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大陸紀行

宣父猶能畏後生,丈夫未可輕年少

2003/11/11

這是一篇私人形式的流水記錄。
所有朋友我都直呼其名,免了先生小姐的稱謂。在下這廂有禮了。


■2003/10/20(一)

懷著愉悅、期待、懷念的心情,再度踏上一年一次的大陸行。此次有 limin(微軟產品專家,臺灣微軟 MVP)同行。路上有友相伴份外愉快。

06:30從桃園八德出發,07:15 與 limin 在機場會合,09:00起飛。向來我寧願早些到機場休息,不願意被睹在路上像熱鍋螞蟻。

飛機於下午三點左右順利抵達北京。wyj 說要來接機,我沒敢給他添麻煩。我和 limin 乘坐計程車前往未來七天在北京的宿處:亞運村匯園公寓。車上發現,隔離司機和乘客的鐵條欄干(+壓克力板)不見了,這是很大的觀感進步。2008 這兒就要辦奧運,如果計程車上還是鐵條欄干,會讓人聯想到治安。

limin早在 1993便來過北京。一路上只聽他說『改變好大,改變好大』。

晚上和 jiangtao、myan會面並共餐。住是老地方,吃也是老地方,連服務小妹我都還記得。這「古越人家」我真是滿喜歡的,圖它的古意和幽雅。

 

■2003/10/21(二)

心中事情太多,一夜沒好眠。朋友相見是興奮,顧往是興奮,瞻前還是興奮。一年就見這一次,精神處在興奮狀態。

上午拜會HuaZhang。與 wlf 和 liujiang 共進午餐。HuaZhang發行的《軟件研發》雜誌,我尚未能細讀,第一印象讓人覺得舒服。

感謝 wlf 對 TIJ2 的支持。網上那麼多批評的聲音她還頂得住,呵呵。讚美的聲音更多,沒亮給大家看而已,然而黑暗的力量總似勝過白晝,更震撼人,更使人搖晃。建設性的書評很是必要,可惜網絡論壇上龍蛇雜處。

飯後 wlf 定要開車送我和 limin 回住處。榮幸之至,尤其在她才第二天上路的情況下。我是拼死吃河豚,大不了換人坐駕駛位就是了,我和 limin 合起來至少有 30年開車經驗。一路上 wlf 表現沉穩,讓我忍不住恍惚於音響傳出來的美好樂聲之中。wlf 不但勇氣可嘉,更厲害的是她不知道路怎麼走(出發前她在牆上的北京大地圖前凝望許久)。終於我們在驚覺不太對勁的時候懸崖勒馬,下車問路,並由我接手駕駛盤,讓 wlf 專心尋路。就在我們又錯上錯下了幾個高架路口後,我心中暗想也許該改搭計程車,別再為難 wlf。幸好此時看到了正確的路標,順利回到住處。我繼續擔心 wlf 的生命安危直到她安抵公司。

很高興在北京開了車。無照,沒被抓,毫髮無損  :-p
也許明年我來嘗試租輛吉普車,跑遠一點。

晚上在北京聯合大學舉行座談會。這場座談源於我為 wyj 的新書寫了一篇序,而他得知我將到訪北京後,熱情邀請我為學生舉行一場座談。在我,我很高興把好書推薦給讀者,也很高興和同學見面。

原訂座談時間是 19:30 至 21:00,我記錯了,一心以為結束時間是 21:30。於是在自以為僅僅延長 15 分鐘的情況下結束座談。想必很多人的臉都慘綠。

這場座談和往常一樣,先由我以大約 20 分鐘時間介紹個人經歷(猜想大家對於技術人走出不一樣的技術路特別感興趣),然後由同學任意發問。在大型場合中,基於東方人的靦腆,台下常常不太願意舉手發問,改為紙條發問就完全沒有問題了。同學們遞紙條的情況很踴躍。這可做為以後借鑒。

既是遞紙條,那就什麼問題都有。也許有人認為有些問題太幼稚或太無聊,我覺得無所謂。本來就是輕鬆對談嘛,沒必要每個問題都經國濟世憂國憂民,沒必要每個問題都『對於中國目前和未來的軟件發展,您怎麼看?』

 

■北京聯合大學座談留影 2003/10/21

下圖:北京聯合大學座談之前,baohong(信息學院院長)贈我紀念品。是一個精緻筆筒,現已置於我的案頭,和我長相左右。baohong祝我以筒中之筆寫出更多好作品。我一定讓大家滿意。

2003-buu-3.jpg (6847 bytes) 20051229-c.jpg (24783 bytes)

下圖:北京聯合大學座談之前留影。
左一 limin,左二baohong(信息學院院長),左三 jjhou,右二 tongjianxin(信息學院副院長),右一 wyj(座談聯絡老師)

2003-buu-4.jpg (42043 bytes)

↓偌大一個講台,一字排開的椅子,我一人坐在上頭有點孤單 :)

2003-buu-8.jpg (357621 bytes)

下圖:北京聯合大學座談

2003-buu-1.jpg (8360 bytes) 2003-buu-2.jpg (4417 bytes)

下圖:北京聯合大學座談。桌上是提問的紙條。

2003-buu-9.jpg (258991 bytes) 2003-buu-10.jpg (303645 bytes)

↓影片:北京聯合大學座談錄影-開場白(4.0MB)

2003-buu-1-mpg.jpg (26902 bytes)


↓影片:北京聯合大學座談錄影-談天資(2.3MB)

2003-buu-2-mpg.jpg (22903 bytes)


↓影片:北京聯合大學座談錄影-談差異(1.5MB)

2003-buu-3-mpg.jpg (18065 bytes)

↓影片:北京聯合大學座談錄影-十億人(1.3MB)

2003-buu-4-mpg.jpg (19690 bytes)

 

■2003/10/22(三)

金山第一天課程。聽說北京交通很緊張,我在完全不知道路程遠近的情況下,情緒也高度緊繃。myan 原本說 08:15 要來接我,時間一到來的是電話而不是人,他說他被堵在路上(聽說後來繞去了很荒涼的地方),我只好下樓讓櫃台叫計程車。計程車也吃緊,立刻快步到大街上攔。幸好 08:55 到達金山公司門口。

課程一開始,進入專業領域,進入可控範圍內,情緒就安定了。學員約 40 人。

這次課程份量很重。基於時間因素,有些講義並不打算講。當初的設想是,既然整理好了就送給大家。令我吃驚的是學員希望聽聽我原本打算跳過的 template template parameters。這種高度抽象的東西,的確需要一個好導引,一腳把你踢進門網。

希望大家都被我「踢進門網」了 :)

晚上和 jiangtao, limin 一起用餐。周圍聲音很大,我們很難安靜吃頓飯談談事。競較嗓門的結果是:聲音愈來愈大,形成惡性循環。

 

■2003/10/23(四)

北京金山第二天課程。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是最早到達教室的人。下午講 design patterns in STL,很多是先前從未發表過的研習心得。

課後與 leijun 會面;還是和去年一樣地面帶倦容。這麼大一個公司,這麼高一個位置,這麼重一付責任,落在 35 歲左右的青年身上,這在臺灣,除了前幾年網絡發燒時代,幾乎是絕無僅有的。任重道遠,盼君珍重。

晚上完全輕鬆下來。和 limin 簡單吃頓餐,安靜,輕鬆,好極了。

 

■北京金山課程留影 2003/10/22~23

下圖:金山公司位於北京北四環中路柏彥大廈 20 層的大廳。廳正中央懸掛的是金山最近的一個產品活動布幔:劍俠情緣(網絡遊戲)。此次講課就在拍攝位置這一方向的一個培訓教室進行。

2003-kingsoft-beijing-14.jpg (150245 bytes)

下圖:第一天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beijing-1.jpg (75759 bytes)

下圖:第一天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beijing-2.jpg (94042 bytes)

下圖:第一天課程結束,與 myan 合影。myan 並不在金山任職,他來旁聽。

2003-kingsoft-beijing-3.jpg (72720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beijing-4.jpg (69598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beijing-5.jpg (78197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beijing-6.jpg (66239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beijing-8.jpg (78907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beijing-9.jpg (89801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beijing-11.jpg (64039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beijing-13.jpg (78482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程進行中。
Quanguo(前排右一,金山研究院院長)來了解課程進行。

2003-kingsoft-beijing-10.jpg (111056 bytes)

下圖:金山公司的裝璜特色:牆上有許多中國詞牌。
這一闕是辛棄疾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2003-kingsoft-beijing-12.jpg (84137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後
與 Leijun(左,金山總裁)、Quanguo(右,金山研究院院長)合影。
背景是大廳的劍俠情緣(網絡遊戲)超大布幔。

2003-kingsoft-beijing-15.jpg (93589 bytes)

下圖:第二天課後
與 Leijun(左,金山總裁)、Quanguo(右,金山研究院院長)合影。
1995年我就拜讀過兩位的《深入Windows編程》,很棒的書。

2003-kingsoft-beijing-16.jpg (75264 bytes)

