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大陸紀行

2004/12/31

這是一篇私人形式的流水記錄。
所有朋友我都直呼其名,免了先生小姐的稱謂。在下這廂有禮了。


 

■2004/10/18(一)

天未全亮,妻小還在夢中,我已遠行。

0800 桃園 NX505
0950 澳門
1040 澳門 NX106
1255 上海

清晨出發,中午至浦東。如果直航還可以更快上兩個小時!澳航轉機堪稱順暢,這正是我之所以選擇的原因。澳門機場小,也省得東奔西跑。

晚上 kevin 洗塵,至「大公館」晚餐。這大公館據說是昔日杜月笙「小老婆」的住所。很多上海早期名人寓所如今都被高價收購來開店,其中最多的就是開餐廳!到這種地方吃飯,氣派談不上、菜色談不上,服務態度更是遠不及格。圖個名氣罷了,是老朋友的一番心意。

■2004/10/19(二)

早上迎來 zhou,中午迎來 lijz,同赴晚上的同濟大學嘉定校區演講。軟件學院派了一輛小巴士來接,同行有三位同學,以及一位做學生工作的陳老師。

事前聯絡時曾提起想趁便參觀校區附近的 F1賽車場,院方也因此做了安排,現場並有專業解說員陪同。事後才知道,這樣的參觀是要付費的,而且不便宜,每人 50 RMB。院方盛意可感,我卻欠了一份人情,也失去客人分寸,實非初衷,實在汗顏。

我對F1賽車興趣不高,對於在中國現況下興建這樣一座賽車場比較感到興趣。F1賽車場宏偉壯觀,令人咋舌的建置費、權利金和維護費更是宏偉壯觀!我知道 F1 車手不簡單,也知道F1賽事背後的意義,我也已經學會尊重多元社會的多元價值,但...值得花上巨額資金而不顧社會貧富懸殊、窮鄉僻壤猶有失學兒童嗎?有人說這些「建設」可以提升國際知名度,可以獲得一張 developed countries club 入場券,可以擠身強國之林......。我認為「已開發國家」的意義不在這裡,強者的外部表現更該是扶助弱者。

參觀活動的最後一個節目是坐進試車手駕駛的大紅 Opel,以180公里時速馳騁整個車道。這是迄今我所坐過的最快車速了,我自己只在高速公路上開過140,便逐漸感覺不能有把握地掌控全局。

↓上海 / F1賽車場。左為看台,中為主賽道,右為維修站,站後方一個個低矮方塊則是F1車手和工作人員住所別墅的屋頂。看台座椅的顏色據稱經過研究和設計,避免對高速行進(~300KM)的車手的視覺帶來不良影響。別墅十分奢華,從專業解說員的描述中,我知道這些國外嬌客在此地都被當做皇帝對待。

2004-f1-10.jpg (1670443 bytes)

↓上海 / F1賽車場。橫空建物為媒體中心

2004-f1-14.jpg (525892 bytes)

↓上海 / F1賽車場, 專業解說員。我們正位於媒體中心。

2004-f1-17.jpg (132599 bytes)

↓上海 / F1賽車場, 媒體中心

2004-f1-19.jpg (1713289 bytes)

↓上海 / F1賽車場, 媒體中心。前左為促成我訪問同濟大學的 jinzital.

2004-f1-18.jpg (197731 bytes)

↓上海 / F1賽車場, 看台遠眺。下方三輛大紅 Opel 為試乘車。

2004-f1-20.jpg (878870 bytes)

↓上海 / F1賽車場試乘。此車需由專業試車手駕駛,我只是在試乘後坐上駕駛座擺擺樣子。本次試乘達 180KM 時速。

2004-f1-5.jpg (1433552 bytes)    2004-f1-2.jpg (1406692 bytes)

↓影片:F1賽車場,試車

2004-shanghai-f1-driving.jpg (21226 bytes)

 

離開 F1賽車場後直驅同濟大學嘉定校區。受到軟件學院三位老師的熱情招待,並共進晚餐,賓主愉快。嘉定校區是新建設的校區,有很好的硬體設備。此前院方有意邀請我在此客座教學,我一邊參觀環境,一邊感受主人的熱忱,心中有了初步決定。

