你能
拿好手中的飯碗。希望您堅持自己的風格呀﹗

BTW:
您曾經翻譯過如《Windows 95 系統程序設計..》這樣的書籍﹐只是之後就再
也沒有同類了。從現在看到的﹐您似乎更多地轉向GP。不知您是否仍有這方面
的計劃﹖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09:03
侯老師﹕
這樣稱呼感覺真是溫暖。
我簡直不知道是否該給您寫信﹕因為您那裡已積累了1,157封信了。您看完那些信
已經夠浪費您的時間了。 而且還正有很多信飛向您哪裡。包括我這封﹗
我曾經給您寫過信問過一個問題(在那1,157封信當中)。那本質上是一個“賦值與
初試化”的問題。我後來明白了。真讓我懊悔﹕倒不是怕暴露我的無知﹐而是憑白無故地又浪費了您一些時間。而且這些問題完全可以去論壇上發問的。

我剛看完了您寫的“您為什麼不生氣”這篇文章。中間幾次不由擊節叫好。為您的精闢的評論﹔更為您的為人處事。“當飲浮白三大杯”就是這種感覺吧。(哦﹐在老師面前不該這樣的﹐是吧﹖)
至於網上對於您的一些攻擊(包括對於有些經典書籍的攻擊﹐我認為兩者性質一樣)﹐看到後只有一個想法﹕無知﹗接下來的想法就是﹕可憐﹗因為這樣的人是很難有什麼提高的。當然因為攻擊的不是我本人﹐所以感覺絕對會不一樣。好像是陶鑄說的吧﹐我記不大清了﹕朝太陽吐唾沫的人﹐唾沫最終會落在他的臉上。很好﹐很好。嘿嘿。

還有非常多非常多欣賞您的讀者在讀您的書﹐以及其他優秀的作品﹐在致力于技術的精進。他們的聲音在網絡上並不是很響。然而他們是大多數──沉默的大多數。我堅信。希望老師您也要相信這一點。順便說一句﹕我週圍的人都對您非常敬佩。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3日 PM 10:12
...種種攻擊性的言論之下其實隱藏著的是一顆深深自卑的心。...那種強烈的自卑催生了強烈的嫉恨﹐能量還是不小的﹐我原先對這樣的人非常厭惡﹐現在則受您的影響﹐也對他們有了一些憐憫。...這樣的人有時也相當自私和狠毒。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AM 12:26
侯先生,您好:

侯先生的譯本比英文版還好是無庸置疑的,侯先生不時都會增加一些譯注和附錄,
有了這些加值,再加上中文版售價遠比英文版低,買先生的書真的是物超所值.

我覺得用幾百元的價格來買作者多年來的經驗是非常划算的,如果,沒有作者傳授
他的知識,搞不好要花費比書價還要多的代價才能得到相同的知識.

而譯者要花費許多精神了解原文書的意涵,融會貫通之後,再翻譯成合乎原意的中文.譯者所花費的苦心,當然要有同值的報酬,否則誰願意做這種苦差事呢?
侯先生的書以高品質著稱,享有較高的售價本就是應該的.

我認同先生所出版的書的價值,我花錢來買,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看了先生的書,
增加編程的功力,其帶給我工作表現上的加值已經遠遠超過書價太多太多了.
教育是良心事業,可不是慈善事業.先生本著良心把書做好,訂出合理的價格,已經是
盡了先生的本分了.

至於術語問題,我覺得見仁見智.物件又怎樣,對象又怎樣,只要知道其所代表的涵意
不就好了,其"表象"不是這麼重要,內涵的"意"才是重點.比較好的做法是寫個程式,
做個簡繁術語轉換的動作,就可解決術語的問題了.

很佩服先生能夠從容面對來自各方的漫罵,充滿自信,朝向自己所訂定的理想邁進.
先生是我努力學習的對象.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AM 11:40
哈! 侯兄, 越來越欣賞您"百花叢裡過, 片葉不沾身"的素養.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AM 12:37
主旨: 侯老師,您不要介意!
侯老師:
作為深深敬重您的一個讀者,從您的書裡受益匪淺.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人發表任何攻擊您的言論.同時,在您的網站我深深地佩服您有那樣的勇氣能夠貼出來各種各樣的反對意見.

