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研究生緣何遭遇「集體貶值」

(2003.07.16) 來自:千龍新聞網

侯捷註:臺灣的情況差不多,
相關報導見「學歷大貶值」(商業周刊20030804)

2003/07/16


[千龍網記者兆丰 7月14日報道]

「工作起來‘研究生不如雙學士,雙學士不如本科生’」,如今在高學歷盛行的時候,民間竟流傳著這種說法,讓研究生們頗有些憤憤不平。據了解,1980年至1998年,高校在校學生人數增長了兩倍,研究生則增長了8倍,在清華、北大等學校,研究生人數已經占到學生總數的一半。到2005年,在校研究生將突破100萬。

而實際上,在研究生不斷擴招的同時,研究生「含金量」遭到各方質疑的聲音一直沒有停止。細觀研究生的學習環境也會發現,研究生教育中存在著的「慣性」正使研究生培養「積重難返」——研究生學歷正在經歷著「集體貶值」。研究生教育確實該「研究研究」了。

「知識精英」遭遇就業「滑鐵盧」

今年是研究生就業壓力最大的一年。隨著用人單位的胃口越來越高,文憑招牌難以一勞永逸,單位更加注重實用能力,研究生也沒有那麼從容了。

山東大學的一位王姓研究生不久前從濟南來到北京,奔波於各大人才交流會上,在求職大軍中同樣被擠得焦頭爛額,頻遭「滑鐵盧」。「單純的一紙研究生學歷難以居高臨下,如今的時代是靠實力說話,也得現實點。」說這話時,王剛跟一家公司達成初步意向,盡管薪酬只有預想的一半。幾番周折之後,王更清楚現實的處境。

與小王一樣,更多的研究生開始認識到了研究生「含金量」在減少,就業壓力也在日趨增大。據統計,僅在北京,今年研究生畢業人數比去年增長27.1%,達到2.3萬人。而要麼考證增加就業砝碼,或者選擇讀博士成為許多碩士研究生的出路。

北京某高校一研究生告訴記者:從進入大學的那一刻起,他們就以「壓力之下無懼色」這句話作為自勉,而如今這句話似乎離自己已越來越遠了。記者從北京部分高校了解到,一些研究生普遍期望能拿到月薪6000元以上,實際上3000元就可簽約,嚴峻的形勢讓研究生就業的期望值也在不斷調整。

「真論實際操作能力,如今的研究生還真很難說水平能高出多少,如今企業已經不需要靠學歷撐門面,我們還是看實力。」北京一家IT企業的人力資源主管這樣對記者說。他甚至認為,畢業研究生的「稀缺性」在下降,高學歷人才的「消費虛熱」已開始降溫,碩士與學士沒有完全體現出層次上的差異性,培養目標和社會需要的脫節是影響社會對研究生評價的關鍵因素。而且目前有些學校的研究生培養中的浮躁之風正讓研究生質量在打折扣,高學歷人才的就業壓力也清晰地表現出來。

大學生為了就業而讀研,市場卻說文憑不能代表能力。而更多的人則疑惑的是,學習質量下滑,就業行情下跌,如今研究生為何開始不值錢了?今天的研究生到底咋了?

研究生教育七大「怪現狀」

研究生質量下降並非「空穴來風」,最近一段時間,研究生學習質量問題正在受到社會多方面的關注。而最直接的理由則是:研究生的研究能力和創新水平大不如以前,在很多專業上,缺乏能夠真正有別於本科生的能力。「我看不出水平真能高出一大截來。」在某網站工作的李先生說。而事實上,研究生自身的原因也使這一問題大打折扣。「水碩士」和「水博士」造成的「七大怪現狀」已成為影響研究生質量的「瓶頸」。

■怪現狀一曰:就業第一,學術靠外

在採訪中很多學生坦言,之所以考研究生是從就業的角度出發的,就業的壓力使自己選擇了考研。而基於此,報考工商管理、法律和計算機的考生數量龐大,而報考哲學、歷史、宗教等專業的研究生相對較少。