演講於 19:30 開始。19:00 到達會場時幾已滿座。利用開講前的一點時間離開會場沿著河邊信步,醞釀思緒。舉頭夜色清明,低頭月影浮動。唔,在這麼好的環境中和同學教學相長,探討學問,確是美事一樁。

演講會場上和同學們分享了個人的成長和心路。最後以三首詩鼓勵同學 (1) 勇敢走自己的路:「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而我選擇了較少人跡的一條,使得一切多麼地不同」。 (2) 要有豪情壯志:「何必空杯容索寞,何不仗酒打山門」。 (3) 把自己看高看重看遠:「達者無為無不為,且為後世鋪長路」。

註:第一首是美國詩人 Robert Frost 的作品,第二、三首是李敖先生的作品

演講後的 Q/A 時間,我告訴同學提問葷素不拘,來者不拒。結果第一個問題就有關敏感政治 :) 我也捨棄以往不談政治的態度,誠懇交流。

↓上海 / 同濟大學 嘉定校區

2004-tongji-11.jpg (1215320 bytes)  2004-tongji-14.jpg (1572562 bytes)

2004-tongji-7.jpg (1647744 bytes)  2004-tongji-3.jpg (1654594 bytes)

↓上海 / 同濟大學嘉定校區  演講現場

2004-tongji-19.jpg (594456 bytes)

↓上海 / 同濟大學 嘉定校區  演講現場

2004-tongji-20.jpg (583228 bytes)

↓上海 / 同濟大學 嘉定校區  演講現場。螢幕下方是出版社和同學製作的海報。

2004-tongji-23.jpg (418932 bytes)

↓上海 / 同濟大學 嘉定校區  演講現場

2004-tongji-25.jpg (367320 bytes)

↓上海 / 同濟大學 嘉定校區  演講結束簽名留念

2004-tongji-27.jpg (426432 bytes)

↓上海 / 同濟大學 嘉定校區  演講結束 Q/A時間

2004-tongji-9.jpg (478240 bytes)  2004-tongji-10.jpg (442820 bytes)

↓上海 / 同濟大學 嘉定校區  演講後合影(左起建忠, 聞鈞, 侯捷, 萬院長, 周筠)

2004-tongji-4.jpg (60944 bytes)

■2004/10/20( 三)

Neusoft xiaogn 來電,謂報名人數太多,課程擺不平,希望同一課程能夠加開一次。這令我開心也令我頭疼。本次大陸行預計三週,幾乎已是極限,再多一次課程肯定需要多留一週,如何是好?

上午會見朋友:yongdan, jz, zyan,並初次認識 linrui。zhou作陪。

相較兩年前那次聚會,這一次的咖啡館明亮多了。yongdan 在一個會議之後脫身趕來,上衣換了,褲子沒換。我笑云想看他全副軍裝的樣子,他說下次一定。勿忘此言呀 yongdan :)

座上每個人都有喜訊,yongdan 添了小寶貝,zyan 成了家,jz 開了新公司和新專欄,linrui 事業順遂。

和大陸朋友輕鬆閒聊家常,真好。我對解放軍的軍階、大學老師和小學老師的待遇、教職調動的手續,與情治單位談朋友(結交男女朋友)的趣事與壓力、上海的房價、結婚的禮俗、兩岸關係的彼岸心情,又多了幾分了解。

回到住所,kevin已早一步去蘇州電子展。我也要去蘇州,但八成碰不上面。

搭15:44的火車(票價 22 RMB),16:31抵達蘇州。住進旅館後,很悠閒地漫遊了蘇州公園,而後到觀前街老得月樓用餐。非常好吃,名不虛傳。zhou 是老蘇州,帶我殺進一家人氣極旺的絲綢店。貨色真的很不錯,又便宜,正值換季跳樓大減價。絲製品輕軟容易攜帶,於是一口氣買了一大把絲巾絲帕,又在 zhou 的「鼓動」下買了一件細肩帶絲綢性感睡衣(天啊)。回到臺灣後受到女性同胞的讚美,以及『這次怎麼這麼體貼』的嬌嗔。

東西雖便宜,「數大便是美」之下荷包還是失血不少。

■2004/10/21(四)