和那些滿嘴臟話的小人為同胞,我也深以為恥!祖國大陸還處在發展階段,各種人等良莠不齊,平均素質還很低下,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這一切隨ぴ時間的推移總會有所改變.還是請您相信這些人畢竟是少數,敬重您的人還是要遠遠大於詆譭您的人.
希望您:

不要為某些小人的話所影響,相信您的讀者!
不要為某些不和諧的氣氛,影響了您的大陸之行.
不要為某些不友好的因素而對大陸報有什麼樣的偏見!
加油!為您的讀者奉獻最好的"精神食糧"!大家都在期待著您~~~!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AM 08:41
侯老師,
      這回您是真的動氣了 :)

      不過看了這些人的意見, 不生氣才奇怪. 像我們時常面對一些不講道理的客戶,
      但是想想這家公司每年給我們的進帳非常可觀, 能夠讓我們多養幾個工程師.
      想到這點, 面對他們的氣勢凌人就比較能夠說服自己忍氣吞聲. 但是這些人花
      幾十塊人民幣就可以來侮辱人, 實在是太過分了.

      在□□工作這幾年, 辦了..., 寫了..., 現在已經了解
      不可能去取悅所有人. 辦...被罵, 辦...也有人罵...,
      連...不要錢的...也有人看不順眼. 我們都
      是血性男兒, 覺得被罵得無理都會生氣. 只是現在我就是打定主義照自己的意思
      去做, 反正不管怎麼做都有某些人會出來罵, 民主社會只要能拿到51%的選票
      就算贏, 有一部份人不管你做什麼都是會罵你的. 該賺的錢我就是要賺, 但絕對
      是一分錢一分貨. 不要錢純服務的事情我也會做, 不過奉獻哪些東西, 為誰服務
      就完全由我決定. 誰叫我是□□的總經理呢 ?

      這些來自網路的不堪言論, 其實大部分是網路"匿名"這個特性造成的. 我們
      是真實姓名攤在陽光下, 這些人是隱姓埋名躲在黑暗裡. 暗處放箭可以完全
      沒有顧忌, 可以口不擇言不負責任. ... 在網路上,
      在Call-In節目的彼端都是英雄好漢, 一旦要他們站出來就完全不是那回事
      了. 看看在網站討論區, BBS站上的post, 對於那些只敢在暗處放箭的人,
      希望盡量不要讓這些東西影響我們快樂過日子的心情.

      您的這個長篇讓人大呼過癮. 只是請下不為例吧, 這篇刊出之後, 相信後續
      回罵的訊息還會沒完沒了. 您的時間和精力要留著做更有價值的事, 這種
      教訓人的事就交給小弟代勞吧.
      請保重.

★侯捷回覆:別人胡塗不打緊,你也誤會我生氣,罰酒一杯。駕馭文字功力不足,我也浮一大白。重閱文章,略改一二。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AM 10:07
侯先生﹐你好﹗
剛纔在csdn上看到你的帖子<你為什麼不生氣>,我覺的你做的很好。我一直都在關注你﹐在沒有csdn以前就是。

中國人實在太多﹐所以不同的觀點也非常得多﹐其實這些都是好事﹐因為中國現在正處在改革開放的發展時期﹐各種觀念相互混雜﹐相互衝突﹐進而相互進步。那些異類的觀點﹐你根本就沒必要去回應﹐他們雖然指名道姓﹐但卻並不是針對某個人的﹐因為換了另外一個人﹐他們也一定會罵。

你的<thinking in java>翻譯的很好﹐雖然我沒必要再看這種基礎性質的書了﹐但我前一段時間還是認真的讀了一遍﹐感覺收穫頗豐﹗謝謝的你的好書﹗希望你以後能出一些更高階層的書籍﹐如面嚮軟件工程﹐軟件設計等的書。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PM 01:32

候老師,您好!
剛才在csdn看到了您的:侯捷觀點:你為什麼不生气,不由得想寫信給您。

作為您的讀者,您的書我讀了不少,從中受到的幫助很多,多到無法形容。讀您的書籍,我認為是一种非常快樂的事情。

感覺您是個完美主義者,每本書都務求完美,從索引,到字句斟酌,以及一些古意盎然的句子,讀起來讓人感覺非常舒服。

在研究艱深的技術的同時,能讀到很美的文字,實在是令人舒服。這,令我對您的書更加喜歡了。

提起您的書,身邊的朋友也唯有贊嘆。讓我感触最深的,是一個HP的朋友,對他來說,讀英文資料和讀中文資料沒什么區別。他一直讀英文版的Think in Java。但當听說您翻譯了中文版之后,當即去買了一本。這足以證明您在技術人員心目中的地位。

