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跑點上

洪蘭 / 民生報 2004/07/11

(這裡有侯捷觀點


沒有 "輸在起跑點上"   這回事    / 洪蘭
                                                        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摘自 民生報 2004/07/11)

暑假,又到了補習班肉搏戰的時候了,我家信箱中每天都塞滿了各式各樣的宣傳品,我好奇的拿起來看一下,發現很多宣傳文字不正確,有些觀念需要釐清。首先,沒有輸在起跑點上這回事,人生是看終點,不是看起跑點。起跑的再快,姿勢再優雅,沒有跑到終點也是枉然。同時人生跟賽跑不同,人生的輸贏很難定義,不像拿馬錶計時那麼簡單,而且就算贏很重要,跑的過程更重要,如果眼光只放在終點,會失去人生最有意義的部分,如果只強調贏,這個孩子會在衝刺到終點後發現除了虛名一無所有,因為親情、友情、愛情都需要時間去培養而這些都比「贏」更重要。

第二,早早送孩子去上才藝班、補習班並不能使他成為天才,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啟蒙計畫及嬰兒健康發展計畫(IHDP)的成果現已有專案報告出來,它的解釋不全然如坊間所言。這兩個專案都是針對
0到3歲的社經弱勢兒童提供早期豐富的多元環境,然後長期的追蹤,在這些孩子5歲,8歲,12歲及15歲時去看早期環境對後來表現的成效。也就是說,如果給予高品質的學前教育能否免除早期環境缺乏刺激所造成的智慧低落。結果發現早介入幫忙雖然有好處,但是它並不能使孩子變成天才,這些孩子的智商比起對照組都有升高,但是仍然在一百左右,而一百是全國的平均智商。也就是說,密集教育經驗有好處但只能使孩子原來的能力發展出來,並不能使他們成為天才,而且這個智商上的差異在兩組孩子入學後,慢慢消失,當然早期參與計畫的孩子在留級和中輟比例上少,也就是說,早期的發音、識字閱讀訓練幫助孩子跟得上學校進度,跟得上,自然中輟或留級的機率減少。

這個研究最重要的是這些孩子到了十二歲都接受七年正式學校訓練以後,兩組在數學成績及心智彈性(即問題解決能力,也就是所謂的原始腦力)上沒有差別,但是早時有學閱讀的孩子,語文能力好些。早期介入所增加的智商隨著時間的流逝,孩子正式教育的長短而逐漸減少。尤其是在這分報告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即發現母親智商可以解釋十二歲兒童學業成就差異的25%,而早期介入只能解釋6%的差異,也就是說,對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來說,母親的態度、智商、個性,非常重要比早期提供良好的環境更重要

在這個報告所顯現的數據其實是一個我們在日常生活上一直看到的,
母親如果受過高等教育,早介入的影響就非常少,以台灣來說,大部分的父母不必擔心孩子會刺激不夠,導致發展遲緩,我們應該擔心刺激太多,孩子承受不了。但是母親的態度有深遠關係這個發現就非常重要了。「十月的天空」這本書是個很好的例子,它的作者為美國西維琴尼亞州礦區的窮孩子。1961年十月的一個晚上,他看到俄國的人造衛星飛越美國的天空,他就跟他母親說他要發射火箭,他母親很支持他,並沒有像別人一樣說,「飯都吃不飽,發射什麼火箭,糟踏錢」,他在母親的鼓勵下,火箭發射成功,拿到了州科展的第一名,使他得到獎學金離開小鎮去念了大學,從此他的人生不一樣。當他從美國太空總署的總工程師位子退休下來時,他寫了「十月的天空」這本回憶錄,裡面講到沒有他母親,他現在跟他同學一樣,在地底下挖煤。所以父母對孩子的正確態度遠大於送他去補習班、才藝班,因為只有有安全感的孩子才敢去挑戰世界,成就人生


侯捷觀點

洪蘭教授這篇文章的旨義,想來是:不必太早給小孩各式各樣的補習課程。這一點我相當贊同。在幼兒才藝班林立的臺灣大環境,以及「不要輸在起跑點上」的一片濫情聲中,這樣的暮鼓晨鐘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本文作者的高知名度,加上所展示的具體研究數據,醒目又突出,應該相當能夠吸引家長的眼球。

然而我必須指出,作為一個科學家,應該謹慎其所引用的數據前提。文中引用的兩個專案數據都來自「針對0到3歲的社經弱勢兒童」長期追蹤結果,如果把它「想當然耳」地全面應用於各種年齡層及各種社經背景的幼齡兒童,那就「想當然耳」地不怎麼科學 :)