下圖:北京金山培訓活動,負責安排及接待我的 tengyun。年輕幹練,有條不紊。

2003-kingsoft-beijing-17.jpg (31092 bytes)

 

■2003/10/24(五)

今天行程滿檔。早上和 zhou, ark 討論事情。他們昨天遠從武漢來京,連行李都沒安頓就是一整天的會議。大陸幅員廣大,出個差真辛苦。

接下來是 CRPH 的 steven 和 susy。steven 說了一個 6,7年前 CRPH 與我之間的小淵源,逗得我哈哈大笑。steven 我要告訴你,其實主任當時的選擇就商業策略是正確的,沒有人能預料事情的變化,我自己也不能預料 :) 那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搭配。何況那是第一版,《深入淺出MFC》第一版賣得也完全不怎麼樣。

中午和 henry 聚餐。henry 是老朋友,以絕大的勇氣和毅力來北京發展,我很佩服。他說在大陸要找到優秀的技術寫作人才不容易,我說不會呀,我周圍很多這種人。henry說那不一樣,他說侯捷像磁鐵一樣可以聚集那群人,在他卻辦不到。

不矯情地,我同意 henry 的說法。我也知道,「聚納人才」是我可以對大環境做出更多貢獻的地方。只是,身雖願佇紅塵浪裡,心常嚮往孤峰頂上。事業心與天性,在我身上有著衝突和矛盾。

下午和 yang 有約。感謝他任內對我的書籍的支持,以及所展現的效率。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晚上是北大座談。由於這幾天總被人恐嚇北京的交通多麼可怕,所以我們一行人很早就出門了。先到北大拜訪 zyqiu,我很尊敬的一位教授。然後靜心準備座談。見到促成這次座談的北大學生 xinxin,一位又高又帥的大男孩。當我這麼稱讚他時,他回答我:『啊呀,外貌沒有什麼。』讓我印象深刻。好極了。

會場外張貼的海報上,有 xinxin 精選的侯捷近照和一段文字,那是摘自《無責任書評2》自序文「開心之果不獨證」的第一段文字:

我有一個心願,不是要開發世界級的軟體,也不是要開創多麼龐大的事業,或掙多少多少錢財,而是希望留下一些值得日後驕傲問心無愧的足跡。並且,如果能夠,樹立一個電腦技術專欄作家的專業典範。

xinxin 和我有不少書信往來,還是比較理解我 :)

北大這場座談,氣氛十分熱烈。我和同學們之間有美好的 90 分鐘和一個永遠的回憶。

我也注意到,來了不少清華學生。北大和清華,就像新竹的清華和交大,都是第一流大學,比鄰而居;彼此競爭,資源共享。這是最棒的環境,同學要珍惜。

 

■北京大學信息學院座談留影 2003/10/24

下圖:北大座談之一。開場。

2003-pku-01.jpg (52406 bytes)

下圖:北大座談之二。現場。

2003-pku-02.jpg (73699 bytes)

下圖:北大座談之三

2003-pku-03.jpg (46168 bytes)

下圖:北大座談之四。哄堂大笑。 

2003-pku-05.jpg (58336 bytes)

下圖:北大座談之五。我身旁的高大男孩是此次座談的聯絡同學 xinxin。

2003-pku-06.jpg (55228 bytes)

↓影片:北京大學座談錄影-海報(467KB)

2003-pku-mpg1.jpg (21749 bytes)


↓影片:北京大學座談錄影-開場(1.6MB)

2003-pku-mpg2.jpg (21379 bytes)


↓影片:北京大學座談錄影-問答(2.9MB)

2003-pku-mpg3.jpg (25122 bytes)


↓影片:北京大學座談錄影-終場(1.2MB)

2003-pku-mpg4.jpg (27081 bytes)


↓影片:北京大學座談錄影-簽名一(2.9MB)
↓影片:北京大學座談錄影-簽名二(1.7MB)

2003-pku-mpg6.jpg (19762 bytes)

■2003/10/25(六)

來京之前染了小感冒,喉嚨有點啞。奇怪,經過 12 小時的課程和幾近 4 小時的座談,以及多次的朋友聚會,喉嚨反而漸入佳境。看來 limin 的解熱藥和我的川貝枇杷膏,雙劑服用中西合璧,果然有效。想當年(12年前)連講四天 24 小時課程,用了三罐枇杷膏把喉嚨 "滷" 起來。真是神勇的往事。

經過忙碌的前幾天,今天輕鬆愜意極了。早上到永和豆漿店吃早點。limin 家就住在永和,他說燒餅和豆漿的味道不對。微軟專家的評點想必錯不了 :) 小籠包倒是真不錯。用餐之間我和 zhou, myan, ark 討論了 foundation 的運作模式,定了一個基調。

餐後信步到附近的招商銀行開戶,辦了一卡通。這一卡通我早聞其名,聽說服務甚好,臺灣報紙也報導過。在大陸開戶頭,對我是新鮮事兒。招商銀的服務相當不錯。

我曾經以為,臺灣的服務業進入大陸市場一定打遍天下無敵手,但如果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具有代表性,那麼臺灣銀行業進入大陸後在服務這一點上恐怕討不了好,至少招商銀會是個強勁對手。服務人員臉上再多點微笑就更好了。缺乏微笑的客氣,還是讓人有點不自在。招商銀行周六周日都營業,臺灣沒一家銀行這麼幹。

反而是天安門廣場上的毛澤東紀念堂,在遊人最多的周六周日時段,卻是不開放的。這比較奇怪。不會有人對於我把「參觀毛澤東紀念堂」視為遊人的活動感到不高興吧。take easy,台北的中正紀念堂也是觀光客去的地方 :)

辦完手續後,myan 和 ark 帶著我和 limin 到西單圖書大廈。我買了幾本魯迅文集,準備好好拜讀這位大陸國師的文章。魯迅寫的孔乙己、吃螃蟹、拿來主義、回字四種寫法...在大陸人人知曉。他甚至提倡「直譯」,我很有興趣知道是怎麼樣的「直譯」。有位讀者對於我即將整理出來的散文集 ,建議取名為《侯捷之朝花夕拾》,我得好好理解魯迅說的「朝花夕拾」是什麼意思。

下午和 BroadView 以及幾位年輕朋友見面。

晚上和 BroadView 朋友以及 PHEI 的 wen, yang 聚餐。大夥兒趣緻都很高。PHEI正在蓋社本部新大樓,明年我一定可以看到了 :)

 

■2003/10/26(日)

一大早又和 limin 去吃「永和豆漿」,並再次到招商銀行辦理一卡通「專業版」。這是 jiangtao 提醒我的,必須辦「專業版」才能進行線上匯款。

--------------------------------------------------------------------
後記:回台後上網試了試招商銀的一卡通。它要求我先辦理證書開通手續:

開始 --> 啟用證書 --> 用戶信息 --> 等待證書 --> 業務功能

"啟用證書" 過程中會詢問「在銀行開戶時所填的資料」以便核對。詢問證件類別時,沒有「台胞證」可選,只好選擇 "護照"、"香港身份",都不行,後來選擇 "通行證" 就被接受了。再確認銀行卡密碼後,一切搞定。一個小時後便取得電子證書,從此可進行各種銀行業務,包括查詢餘額、異地匯款。
---------------------------------------------------------------------

上午 myan 接我去看 solstice。年輕人很優秀,前途不必讓人操心。為了 ACM大賽和全國電子大賽,倒把自己搞了個闌尾炎,並拖成了穿孔,危險極了。所幸沒有壞消息。

我一直想觀察大陸醫療體系,第一步是到醫院看看,這次 solstice 的病給了我一個機會。醫院是老舊建築,挺乾淨,感覺有點像老台大醫院。六人一間的大病房也還寬敞。給我的印象挺好。

中午 BUU 的 wyj 和 TUP 的 ruiqing 來訪。ruiqing 把 wyj 的新書做得很好,後製作效率也很高,我對該社因此有了重新的認識。ruiqing 還送我一本清華相冊。真好,我喜歡這份禮物,份外親切。我是清華校友呀 :)

下午就由 wyj 和 ruiqing 帶我遊潘家園。此次大陸行前, wyj 問我想去什麼地方,他將熱情作陪。我說我挺愛看看古物。據聞琉璃廠的名聲已壞,所以就敲定了潘家園。

我於古物是個大外行,既沒餘錢收集,也沒眼力挑貨。眼力的高低和繳學費的多寡脫不了關係。此行看上了幾件文房四寶,最後花 RMB 600 買了個臂擱。本來還看中一個象牙鑲字紙鎮,價格談到 1200,談不下去了,也就沒能買得起。這種東西我其實不在乎真假。這臂擱,店家說是民國初年的東西,就算真的吧,在歷史長河中 100年算什麼?我要的只是一個趣味和紀念,在我可負擔的範圍內買點雅趣罷了。它現在就擺在我手邊,操作滑鼠時還可派上用場。看到它我會想起那個悠閒的下午,想起兩位老師的情誼,想起他們拉下身段為我努力出價的可愛。

20051229-a.jpg (15586 bytes) 20051229-d.jpg (14226 bytes)
20051229-b.jpg (15751 bytes)