由於不少研究生抱著單純的就業目的參加考試,學術功底十分薄弱,一些學生甚至無法獨立完成畢業論文,目的非常功利,彌漫著浮躁、淺近、輕飄的學風,研究風氣淡薄,思考能力下降,缺乏真才實學,把研究生學歷當做「敲門磚」,只求找一個好工作,精力沒有放在學習和科研上。

「現在的研究生包括理科的研究生普遍比較注重實際,多數是哪兒錢多去哪兒。這些年來為什麼各學科難以出現出類拔萃的人才?缺乏志向和做學問的興趣是其中重要的原因。」哲學家任繼愈先生不無擔心地說。

■怪現狀二曰:30個學生,一導師帶

「以前是一位導師指導2-3名研究生,現在是一位導師指導20-30名研究生,科研水平和論文質量的下滑趨勢迫切需要引起重視。」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歷史學教授唐凌說。

李政道也曾說:研究生的培養,從根本上應採取「一對一」的模式。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顧海兵認為,目前研究生很多幾乎是處於「放羊」狀態:「師生之間一兩個星期見一面,而有的要一兩個月甚至半年才能上一次課。有的導師忙於自己‘賺外快’和‘做學問’,無暇顧及研究生的學習情況,有的甚至導師學生‘老死不相往來’。」

「導師的作用主要體現在最後論文答辯的時候,給你圈定論文評閱人和答辯委員,確保你的論文順利通過。」北京一高校學生直言。

■怪現狀三曰:學生出題,導師難坏

「有水平的沒時間,有時間的卻沒水平」,導師制度的參差也造成了研究生質量的搖擺。在導師的選拔上,往往是「內部消化」,有的教師缺乏帶研究生經驗,有的甚至不具備帶研究生的資格。

「矮子裡拔將軍,越拔越矮」,顯然,研究生擴招帶來的是導師數量的減少,而導師少的另一結果是「赶鴨子上架」,甚至還會出現學生出題,把導師難住的情形。研究生導師考核制度不完善,地方院校的一些教師缺乏國際交流的機會,很難接觸到國際學術研究的前沿。

「其實導師隊伍最大的問題是導師本身的學術水平、科研能力及責任心。」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校教師在談到研究生培養質量問題時說。此外,有人提出,目前的「滿堂灌」上課應該改為以研究為主,避免研究生動手能力和創造能力不強。

■怪現狀四曰:本碩連讀,師徒一塊

在很多專業和系科,「近親繁殖」嚴重,從教授到副教授,從博導到助教,從學科帶頭人到普通教員,幾乎清一色的都是本校畢業留下來的,不少是本碩連讀。教授留自己的弟子在身邊,等弟子做了教授、博導,又留自己的弟子在身邊,全系教師大多皆可喚作「師兄」、「師徒」。

有關人士給出的理由是:自己的學生,自己比較了解。而這種現象的弊端無疑是路子越走越狹窄。在這種溫和而缺乏生氣的局面中,在校學生無從接受其他門派學術觀點的啟發,所學者少,所見者寡,視野不開闊,思路打不開,陷入惡性循環。

■怪現狀五曰:答辯人情圓,論文抄不怪

目前對研究生培養的管理辦法過於量化,如一個文科博士生在讀書期間要求在核心期刊發表論文2篇,畢業論文要求在10萬字左右,這些硬性的規定令學生無法潛下心來真正研究問題,甚至造成了論文抄襲,或者找「槍手」寫作的現象。此外,答辯中的「裙帶」關系,也使得導師往往礙於面子給學生「網開一面」。

有人士這樣告訴記者,有的學生在論文寫作中會有編造數據,抄襲剽竊他人成果等現象,導師往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為其提供方便。有些導師忙於行政或個人事務,對研究生採取放任自流的態度;或是礙於師生情面和熟人關系,或「菩薩心腸」,不忍心讓自己的學生「受苦」,在論文答辯時只好為學生提供方便,一路開綠燈。

■怪現狀六曰:「官商傍學」,把「經」念歪

如今教育水平提高,碩博士越來越多,但其中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有正牌的,有冒牌的,有高含金量的,也有濫竽充數的。毋庸置疑,如今少數從政或經商的在職研究生的「濫竽充數」,沒有上幾天課,卻能夠獲得文憑,也使這一精英化教育面臨挑戰。「研究生班」的疏於管理甚至成了研究生的「害群之馬」,有人甚至還據此提出了「文憑泡沫」的說法。

■怪現狀七曰:廉價勞力,「老板」用敗?

