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談大陸高端技術圖書

 

孟岩 / 方舟 / 侯捷

2004/01/07 首刊於《中華讀書報》

侯捷註:本文首發後,我又加了一些補充,以
另一種藍色區分之。


小引:三年前,也就是2000年底,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出版了臺灣技術作家侯捷先生的《深入淺出MFC》第二版,緊接著在2001年初的《程序員》雜誌創刊號上,侯捷發表了名為《C++/OOP大系》的著名文章,相當程度地影響了中國高端技術圖書市場的發展。之後的三年,我們的高端技術圖書幾乎可以說經歷了一場狂飆突進,無論是選題品質、專業程度還是圖書的品種和品質,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如今高端技術書籍市場可以說是空前繁榮,這毫無疑問是中國技術人員的福音。然而,2003年以來,高端技術書籍市場明顯顯得後勁不足,已漸露疲軟之態。高端技術書籍發展過熱了嗎?未來的走向會是怎樣?就這些問題,我最近與侯捷先生通過電子郵件進行了一番探討。

P.S. 以下 "技術書籍書評" 簡稱 "技術書評","技術書籍出版" 簡稱 "技術出版"。

 

孟岩:先生好。我手邊有一本2001年第一期的《程序員》,您為這期雜誌撰寫的《C++/OOP大系》,這篇文章對於我的技術學習生涯來說,具有里程碑的意義。即使今天看來,這篇文章也很有特色。我知道您從九十年代初期開始就發表技術書籍評論,不過這篇文章嚴格來說更像是啟蒙性質的介紹,是有著很強目的性和責任心的,似乎不能算是"無責任書評"。您當時寫作這篇文章的時候,臺灣的技術圖書市場是怎樣的情況?大陸的情況您是否瞭解?是什麼促使您寫作那樣的文章?

侯捷:呵呵,"無責任書評" 是一句有趣的反語。此事源於2000下半年,CSDN蔣濤兄邀請我為籌劃中的《程序員》雜誌寫點東西。雜誌期刊我見過很多,總覺得書評最是吸引目光。優質書評既談技術,又有文筆,或還間有機鋒與哲學火花。當時我在臺灣已經不定期寫過八年書評,於是構想把幾個大題目系統性地重新加以整理,介紹給大陸讀者。這便是「C++/OOP大系」和「GP/STL大系」兩篇系統書評的由來。原本還要寫「Windows大系」,涉及SDK/MFC/OS-kernel/Drivers編程,但因事忙加上侯捷網站已貼有過去許多相關文章,所以沒有完成。

《大系》發表之前,我只略知「MFC四大天王」(編按:侯捷先生的一篇書評)在大陸網絡上頗為傳佈,偶爾也看到自己的雜文被引用或轉載。當時對於大陸,不論就技術書籍或雜誌或網絡論壇,都沒有太多認識。因此帶給讀者(如您)的影響完全在意料外。很多事情,就大局而言是水到渠成,對小我則只是因緣際會。

臺灣的技術書評,就我觀察,正是從《無責任書評》開始有了較為正式、常態、被期待、被傳頌(有影響力)的身形。此前也有很棒的技術書評,如冼鏡光先生的專欄,但只零散出現。《無責任書評》於1993/02推出後收到熱烈迴響,說明「技術書評」文種和「侯捷書評」文體在臺灣的稀缺性。這些書評受歡迎的程度甚至到了集結三冊出版。「做為刀劍,首先必須是兵器,才有其價值」,但從技術書評集結出書這件事看來,讀者購買的意願已經不僅在於書中(恐已過時)的兵器價值,還包括對其特殊文體、文體主人的感情投射,以及伴隨讀者成長的某些深刻回憶。

這些書評(另一層意義是「外版好書推薦」)受到的熱烈對待,和臺灣計算機書籍市場,以及計算機知識的昌盛繁複,有些關連。工程從業人員很清楚,高階技術知識多需由外版書或期刊尋找,畢竟那是全世界專家的演出舞台。外版書在臺灣不便宜(原價,頂多打點折扣)(編按:臺灣沒有 "外版影印書" 這種商品),但來源充裕。然而無論你外語程度多好,永遠比不上母語閱讀的快速與深刻。我個人英文閱讀經驗堪稱豐富,英文閱讀速度堪稱不惡,但讀後印象甚難比擬中文閱讀。因此以「快速協助建立知識體系輪廓」為目標的系統性書評,對讀者就有很大的「兵器」價值。至於文體的鮮明個性乃至文章的鋪陳,使讀者進而將「兵器」視為鑑賞收集的對象,則是始料未及了。