 

晚上拜訪 jiangtao,這是第二次走進大陸朋友的家庭。jiangtao 送我最新一期的《中國地理雜誌》,其中專題報導 jiangtao 提了多次希望將來組團前往的川西稻城亞丁,那兒被認為是香格里拉。我這麼寫肯定有其他地區的讀者不服,以前談到中滇,也有讀者來信說事兒 :) 如今川西雲南一帶對「香格里拉」這個名銜爭得厲害。

我是一個愛山遠甚於愛海的人。很希望真能夠放下一切庶務,親炙亞丁三神山。果真成行,身體可得先鍛鍊。

回到住處。limin 已先一步返台。前三年都單獨一個人來,不感覺如何;這次有了反差,真還有點寂寞。

 

■2003/10/27(一)

又要和北京朋友相期 2004 再會了。tengyun 送我到機場。行前把所有書籍和贈品託 tengyun 郵寄到臺灣。

(兩天後 tengyun 告訴我,兩大包書籍海運花了 126.5元,一個禮品包裹空運花了 250 元。我不明白為什麼郵局不讓禮品寄海運。前兩年我在武漢和北京都有相同的親身經驗:郵局人員起先死不肯讓我寄海運,說寄往臺灣只能是快捷。要不是有大陸朋友的寄書經驗,我根本無法說服他們。這樣不好,明顯欺生。但我畢竟又學了一事:又大又重的書可以寄走,又輕又小的禮品還是隨身帶吧。)

在北京機場,選了個很遠的安靜角落,專心閱讀 jiangtao 贈送的《中國地理雜誌》。以至於 1250起飛的班機我在 1247才意識到。幸甚幸甚。

(BTW,飛機會等人。如果乘客沒上飛機而行李上了飛機,就有飛安顧慮。所以飛機一定會等全員到齊才飛。但如果你讓眾人等候,可能會死於白眼之下)

15:50 抵珠海,linlin 來接我。機場距離市區相當遠,車程 45 分鐘。這是個美麗而不擁擠的城市,物價亦不貴。我甚至考慮是不是每年來珠海住段時間。有時候寫作就是圖個環境新鮮,甚至技術性寫作,亦然。

住宿酒店就在珠海金山大樓的對面,走過去只要 2 分鐘。太棒了,我可以不再擔心交通狀況。這條馬路非常寬,人車都不多。有斑馬線而無紅綠燈,linlin告訴我這兒行人優先,車輛讓步。哇喔,比起北京和上海,這兒真是文明世界。

linlin 帶著我把珠海金山六層樓逛了一遍。金山同事們對我都很熱情,很多人喊我侯老師,顯然是我的讀者。做教育就有這個好處 :)

晚餐在金山自己的食堂解決。好棒的菜色,不是宴會菜,是一般家常菜,十分可口(想起來又要流口水了)。我吃得非常舒服。席間與金山的諸位副總裁、技術總監都有了認識。感覺大家都非常親切,而且人人發自內心神情愉快。這在一個 R&D 壓力極重的單位是不太容易的。我也觀察到,同事之間往往彼此直呼名字,並無上下之分。在臺灣,還很難對高出一二級的上司直呼名字,除非是英文名字。所以在臺灣科技公司,為了拉近距離,幾乎每個人都有一個英文名字 — 不是拼音,是外國人使用的那種,john, mary, steve, christina 那種。

珠海金山的氣氛就像校園,很棒。

晚上 hanlei 從廣州來看我。我們在酒店一樓喝了很棒的咖啡。其間我隨興問起 「兆」是什麼單位?為什麼大陸稱 Mega(2 的 20 次方,一百萬略多)為「兆」?hanlei 後來給我發了一封郵件談此事

 

■2003/10/28(二)

珠海金山第一天課程。學員大約 80 人。這裡是金山的研發大本營,我的心情戒慎恐懼。

下午課程結束後,等待晚飯的空檔中,接到 limin 電話。已經回到家中的他特別來電問候猶在客中的我。很是溫暖。

晚餐結識了 qiu,金山董事長,中國第一代程序員,編程界的傳奇人物。很爽朗的一位漢子。我在大陸刻意留心過有沒有比我年紀大的 IT 技術人士。到目前為止除了學校教授之外,沒有!就連 qiu 這樣的第一代程序員也還小我兩歲。當然,這只是個好奇,比較年紀毫無意義,這些朋友的成就都大我許多 :)

 

■2003/10/29(三)

珠海金山第二天課程。課中 freeway 為我補充了講義內關於 exception 和 dtor 之間的相互影響,以及 proxy in vector<bool> 中的 !(!(*p & mask)) 動作意義(北京課程中也有學員提到,當時我沒有意會過來)。回到臺灣後 liubin 又為我補充了 stack unwinding 的技術資料,以及在 type traits 中以 value 替代 object 的作法。

金山果然是金山!

我向來尊敬大陸有開發Office軟件、直面微軟的公司。金山正是這樣的公司。
WPS雖然面臨 MS Office 的強大市場壓力,但我相信WPS的存在意義不是商業數字可以涵蓋的。做為金山的技術核心,WPS肯定培養了金山的許多技術骨幹,並強化了金山的形象。

晚上大夥兒吃海鮮。linlin 點了大閘蟹。除了 dongbo,我們都不太應付得來這麻煩的小將軍。

20:00-22:00 一行人又回到公司,和其他同事進行一場輕鬆座談。會中我對金山的朋友們提到我正在寫一本名為《Word排版藝術》(暫名)的書,主要是探討Word處理大型文件(書籍、論文、大型書面報告)方面的功能和用法。這是我近 8 年排版經驗的總結(我的書從 8 年前開始便都由我親自排版)。閒談過程中引發一個想法:既然 WPS 的功能和 Word 相若,我很可以為金山寫一本《WPS排版藝術》(暫名)。為此我打算在自己的電腦上安裝一個簡體環境(Windows+WPS),開始認真了解 WPS。在這過程中我也將以 user 的角度為 WPS 提一些使用層面上的看法。

座談會中談了一些輕鬆話題。其中一個話題令我印象深刻。有人問工作帶來的疲倦,或工作完成後隨之而來的空虛,侯捷是怎麼應付的。我聳聳肩回答道,那就休息一下,或出去旅遊嘛。jiazheng 補充了一個很好的回答,他說『對自己好一點,給自己一個鼓勵』。是的,這個真的有效。拿這次大陸行來說,北京課程結束後,我在能力範圍內給自己買了個臂擱。是花了點錢,但少吃幾頓好的,不就補回來了嗎!吃進肚裡還要拉出來,買個雅致的紀念品可以留住回憶,還可以留給子孫。多好。又好比在珠海的這幾天,我每天給自己一杯很棒的藍山咖啡,雖然不便宜,一杯 RMB 28 元,但讓我放鬆自己,享受工作中的生活,也是很棒的事。

 

■ 珠海金山課程留影 2003/10/28~29

下圖:珠海金山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zhuhai-6.jpg (27378 bytes)

下圖:珠海金山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zhuhai-7.jpg (35391 bytes)

下圖:珠海金山課程進行中

2003-kingsoft-zhuhai-5.jpg (66350 bytes)

下圖:珠海金山課後大合影。以侯捷為中心,左側第一人是freeway(金山毒霸技術總監,著淡灰白衣),左側第二人是 jiazheng(金山助理總裁,著深藍衣),右側第一人是 dongbo(金山副總裁,著淺藍衣)。我喊 dongbo時常被他佔便宜,因為發音像 "董伯",而實際上他肯定要小我 3~5歲(是吧,dongbo :))

2003-kingsoft-zhuhai-1.jpg (30655 bytes)

下圖:珠海金山課後合影

2003-kingsoft-zhuhai-2.jpg (33823 bytes)

下圖:珠海金山課後合影

2003-kingsoft-zhuhai-3.jpg (30169 bytes)

下圖:2003珠海金山培訓活動,負責安排及接待我的 linlin。
熱情活潑又幹練的哈爾濱姑娘。

2003-kingsoft-zhuhai-4.jpg (28667 bytes)

 

■2003/10/30(四)

返台的日子。linlin 送我到拱北關,從這兒直接穿越關口進入澳門。在澳門機場想給 dongdong 買個小禮物,但機場的東西太貴了。dongdong 應該可以體諒吧。

1535 抵達桃園中正機場。18:30 見到可愛的家人。

再沒有比出遠門順利完成任務後回到家裡更棒的事了。

 


 

■直航、神舟、民主、自由

每次飛往大陸,總想起直航。何時才能不浪費巨大的時間和人力物力在無謂的「第三地轉機」上?飛機起降是飛安的重要關鍵,我真希望少起降幾次。軍事安全考量之下,政府的顧慮我可以理解,但盼兩岸關係早些撥雲見日,讓兩岸人民不要再有任何無謂的陰影、爭執、浪費與犧牲。

