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Sabrina

侯捷  2003/11/27


Dear Sabrina :

今天是妳手術的日子,在台北馬偕醫院。妳的表現勇敢沉著,我們都為妳驕傲。

術後領藥時,爸爸在藥局旁的大廳看到一群志工媽媽(婆婆)唱聖歌,為大眾祈福。其中一段話令爸爸印象深刻,摘錄如下。

美國有一位白人男子,名叫查理,非常討厭黑人。他的生活中不能忍受黑人出現。舉凡上學、工作、日常作息...,乃至於從黑人店員手上接過找零,他都不能忍受。有人問他:『林肯總統已經解放黑奴,黑人白人各色人種都是平等的,為什麼你這麼討厭黑人呢?』他說討厭就是討厭,沒有理由。

查理後來遭遇了一次極嚴重的大車禍,導致雙目失明。失明後的他最煩惱的不是生活不便,而是無法分辨面對面站著的人是黑是白。他認為這是失明對他最沉重的打擊。

失明之後,為了生活,查理必須學習盲人點字,以及新的謀生技能。學習過程跌跌撞撞倍加辛苦,幸好有一位很好的導師以無比的耐心幫助他鼓勵他,扶持他度過人生最黑暗的一段。

終於有一天,這位導師拉著查理的手,溫柔地對他說:『查理,你知道我是一個黑人嗎?』查理淚流滿面,說道:『從今以後,我的心中沒有黑人白人之分,只有好人壞人之別。』

Sabrina,長大後的某一天,妳會看到爸爸為妳這一天所寫的這篇文章。妳是如此幼小,長大後對這個手術和它帶來的肉體痛苦可能完全遺忘,但是爸爸希望妳知道,在這一天,因緣使我聆聽到的這樣一個觸動心靈的故事,必定也有重大意義於妳。

在人的世界中,歧視與偏見是最愚眛的行為。人的皮膚只薄薄一層,它的顏色卻導致了那麼多的膚淺和災難。更有甚者,同膚色、同文、同種,乃至同血源的兩群人,竟也可以因為人本價值之外的原因而怒目以對,干戈相向。

千萬不要在眼睛看不見之後,心中才有光明。那樣代價太大了。

「慈悲沒有敵人」。爸爸希望妳知道:恨的力量很大,但是愛更偉大。

父  寫于 2003/11/27 臺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