事實上社經弱勢兒童的父母,沒有能力太早給小孩各式各樣的補習課程。他們念茲在茲的是吃飽穿暖,頂多是基本(義務)教育。「密集教育經驗絕少發生在他們的孩童身上。社會對這群父母和兒童所要擔心的,是「遲介入」而非「早介入」、「過疏」而非「過密」的教育。文中所說的《十月的天空》作者的母親是非常令人敬佩的少有案例。

雖然,我猜想(只是猜想),把實驗施加於「中產階級或社經強勢」的孩童身上,所得結果大致不變;雖然,我也贊成「人生是看終點,不是看起跑點」,我也贊成小孩不必一天到晚趕補習班、才藝班,但科學論證就是科學論證,我還是要指出,數據的引用必須重視前提。

另,文中說「密集教育經驗有好處,但只能使孩子原來的能力發展出來,並不能使他們成為天才」。身為一個幼齡兒童的父母,我願持平指出,父母對小孩實施密集教育,絕少巴望他們成為天才(天才無法後天養成),而是為了讓他們「不要輸在起跑點上」。孩子能夠「把原本的能力發展出來」已經是父母的滿足。

「起跑點不重要」這話不對。誰都知道起跑點很重要,否則百米選手勤練什麼起跑?「輸在起跑點上」這話是可以成立的。我認為,最好的說法是:「人生很長,看終點不看起跑點」。正因為人生是場馬拉松,起跑點一兩步之差相對於 42 公里之遙也就沒那麼關鍵了。

人生像時鐘,走得準比走得快重要!

人生是一場馬拉松,不是百米匆匆。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兩天收到一封讀者來信:

■Sent: Friday, August 13, 2004 12:06 AM

候先生您好:
看到您的網站後,
知道您是非本科的學生,
而在這種起步的時間比別人晚的情況之下,
又如何能學程式比別人好呢?

我是在二專時期轉資管的,
但我的好友,
在高職就唸資訊,
到現在研究所畢業,
但他的實力還是強我很多,
我實在很想超過他,
想問你要如何才能進步神速,
但我不好高務遠.
還有在我目前還是學生的情況下,
我寫程式是可以自己練,
但並不像寫專案一樣,
考慮的層面那麼多,
人家也不會給你提建議改進,
在這種情況下,
要如何加強呢?

也許侯捷本身可以為「輸在起跑點」的同學提供一點點激勵。

現今婆婆媽媽之間流行一種濫情說法:『給小孩上這上那,補這補那,為的也就是多給他人生一個機會嘛』。雞皮疙瘩掉滿地!我認為,小孩的才藝補習、才藝表演、才藝競賽,投射的是大人的焦慮。大人愈沒自信,愈是把希望寄托於小孩。信心滿滿的家長,愈讓孩子有自由的學習。也許有人問『許多大企業家也是以密集教育經驗來對待他們的下一代,難道他們不信心滿滿嗎?』我覺得事業成功並非一定代表人生信心滿滿從容自在。

十多年前我回學校看望指導教授,隨口問起老師的小孩(高中二年級)。老師說:『他的功課還可以。我的要求不多,不要留級就好了。』老師的輕鬆態度讓當時的我非常驚訝,也讓當時的我思考良多。

我期許 Sabrina(我的女兒)在饒富野趣的小學渡過她的童年。是的,我讓她學英文,因為作為她 "把拔" 的我篤信語言的學習在孩童階段最沒有負擔;我讓她學音樂,因為她喜歡。她喜歡的,我供給;她不喜歡的,我不勉強。

關於「起跑點」這個話題,七年前我也有過一文,是對台大資訊系新生演講的一篇整理。錄於下以為回憶。


●輸在起跑點上?             / 摘自《無責任書評3》1996/11 "涼風起天末" 一文

我發現,在資訊系裡面特別容易出現起跑點極端懸殊的例子。有的同學早在高中,或國中,或甚至小學就開始接觸電腦,可能在進入大學時就已經會寫 Windows 程式了,或者對 C/C++ 已經很熟了,或者常常上網,甚至架設過站台。另一些同學沒有這麼早的啟發機會,於是一開學他們發現「我已經輸了」。距離是如此懸殊,二枚腰逆轉的機率看起來不大。

啊,我要警告那些佔有優勢的同學,要謙虛,不要狂妄。在我看來,你們所佔的優勢,不過就是對 PC 環境以及對程式設計的熟悉,這兩者在計算機科學裡只不過是滄海一粟,沒有什麼好自以為了不起的。記住,這是一個沒有倫理的領域 -- 我的意思是,沒有誰能夠永遠作大哥。