澳門飛往北京的飛機上,不斷有神舟五號載人火箭的升空畫面播放。平時在家裡只看報紙不看電視(偶爾才看看重大新聞或球賽),因此雖然對神舟五號的消息並不陌生,video 畫面卻是頭一次看。有一種壯闊的感覺在胸中滋長。中華民族耗在政治及意識型態上太長太大太廣太久了。如果大家能夠把力量不論任何形式集中在一起,該多麼美好!當然,首先民主與自由 — 政治民主、言論自由、思想自由、遷徙自由、信仰自由 — 絕不能走回頭路。政黨不能等同於國家

所有中國人,我的同胞們,對民主與自由的想法應該都認同吧,我想。

臺灣已經把「思想言論上的叛國」視為無罪,任何人可以發表任何政治主張而不獲罪。這是何等大氣。這並非憑空得來,是許多人以性命幸福和勇氣換來的。

 

■大陸大學生對臺灣的了解

原本以為大陸大學生對於臺灣應該很感興趣,北大和北京聯合大學兩場座談下來,卻少有人主動問到臺灣的種種。往往在我的誘導之下才會有一些詢問。

『大家不是應該對臺灣很感興趣的嗎?』我把這個問題拋出去,他們回答說,不知道要問些什麼,因為對臺灣相當陌生。這讓我十分驚訝,在 internet 如此發達的時代,還有陌生存在嗎?後來知道,舉凡中國時報、聯合報(臺灣兩大報)之類的新聞網站,都無法在大陸被連接上。絕大多數人接收到的是臺灣的戲劇節目、藝人消息、才情橫溢但尖酸刻薄的罵人大王...。臺灣選舉期來臨時,可接觸的時事新聞多些,但都是被篩選過的。

 

■宣父猶能畏後生,丈夫未可輕年少

怎麼形容大陸年輕朋友給我的印象呢?從安排北大座談活動並主持現場的 xinxin,到金山公司接待我的 tengyun,到後來在珠海接待我的 linlin,再到早些年 接觸過的年輕人,甚至 IT 公司裡年紀輕輕的項目經理、技術總監...,我最常用的一句讚美就是:幹練,站出來像模像樣。我欣賞這種氣勢。

臺灣朋友如果有機會猜測對岸朋友的年齡時,建議把直覺減去 6~8。如果你認為對方幹練有如 35 歲,猜他 28,對的機率比較大。

不比其他東西,就比待人接物、應對進退和氣勢,臺灣年輕人普遍稚嫩,需要加把勁兒。去年 12月淡江大學的一場座談中,同學們也非常關心兩岸競爭力的問題。我當時是這麼說的,『臺灣目前仍有相當優勢,但這優勢不在諸位身上。』

當然,太「張揚」太「放」也不是好事。66 分說成 99 分,粗通說成精熟,好像是每年招聘會上的戲碼。多幾次這種面談經驗,再好的整體印象也要變糟。我認識不少台商管理階層說:大陸年輕人自我吹噓的本領高強,說的話要打折扣。

所以,千萬不能有『我是流氓我怕誰』、『好壞上了再說』、『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態度。飯可以少吃,話不要亂講。能放能收才是優秀。不都說「一張一弛,文武之道」嗎?

因為經濟富裕,臺灣這一代相對驕寵。因為環境嚴峻競爭激烈,大陸這一代相對堅強幹練。我把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看成世道循環。然而,行之多年的大陸一胎化人口政策,造成每個家庭養了個小祖宗,一個小孩六個大人疼,再加上經濟好轉,會不會多年後又世道循環呢?世事如棋局局新,當思來時路。

話說回來,「富過三代,才知道穿衣吃飯」。這話的意思是,經過三代的優渥生活,一個人才有優雅文明的生活氣質和格調。在社會文明、人文素養、服務水平、醫療厚生等等建設上,大陸還差臺灣一大截。有時候談到總體競爭力,比的是這些潛在的東西。日本經濟衰退很多年了吧,國際影響力日蹙了吧,然而你有機會到日本看看,感受一下他們的社會秩序、公共建設、文官體制、應變能力、工作態度、各種職業運動的發展、各種茶道、禪道、花道、武士道...的鑽研,你將說不出日本國力衰退這樣的話。

2003/11/19補注:我在 2003/11/15的《天下雜誌》教育特刊 p36 看到這樣一段話:「一個國家的興盛,不在於國庫的殷實、城堡的堅固或是公共設施的華麗,而在於公民的文明素養,也就是人民所受的教育、人民的遠見卓識和品格的高下。」這是掀起宗教革命的馬丁路德於五百年前的一席話。

根據自然法則,我認為,各人種各區域的賢庸愚劣比例大致相同,總歸是個常態分佈(normal distribution)。大陸強在人口眾多。常態分佈下,10億人口挑出來的賢智之士比 2100萬人口挑出來的多 50 倍。說到照顧全體民生,大家的平均負擔是一樣的;說到發展強權(不論哪一類強權),50倍可就是個難以追趕的遙遠。

如果臺灣的存在,大陸視之為一個跑在前頭的小弟,一個值得學習尊重的對象;如果大陸的存在,臺灣視之為一個實力雄厚的大哥,一個血濃於水可以信靠的對象,這對雙方都好。但願兩岸人民長有友誼,互補長短、競爭合作,合作競爭。

 

■座談會,問與答

以下就有限的記憶,對 (1) 北京聯合大學 (2) 北京大學和兩次座談會上的問答做一份簡單的文字整理,其中沒有技術性問題 — 所有技術性問題我都記不住 :)

Q: 您有沒有過挫折與低潮?

A: 有。離開職場從事技術寫作的第 2,3 年,我面臨一個大低潮。1995 我受到損友很大的傷害。此後我便知道,人生如潮有起有落。從此可以比較成熟地面對這種常態。1995 年的傷害使我的人生有很大的成長。人生不可能一路長紅,吃苦要當做進補。

Q: 希望您能來清華和北大計算機授課。為什麼沒有這樣的安排?

A: 是我的榮幸。但我不能逕自提著行李來敲門 :)

Q: 您的書籍有沒有遇過被拒絕出版的情形?

A: 沒有。

Q: 是您先感興趣才去翻譯書,還是出版社先找你然後翻譯。如果您譯好的書出版社不想出版,怎麼辦?

A: 是先對某本書感興趣,才會有翻譯的意願,但也得出版社找我才行,我沒有主動權。除非熟稔的出版社,否則我不主動提建議,因為翻譯不是我的全部,我手上有一大堆寫作計劃。再,你把程序(過程)弄反了,是出版社先拿到譯權,才找譯者,不是譯者先動手翻譯,再找出版社,所以不會有「不想出版」的情況發生。創作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翻譯不可能。

Q: 您更熱愛編程還是翻譯?

A: 我做的是 IT 技術的翻譯,其中大部分是編程技術,因此翻譯和編程對我是同一回事。我都喜歡。

Q: 您更熱愛翻譯還是創作?

A: 翻譯使我熟讀世界第一流作品,對技術提升有幫助。對我的生計也有幫助。但和創作比,我更愛創作。創作苦,苦多了,但是最苦之後最樂。

翻譯像吃春藥,一下子使你膨脹,使你生產力大增,隨時可以辦事兒,每天有固定進度。但它對於提升一個作家的真正深層能力沒有幫助。對一個作家而言,真正深層的能力是內容章節的組織能力,相當於 IT 技術的架構(architect)能力。翻譯當然對社會很有貢獻,但如果想做層次更高的作家,不能耽沉於翻譯,不能滿足於翻譯。

Q: 您的言談中給人「洋溢著幸福」的感覺。幸福的定義是什麼?什麼是成功?

A: 「定義」是嚴肅的事情。我臨場只能想到:幸福就是做你愛做的事…而且…嗯…活得下去。

國父說(大意):下焉者照顧好自己,中焉者造福周遭一群人,上焉者造福廣大群眾。我認為能照顧周遭一小群人,就算成功。我立過一個志向,希望「侯捷」兩個字成為一群人的共同美好回憶,這樣在我就是成功,事業上的成功。

Q: 工作和幸福生活是否衝突,如何解決?

A: 是可能衝突,不過還是有很多美好的故事。感情需要經營,就像面對程式,用心才有好結果。最好你能夠以你的才情吸引你的另一半非君莫屬,讓她甘心當一個電腦寡婦 :) 認真的女人最美麗,認真的男人最帥氣。

Q: 打算什麼時候退休?

A: 不是在暗示我吧 :) 

如果以安逸為目標,我曾經希望 46 歲退休(距今只剩 4 年)。退休在我而言並非不工作;我很享受我的工作。我意思是希望 46 歲能夠不為生活發愁。該存多少錢才能到達這個目標呢?這和個人物欲有關。我的物欲不高,所以容易快樂。朋友說要存夠四千五百萬(台幣)他才放心,讓我瞠目結舌。

就技術寫譯工作而言,我沒有預設退休年齡,60 歲應該還可以,80 歲大概不行。有時候我的好朋友會和我討論「誰做比較久」的問題,我認為他比較辛苦,所以我可以做比較久;他認為我比較辛苦,所以他可以做比較久。好像孔融讓梨。到底誰比較辛苦?各人做到了各人感興趣的事,就不辛苦。

Q: 技術人以何為本?怎樣才能夠以不變或少變來應萬變?