很少上csdn的論壇,真沒想到竟然會存在這么多近似于人身攻擊的“評論”。同為技術人員,我實在覺得羞愧。大陸的技術气氛不夠好,而且論壇往往是人越多水平越低。但是竟然到了這么多人到了分不清楚一件東西的好坏的地步!實在是讓人無話可說。

關于書价,我覺得您的書价根本算不得貴。一本書,只要体現出其价值,就不能算貴。我宁可看一本好書,也不愿意看十本爛書。那些指責您書价的人,應該是不懂得這個道理吧。

羅羅嗦嗦寫了這么多,其實,就是想勸您別生气。我想,支持您的,熱愛您的讀者很多,非常得多,遠遠多過這些人。這點,從您的書籍的銷量足以看得出來。但,我所知道的身邊的朋友,都是在默默的贊嘆,并沒有寫過信給您,也并沒有在論壇上留下什么贊美的話。我們認為,好好讀書,好好工作,當有人稱贊我們的時候,我們會告訴他們去讀讀候老師的書。這就是對老師最大的贊美。但是,今天我發現我們錯了,正是因為很多人都在這樣做,所以才讓論壇上充斥了那些無謂的“批評”。所以,我決定寫信給您,告訴您我們對您的熱愛和尊重。

并且懇求您,請不要理會那些無謂的批評,我們欣賞您的所作所為,欣賞您的為人師表,也欣賞您對于技術的偏執和堅持己見,我們相信您,一位這樣的老師,能帶領我們順利進入技術的殿堂。期盼著您更多的精彩著作 !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PM 04:21
侯先生﹐你好﹗
久聞你的大名﹐終於找到你的網站﹐幾乎無一遺漏地逛了一遍﹐於是買回了《JAVA編程思想》一書啃了起來。優點不多說﹐就幾個詞的翻譯說說自己的看法﹕argument一詞譯為“引數”讀起來極不順口﹐也無助于理解內容﹐因為﹐我們的教科書一直沿用“參數”這個術語﹔“TYPE”譯為“型別”﹐在第一章對象導論中還覺得恰當﹐可後面都譯為“型別”讀起來也較彆扭。還有一些地方依然能看出大陸和台灣遣詞造句的差異。

我近幾年一直從事Linux內核源代碼的分析﹐也寫寫書﹐翻譯一些書﹐與你所做事情有很多相似之處﹐從你的網站也汲取了不少知識﹐希望我們能夠多多交流。

★侯捷回覆: parameter(參數)和 argument(引數)兩者意義不同 — 雖然常被混淆。若都譯為參數,不夠精準。好像大陸有「形參」和「實參」的譯法,也不錯,不知普不普遍。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PM 02:30
親愛的侯大哥

這些年我自己工作的體驗(僅僅是自己可以掌控的範圍內)
想與侯大哥分享

要當一個受部屬尊重的主管,而不是人人喜愛你的主管

在特定事情或價值觀上一定要有所堅持,用不同方式清楚傳達給與自己會有交流的人知道自己的風格與原則是什麼

對於自己認為能力強的部屬,給他們最大的激勵就是讓他們與那些能力差的人有明顯的區別(待遇/升遷/尊重/發展.....),最重要是要讓所有同仁知道有這樣的明顯區別

又是一年的開始,祝您一切順心,闔家平安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PM 05:17
侯老師﹕您好﹗
...不該和小孩子一般見識﹐不過誰又是聖人呢﹖武俠小說中大宗師出手管教一下小潑皮也是有的。欸﹐家醜外揚。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PM 07:00
您好﹕
佩服老師的文字功底﹐請問侯老師除了計算機專業書還讀什麼書﹖尤其是哪些古書﹖謝謝。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4日 PM 10:13
侯老師﹕您好﹗
我是一個您的譯作和著作的讀者﹐看了您的《你為什麼不生氣》﹐我想和您說說我的一點看法﹐也許不怎麼有價值﹐那您就當我沒說過。

其實老師的這篇文章寫得多了點﹐看得出老師有點動氣。看了這篇文章以後﹐我覺得﹐也許老師您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只能實現一個﹕就是出了心頭一口悶氣。喜歡你的人依然喜歡你﹐不喜歡你的依然不喜歡你﹐而且這篇文章中一些帶有您個人感情色彩的觀點﹐又會成為那些不喜歡你的人們的新的攻擊點﹐又會引發新的一輪大爭論。您事先也許希望能夠說清楚一些問題來糾正一些人的錯誤觀點﹐可惜﹐我估計﹐除了價格以外﹐其它的方面能被反對者接受的可能性基本沒有﹐尤其是他們把焦點集中在你在文章中的一些有爭議的言論上面以後。