孟岩:記得當年您曾經提到,大陸在臺灣之前翻譯出版了《Design Patterns》,多少有些出乎您的意料。可是現在,從所謂的"影印版"到良莠不齊的"翻譯版",再到數量仍然較少的本版高端精品書,可以說凡是國內市場存在一定需求的技術書籍,出版商都會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推出。我的一個朋友,得知國外出版了一本新書,托人從Amazon郵購,結果原版未到,影印版已經上市,令人哭笑不得。您當時是否想到,在之後的兩三年之間大陸的高端技術書籍發展會發展得如此之快?

侯捷:初期對大陸不了解,所以現在也無從回答「當時是否想到」。不過這三年來,透過自己的觀察與朋友的協助,點點滴滴認識了大陸技術出版輪廓。

2000/09我和朋友在北京閒談,得知很多外版好書都沒有被引進大陸,覺得非常驚訝,疑惑於學子或工程師通過哪些書成長?此後三年,高端書籍的出版品種大躍進。在我觀察的某些方向上,大陸的中譯本品種已經超越臺灣。這種轉變確實非常劇烈,也非常戲劇化。

孟岩剛剛提到「出版商都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推出」,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對於大陸獨特的影印版,我以為引進速度還可以更快些。可試著在外版書上市一個月後出版,或甚至和外版書同步發行。電子溝通和電子商務盛行的當代,這完全是可能的。出版社需要的只是一顆旺盛的企圖心和一位選題高手。

但是對於中譯本,急於推出的後果就是慘不忍睹。臺灣有一句俚語:『吃太快打破碗』。慢工出細活有一定道理。有些活兒就是需要一定的時間才可能獲得相當的質量。土木灌漿沒有養護28天就達不到理論強度,紹興酒不多放幾年也不可能溫潤爽口。同樣道理,不給譯者足夠時間,他不可能做出夠好的質量。如果出版社能夠換個方向思考,每個月都簽下好書譯權,給譯者一年時間,一年後便也就能源源不斷有好譯本出版啦。通過伯樂的慧眼(選題和選人),好譯本值得讀者一年等待。急吼吼的讀者,我建議看原文書;一心想從書籍吸收最新技術的人,我會告訴他們書籍內容從來不是「最新的」- 最新技術出現於期刊、白皮書或規格文檔。

以上所提都是以好書為前提。不是好書我們就別去說它了。

此外,讀者要有一個心理準備:影印版不是久長之計。那是已開發國家對未開發或開發中國家的一種知識援助。一旦整體經濟好轉,「一小部分人先富起來」轉變成「潛在讀者群富起來」乃至於「全民均富」時,這個援助肯定會取消。

孟岩:不過正如您所說,閱讀英文,再好也不如直接閱讀中文來得效率高。但是中文書的質量就很讓讀者擔心。當然這兩年各出版社對於圖書品質的重視程度較之以往有大大的提高。在我看來,前兩年高端技術書籍的繁榮,市場的反應其實只是原因之一。各大出版社急於爭奪豐富的外部資源,建立自己在高端技術書籍市場的形象,建設自己的專業品牌,培養讀者的忠誠和認知度,聚集和培養一批專業化、高水準著譯者隊伍。短短幾年間,我們不斷看到一些過去從未有過的現象,這包括通過網絡媒介展開讀者與譯者的互動交流;出版者或譯者提前開放樣章供讀者品評;公開選拔譯者;甚至還有幾次出現原譯本品質太差,以至於重新翻譯出版的情況。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

方舟:是的,這樣的一些方式改善了出版者與讀者之間原來所保持的一種關係,大大拉近了讀者與出版者之間的現實距離。不過,拋開各出版社的傾力投入,但從市場反應來看,今年的中高端圖書似乎顯得相對低迷。很多很好的圖書在市場行都沒有獲得應有的反響,這不免讓人有些奇怪。是不是我們引入的高端書太多了?