A: 以本質為本,以核心為本。本質指什麼,核心指什麼,大家都是計算機專業,一定都很清楚。

臺灣有一本書叫做《三千億傳奇》,描述鴻海公司董事長郭台銘先生。他說一個企業的發展,如果上游被別人宰制了,就會死得很慘。很多時候上游就是核心。當然這是郭先生的個人見解,不過他創造了三千億傳奇,我們要尊敬他說的話,想想他說的話。鴻海目前是臺灣第一大民營製造業,超越王永慶先生的台塑企業。

說一個和技術無關的事。以前我寫作,有一種心態:『排版別來煩我,那不是我該關心的』。為此我吃足了苦頭。後來為了不讓自己短命,我就想把排版搞清楚,我要在書出版之前就在我手上看到將來讀者看到的一模一樣的東西。8 年了,所有我的書都自己排版。在書籍後製過程中,排版就是上游,沒掌握好它,書籍的硬體品質上不來,嚴重時會影響閱讀效率。所以我要掌握上游。

話說回來,涓涓細水入江河,上游還有更上游。你該掌握到哪裡,取決於你的個性、企圖心、事業性質。我就掌握到排版為止,不會再去親手處理製版、印刷,更不會去干涉廣告、銷售。

Q: 程序員的道德是不是該追求完美?

A: 追求完美的人比較有成功的機會。道德一字太沉重。不要變成潔癖,癖就是病。

人世沒有完美,除了 "hello, world!" 之外,世上沒有沒有臭蟲的程式 :) 從 60 分進步到 95 分容易,但是到了 95,要再增加 1分很困難,這時候,在已經無關功能正確性的時候,就該出手了。花 40 年出品一個完美程式,怕只能孤芳自賞。

大家只見成功者笑,不見失敗者哭。你去訪問大老板,他當然告訴你他追求完美。(他一定也極樂意告訴你他小時候有多苦、歷經了多少挫折、心靈上有多少悲憤...,這些都可以更擦亮他頭上的冠冕。)Intel 前總裁葛洛夫有一本書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臺灣譯為《唯偏執狂得生存》。偏執也是一種病,是病就不好,世上沒有好病。

追求完美,給人「曲高和寡」、「難以親近」、「龜毛」(臺灣發音,"磨蹭"、"難搞" 之意)的感覺。面對自己,是該追求完美;面對團隊,就必須拿捏尺寸。你得有個人魅力,吸引別人和你一起追求完美。事業不是一個人幹起來的。

但是,我的書我一個人幹得來,你的作業你一個人幹得來,所以我們都應該沒有牽絆地追求完美。然而如果你為了寫出一個完美作業,學期結束了還交不出來,0 分。如果我在讀者花不到 3 秒鐘閱讀的一個無關技術的地方字斟句酌而過多延誤稿件的完成,不但不能適時幫助讀者,也延誤了商機。

所以,追求完美不該是完美之後才出手,而是指夠好就要出手,出手之後繼續完美,為下一版做準備。你的作業交出去了,你的項目(專案)完成了,你繼續找時間完善它,提昇自己的水平,這才是講求實際的「追求完美」。我的書出去了,我以讀者身份好好再讀過,檢討技術、檢討組織、檢討用句、整理並發佈勘誤,這才是講求實際的「追求完美」。

Q: 您曾經說您的書在大陸有 30 萬冊印量,因而宣稱自己有 30 萬讀者。但也有人說印量不等於銷量。

A: 印量是不等於銷量。但印刷 12 次的書,它一定是前 11 次印量出清,才會有第 12 次印刷。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  所以 30 萬印量接近 30 萬讀者。至於是不是精準到位 30 萬,雞腸鳥肚才會在意這種事 :)

這些數字只用來代表一種概況,誰在乎精確數字呢?這就好像有人寫信給我『侯老師您說 STL 在 C++ 標準程式庫中佔 70% 不對,我認為是 90%』。你說 83.141592653% 我也不反對。別那麼拘泥 :)

Q: 在大陸做一名技術作者和在臺灣有何不同?在大陸能夠僅憑稿酬維持自身和家庭嗎?

A: 在兩岸,做一個技術作者,我看不出有什麼不同。或許惟一的不同是:政治正確性。我仔細閱讀過一家很有名的大陸 IT 出版社的《作譯者須知》手冊,其中有一條:「書稿內容應符合黨的基本路線和國家的方針政策,不得有政治性錯誤」。黨是指哪一個黨?既然提都沒提,顯然是惟一的至高無尚的一個。

能不能夠僅憑稿酬維持自身和家庭?出版社才能給你一個有意義的平均值或統計值。而且你的收入和你的東西有沒有人看很有關係。我的個人經驗不準,在我,我是可以小康生活的。

聽說數年前,在大陸寫作或翻譯大多數不拿版稅,只拿一筆(為數不多)的錢。社會的氣氛好像也期許寫作為一種慈善事業(才夠格調),作者都該不食人間煙火。談錢就沒有格調?做善事得偷偷摸摸不然就是沽名釣譽?這都是扭曲的、不健康的價值觀。

IT 作者苦哈哈,IT 出版界卻天天掉餡餅(數年前),中間有什麼問題?問題在於本末倒置。一本暢銷好書,優秀出版人的確扮演很重要的(推手)角色,但他首先得有好的上游。作者就是上游,是本質,是核心價值。

出版應以作者為本,此地卻以出版社為本。出版社老大,編輯老大,作者鞠躬哈腰感天謝地。書稿交了,何時出版?作者不敢問不能問。流程到哪兒了?作者不敢問不能問。稿酬簽發了沒?作者不敢問不能問。樣書寄了沒?作者不敢問不能問。庫存還多少?作者不敢問不能問。

一切的問題都根源於「書號」嚴格掌控在黨國手裡,不開放。獨握資源的人,當然就會變成老大。只要出版資源開放,這一切立刻改善。(註:臺灣沒有「書號」這東西;你要出版,你便出版,由出版公司備妥資料申請一個 ISBN 號碼即可

出版的根,在作者身上。物質現實如果不能吸引最好的人才,這個產業就沒有活水源頭。沒有活水源頭,讀者也甭想有好書看。讀者都罵書時,出版社的日子會好過嗎?

P.S. 諸位不要誤會我上面所說的「不敢問不能問」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這會使我的合作夥伴蒙受莫須有之罪。我的合作夥伴不會這樣對我。至於我怎麼知道這些情況,唔,我就是知道。你不知道嗎 :)

Q: 臺灣的(所得)稅重嗎?

A: 臺灣按年收入課稅,我感覺這比大陸以月收入課稅公平一些。按月或按年來課稅,對領固定薪資的人沒有影響,對於收入不那麼平均穩定的人,例如藝術創作者、自由工作者的影響就很大。

臺灣的賦稅我認為不重,所得稅率是 6%, 13%, 21%...。你要能繳到 21% 的稅,你的(家庭)年收入很可能是 250~300 萬新台幣(每個報稅人的扣除額都不相同,所以有此區間)。21% 以上是多少我就不知道了,我沒有認識這般「高貴」的朋友 :) 臺灣的健保對全民照顧做得很不錯,但賦稅輕,愛護醫療資源的觀念也還在建立與落實之中,因此健保對於財政是個大負擔。我想人民必須有這樣的觀念:福利與賦稅如影隨形。不能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這個道理放在任何事情上面都成立。

大陸所得稅起跳就是 14%(2003/11/17補註:有誤,見文後讀者來函)。我不知道我的認知是否片面,這是從我的書籍所得所繳的稅去理解的,我的每一分版稅收入都繳這個稅,除了某次某出版社自動幫我節稅。節稅人人歡迎,但必須在誠實合法的範圍內,因此請不必多花巧思,該繳的就繳。

美國、加拿大等社會福利國家的所得稅可就重了,一般從 25%~30%起跳。瑞典更重。多年前我看過一篇報導,瑞典網球名將世界球王 Borg(柏格)因為受不了他的稅率到達 90% 而移民摩洛哥。90% 實在太可怕了,迄今我還懷疑報導的正確性或我的記憶的正確性。

Q: 北京的房價相對很高,台北如何?

A: 台北的房價也高出其他地區一大截。像我,我是住不起台北市的。加上其他因素,我選擇住在新竹(台北南方 90 公里)。打個比方,一對剛出社會的年輕夫妻,25, 26 左右,在台北市區如果要買一戶 30 坪(90 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合兩人之力大約要用 20-25 年的時間來還房屋貸款(負擔逐年遞減)。房貸佔臺灣年輕家庭的支出中非常大的成份。當然,房子的價格和地點、學區、屋種、屋齡...有很大的關係。

Q: 兩岸有何差異?