網上的交流不是面對面的﹐在溝通這個環節有很關鍵的缺陷。所以﹐對於持相反觀點的兩方來說﹐網絡只能是一個發泄和吵鬧的工具﹐最初還能夠理智地相對﹐到後來﹐人一多﹐嘴一雜﹐就變了味道了﹐而且這也是誰都無法控制的。老師如果最初還抱有在網上講清楚一些道理的想法的話﹐我只能冒昧地指出這個想法其實是不太可行的。

老師您是一個很有水平﹐而且很負責的作者/譯者﹐你繼續堅持這些優點﹐繼續為IT業界的資訊教育貢獻出一部部高水準的作品﹐這本身﹐就是對一些無理攻擊的最好的回答。而把時間浪費在和他們斗嘴上面﹐反而可能會影響到你對作品的專注﹐也容易被人抓住話裡的漏洞來攻擊。作為一個讀者﹐我希望您能夠心平氣和地忘掉這些不愉快的人和言論﹐做您該做的事﹐這是支持您的讀者最希望看到的。祝身體健康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5日 PM 06:24
先生﹐您好﹗
我是您的讀者﹐我買過您的兩本大作﹕《深入淺出MFC》及《Java編程思想》。
在網上我主要注意的是與技術有關的文章﹐直至看到《侯捷觀點﹕你為什麼不生氣》﹐才知有很多對您的批評。大略的看了一下網友的言論﹐我只能苦澀一笑。並寫信給您﹐表達我的看法。

首先﹐您的書的確很貴﹐我書架上最貴的是《Java編程思想》﹐其次就是《深入淺出MFC》﹐我是一名學生﹐對書的定價看得很重﹐但是我仍然買下了他們﹐因為我認為它是值得的﹐相對於您的書對我產生的效益來說﹐這樣的價格我可以接受。我想讀者應該和我的看法是一致的﹐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性價比。對於網友的言論無非是關於書的定價問題﹐我是後生一個﹐實在不敢對他人言論有什麼不滿的表示﹐畢竟公民言論自由嗎﹖不過我想網友也該想想您和出版社也有定價的自由﹐任何商品都一樣﹐如果買者認為性價比可以接受﹐可以買﹐否則﹐可以不買﹐何必出口成脹﹖先生的耐力可謂很好﹐我想您也是沒有辦法﹐對此也只能莞爾一笑了。

其次﹐關於書的內容﹐有人說書中有些章節他沒有用到﹐我的回答是﹐其一﹐是該網友對書籍沒有深刻的認識﹐每本書都有自己的特色﹐看書應該是找自己感興趣的方面看﹐不應該要求面面俱到﹐而且書中的章節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用途﹐譬如說﹐《深入淺出MFC》第四章關於編譯器介紹的﹐明明是給初學者看的﹐而多線程一章只是給一些有基礎的人引路而已。其二﹐若是網時感到整本書都不合他的胃口﹐我只能說他很笨﹐本到連書都不會選﹐明明對自己沒有用﹐為什麼還要買呢﹖其三﹐關於術語﹐先生也是平凡人﹐大陸台灣習慣不一樣﹐我也有些不適應﹐不過還好﹐有英文註釋﹐漸漸就適應了。我想先生也使想儘量做好﹐使每個讀者都接受﹐也希望讀者誇獎﹐沒想到還是有人不滿意。
事實上﹐這兩本書不僅內容無可挑剔﹐印刷質量上都是很好的﹐而且先生還經常在網站上更正錯誤﹐雖然我幾乎不看(大部份自己能挑出來﹐剩下的也無關緊要)﹐不過﹐還是很敬佩先生的態度。

