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經驗一二三

侯捷  2003/09/13


我的一位南京朋友,基於對計算機技術寫譯工作的熱愛和憧憬,毅然辭去在業界打拼多年所得的職位與高薪,應聘到高校(大學)做專任老師。這樣他便有較多的時間鑽研更多技術,有較充裕的時間和從容的態度從事寫譯。

朋友的行徑,仿佛 12 年前的我,為了心愛的「自由寫譯」志業辭去工研院的工作。不過朋友比我更理想浪漫又饒富勇氣,因為他的新工資相較於原工資是「減半再減半」(註1),而我當年並不需要下那麼大的決心。

註1:在大陸,高校(大學)教師的薪資,一般而言比在業界任職少許多。這一點臺灣完全不同。臺灣的大學教師不僅社會地位尊崇,收入也十分可觀。

這位朋友很客氣地來信和我討論「怎樣當一個好老師」。這使我寫下這篇文章。並不是「好為人師」竟到了當起人師的人師來了,而是希望將自己的多年經驗做一個記錄,同時也回覆朋友的詢問。


「好老師」的定義是什麼?

有人說好書是這樣的:「好書不一定適合每一個人;適合你的就是好書,不適合你的就是爛書」。

乍聽之下有理!

其實這種態度是錯誤的。

拿《Design Patterns》來說好了。這本書的某些篇幅對某些人是整理,對某些人是啟發,對實作經驗稀少的人則如天書。要啃下它,讀者需要相當的OOP/OOD背景。但如果你因為看不懂它,就說它爛,那只是極大程度地曝露你「無知者無畏」的勇氣。是的,你當然可以說《Design Patterns》不適合你(早年它也不太適合我),但說它爛,就鬧笑話了。

好書就是好書,不因讀者而改變 — 尤其是很多人大分貝讚美的好書。評斷好書有些(大致)準則 — 雖然每個人的眼光都有某些自我的角度和侷限。一本書,可以從技術原創性來評析,從教育性來評析,從組織與文字來評析,從嚴謹度來評析。如果是教科書,還可以從時數安排適當與否、習題合宜與否…來評析。

依此類推,適合你並帶給你幫助的,就是好老師。反之則否。人(師)也一樣。你不能武斷地把不適合你的老師貼上「壞老師」的標籤。

不過,人畢竟不同於書。書不能改,人可以變。作者設定寫作目標和讀者層次後,書的這一部分格局就確立了,不因讀者而改變,人卻是可以隨機應變的。而且,很關鍵的一點,書無法選擇讀者,人不一樣。人(師)被邀授課,既然接受了邀請,就表示選擇了學員,或說接受了學員的選擇,那麼應該在能力範圍內,以及不悖離既定主題的原則下,儘量配合大多數學員的層次和需求。


我算是一個教學經驗豐富的人。雖然 1995 才進入體制學校,而且每學期只兼一門課,但從 1991 開始至今我已經在業界開過許多課程。機師的經驗是以「飛航總哩數」為計,我的「總哩數」累積了相當不少。

在這裡,我把授課分為「超短時數」、「短時數」、「長時數」三種來討論。雖然「超短時數」者並非「課程」(course),但求方便起見,一律稱為「課程」。

■超短時數

60分鐘 ~ 90分鐘的大型研討會單一主題技術講座,被我歸為此類。例如 2001至 2003 每年我都會為 JavaTwo(臺灣最大規模的 Java 技術/趨勢研討會)準備一個講題,就屬此類。

這種課程就時數長短而言,對講師最沒有負擔,60~90 分鐘颯地一下子就過去了。但如果考慮學員會後所填的滿意度分析表,這種時數最難拿到好的平均滿意度。

為什麼?因為這種超短時數的課程沒有互動(時間上不允許),講師必須很有經驗,才能知道台下數百人的主流需求是什麼。此外這一類「講座」都隸屬超大型活動,台下聽眾動輒數百人(JavaTwo 2003 的大講堂估計可湧入 800~1000 人),對講師的膽勢和台風是極大的考驗。

在這種巨型場合中,空氣往往瀰漫焦味。緊張焦慮的氣氛不僅由講師身上散發出來,也強烈瀰漫在聽眾席中。聽眾不知道放棄同時段的另一個講題而選聽這個講題,是否值得。

對於這種超短時數課程,我的考量是,儘快釋放大家的焦慮。所以我總是先交待「後事」— 後來的事。後事包括「本課程參考引用的資料或文獻」、「可以從哪裡獲得這些資料」、「課後可以從哪裡獲得本次課程的後續整理」、「如何和講師聯絡」。後事一一交待完畢後,就可以安心地走(下去)了 :)

就拿印象猶深的 JavaTwo 2003 說說。本次主題是 Core Serialization(也就是 Object Persistence)。我事先準備了一個網頁告訴聽眾:此核心技術的終極文獻 :Sun 公司的 "Java Object Serialication Specialization" 可在哪兒下載,相關書籍《Effective Java》第10章可在哪兒下載,本次主題的最新投影片可在哪兒下載,講題中的範例程式可在哪兒下載,何時何處可下載我日後將為本次講題撰寫的文章。準備這些東西,都是為了讓聽眾可以很安心地聽講,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全神貫注聽到的任何東西,都不會隨風而逝,都有書面資料可於課後慢慢咀嚼。我也儘量把投影片的內容做得詳細些,前後連貫做得好一些。投影片常常會因此而塞了不少東西,無法使用較大的字型。我的投影片在會場上看起來很重(heavy),對於課後複習卻是最輕鬆的 — 該由聽眾做筆記的,我全寫好了。

也許因為這樣,JavaTwo 2003 之後我得到主辦單位寫來這樣一封信:

> 今年你的場次一樣反應很棒, 照例又是人氣排行上的熱門場次. 而且在學員意見調查上有驚人的發現, 您的場次總共只有一個人覺得不好 (這個人我看是所有場次都勾選不好). 這是我們首次見到這樣的評比 :)

用心準備之後,看到這樣的結果,我覺得非常開心。

當然,由於超短時課程完全沒有互動機會,而且進了場也不好再換場,所以難免可能發生「所講非所願聽」的情況。這裡有一封 JavaTwo 2001 聽者來函 就是這種情況。對於這樣的聽者,我很抱歉,沒能滿足您的需求。

 

■短時數

9 小時 ~ 24小時之類的課程,被我歸為此類。我為業界準備的課程多屬此類。

 

■長時數

學校的學分課程,被我歸為此類。以 3 學分課程為例,一整個學期就有大約 40~50 個小時可用。時間非常充裕,台上與台下有充份的時間來磨合。再加上學生的程度距離業界工程師還有大老遠,不必急也急不得,可以稍微放慢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