今天充滿詩意,因為去了姑蘇城外寒山寺。

月落烏啼霜滿天   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   夜半鐘聲到客船 
                                                           -- 唐· 張繼

一大早出發,到達寒山寺還算早,遊客不多,得以從容品嘗。首先參觀寺旁楓橋鎮。其實沒什麼真正古味,全都是仿的。不過我這人很能調適心情,看看對聯,看看文獻記錄,遙想千年前張繼踩在相同土地上,也就值了。真假今古又如何 ?! 心靈得有一次激盪也就值了。

買賣街上看中兩幅大型剪紙,一是清明上河圖局部,一是八仙過海。價格喊到 240 RMB 喊不下去,於是「饒了兩小幅毛澤東」(zhou 說買 A 附贈 B,土話叫做「饒了個 B」)。又在隔壁店買了一幅行草, 60RMB。

逛完買賣街,到達寒山寺遊人已多。此寺名氣大,但格局不高,古意蕩然;惟一的古意是庭中蒼柏。我的遊興不減。牆上有一幅偈:

不可怨以怨,終以得休息  行忍得息怒   此名如來法

↓蘇州 /  楓橋  /  寒山寺。圖中背景為詩頌千古的楓橋(當然是考據而作的今品)。聽說很多人站在橋上大聲問:『楓橋呢?楓橋在哪兒?』

2004-nanjing21.jpg (16291 bytes)

結束寒山寺之遊,來到另一個不可不遊的蘇州景點:拙政園。這園子在私家園林中當然是好的,但或許因為參觀過皇家園林,除卻巫山不是雲,沒有太多驚豔。

↓蘇州 拙政園(網上借圖)

2004-zhuozheng1.jpg (19315 bytes)

蘇州是個觀光城市。問計程車司機一個月掙多少錢,說是一般可有 6,000 RMB。真是不錯的數字!北京計程車司機告訴我每個月平均才掙 3000~4000 RMB呢。無煙囪工業實在值得好好發展,在這處處古蹟的國度上!

搭乘15:03的火車離開蘇州,17:45抵達南京(票價52 RMB)。南京火車站正在整建,週邊亂到不行,幸虧 royal 夫婦來接。「搶」到一輛計程車,四個人塞進去,總算鬆了一口氣。

royal 找了個很棒的安頓地點:夫子廟旁。我們在晚晴樓用餐。每樣菜都是一小碟,非常可口。廳內有極為喧鬧的音樂表演,但絲毫不減我的食興和食慾。最終就我一人把面前所有碟盤掃光,其他三人都有餘留。royal 這麼大個兒還吃輸我,忒也太遜了些 :)   我能理解他做為主人的心情。

飯後又是詩情畫意,秦淮河畔懷想六朝金粉。royal 說要帶我們去烏衣巷走走。烏衣巷?好熟的名字,什麼來著?royal 急了,說就是那個「朱雀橋邊野草花  烏衣巷口夕陽斜」嘛!糗了,仍然有點熟又不很熟。直到走進烏衣巷,才想起原來是我所熟悉的後半兩句的前半兩句:

朱雀橋邊野草花   烏衣巷口夕陽斜 (音 "峽") 
舊時王謝堂前燕   飛入尋常百姓家 
                                                             -- 唐· 劉禹錫

↓南京 夜秦淮(網上借圖)

2004-qh.jpg (37942 bytes)

 

■2004/10/22(五)

今天是健行日,腳力鍛鍊日。在 royal 陪伴之下,來一趟鍾山(東郊)風景區大健走。整個行程包括明孝陵、中山陵、無樑殿、靈谷寺。 

royal 身高超過一米八,又是走過大江南北塞外邊嶺的人,體力不錯。我雖小勝 10歲,畢竟也曾單車環島,表現也還可以。只是,到後來,兩人的腿腳都喊累了。royal 東奔西跑的歷練令我羨慕;在雲貴(川南?)吃碗只應天上有的罌粟魚湯,該是不多見的經驗吧!在戈壁邊兒上照張風塵僕僕的像,又有幾人能夠!這樣的浪跡生涯需要一個好愛人在背後支撐。這一點 royal 是幸福的 :)