A: 這個題目很大,需要審慎的比較和措詞。

我最直接想到的是,大陸的貧富差異非常大,臺灣比較平均。由於大陸都市和鄉村的差異性過大,農民得不到平等的資源,以致於在所得、教育、生活環境各方面都遠居劣勢,政策上又不允許他們改行。「農民」一詞甚至演變成罵人的話(低下、沒知識之意),這樣真是不好。2002 我去太原的夜車上,同臥間是一位太原老百姓(他很溫和友善,比我在 2001所經驗的黃老總好太多了),他告訴我,很多偏遠農民的年所得只在 1200 人民幣左右。

當然,十億人口,治絲益棼,難度很高,我能理解。

「人身」的差異則是:大陸人直爽奔放,臺灣人內斂有禮。

再一個網絡上獲得的感受是:大陸網民怨氣不小。上如國家院士級的學者也可以拿來評點拿來辱罵。罵的人可能只是一個大學還沒畢業的乳臭未乾的小子。貪污腐化當然可以罵,但這裡說的是學術、研究、科技,你罵這些學術地位和你有天壤之別的學者,又只是空口白罵,拿不出一點實際東西,自己不覺得氣虛嗎?

臺灣也有亂七八糟的網絡論壇,多在政治影劇方面。技術討論版上大家都還相當自制。

以上是我這4,5年來接觸所得的一些臨時想到的,可能片面的感受。

Q: 聽說臺灣的盜版相當嚴重?

A: 盜版是有,嚴不嚴重要看數字,我沒有數字可以給你。我認為臺灣持續在觀念上有很大的進步,那就是:愈來愈多人知道,盜版是一件可恥的、不光彩的、不好意思說出口的事。

臺灣有許多大學會和企業界談條件,以很便宜的價格將軟件賣給學生。我相信,以 Office 軟件(文書排版、試算表、簡報、電子郵件)而言, 1,000 元以下(新台幣;折合人民幣 250 元)學生都樂於購買正版。在我印象中,新竹交大好像有過 100 元(新台幣)一套的優惠辦法。

從免費的、盜版的不正當行為,發展到付費的、正版的消費,這是一個過程。學生的經濟能力我(以及許多社會人士)都可以理解,也多少帶有點諒解的成份。但是千萬不能得了便宜賣乖、理直氣壯地使用盜版、光明正大地宣揚盜版,更不可把上傳盜版品供人下載者視為英雄 — 那又是一個扭曲的價值觀,一個沒有廉恥心的表現。

Q: 出版的步驟是什麼。

如果是翻譯,先由出版社取得譯權,再找譯者。完稿後進行編輯(包括技術和文字),以及排版和校對。這些過程可能反反覆覆。然後是製版,印刷,封面設計、封面印刷、裝訂、入庫。

如果是創作,首先是技術 ready,然後是寫作,然後是尋求出版機會(找出版社洽談),然後是後製(程序與上一段所說相同)。另有人是先找出版社談,確定出版社願意出版,並簽約,才開始寫作。我自己不喜歡先簽約,那會把我綁住,使我身心俱受折磨。創作應該是件自由的事,我不喜歡有任何束縛。不過我會儘量體諒大陸出版社的立場,適度配合。(此間出版必須先「選題」,而後「立項」,而後才能拿到「書號」)

Q: 技術是指掌握數種開發工具嗎?

A: 不是。技術講究的是事務的本質。不同的事務有不同的本質。網絡,遊戲,嵌入式系統,驅動程式,操作系統,它們側重的技術本質都不相同。

開發工具會影響你的工作效率,所以亦有其重要性。開發工具如一朝風月,本質素養如萬古長空; 不可不明一朝風月,不可眛卻萬古長空。

Q: 感到過技術上的挫折嗎?感到過孤獨嗎?

A: 都感到過。我已過 40,知道如何面對。
熱情的讀者是我創作路上的最大支持力量。

Q:您主要集中於哪些技術?

A: 從我的書籍清單中可以知道。

Q:到哪裡去找前人已經解決的問題。

A: 期刊,搜尋引擎,MSDN,community(網絡討論社群)。

Q: 您認為寫程式難嗎?

A: 看寫什麼程式。寫一個 "hello, world!" 很簡單,寫一個 word, MFC, VCL, Qt, Java Library, ACE, STL, Linux, Windows OS... 很難。

也許你想問的是寫程式需不需天份?不需要。寫程式很大程度是一種訓練,不需要天份。當然,需要性向。

Q: 如何說服出版商出版你的書?如果被拒絕呢?

A: 出版社常向我邀稿,所以我沒有機會展現我的說服力。除了第一本書 — 我記得是先擬一個大綱給出版社看。如果被拒絕,就換一家。

Q: 您還做項目(projects)嗎?

A: 12 年前就不做項目了。我和業界朋友做的事情其實一樣,只不過他們的產出是項目(projects)和產品(products),我的產出是書籍和文章。

Q: 您說您不做項目(projects),如何保證您所寫的東西是做項目的人需要的?

A: 不能保證。我照我的感覺走。我只是鑽研我喜歡的東西,剛好有夠多的人喜歡這些作品,支撐了我的生活。

並不是每個人都只注意項目上的東西。我自己會因為喜歡某些極具 credit 的技術作家,而購買他們所出的任何書籍,即使我暫時用不到。如今我也擁有不少這樣的讀者。他們站在我的肩上開拓視野,一如我站在其他人肩上開拓視野。

Q: 您透過哪些管道獲得最新的知識,目前最關心哪些技術。

Q: 我研究的不是最新知識,是核心知識和基礎建設(infrastructure)。通常透過期刊、書籍、源碼、自我歸納推導驗證整理...來獲得知識。目前最關心 application framework 如 Qt, MFC, VCL, BCX, Java library 及 framework 如 STL, ACE, Boost, Loki... 的基礎建設知識整理。這也就是我的下一個重要技術寫作目標

Q: 是否先有一個目的,才開始寫作?

A: 不,先有一個興趣,而後去鑽研。有了心得,不寫白不寫!(哄堂大笑)。當然啦,我也需要面對開門七件事,因此報酬率多寡也有可能在某些時候以某種程度影響我的興趣走向 — 影響程度不太大就是了。

Q: 成為一個優秀的技術翻譯,需要什麼樣的條件?

A: 首先技術要過關,這就能做到「信」。其次文字要通順,這就能做到「達」。反覆多看幾次,不求最快交稿,那麼除非你的文字水平實在太差,否則一定「達」。這樣就夠了。至於「雅」,是個人素質和積累,可遇而不可強求。文如其人,你不可能三兩下突然就雅起來了。樹小牆新終竟未成氣候,雍容大戶還是需要相當積累的。

Q: 您贊成發展中文程式語言嗎?

A: 我不認為有這個需求。程式語言只需要一些 keywords 來表達,初中或甚至小學程度就可以理解那不超過 50 個的英文單字。

但我會對任何堅持自己想法的人保持尊敬。

我的想法和態度也持續有著變化。以前大陸讀者問我,是否贊成中國人要有自己的 CPU和自己的 OS。我的回答是:一切最好從商業考量,不要從民族主義出發。後來我想,如果有一群人很堅持自己的理想,為此奮鬥不懈,我當然應該尊敬他們。要我投資,且慢;要我尊敬,那沒問題,我一向尊敬千山獨行的人。

Q: 如果有個歹徒拿著一把手槍指著您,同時拿出兩張光碟,一張是 J2EE,一張是 .NET,要你安裝其中一張,您選擇哪一張?(哄堂大笑)

A: 世界上不可能存在這個情況,所以我不回答(哄堂大笑)。

好像大家很想知道我要做什麼選擇。這些技術都很重要,我都會去研究。這裡頭並沒有誰會打倒誰的情況發生,因為它們也都各自有了自己不小的客戶群。

如果我是不同的身份,可能我的回答不一樣,但今天我是教育工作者,我的任務是技術傳播和技術教育,所以兩個產品我都會關注。

Q: 看您的書很舒服,是否在文字上有什麼特別的訓練或培養?

A: 沒有刻意培養。但非常重視文字的流暢,常常改來改去。

大家可能很好奇書籍創作的過程。我沒有湲筆立就文不加點的本領,你所看到的都是辛苦琢磨的成果。

舉個例子。我極度重視我在侯捷網站上發表的無酬的、自由觀看的軟性文章。往往花三天三夜的時間字字斟酌推敲,東挪西移,反覆再看。寫完之後丟出去,情緒激昂不能平復,又花一天半日休息。特別激動的文章,丟出去後還會反復又看,看的過程還會再改(只動小處文字,不動大架構),下次上傳又是新版本。

當然啦,一星期沒掙到一毛錢,還願意花這麼多時間精力來完善文字,這必須感謝讀者對我的其他有價作品的支持,使我擁有這般從容。我很幸運,謝謝大家。

-- the end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2日 PM 03:24
非常感謝侯先生分享大陸行的心得 , 受益良多.

金山軟件算是大陸頂尖的軟體公司 , 其網路遊戲 [劍俠情緣] 可以算是本公司的競爭產品 :)該網路遊戲技術沒話說 , 該有的功能都有 , 只可惜因為開發太久 , 耗費四年的時間 ...

