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商人" 說開去

如果一顆善的種梓飄進一位讀者的心田,
發了芽,這篇文章也就有了代價。

侯捷 2003/09/13


觸動我寫這篇文章,有兩個因素。

一個因素是,長久以來觀察,咱們中國人幾乎把「商人」當成了一個罵人的詞。

另一個因素是,年來一些大陸讀者對我的評語。他們說侯捷『是個商人』、『只是個書商而已』。

說我是什麼,我實在不在意。一再有讀者來信稱侯捷為大師(其實都帶有玩笑成份),侯捷並不就因此成了大師。反之,把老虎說成貓,老虎還是老虎。早年修養不足,還真會被網上雲煙影響心情,如今除了真心誠意的感念和見血見骨的評論,是非紅塵不到我 :)

倒是,為了記錄,也為了影響,有些話想說。

* * * * * * * * * * * * * *

咱們中國人,乃至全世界骨子裡深刻流著儒家血液的華人,大約都把商人當做「背信重利」、「見利忘義」、「重利輕別離」、「見錢眼開」的物種。這物種說白了就是「不高雅」、「銅臭」、「市儈」、「不值與聞」。

西方人嘴裡說『某某是個商人』,有沒有特殊意義我不知道;可咱們中國人說『某某是個商人』就肯定是貶義詞了。如果說『某某是個商人』,意思更是昭然若揭。

如果商人的定義是「做買賣的人」,全世界每一個人都是商人!全世界除了「愛」以外的每一件事都是「買賣」!是的,我們每個人都在販賣自己的體力、腦力、智力,以換取我們要的酬勞。這酬勞可能是金錢,也可能是成就感(大商人、大企業家對錢應該沒感覺了,他們可能比較重視成就感)。

如果商人的定義是「互通有無的人」,那麼就是諸如「果菜市場」、「人力仲介」之類的行當了。這種行當常常給人「吸血鬼」的剝削印象。其實很多人都沒有(或不願)去想「互通有無」所需要的成本,包括倉儲、運輸、通路、門市、預購風險,在在都是不小的成本。很多人還以為「互通有無」就是「無中生有」咧。社會需要一個「吸血鬼」形象做為重點打擊對象,還有什麼比「互通有無,從中取利」的人更適合這個形象?那就拿來用吧。哪個行業都有正派經營和不當獲利兩種人,但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統統打到地獄去,最省事啦。呵呵,這難道不也是一種剝削?

如果商人的定義是「做出商品來賣的人」,恐怕你我還許多人沒資格當商人咧。拿 IT 界來說,恐怕(臺灣的)宏眲I振容、台積張忠謀、廣達林百里、鴻海郭台銘…才夠格說是商人,恐怕(大陸的)聯想柳承志/楊元慶、方正王選、金山求伯君/雷軍、東軟劉積仁…才夠格說是商人。這樣的大商人是值得尊敬的。這樣的大商人我們習慣給予更尊敬的稱呼:企業家。

* * * * * * * * * * * * * *

2002 年大陸行,我去了一趟山西平遙

平遙城內的「日昇昌」票號,專司匯兌業務,是現代銀行匯兌業的濫觴。
票號裡頭有許多學問和典故,包括如何保密防偽、如何賺取差額、如何存放窖銀…(有許多心理學應用)。

 

* * * * * * * * * * * * * *

《史記貨殖列傳》

...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禮生於有而廢於無。故君子富。好行其德。小人富。以適其力。...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夫千乘之主,萬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猶患貧。而況匹夫編戶之民乎。

天下的和樂,都為利來;天下的紛擾,都為利往。

千乘的國君,萬家的王侯,百室的君主,都還憂患貧窮,何況尋常老百姓呢。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