孟岩:我看要弄清楚這個問題,首先恐怕要冷靜的分析2001至2002年高端技術書籍的"繁榮"局面。是真正的繁榮,還是帶有泡沫性質的虛假繁榮?我認為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們的高端技術圖書引入確實過多了。最近我去書店看了一下,光高水準的作業系統原理教材,從影印版到翻譯版,就有不下10種,UNIX/Linux源碼解析類書籍,從引進到原創,不下10種。編譯原理一直是我們軟件產業中的一大弱項,從重視程度和人才培養上看,都相當不足。然而在這方面的好書,絕大多數都已經引入。演算法與資料結構、網絡、體系架構等方面的高端名著,也是數不勝數。C++的高水準著作,可以說已經是無一漏網。而UML、Design Patterns、XML、.NET、Web Services、Extreme Programming等前沿技術領域,也已經是百花齊放。單從這些圖書的書目和印數來看,旁觀者也許以為,中國的核心軟件技術能力已經如何了不起了。但是實際上情況並不是這樣。我們自己的能力自己是清楚的,中國的整體軟件水準還相當孱弱。目前引進的圖書,以我們目前軟件技術隊伍的數量和水準,想要很好的消化吸收,恐怕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覺得泡沫是存在的。

方舟:是的。我有的時候甚至奇怪,某些高端書的銷量之大,到了讓人意外的程度。我感覺,購買高端書的讀者分成兩類,一類是把書買回來讀的,一類是把書買回來當擺設的。

孟岩:大多數人恐怕都是後者。露華濃香水的總裁曾經說過,他們賣的不是香水,而是一種夢幻般的生活方式。我看不少讀者購買高端書的時候,實際上也不是在買書,而是在買一個高手之夢。

侯先生怎麼看這個問題?您覺得把高端技術圖書當成"香水"來製作行銷,這種方式可能長遠嗎?

侯捷:一屋子好書,好歹勝過一屋子紅酒 :)

拿書籍當炫耀品,對擁有者是可惜的,但好過炫耀華屋美服名酒名車;再不濟也贊助了名書的作者和出版者。你知道,能被拿來炫耀的名書通常都相當高端,市場很小,作者和出版者都很辛苦。我樂意看到大家吆喝買個《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說不定哪天信手翻翻居然也悟了其中半頁。

其實如果各位問我『書房那麼多書,你都看了嗎?』,我會告訴你1/4沒看,放著只為備查。誰知道哪天我要用上呢。這種特殊運用方式和我個人的工作有相當關係,畢竟我的工作相較於一般技術人員還是比較特殊的。

買書只藏不讀,固然可惜,但「買一個高手夢,一種夢幻般的生活方式」也沒什麼不好,人總還向上看。我比較可惜的是:買了好書捨不得塗劃(入寶山卻綁手綁腳作繭自縛),進而「多買一本收藏」。看過劃過的書才真正是你最寶貴的收藏,上面有你的心得眉批、你的塗鴉、你的足跡、你的歲月,是對你個人真正有價值的東西。

話說回來,「買一個高手夢」只能是一種自發心情,不能當商業手段推廣宣傳,那會貽笑大方。這種宣傳手段別說長遠效果了,就是短暫效果也不會有。

談談「高端書是不是引入太多」這個問題。這要從讀者和出版者兩個不同角度出發。高端勢頭發展如此迅猛,對讀者是好消息。我多次看到論壇上老資格程序員對比「當年之困頓」與「今日之豐沛」發出慨嘆,言下無非要年輕朋友珍惜資源。豐沛能否引發珍惜,很難說,也許更易引發浪費(看看美國人用水用電用紙用油的態度)。不過無論如何,豐沛的學習資源對讀者永遠都是好的。即使迷離於繁華似錦,撲朔於眾聲喧嘩,也好過無書可讀。

但是就我專注的幾個觀察領域,大陸出版人對外版書的迷戀怕是過頭了。優質書不存在「引入太多」的問題(所有優質書就知識價值角度都值得引進),卻並非所有外版書都優質。出版人完全沒必要在普通等級的外版書上浪費資源。此外,優質外版書如果翻譯不當、後製不當,也就不再成其優質。有網友在論壇上發言:『這譯本還是比較好的,只是翻譯不好而已。』我看不懂這種冥王星邏輯。

此前曾有大陸出版業者希望我為該社總攬「註釋本」。什麼是註釋本?就是中譯本的另一種形式,只挑選少量高深或艱澀的篇幅進行註釋,其餘保留外文不動。這使我感嘆外版資源的競爭程度。但即使如此我還是認為不存在「引入太多」的問題,只要外版書本質好又精心加工過,出版人在形式上的巧思還是值得尊敬。畢竟你我的需求不代表一切人的需求,你我的好惡不代表一切人的好惡。一切由市場說話,由讀者手上的money說了算。