我很感謝先生寫了《深入淺出MFC》給我看﹐是我對VC的認識更上一層﹐也感謝先生翻譯《Think in java》﹐由於畢業後工作上要用java﹐所以買了先生的譯本﹐加之內容安排與《Think in c++》相似﹐幫助我從C/C++的世界很快轉到java的世界。再次感謝先生。希望先生不要為了某些言論影響﹐繼續為我們出好書。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5日 PM 10:39
侯捷先生﹕你好﹗
一直向我的朋友、同事、學生推介你(幾年前﹐看了你的文章認為中國居然有人如斯﹐很了不起)﹐因為我是在這一行工作﹐又使用C++這門手藝多年﹐同時估計年齡相仿﹐所以感覺大有相間恨晚的感覺。總之﹐很欣賞你的才藝。後來看到你也到大陸講學、講演﹐漸漸了解你更多的東西﹐就知道你終將成為大陸這方面的“腕”。

有一次看你的對大陸IT人的看法﹐感受了大陸和台灣的差別﹐同時認為你台灣和我們大陸的人其實是一樣的 ---- 政治性很好。

今天看了你的“你為什麼不生氣2003/01/12”觀點﹐終於忍不住給你寫信﹐想說說﹐觀點不合請見諒﹕

1. 大陸和主流世界隔絕很多年﹐差別其實比看到的要多﹐台灣和大陸也一樣。

2. 我認為你在專業領域的包容度比其它方面要高(我決定不再有「我想改變你」的心態 ---- 你比較不適合看書房相片﹐我願意特別為你拍一張我家廚房垃圾桶.。)(請問這是一般習慣還是真不禮貌﹖)。

3. 你應當了解並尊重大陸﹐特別是心態。大陸在很多確實方面不好﹐但請你不要公開諷刺。大陸現在處於轉軌時期﹐意識形態沒有定型﹐社會處於浮躁期﹐同時由於自由度和可發泄方式的問題﹐人們的表達和心態肯定有社會烙印。很多人從網上認為看不到希望﹐我和你們相反﹐不要只看表面現象﹐請用歷史觀和發展觀看。請你不要象香港台灣的大多數人一樣﹐骨子裡總認為認了一個窮親戚(當然不能承認)。也請你將尊重放在心裡﹐帶回台灣。

4. 網上給你寫信的大部份是學生或剛工作的年輕人﹐不要把他們和你自己比較﹐寬容一些。其實他們無論是說的好或不好的﹐那都是喜歡你的(書)。(殊不知罵有時也是愛的一種表達方式﹐大陸常有人花錢去買人來罵自己)但經濟能力有限﹐要吃飯、約會﹐又要買你的書﹐回來一摸口袋沒錢了﹐懊惱之余上網罵你二句可以理解。(誰讓你寫書了﹖)

5. 40不或﹐我比你稍小﹐但由於需要做些管理工作﹐對管理有些粗淺的認識﹕你的個性(才能)是特點可以推廣(賣點)﹐但推出之後如能管理和經營﹐或許你和你的讀者都有意想不到的東西。所以我認為你可以從非計算機專業的角度來認識侯捷並經營你的專業能力。

6. 人都喜歡聽好聽的(我也是)﹐所以你結尾不忘附上一篇讚歌給自己一個好心情﹐可以理解。但我希望你不要僅僅是作家﹐而應當成為”大家“。也許台灣很難磨練心志﹐大陸是個好地方。

祝你有個好心情。
也代我向你的女兒問好(因為我也有個女兒)。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6日 PM 12:58
侯老師﹐您好﹕
對於CSDN上某些人的詆譭﹐不必太在意。
還是那句話﹕“人譽之﹐一笑之﹔人毀之﹐一笑之”。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7日 AM 01:29
侯老師﹐您好﹗
第一次給您寫信.首先謝謝您開放了您的<<深入淺出MFC>>,這本書對我影響很大,我是從那以後才開始對研究象MFC那樣複雜度的東西有了信心,並消除對計算機技術一些很幼稚的神秘感.衷心謝謝你.您的書評對我也很有幫助,至少讓我省了很多買垃圾書的錢:).

真正促使我寫這封信,是CSDN上的<<侯捷觀點﹕你為什麼不生氣>>,以及隨後多得誇張的評論,以前我只在google被封鎖的時候見過這個陣勢:).有些帖子的觀點實在過於奇怪了,常人估計難以理解裡面的邏輯,請老師不要放在心上(估計您也不會放在心上).

