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喜來一則憂

— 讀兩岸雜誌有感 —

侯捷 2003/12/27


■臺灣電腦雜誌

說實話,我很久沒有保持固定閱讀臺灣電腦雜誌的習慣了。

也許雜誌界的老朋友對我這話感到傷心難過,也許和我一樣的一般讀者也對我這話感到傷心難過,我畢竟自己還偶而在臺灣電腦雜誌上投稿呢!

但是看看我們的電腦雜誌,對軟體從業人員帶來多少幫助?幫助率有多少?扣除產品報導與測試,加上業界人物報導,剩下多少技術性文章?其中的技術面有多高?含金量有多高?

年年定期或不定期的「CPU測試and/or報導」、「印表機測試and/or報導」、「數位相機測試and/or報導」、「筆記電腦測試and/or報導」、「顯示幕測試and/or報導」、「硬碟測試and/or報導」……數不盡的測試and/or報導。這些測試有多大可信度?唔,想想送測產品和廣告客戶之間的聯動關係,就差不多可以會心一笑了。上面的幾顆星幾顆星也只能「僅供參考」了。也許你測試得很用心,下筆也還有良心;這次準一點,下次帶偏差…無論如何,沒有公信度就全是拉…呃…雞。

這些測試+報導當然不是全沒價值。每當我要出門去買點什麼電腦產品或週邊設備時就權將它們當型錄,圖個輪廓印象。

我一年難得出去買幾個 IT 產品,你呢?

買一年12期每期300頁的刊物,不只為一份略為詳細的型錄而已,是吧!

所以我對定期收到的各色電腦雜誌的習慣處理方式是:往地上一扔(我的書櫃空間有限,我也需要進行書櫃空間保衛戰)。只有心血來潮時我會做些剪貼工作,把幾位心怡作家的文章剪下來集結成冊。至於剪後餘屍(大約全屍的90%),那是毫不猶豫地扔掉了,畢竟書房僅容旋馬。

當然偶而也發現一些不錯(包括技術性和可讀性)的文章,但因出現率實在不高,也就常常更被淹沒在那慣性一扔之下。

我對所有我所心怡並熟識的作家,都給予誠摯的建議:你們的文章是有保存價值的,請建立自己的網站把文章放上去。你的讀者將來要找你時,一定喜歡使用 Google 甚於使用手眼剪刀訂書機。你當然希望你的文章將來被讀者繼續參考使用是吧?難道你會期待他們將來在如此不專業的刊物上大海撈針?版權?版權不是問題啦,你的稿給雜誌社,賣的是「一次刊登權」,不是賣身契。雜誌社如果拿你的稿集結成MOOK, BOOK, anything else, 他還得付你額外酬勞呢。(這些先講清楚比較好,避免可能的糾紛)

『不專業?』『雜誌就是雜誌!雜誌不都很雜的嘛!』不,請別再用這種話來搪塞。讀者對一本電腦雜誌的期望並非如此。學生、工程師(程式員)真的希望看到業界人物的報導嗎?這些人物並不是對軟體技術或軟體產業發展的大貢獻者,純然只是業界的中高階經理人而已。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價值,我當然不是看輕他們,也沒資格看輕他們,但他們真的對雜誌購買者重要嗎? 我至少還滿清楚電腦雜誌是些什麼人看的。

人物報導之外,這些刊物的讀者真的也希望看到一大堆硬體測試嗎?測試數據客觀嗎?有公信力嗎?測試是一門講究精準的工程,不是一門憑手感、憑觸覺、憑視覺、憑交情、憑業務的藝術。

再就是技術文章的筆調。能不能讓技術文章不要那麼煽情?什麼聖戰啦、石破天驚啦、最好的、有史以來最好的、截至目前有史以來最好的...。可不可以中立一些?輕鬆的筆調很好,但別總來這一套行不行?

『如果雜誌確實不堪,你侯捷為什麼還要在上面投稿?』唔,雜誌社向我邀稿,雜誌社歡迎我的稿,我沒有不給的道理。我把我盡心盡力的稿子給了雜誌社,賣出我的一次刊登權。他們的刊登資助了我的生活,讓我有比較好的餘裕做我的工作。我開了網站,把文章很好地排了版,放在上面免費讓人閱讀。我做了一切我該做能做的事。

其實每個人想做點什麼是他的自由,旁人無權置喙。要做到什麼理想什麼程度,也是他的自由,旁人無權指點。

要的是分工。DIY,硬體測試,產業資訊,產業人物。

巧婦難為無米炊。沒錢啥也別談了。雜誌社的朋友告訴我,某年年終結餘,

硬體測試都沒有用嗎?

雜誌社只衝印量,衝給誰看?給廣告客戶看。有了印量就容易有廣告,有了不錯的廣告業務就可以維持雜誌的經營。

 

我是個平和的人,我不認為我有權力批評誰應該做這個不該做那個。不過,我肯定有表達看法的權力。我表達我對臺灣電腦雜誌的失望,是做為一個雜誌讀者與觀察者的角度出發的。

 

■大陸電腦雜誌

 

內容真的很雜的



■一則喜來一則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