前面提到「忠誠度」,我們來談談這種說法。我對忠誠二字的理解是:無論產品如何我都買你。就這個理解,我認為沒有任何一位成熟讀者會忠誠於任何作者、任何譯者、任何出版者。信譽(credit)當然很重要,是消費者對陌生產品的信心指標,但信譽是產品的自然副作用,無關忠誠。消費者對舊產品的滿意度,會反應在他對陌生新產品的購買意願上。沒有誰會為了無謂的忠誠拿自己錢包開玩笑!

此前孟岩還提到,網絡力量促進了「讀者與譯者的互動、出版者或譯者的開放樣章、公開選拔譯者、重譯質差的譯本」。我認為這是網絡最棒的一面。不開放的事物必有腐敗的趨向;網絡是最開放的空間。但我也同時看到從無盡壓抑中解放所帶來的過度表現。很多網友運用網絡的打擊力(批評、責罵、控訴、施壓),少數網友運用網絡的惡力(謾罵、污衊、吵架),卻少有人運用網絡的聚和力(讚美、鼓勵、正當的分享、平和的討論)。在論壇上說一本書好之前,需得先聲明自己不是 "托",說一本書不好之前,也得先聲明自己不是 "托"。這是個缺乏自信也缺乏互信的虛擬社會!真實社會呈現虛擬面貌,虛擬社會卻反映了真實社會的真實面貌!

孟岩:目前我們的書評網站風氣不正常,不是簡單地肯定就是簡單地否定,缺乏耐人尋味的、建設性的意見,因此也缺乏指導性。其實現在大多數技術人士是需要指導的,因為高端書太多,走在書店媟P到一種恐懼和焦慮:這麼多書,怎麼看得過來!

方舟:我走在書店堣]恐懼,除了你說的這種恐懼,我還覺得一種慌亂,技術的種類如此豐富,資源如此豐富,而且今天還被趨之若鶩的東西,可能到了明天就無人問津。面對這種局面,我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一旦把精力過多地投入到一個將來無用的技術上,被別人上屋抽梯,可就太慘了。

孟岩:可以理解。1996年之後,受到Java、.NET、UML、Open Source和Web革命的劇烈衝擊,軟件基礎平台技術和工具的變化空前劇烈。特別是現在的Java和.NET之爭,讓所有人都感受到選擇的壓力。大家都好像沒有膽量在一門技術上投入太多精力,擔心被釜底抽薪。現在的時代,似乎廣博要比專精更重要。對很多人來說,可能當務之急是搞清楚那些不斷湧現的新名詞,什麼XML、xSP、Agile、Unit Test,統統都得懂一些。至於深入,確實沒有必要。今天剛成了Ant高手,明天就聽說Maven有望取而代之,今天還為在搞清楚了COM技術的關鍵點而興奮,明天就聽說"COM is dead",這種苦澀的滋味,誰也不願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品嘗。因此很多人對技術的選擇和深造持謹慎態度,自然,對待高端書也就保持一個持幣觀望的態度。

侯捷:是專家,就不擔心只有一個就業機會。不是專家,那麼不過佔個平凡位置,一萬個就業機會又於你何有哉?

兩位都提到面對繁複、快速演變之知識結構所產生的恐懼心理。這很正常,我也有過。但「弱水三千取一瓢飲」各位也都聽過,也都信服。問題出在哪裡?在於認知與信心不足,這就很需要前輩寫點東西來帶引年輕朋友,更需要老師輔正學生的觀念,才不會有「程序員只能做到30歲」這種莫須有的集體恐慌。

前面孟岩提到『似乎廣博比專精更重要』。你倆其實都不是這樣的人,也都知道這不是正確的態度。對技術的選擇是該保持謹慎,但關鍵已經在你自己的話中點出來了:該對選擇保持謹慎,不是對學習保持觀望。如是也就不會有「書太多怎麼辦」的焦慮。書就是那麼多,你沒看到它它還是存在,存在於你的見識之外。我再說一次,即使迷離於繁華似錦,撲朔於眾聲喧嘩,也好過無書可讀,好過從前的淒涼冷清。我們寧願有自己的選擇(有專家建議更好),不願受制於別人的選擇。