網上很多的問題都集中在書價上.我想談談我的體會,我曾經買了本<<Java編程思想>>(京京工作室 譯), 60RMB左右,但是它真的很爛,我從來沒看完過一章,後來看到老師翻譯的2nd Edition,我就想多出這三十幾塊錢真是太值了.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7日 AM 06:43
侯老師﹕您好﹗
很冒昧給您寫這封信。
您的作品(著作和譯作)對我而言是一種保證﹐因為閱讀您的作品的過程總是愉快的、放心的。

其實在您的作品風靡大陸之前﹐我就擁有了您在大陸出版的第一本著作(MFC簡體一版),﹐當時的感覺是﹕“竟然還有這種好書”﹐那個時候您在大陸還沒有“名氣”﹐﹕)。看了您寫的那篇“你為什麼不生氣”﹐我想﹐發那些帖子的讀者恐怕沒有太多的讀書閱歷﹐或者說﹐難道他們太幸運﹐沒讀過“價格合理”的壞書﹖

我現在比較能夠領會翻譯的艱辛了﹐去年的時候﹐我接了一本C++教材的翻譯工作﹐主要是想給學生一本合適的教材(我在高校從事C++的教學工作)﹐當然也希望寄此提高一點水平﹐因為“翻譯是最好的學習”。有過翻譯經歷的同事建議我每人一章﹐分給研究生翻譯﹐說很快就能完工﹐我卻總記得侯老師您的教誨﹐決定自己獨力完成﹐於是就開始了痛苦的4個月的歷程(要趕在新學期開學前出來)。原來讀懂和翻譯真的是兩碼事﹐很多次都想要放棄了﹐幾乎沒有休息時間﹐整天就是讀、譯、排版。幸好手頭有您的書可供參考﹐不能確定的譯詞都從您那兒取﹐才最終勉強完成。我在上個月拿到樣書﹐看了後只覺慚愧﹐錯誤太多﹐﹐怎麼讀都沒有愉快的感覺﹐終於能夠體會老師工作的艱辛了。要說“挨批“﹐真的還輪不到老師您啊﹐也許老話說得好﹐樹大招風啊。

我翻譯的那本書在 ......可以看到﹐可以下載前三章﹐可否請老師百忙中抽幾分鐘時間﹐看我是否能夠從事翻譯工作。另祝老師新年快樂﹗

另﹕我的很多學生是您網站的常客﹐我們在閑談之時也經常論及您﹐我給他們推薦課外讀物時總少不了您的一些大作。

★侯捷回覆:只要像您這樣用心的作譯者更多一些,就能夠慢慢帶起整個出版水準。我非常樂觀。看了您的譯序、索引、前言,感覺很順暢(前三章我下載不了,原因不明。不過我實在也撥不出時間看太多,抱歉)。翻譯技術書籍,最重要的當然首先是能夠駕馭書中技術主題(先有技術,而後有技術文字),然後就是一顆心。寫點平順文字幾乎對大家都不太成問題,重點在於用心!用心!! 用心!!! 是否願意多花點時間推敲?是否願意多放點時間沉澱心情重看一遍?是否願意就書中不甚懂的技術多花點時間鑽研?成敗優劣唯一心耳。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7日 PM 03:16
侯老師 您好﹕
目前網上關於您的爭論很多﹐但大部份都很無聊。極少數年輕人幼稚過激的言論老師大可不必理會。
關於“術語”問題我認為還是入鄉隨俗較為合適。因為對於大陸程序員來說“類型﹐數據﹐對象”等等這類術語不會帶來理解上的困難﹐就好比已經形成思維定式。“型別﹐資料﹐物件”反而容易引起理解上的困惑。

 

 

傳送日期: 2003年1月17日 AM 11:30
主旨: 禮崩樂壞的背後

侯先生﹐您好﹗別來無恙﹖

上海的冷空氣終於過去了﹐近一個星期一直“溫暖如春”。真希望一直能保持這樣的好天氣。不過這樣的天氣對於農家大概不是什麼好消息。冬天雨水不足﹐春旱想來就不可避免。北方就有“今冬麥蓋三層被(指雪下得很厚)﹐來年枕著饅頭睡”的俗諺。對同一件事物﹐從各自的利益角度出發﹐竟而得到完全相反的結論與預期﹐本來不應大驚小怪。可您知道我說這番話的意思所指吧﹐就是……大陸的論壇。

您的文章刊于CSDN首頁﹐引起瞭如此強烈的反彈﹐我這個已經對論壇文化麻木了的人都始料未及。設身處地的想想﹐如果是自己被這樣羞辱、誣蔑、詛咒甚至詆譭﹐恐怕早早已經氣炸了。說真的﹐您這又是何苦呢﹖