這又導出了一個問題 , 底層技術是否需要自行開發? 如果每樣技術都要自行開發 , 一定會拉長開發時間 , 使得產品毫無競爭力 ; 如果不自行開發 , 產品推出迅速 , 趕得上潮流 , 可是 ,技術卻會被別家公司綁住 . 目前大陸傾向所有技術都自行開發 , 可是 , 卻會產生開發期太長的後遺症.

最近我所認識的一位朋友到西雅圖受訓 , 學習 IC 元件驅動程式的寫法以及應用.他發現美國非常重視 Design Patterns , 連驅動程式都大量使用合適的 Patterns . 我朋友看了之後 , 非常感動 ,他說美國人寫的程式架構竟是如此漂亮 , 簡潔易懂 , 以及可重複使用.他感覺這就是美國和台灣軟體工業的差別.台灣還處在手工打造的年代 , 美國卻已經懂得使用 Patterns 來快速開發高品質的產品.

■侯捷回覆:我認為,上游(底層)技術是否需要自行開發,完全取決於事業的性質,以及公司領導者的企圖心(想賺哪個層次的錢)。

再套《三千億傳奇》的故事。有人問郭台銘先生,當初他受到上游(或同行)公司的 IP(Intelligence Property)的宰制,動輒付出巨額權利金,現在鴻海取得了大量 IP,卻又以此壓制同行?郭說:這是他們定的規則,我只是照著玩而已(頗有以其人之道還諸其人之身的意思)。又說,其他同行如果要像我一樣銅筋鐵骨,也必須經歷和我相同的磨練。

這些話都沒有錯。商場像戰場,除了殺人不見血。我說的是動輒億萬的版圖;小打小鬧的企業就無所謂了。

一位現任 CA 副總裁的老朋友告訴我,他當年案子中用的 UI controls,都不使用 MFC 提供的東西,都是自行開發,因為他們的東西要和 Windows 新版一起出來,他不能受制於 MFC 或任何工具。

所以,IP 當然可以用買的,很多時候這樣的決定也是對的。取捨之間完全在於你做的是什麼事業,你的企圖心在哪兒。企圖心拿捏不當,可以使你受制於人,也可以使你壯烈成仁。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3日 AM 10:04
您說的不錯 , 拿捏合宜的企圖心可以說是事業成功與否的重要關鍵。我所待的部門也是在一次失敗之後才領悟這番道理 , 可是 , 所付出的代價卻是非常昂貴的.

說到 MFC , 個人也有深刻的體悟.之前曾在開發案子時 , 選擇撰寫自己的FrameWork , 而不使用 MFC , 一方面是不想被 MFC 綁住 , 一方面是想訓練自己撰寫 FrameWork 的能力.雖然 , 撰寫自己的 FrameWork 非常辛苦 , 常常都有 Delay 的風險 , 可是 , 在撰寫的過程中 , 才了解到為何 MFC 要如此設計架構 , 以及為何會有 Design Patterns 的存在. 之後 , 公司要求這個案子必須跨平台 , 頓時 , 我當初的堅持立即有了回饋.

這當然不是說用 MFC 就不好 , MFC 在 Windows 平台開發專業軟件的能力是被尊敬的.可是 ,我的心得是 : 唯有了解甚至自己動手寫 Framework , 使用 MFC 才能更加順手.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2日 PM 08:02
剛剛總算一口氣看完了,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彷彿我也去了一趟大陸,感受到了每個過程的心情及視野,很有收穫。讀您的遊記真的很舒服,但卻不鬆散。果真是文如其人,中肯實在,又不失隨和及原則。任何與您接觸過的人事物都是幸運的,因為受到了您全心全意的尊重與真心相待。
很高興今天能讀到您的文章,這是我今天最珍惜也最有收穫的一件事。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3日 PM 02:22
讀到先生的2003大陸紀行,很有意思。一年見先生一面,讀先生一篇紀行,已成為這幾年年尾的一樁快事 :-)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4日 AM 12:59
先生﹐您好﹗第二次給您寄去飛鴻﹐還忘笑納﹗哈哈
此次想跟先生您隨意聊聊﹐打攪了﹗晚生這廂有禮了﹗哈哈

今天在網上拜讀了您的近作《2003 大陸紀行 宣父猶能畏後生﹐丈夫未可輕年少》。味道好極了﹗就像您喝的藍山coffee﹐淡雅而又蘊涵溫情﹐在現在我家裡天氣寒冷的時下﹐正好暖身﹗哈哈﹗此文先生興之所至﹐筆之所至﹐讀之當如身臨其境。我一向欣賞先生的文才﹐比如您翻譯的Effectiv C++系列的譯序﹐當然我最喜歡先生在《mfc 深入淺出》中的自傳。“心無城府﹐胸有點墨”﹐”每有會意﹐欣然忘食”--好的很呀﹗還有您在《stl 源碼剖析》中的序言﹐莊子的養生主﹐大陸的語文課本有選此篇文章作為文言文的精讀課文﹐我喜歡莊子的想象力﹐古人尚且有如此志嚮﹐何況今人乎﹗

先生的照片我都看了﹐看見先生捲起袖子講課的樣子﹐不知是否有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之感啊﹖我想先生自己講課時一定是在享受快樂﹐要不就不會有連講四天的豪情了﹐我想川貝枇杷膏應該請先生作代言人﹐三瓶就能有此神效﹐到時肯定是購搶一空啊﹗哈哈

先生來大陸﹐可惜我不能去北京和先生聊聊﹐限於經濟問題﹐呵呵﹐我發現此次先生談了談自己政治理想﹐我贊成先生的﹐社會本是個大家庭﹐何必掩耳盜鈴﹐向為理想獻身的斗士門致敬﹗原來如此﹗﹗﹗

先生買的古董可請懂行的朋友看過呀﹖想看看是啥模樣﹖下次把它的照片放在網上給我們讀者看看呀。還有你的筆筒﹐呵呵 先生的古文一定學的很好﹐此文中有一張照片是啟功先生寫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啟功先生是大陸有名的書法家﹐我同學家有他的一幅對聯﹐是真跡。沒想到雷軍的金山公司有此一寶﹐出乎意料﹗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希望先生常保青春﹐寫出更多好書﹐好文章。這樣我就有眼福了呀﹗先生寫道--"金山公司的裝璜特色﹕牆上有許多中國詞牌" 不知道金山公司還有哪些詞牌﹐先生能否透露﹐辛棄疾文武雙全﹐可惜生不逢時﹐可惜了﹗

我喜歡毛澤東同志的詩詞﹐雖然是今人﹐但歷史上的詞能有他的氣勢的人不多﹐就像先生的--山到頂時我為峰﹐豪氣萬千﹐自信得很﹗我喜歡毛澤東的書法﹐寫得氣勢如虹﹐揮灑自如﹐充滿自信﹗先生的簽名我沒見過﹐不敢妄論﹐呵呵﹐期待中.....我想一定不錯﹐文人嘛﹐字如其人﹗

不知先生的夫人是否會妒忌您的電腦搶去了您的大部份時間﹐呵呵﹐你是否曾發現你的電腦傷痕纍纍﹐你猜會是誰去這麼裝扮她的呢﹖玩笑拉﹗羨慕先生有此大度的老婆﹐看來先生魅力可堪啊﹗不知道先生當年是怎麼樣使夫人束手就擒的呢﹖呵呵﹐歷史上有司馬相如的鳳求凰﹐浪漫啊。。。

先生買的魯迅先生的書不知讀了沒有﹐我就是以前給你提散文名《侯捷之朝花夕拾》的那個同學﹐現已畢業﹐在家失業中。。呵呵﹐先生不必擔懮﹐學生自當努力﹐見笑了﹗可能我提的題目不一定合適。我現在在江蘇省宜興市﹐紫砂茶壺的故鄉﹐我姑姑就是靠這個養家糊口的﹐以前由台灣老闆到我們這裡來收購﹐這幾年生意不好了﹐說不定你用過的紫砂茶壺就有這裡出產的哦﹗呵呵

好了﹐下次再聊。so long﹗
順祝﹕全家安康
閤家歡樂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4日 AM 10:43
候老師您好﹐我是一個在珠海工作的軟件開發人員﹐是您的忠實讀者........(客套的話省去了)

剛剛讀完了您的這篇文章http://jjhou.csdn.net/article03-20.htm﹐非常認同您的政治上的觀念﹐很多話都是我等想說但又不敢說的。但同時我對您的這篇文章又心存顧慮﹐尤其是象這樣一篇針對大陸讀者的文章﹐裡面的一些觀點是與大陸執政黨相左的。像你這麼一個在大陸軟件開發人員心目中舉足輕重的人物﹐在CSDN這麼一個在大陸軟件開發人員心目中舉足輕重的網站上發表了一篇對大陸執政黨視為有“持不同政見內容”的文章﹐我怕大陸政府最終會對CSDN進行干預的﹐希望我是多慮了﹗