「迷途」的對比是「知返」,這就更突顯出優質書評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如果說書評太沉重,那麼至少我們需要言之有物的讀後感。

順帶一提,我很清楚我的書評只因做得早做得多做得久,受到了過度讚美。這兩年大陸出現非常高水準的技術書評,不論就結構、文筆和專業技術,都不遜於侯捷書評。我的心中有不少明日之星。

孟岩:侯先生的意見很好,惟有走專精的路線,才能保有立足之地。不過在針對IT技術人員的教育架構中,目前單靠圖書這一種形式單騎突進,沒有其他形式相配合,似乎已經顯現問題。我們的大學教育體系不能適應當前形勢,已經不是什麼新鮮話題了。除了正規的學校教學之外,其他的教育交流形式都還處於非常落後的狀態。比如說期刊,比如說程序員之間的交流、會議,培訓和諮詢業務,網絡教學活動,等等,在高端專業技術領域堙A這些形式根本沒有發展起來。可以說,高端技術圖書是獨立支撐著中國開發者高級專業教育的局面,這當然會獨木難支。就我自己而言,讀書自學能夠讓我最深刻地領會技術知識,但同時也是效率最低、開銷最大的一種形式。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書太多,時間有限,根本看不完,學不會。這些問題自然會抑止我的購書欲望。

方舟:說起書多,我想到這堜帠\還有一個高端書佈局不合理的問題。高端書雖然很多,但是題材卻非常明顯的集中在個別幾個熱門的領域中,即某些領域的高端書數目遠遠超過其他領域的高端書數目。比如C++、.NET、Java,這些領域的高端書可謂比比皆是,而其他領域,高端書寥寥無幾,對於某些領域我甚至連一本也想不到。原因當然也很簡單--出版社看不到市場上的需求,而讀者又得不到相應的引導,產生不了這種需求。比如Flash,現在可以用來做完整的應用程式,可以操作資料庫,可以做遠端調用,應用Web Services,真正要在Flash方面達到高級水準,一定要掌握這些東西。再比如Python/Ruby這樣的語言,在國外的進展非常快,它的方便性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開發者,已經成為一股潮流。可是這樣的潮流在目前的圖書市場上完全得不到體現。

侯捷:所有的學習資源中,書籍最重要,也最根本最長遠。這是我的看法。孟岩不也說『讀書自學能夠讓我最深刻地領會技術知識』,這正是因為你可以咀嚼可以反芻可以靜思(惟獨不能發問)。書籍是不是『開銷最大的一種形式』呢?我認為書籍是花費最小的一種學習形式。在臺灣,12小時高階課程(非大眾補習班層次)要價4000-6000新台幣(折合人民幣1000-1500)或更高,而一本書再多也就600-800新台幣(折合人民幣150-200)上下。書籍是不是『效率最低的一種形式』呢?好老師固然可以快速給你正確的輪廓,但如果把「尋找好老師」的命中率和花費的時間精力計算進來,我想讀書自學還是相當划算的。當然這和學習者個人知識體系的建構基礎是否完整有絕對關係,但誰小時候就胖?誰又一口吃成了胖子?

學習管道必須廣開,不能只靠書籍和學校,這一點我完全贊同。在臺灣,e-learning(電子學習)經過這些年的醞釀,目前正處於加速階段,我認為會以相當陡峭的幅度成長。e-learning使我想到網絡銀行的使用經驗:在家可以搞定的事情我絕不再願意出門去辦,哪怕自動櫃員機(ATM)只離家100公尺遠,哪怕自動櫃員機前有MM可看。以己度人,e-learning前景可期。大陸幅員廣大,這個最能造福窮鄉僻壤的學生。不過消費習慣可能需要大變革,比如說可能你購買的是上課點數(時數)而不再是實質課程(CDs或files),也就是購買對象從擁有權(實物)轉變為特定時間或次數下的使用權(虛物)。

網絡銀行吸引不了所有客戶(連自動櫃員機都還無法取代所有出納員呢),所以e-learning也絕對無法完全取代面對面培訓。高端培訓在大陸未來數年內肯定有很強勁的需求。

程序員之間的交流多不多?我看大陸程序員在網絡上的交流太多了 - 多得是無意義的對話、公器私用的聊天打屁、虛空的高調、重複的勞動、對專家名人院士教授的謾罵。也許掛在網上這般舉止的這些人不能代表真正的程序員,那麼我收回我的話。