希望您不要因為這一次(以及前後種種)﹐失卻了對大陸的信心。真正的工程界人士是沒有多少閑功夫在網路上茶余飯後臧否人物的﹐在論壇上鬧鬨哄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多數是些像我這樣有閑而無錢﹐恃才又傲物的學生和“新兵蛋子”﹐褒侯者與貶侯者﹐皆然。那些評論對您而言﹐臧不能增其容﹐毀不能損其譽。我想您所看重的﹐也不在市井坊間的“流名”吧。

其實﹐那些罵聲不斷的人﹐他們真的是在罵您嗎﹖他們其實是在借機發泄自己對社會現實的不滿。人在走背運時﹐看草木尚且皆與自己交惡﹐遑論人乎。走大街上不小心踩到剛被裁員的老兄﹐坐公車不小心撞到剛剛失戀的女士﹐想被少罵一句都是枉然。其實他們不是在罵我﹐是在罵衰老闆、罵負心漢﹐在他們眼裡﹐我只是個替罪羊而已。侯先生﹐恕我直言﹐您現在的位置﹐大抵也就是如此而已。

今天的大陸﹐正處在一個社會轉型的不穩定期﹐每個人都面臨著各種利益的再分配。打破了原先“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社會體系後﹐新體系的建立必然要犧牲一部份人的利益。今天的大陸和十年前、二十年前(再遠我就不知道了)相比﹐整體的生活質量提昇了﹐但是貧富差距在迅速的拉大。而人思想的變化還跟不上這種現實的躍遷﹐所以會產生種種民怨。此怨者一也。

大陸的教育體系﹐一直以來重理工而輕文史。關於這個問題﹐□□有一段非常非常精闢的論述﹐不知侯先生可有聽聞﹖加之“文革十年”造成的文化斷層(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對這個問題諱莫如深)﹐大陸的理工科學生以粗鄙不文為美的思想並不鮮見。工科學生中多才子(因為中學成勣好的學生絕大多數會選讀理科)﹐但寫字如蟹爬、錯別字連篇、行文不知所言則更為常見。而且﹐由於長期以來這種抑文揚武的風氣之灌輸﹐很多理工科學生對文學、感性和美有著本能的反感──理科學生最怕攷語文﹐連帶也就恨起一切文字美來。此怨者二也。

以我們74-77年生的這代人為界﹐大陸前後兩代年輕人的思維方式有著顯著的差異。我們之前的這批年輕人﹐如今大多三十而立﹐接受的基本還是傳統教育﹐對公忠任恤這些傳統道德觀念有著基本的認同。同時我們的父輩多是文革前參加工作的﹐他們的人生經歷和教養也對我們有著深深的影響。比我們小的這代年輕人﹐現在二十出頭或者十八九歲。我們自問在開拓性、創新性和知識基礎上不如他們。但他們成長在90年代初中國社會的巨大動蕩中﹐從懂事就面臨著信仰危機、偶像黃昏和外來文化的衝擊。他們在道德認同感和信仰堅定性上遠遠不如生于七十年代的青年。現在在各種論壇裡把持話語霸權的也往往是這個年齡段的人。此怨者三也。

大學生的地位在今天的大陸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直到我們考大學(95年)前後﹐大學生還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畢業之後是工作找你﹐有一個大學文憑可保衣食無虞﹐更有那種“人上人”的感覺。但從97年之後﹐大學施行擴大招生、提高學費﹐社會的用人形式同時逐漸吃緊。大學生的地位從天堂落入了凡間﹐“畢業即失業”這種以往只能從書本上讀到的情況成為現實。大學生難免就會失落﹐會緊張﹐會有怨氣。加之從學校到社會這個轉型本身的分娩陣痛﹐部份大學生﹐可以說是社會裡最悲天憫人、恃才曠放、玩世不恭、目無尊長的一群。此怨者四也。

中國人歷來有“家醜不可外揚”的思維定式。自家的不足﹐自家人指責甚至謾罵可以﹐外人說就不行。其實台灣並非外人﹐但有些人的邏輯就是這麼奇怪﹐一面聲粗氣壯的譴責“臺獨”﹐一面又擺出一副“台灣人非我族類”的架勢。說到底﹐兩岸50年的隔絕﹐雙方都需要了解、溝通、信賴和包容。您對大陸的有些看法未必就準確﹐但我相信這是出於好意和小小的文化差異﹐性質就如同我初到上海﹐把蔥當成韭菜、把水芹當成芫荽一樣﹐多數時候無傷大雅。也或者有些時候﹐由您這個“局外人”的眼睛裡﹐更能看出真相。一旦人戴上有色眼鏡﹐只會善善惡惡更加極端。這種極端﹐怨者五也。