據記者了解,幾乎所有研究生都要為導師幹活,接數量不少的橫向課題來做,這在理工科專業猶甚。為了完成導師交代的項目,研究生需要付出相當多的精力,這成為研究生在校期間最大的壓力來源。

在研究生中,導師一般被稱為「老板」。「研究生是廉價勞動力。」畢業於北京某理工院校一位李姓研究生說。這位研究生就曾經花費半年的時間全權負責「老板」交代的一個項目,所得的報酬大約在300-1000元左右。他曾經連續在實驗室熬過好幾個通宵:「最痛苦的是我明明知道這東西根本就與我的專業無關,可我還要早出晚歸,那種心情很复雜。」

李很無奈,而他這樣的經歷還在各個學校不斷上演。研究生將過多的精力分散於幫導師做項目上,導致精力不濟,「我想學好自己的專業,可是我單調地重复同一工作,專業倒沒有了精力。」李說。而這顯然並不是研究生教育的初衷

■怪現狀八曰:質量滑坡,擴招買單?

連續幾年超過30%比例的擴招確實帶來不少問題,在研究生質量遭質疑的同時,人們把目光集中到擴招上,有人甚至認為研究生擴招是教育「大躍進」的惡果。

對此,北京有高等教育研究學者對記者說,如果說僅從市場的反饋來說如今研究生質量大幅度下滑,還並不准確,也缺乏直接的比較依據,盡管研究生培養上需要改進是現實,但把板子全打在擴招上顯然也不合理。中科院院士王迅教授也認為,近年來研究生的質量確實有所下降(特別是博士生),但這在擴招以前就已經出現。

在很多研究學者眼裡,研究生質量開始逐漸得到重視。從表面上看,如師資、教學設施、科研設備等等還沒有跟上招生規模,似乎是主要原因。實際上,導師質量的高低是決定研究生質量的關鍵因素。而從根本上說,是現行的研究生培養制度已經無法适應社會亟需大量研究生學位的現實。

此外,缺乏激勵機制和監管機制,教師創新和學生學習的積极性不高。一些教師對待上課態度隨意,課堂內容陳舊,專業課的考慮和評分隨意性也很大,缺乏規範。據了解,由於清華北大研究生基數已經很大,為了保證質量,清華北大今年都不擴招。

如何打破研究生教育「瓶頸」

怎樣才能提高研究生的培養質量?關鍵在於體制、機制和師資。早在2002年,有關方面就改變了研究生入學考試需要單位介紹信的做法,考試也由過去的5門課程縮減到4門,把專業課留給學校面試時考察。

教育界有人士建議,規範研究生論文答辯制度,論文評審委員會成員至少1/2以上由專家庫中隨機抽取;建立能上能下的動態導師制度,除各學校和科研單位加強對導師的常規考評,教育主管部門還當加強對考評的監督。

此外,對研究生實行分類培養,把研究生分為研究性研究生和課程性研究生,分開招生,分開培養,授予不同類型的研究生學位。前者主要集中在學術研究上,而後者主要是學習實用性知識和技能。學生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我們說研究生學位貶值,是因為不少人根本達不到研究性研究生的標准。學生多了個選擇,大學也多個選擇,豈不是兩全其美?」專家認為。

有人士認為,還有一辦法就是「卡」,寬進嚴出,末位淘汰。如能真正做到毫不手軟,師資也能跟上,多招點學生,倒也不是坏事。據了解,今年擴招42%的江蘇等地開始向不合格研究生「宣戰」,將重點對熱門學科進行抽查評估,評價重點將突出培養能力、培養條件與培養質量,同時將對所有畢業研究生進行論文公開答辯,研究生學位授予前將進行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