關於期刊,大陸有不錯的開展。兩家最大的技術媒體平台,各自引進了數種國際期刊。雖然我不確切知道這些刊物被引用和被翻譯的狀況,不過引進就是個好開始。只要讀者多予鼓勵,雙贏局面可期。若能直接在內地販售外版期刊更好。其實就算從海外訂閱,外版期刊也很便宜,以C++ User's Journal為例(其他同類型期刊都差不多),一年12期也就30美元,加上空運不過65美元(折合人民幣520元),相信每一位工程師都訂得起。我上網查了一下,CUJ的訂閱網頁上列有中國,所以運送不是問題。

期刊(journals)是指豎立了學術性或工業性權威的刊物。我們來說說層次不那麼高的雜誌(magazines)。大陸計算機雜誌給我印象極深刻的是《程序員》,其中的技術選題技術成份早就已經高過臺灣所有電腦雜誌,最近該刊改版為全刊全彩,這不但給讀者帶來很好的視覺質感,也給作者帶來更好的發揮空間 — 是的,某些技術文章以色彩區分文字,可帶來極好的學習效果,這可從《STL源碼剖析》繁體版的四色文字和《程序員》2003/11期「Java物件永續之道」得到證明。

臺灣的電腦技術性雜誌已經遠遠落於大陸之後(我只拿兩岸最佳產品來比較,不談平均程度)。臺灣雜誌很精美,在硬體製作、企劃行銷方面做得很不錯,業者也賺了很多錢,但是分工定位在我看來一團亂,名副其實地「雜」。雖然號稱技術刊物,其實含金量極低,低到專業程序員(軟件工程師)幾乎不太看它們(命中率太低了)。總是一大堆軟硬件產品測試、軟硬件產品報導、軟硬件產品簡介;太多文字圍繞在「消息面」和「產品面」和「產業面」,技術倒成了角落的陪襯。

雜誌談什麼其實都可以的,市場是上帝嘛!但定位應該清楚,總以「雜誌就是雜」做為說詞,只是一種老套路。臺灣的技術性電腦雜誌賺錢是事實,但媒體刊物的賺錢關鍵在於 "廣告量",而招攬廣告的關鍵在於發行量;彼此相生相疊相循環,最後不知道哪一天要出問題。再說吧,做一本給廣告客戶看的雜誌,遠離了真正的讀者,賺很多很多錢能有多少成就感?

臺灣電腦技術雜誌的致命傷在於市場不大,從橫寬從縱深來看,這都是無可改變的天命。但業者忒也太過脫節於技術人員的需求,渾然不知潛在市場(或知道而不願意深耕)。其實只要內容真正好,高技術性刊物在臺灣絕對可以讓業者過得舒舒服服。目光淺短,只願意賺(相對)輕鬆錢,是造成淺碟現象一個重要因素。

方舟談到「選題過於集中」,這在臺灣(乃至全世界)也一樣的。商業運作首先要生存,然後要利潤,然後才能撥出精力做主流外的東西。我們都希望看到百花齊放,但現實艱難可以理解。國外潮流在國內得不到體現,並不一定就是嚴重。每個國家有不同的國情,不同的環境,不同的人文。Java、Delphi在不同地區的受歡迎程度並不相同(落差還不小),衛星導航汽車在大陸或臺灣或北美或日本或非洲或歐洲也一定有不同的市場接受度。

方舟提到「出版社看不到市場上的需求;讀者得不到相應的引導,產生不了需求」,這確實是個大問題,仿彿雞生蛋蛋生雞地相生循環。關鍵其實在雞身上。出版人當以先鋒自許,各位很大程度決定了很大一群人的閱讀口味,閱讀品味,乃至閱讀命運。這個責任該令出版人驕傲,這個重擔該令出版人惕勵。

孟岩:那麼侯先生怎樣看待兩岸高端技術圖書市場的未來?您認為作者、讀者和出版社三方應該做怎樣的努力,才能夠維持和發展這個市場?