我一直認為﹐在網上理直氣壯者﹐在現實生活中常常反而是無足輕重的小角色﹐引不起他人的注意﹐往往還有點自閉﹐不善與人溝通。當現實社會無法給他們脆弱的虛榮以任何滿足的時候﹐他們轉而在網絡的虛擬世界裡尋求自我實現。其實他們很可憐。對這種人﹐善意的規勸是最大的盡責﹐淡漠的走開是最大的懲罰。您為什麼不生氣﹖因為“那些人”不值得您與之動氣。

今天去看﹐幾個有關的討論串跟貼數量都不再猛增了。過不了多久﹐這場大辯論又會偃旗息鼓﹐湮沒在茫茫網際。而您的作品還將繼續影響兩岸的讀者。
吹盡黃沙始到金。希望您對於大陸青年、讀者、民眾的印象﹐不會因此而遭到過多的破壞。也希望您能抽時間﹐多到大陸走走﹐與大陸多多互動﹐增進彼此的了解。

就此擱筆。不日我即去北京探望父母。他們恰好就住在匯園公寓(同時run著一個開發industrial automation的小公司)。對匯園公寓物業的行為﹐我是見多不怪了。他們沒有惡意﹐多數時候還是很客氣的﹐只是有點小小的“天子腳下”的自負而已﹕)

順頌
大安﹗

P.S.“禮崩樂壞”和“劣幣逐良”﹐都是我說的﹐卻要您替我背黑鍋﹐真是不好意思。網上似乎對這兩個詞反應很強烈嘛﹐也許是戳到痛處了﹖anyway﹐我不想攙和其中了。

★侯捷回覆:

您的文字向來很有力量。最後的 P.S. 更說明了威力。

來信讓我心頭發熱,胸中湧起萬千讀者的情深義重,也湧起我對諸位的感情。

我的感情,不是(也不想)放在特定的哪個國家、哪個民族、哪個政權、哪個政黨身上,我關心的焦點在 "人",和人所組織的 "社會"。我受證嚴法師的精神感召,很希望在自己的心中播下兼愛的種子。然而兼愛(均愛)很難達到,我畢竟對流著相同血緣的(兩岸)同胞的感情還是要更多些的。

因緣際會,使我有機會在兩岸都做點事情。人首先要把自己視為一個人物,期許高遠,才能夠真正成為一個人物。我對自己的期許,不只在寫譯幾本好書。觀念與態度的深耕更是重要的!我寫了很多文章,旨不在說服,亦不在辯論。我寫文章一是為了建構自己的思想體系,過程中檢查嚴密性和邏輯性,並做反省。二是為了給自己一份總整理,一份留存。三是為了給尚處於懵懂階段的青年朋友一些影響。「影響」和「說服」不同,「影響」是影響尚未有定見的人,「說服」是說服已有定見的人。我大約 25 歲左右就基本放棄了辯論與說服的欲望。

我很願意反省,也常反省。總想努力修正做為一個凡人肯定存在的某些偏頗。您的來信、朋友的來信、網上的回應,我都看在眼裡放在心裡。這些對我都是有影響的。

比起那些願意為崇高理想犧牲生命的人,我算不上勇敢。但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還很可以堅持。我知道我對大陸的認識肯定有片面的成份。您建議我「抽時間多到大陸走走﹐與大陸多多互動﹐增進彼此的了解」,我虛心誠意地接受。

您,以及我所接觸的許多優秀青年,以及我的許多實實在在的朋友,以及我的許多誠誠懇懇的讀者,都在我心中留下十分美好的形象。我對諸位抱持堅定的感情。

少數網友對本文中的「臺灣」「大陸」措詞,有著天馬行空的擴大解釋。那些措詞,用來表述事情發生的地點,或我說話的對象,如是而已。處於現階段的兩岸華人,太過艱難,心理太過敏感和脆弱!! 都籠罩在超大緊身箍中。

相煎何太急!!

未來在哪裡?三國演義開卷第一句話不妨參考。

-- the end --

 

讀侯捷老師《你為什么不生气》的一點感想 -- 摘自 CSDN

最后做一次說明 -- 摘自 CSDN

CSDN 新聞讀者評論  http://www.csdn.net/news/newspl/9/909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