對於那些還沒起跑就已經落後的同學,我要你們想想龜兔賽跑的故事。如果你們問我,那隻兔子永遠不睡覺怎麼辦,讓我提醒你,你其實並不是那隻烏龜。再者,如果那隻兔子很勇猛但不持久,而你雖不勇猛卻很持久(不要笑),你終於還是會贏的。人生不是五年、七年的事,人生是五十年、七十年的事。再者,如果那隻兔子很勇猛又持久,那...那你輸給他也是應該的嘛!你還可以贏很多人啊。

我知道聽我演講的這個班上,除了 50 個聯考名額,另外還有總共近 20 名的高中成績優異甄選入學者和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保送者。一位已經十分優秀的同學憂心忡忡地問我有關於心理調適的問題,問我讀書的法門,問我國外期刊怎麼訂怎麼讀。我真的感受他的焦灼,儘管他已是如此優秀,而迎新舞會都還沒有舉辦。

自己和自己比!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好,明天的自己要更勝今天,這樣就能活出自己的天空。


Sent: Monday, October 11, 2004 10:22 PM

<<起跑點上 ?!>> 這篇文章讀來感觸很深 . 記得國小時候 , 我與同學們在聊到誰補習比較多時 , 發現大部分的同學起碼都補習五種以上的技能 , 非常可怕 . 父母之所以會讓小孩補習 , 無非是希望不要輸在起跑點上 . 我在國小時也是曾經被逼著補習 , 補習的種類五花八門 , 英文 , 音樂 , 美術 , 書法 , 珠算 , 作文 , 電腦樣樣來 , 絕大部分都不超過三個月就棄械投降 , 不過 , 卻讓我發現原來我喜愛寫作和電腦 . 所以 , 當國小老師問大家將來要當什麼時 , 我毫不思索就回答 : 我要當電腦遊戲設計師 . 想當然爾 , 同學笑成一片 , 因為 , 幾乎有一片的人要當總統和老師 ,現在想想 , 真是有趣 :) (為何大家都想當總統 ?)

大學入學前就懂程式語言是否真的這麼重要 ? 也許是 , 也許不是 . 我的一位高中同學 , 成績非常優秀 , 考取交大資工系 . 書念了一年 , 就轉到其他科系了 . 我問他為何想轉系 , 他說 : 「班上大部分的同學之前都有寫過 C 和組語 , 我根本沒摸過 ,怎麼跟他們競爭 , 想一想只好轉系了 . 」我之前的認知是他對自己缺乏信心 , 所以 ,才想轉系 , 此刻想來 , 覺得應該是我那位同學對資訊工程沒有興趣 , 所以 , 才會轉系的 . 如果他對資訊工程有興趣 , 他應該更加努力 , 以趕上進度才是 .

非本科系在資訊界發展 , 真的是很辛苦 , 可是 , 辛苦的背後 , 往往是非本科系的成就 ,比資訊科系出身的人要來得好 .

興趣與毅力 , 決定一切 .


【2004/11/16 民生報】
語言只是溝通工具 不等同競爭力
記者賴至巧/報導

台灣父母出現英語學習焦慮,幼兒還沒學ㄅㄆㄇ,就先學ABC,但是英語真的愈早學愈好嗎?學者認為,實際上無所謂語言學習關鍵期,語言只是溝通工具,與國際競爭力是不能畫上等號的。

政治大學英語系教授吳信鳳指出,語言學習關鍵期在學理上並未得到證實,目前僅有母語證實有學習關鍵期,因此愈早學英語效果不一定愈好。再者,這種偏食式的學習,勢必會排擠其他方面的學習,影響兒童的全人發展。

吳信鳳表示,家長應該打破「英語程度好就代表有國際競爭力」的迷思,英語不過是個溝通工具,不應作為國際觀的指標,瞭解自身的本土文化、具備充足的國際知識、頂尖的專業能力等,才能稱得上具備國際競爭力。

「究竟什麼時候學英語最好?」吳信鳳說,這是她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她說,不管是哪個階段學英語,只有配套條件齊備即可,但幼稚園的重點不在分科教學,而是協助幼兒的人格養成和生活常規,故她不鼓勵在幼稚園階段學英語。

台北縣竹圍國小教師王淑玲則認為,家長將英語學習焦慮投射在小孩身上,補習風氣盛,部分小孩在幼稚園階段即能說簡單的英語會話,但社經地位較差的小孩甚至無法辨識26個字母,教師必須付出更多心力,來應付這種學習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