"中華民族耗在政治及意識型態上太長太大太廣太久了。如果大家能夠把力量不論任何形式集中在一起﹐該多麼美好﹗當然﹐首先民主與自由 ─ 政治民主、言論自由、思想自由、遷徙自由、信仰自由 ─ 絕不能走回頭路。政黨不能等同於國家。"------這句話說的實在太好了﹐一針見血的刺中了大陸執政黨的要害。尤其是“政黨不能等同於國家”﹐看得出您對大陸政府的一些政治手段是看得很透了。但我怕這句話會引起政府的干預﹐畢竟目前的中國大陸是沒有言論自由的﹐很多大陸的網站就是由於“存在不一樣的聲音”而被強行關閉的。

“原本以為大陸大學生對於台灣應該很感興趣﹐北大和北京聯合大學兩場座談下來﹐卻少有人主動問到台灣的種種。往往在我的誘導之下才會有一些詢問。”------這對於大陸來說是一個非常政治敏感的問題了。東西可以亂吃﹐但話不可以亂說﹐其實很多大學生心中都有非常多的疑問﹐只是不敢公開說﹐不敢公開問而已。否則在這樣的公開場合一旦說錯什麼話﹐輕則處份﹐重則開除處理﹐這是哪個大學生都不敢嘗試的。

對不起﹐沒向您請教技術而是探討起政治來了。也許我是多慮了﹐但我真的不希望出現CSDN被封﹐您的作品在大陸被禁的局面(當年張惠妹就是由於在陳水扁宣誓就職的那天唱了國歌而被大陸全面封殺的)。

■侯捷回覆:感謝您寫來這封信。我感受到溢於言表的關懷和友誼。

首先說明,並不是我在CSDN上發表了這篇文章。是我在侯捷網站上發表這篇文章,而CSDN把它提到頭條。所有我的文章都只發表在侯捷網站上,任何人不必經過我的同意都可以轉載我的文章。

您可以看出來,CSDN處理這篇文章非常謹慎,只給出一個 link,不同於以往。如果要封殺,應該封殺侯捷網站(簡體版)而不是CSDN。我維護繁簡兩個網站有點麻煩,封殺了簡體版網站,大家都來看繁體版侯捷網站也不錯 :)

如果這麼一點小事兒小聲音都不能容忍,我想大家就真的對中國政府非常非常失望了。我想不至於如此。中國政府也逐漸放開胸懷有了點大氣,應該知道怎麼做才能夠獲得民心。我願如此 :)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4日 PM 03:13
我也希望如此,希望中華民族人民徹底改掉習幾千年來慣于被壓迫被奴役的本性,希望政府能夠多听听老百姓的真實聲音,希望兩岸關系能在一個平等和穩定的基礎上發展!謝謝先生百忙中的回信。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4日 PM 02:06
在您的網站上我看到了 "丈夫未可輕年少--2003大陸行" 紀實。同學們都很感激您對大陸的關心﹐對計算機教育的貢獻。同學們都期盼明年您可以來同濟大學。相信您的到來將是同濟大學的盛會。

■侯捷回覆:我很高興有機會和同濟大學的同學見面。願明年安排上海之行。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6日 PM 04:20
在網站上看了您今年的大陸紀行,讀了您的感性文字,有如沐春風的感覺。知道您的哪句話對我觸動最大嗎?“……希望留下一些值得日後驕傲問心無愧的足跡。”明天的足跡,正在今天腳下。

關於大陸的所得稅制度﹐這裡有一點小資料。

【轉貼自上海稅務網】
個人所得稅的稅目稅率是如何規定的﹖

(1)工資、薪金所得﹐適用九級超額累進稅率﹐稅率為﹕
級數 全月應納稅所得額     稅率      速扣
第一級 500元以下                 5%         0
第二級 500-2000元              10%        25
第三級 2000-5000元           15%        125
第四級 5000-20000元         20%        375
第五級 20000-40000元       25%        1375
第六級 40000-60000元       30%        3375
第七級 60000-80000元       35%        6375
第八級 80000-100000元     40%        10375
第九級 100000以上             45%        15375
【注1﹕所謂速扣是指“速算扣除數”﹐在應納稅所得×稅率基礎上再減掉一個數字﹐才是實際應繳納的稅金數。
注2﹕應納稅所得是指工資減掉各種保險(大陸所謂“四金”﹐即失業、養老、醫療和住房公積金)後﹐再減掉一個免稅基數(上海是1000元/月)後的數字。上海的四金要佔到個人月薪的18%】

(2)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和對企事業單位的承包經營、承租經營所得以及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投資者的生產經營所得﹐適用稅率﹕
級數 全年應納稅所得額     稅率          速扣
一 5000元以下                      5%              0
二 5000-10000元                  10%             250
三 10000-30000元                 20%           1250
四 30000-50000元                 30%           4250
五 50000元以上                    35%           6750

(3)稿酬所得﹐適用比例稅率20%﹐並按應納稅額減征30%。
【這就是您說的14%了吧﹐和我工資交的稅差不多﹕)】
(侯捷註:在臺灣,稿酬、版稅、演講所得有18萬(新台幣)免稅額,超過之後有 30% 免稅,餘按全年所得之稅率(6%或13%或21%或...)繳納。

(4)勞務報酬所得﹐在減除法定費用後適用稅率20%﹐對勞務報酬所得一次收入畸高的實行加成征收。
級距 勞務報酬所得                          稅率      稅款加征
一     不超過20000的部份                 20%
二     超過20000-50000元的部份     20%      五成
三     超過50000元以上                     20%      十成

(5)利息、股息、紅利所得﹐特許權使用費所得﹐財產租賃所得﹐偶然所得和其他所得適用比例稅率20%。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7日 AM 08:01
侯捷老師﹕你好﹐我是一名大四學生﹐首先謝謝您帶給我們如此多的好的技術書籍﹗有一件事情﹐我記得您當初曾經計劃出一本Microsoft Word的書﹐不知道為何﹐後來沒了音信﹖是否因為太忙﹖我覺的寫這樣一本書對您來說﹐相對於大部頭的書﹐應該比較容易。可作為大部頭書的調劑來寫﹐不知道您同不同意。慇切盼望此書的出版﹗謝謝﹗

■侯捷回覆:沒有忘記。事實上此書的技術問題已經全部解決,骨幹已經完成,只剩完善工作。我期許自己在 2003 年底交稿。交稿後一個月可出繁體版。至於簡體版比較不好說,我無法給各位一個明確日期。

 

傳送日期: 2003年11月18日 PM 03:30
侯捷老師﹐您好﹗
早就是您的讀者﹐而且把您的名字作為一個品牌﹐買書的依據。今天看了您的《丈夫豈可輕年少- 2003大陸行》﹐一時興起﹐就給您寫信。都是高興起來想到隨便敲的。

說起共鳴﹐我最早用工商銀行(大陸最大的國有商業銀行)﹐受不了衙門氣味﹔招行一進門的服務和細節讓人很“爽”﹐加上一卡通是大陸最早提供網上支付的﹐以後寧可尋找相對比較少的招行ATM機取款(或用其他行ATM跨行取款﹐交一點手續費也高興)。對岸已經在各個方面享受精緻的服務﹐大陸還在魚龍混雜﹐相信沒多久該沉澱的就會沉下去(如技術出版﹐某出版社已經開始為粗治亂造付出代價了)。

其實什麼事業﹐都需要用心服務、保持職業(Professional)和效率。您的書最吸引我的就是一種professional。不僅僅在技術上﹐更重要的是態度和做法﹐很多細節上能看出來﹐是在花心血﹐希望做出經典的東西來﹐維護“侯捷”和“職業技術作家”形像。

寫了一堆﹐跑題了﹐還沒有介紹自己。我計算機專業﹐大學畢業沒幾年﹐在北京工作。像很多人搞IT的年輕人一樣﹐跳了不少次槽(單親家庭﹐大學學費自己搞定得很苦﹐對Money的確敏感。都評價大陸IT業浮躁。大概因為很多人都還有對貧窮的恐懼吧﹐平靜下來的確不容易)。發現在開始做重複的工作﹐無論是技術還是為人處世﹐於是今年夏天又辭職(台灣有我這樣不到30歲﹐所謂“項目經理”嗎﹖)到中國科學院計算所當軟件工程師﹐順便完成在職研究生學習﹐希望得到碩士學位。

Project做過不少﹐技術以外的東西也嘗試了一些﹐但是說找到“定位”還早。您選擇做“職業技術作家”﹐應該基於自己的樂趣。不知道您以前有沒有寫過對專業興趣的歸納或感想。

我有個人技術主頁﹐關於Linux的。技術的東西對您估計也沒啥有趣的﹐倒是有一
頁“關於”引起不少網友的反饋。具體的URL是...﹐歡迎您來看看。

■侯捷回覆:「相信沒多久該沉澱的就會沉下去」。是的,我也相信如此。只要開放之門不要關閉,在外來思維的衝擊下,大陸各方面一定會繼續有新氣象。

「不知道您以前有沒有寫過對專業興趣的歸納或感想」。如果您指的是如何從生活中找出專業興趣所在,沒有,我沒有寫過這方面的文章。技術寫作在我是不經意的轉彎,並無刻意規劃。比較特別的是,我往興趣發展,沒有太多遲疑。這和現實環境的支持脫離不了關係。我很幸運。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