侯捷:我想作者、譯者和出版者該做的努力,方向非常清楚:各人做好份內事。

不要心中只有選題,以為有了好選題或簽下一本好書譯權便萬事OK,其他便可以馬馬虎虎。臺灣就有這樣而倒閉的活教材,殷鑑不遠。選題和選書對出版社固然非常重要,但它不是silver bullet。

老實說,官僚時日不久矣,技術出版終將開放。出版人的角色是下游,沒有上游就沒有明天,因此出版人的前途決定於是否和很好的作譯者合作(當然作譯者的市場命運也和出版人的優劣息息相關)。目前的制度是否營造了一個可以讓專業作譯者生存發展的空間呢?這個題目值得出版人好好檢討。

先談版稅發放,一年發兩次還讓人活不活?社長總編大人一年開兩次工資幹不幹?再來談版稅,目前的版稅率合理嗎?重賞之下有勇夫,千古不易,但我所言離重賞還遠得很,只是希望還給作譯者應有的回報和尊嚴。出版成本結構四海皆準,大同小異而已,怎麼大陸的版稅率就臺灣1/2不到?更多連1/3都不到,這能讓大陸專業作譯者活命嗎?大陸生活費比臺灣低,但別忘了大陸書價比臺灣更是低太多,這都反映到作譯者的酬勞上。

如果出版人聽不明白,容我給個 hint:把中譯本版稅率付給譯者的(試舉例 5%)和外商的(試舉例10%)加起來,就絕對是你可以給一位原創作者的版稅率(試舉例 15%)。原創作者是最寶貴的資產,需要各位發掘、培養、呵護。天上不會掉下一顆文曲星,還湊巧打在你頭上。

社會養不起專業作家,是社會的恥辱。如果問題出在出版界,那就是出版界的恥辱。

至於讀者,也許讀者認為『市場是生意人的事,與我無關。』不,市場永遠長相左右於你,也永遠左右你。沒有健全活絡的市場就沒有物美價宜(甚至價廉)的商品。想看非主流書、小眾書、乃至分眾書,沒讓出版業有茁壯的空間你看得到嗎?所以,對於表現好(甚至只好一點點)的作者、譯者和出版者,不要吝嗇掌聲。沒有人天生壞胚故意把事情往壞裡做。出版社不是讀者的敵人!不要只拿網絡來辱罵、八卦、嚼舌根。不好的東西固然要指出來,適時鼓勵更可帶來意想不到的效用。

「出書像天上掉餡餅」的時代過去了,永遠不會回來了。然而不論市場多麼混亂,讀者認知多麼混淆,論壇多麼烏煙瘴氣,我還是樂觀認為:當外來能量進入系統,初期混亂是必然的;只要沒有到達崩潰臨界點,撥雲見日後系統必再趨穩定。那時剩留下來的,都是體質健全的作者、譯者、出版者。

方舟:侯先生是兩岸知名的技術作家,我知道您一直以來致力於高端技術圖書的創作。在高端技術書籍市場相對低迷的時候,您對於大陸有同樣志向的作者有什麼要說的嗎?

侯捷:大陸不缺人才,只缺發現。不缺天才,只缺天才的土壤。

雖然大環境對各位比較不利,但是缺乏強者表示你很有機會當強者。

不是人人皆能做技術寫譯工作,高端技術寫譯尤其是萬中挑一,需要高端技術、需要組織能力、需要順暢的文字表達;大作家甚或還需要文筆和某種人格魅力。如果你自認有以上潛質,我鼓勵各位,熬過大環境不利的這兩三年後,或許否極泰來。

先有技術,而後有技術文字;少了技術,舌粲蓮花也沒用。所以,做為一個高端技術作者,請保持技術上的精進。「寧詳勿略,寧下勿高,寧近勿遠,寧拙勿巧」。

讀者面對琳瑯滿目的同類書籍而不知取捨時,如果你曾經給他們信賴感,他們就會選擇你。信賴感是一種長期的累積。所以,保持恆心,保持毅力。

技術書籍,剝除技術外衣回歸本質,就是你的人格展現。所以,保持真誠,保持熱情,保持對勘誤的負責。

貧乏的詞彙使作品味同嚼蠟,貧乏的人生使作品單調索然。所以,豐富你的人生,保持對技術外的世界的興趣與探求。

論壇和電子郵件幾乎是唯一能夠獲得讀者反饋的管道。但是目前的論壇缺乏良好氣氛,所以,保持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的泰然,保持不憂讒不畏譏的瀟洒。

以上也是我對自己的期許。

走筆至此,正值2003年耶誕凌晨。昨夜的平安鐘聲猶自耳邊嫋嫋,窗外望去竟已東方泛白。感謝孟岩和方舟,使我有機會夤夜參與這篇意義深長的對談。

孟岩方舟:感謝侯捷老師。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