我願自己將來多多放下工作,有足夠餘裕多行走一些地方,能在漠北塞外壩子高原歷練自己的眼界和心界。然而那是旅遊,與惡劣環境+工作壓力下的淬練不能相比。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健行第一站:孝陵,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陵墓。我注意到神道上的石刻神獸似乎比北京市郊明十三陵的還巨大,但兩側距離比較窄,氣勢比較顯不出來。

聽說朱元璋出殯時,南京城的東西南北四個城門齊開,四個儀仗隊伍同時出發,人們不知道孰真孰假。也因此傳說孝陵實際上並沒有朱元璋的梓宮。我在寶頂上發想,如果全國各地知名陵墓都被盜過,這孝陵寶頂如此確切的地點卻竟然沒吸引半個盜墓人來探訪(並得手),也實在太奇怪了些。

↓南京 / 明孝陵

2004-nanjing4.jpg (122108 bytes)

 

「履勘」孝陵之後,第二站是中山陵。此陵長眠偉人,氣勢磅礡。首先是博愛坊,然後是陵門,然後是碑亭,內有「中國國民黨葬總理孫先生於此」的九米高花崗石碑。最後是祭堂墓道全長 480 米,隨著 392 石階不斷拔高。

據說文革時期周恩來曾令軍隊保護此陵,得免紅衛兵破壞。在整個文革瘋狂期間,周恩來是沒被鬥倒而又保持理性的少數人。不少人對於周之過度(甚至近乎無條件地)服從毛澤東,頗有貶抑。想來在那樣一個瘋狂年代,他也需要自保吧!他的自保拯救了好多人。

古往今來,忍辱負重幾人能夠!

↓南京 / 中山陵   天氣很好,遊人如織

2004-nanjing13.jpg (186540 bytes)

↓南京 / 中山陵祭堂, 民生門前留影。背景大廳內有中山先生漢白玉全身像。廳後即先生長眠之地。

2004-nanjing11-2.jpg (104211 bytes)

↓南京 / 中山陵

2004-nanjing9.jpg (70633 bytes)

↓南京 / 靈谷寺

2004-nanjing14.jpg (152395 bytes)

 

遊畢明孝陵、中山陵、無樑殿、靈谷寺,回到市區,royal 又領我參觀「總統府」,行囊再加戰利品一。而後,帶著轆轆饑腸,到新華書店附近的麥當勞小進一餐。麥當勞的價格,換匯後和臺灣差不多,只略低一些些。如果加入物價水平的考量,那就有點貴了。

15:30 在新華書店見讀者。意外見到曾經寫信給我討論《Word排版藝術》的喬讀者,很是歡喜。

↓南京 / 新華書店   與讀者見面  

2004-nanjing20.jpg (106349 bytes)

↓南京 / 新華書店   與讀者見面 

2004-nanjing22.jpg (22607 bytes)

↓南京 / 新華書店   與讀者見面  

2004-nanjing23.jpg (33620 bytes)

↓南京 / 新華書店   與讀者見面  

2004-nanjing24.jpg (35545 bytes)

↓南京 / 新華書店   與讀者見面  

2004-nanjing25.jpg (27838 bytes)

↓南京 / 新華書店   與讀者見面  

2004-nanjing26.jpg (32553 bytes)

 

道別新華書店的讀者,趨勢科技南京研發中心的 wesley 熱情邀我到不遠處的公司參觀。在那兒見到 jianfeng 和 qilong。都是非常 nice 的人,聊得十分愉快。jianfeng邀請我找個時間給南京研發中心上課,然而趨勢做的都是十分底層的技術,早期我研究 Windows O.S. kernel, VxDs 時或還與之有點交集,現在哪還能為趨勢開課呀!jianfeng說公司的防毒產品也需要很多 application 層面的包裝,所以也需要 C++, MFC, STL 等等培訓。我這才覺得或許仍有交集。

晚餐由 gaojie 安排。至今不確定這頓飯的主人是誰 —— 做為客人的我實在有些失禮。座上有南京軟件學院的 zt、趨勢科技的 jianfeng,我,royal, zhou, wesley, gaojie。zt 溫文儒雅,我們交換了一些經驗,相談甚歡。zt 並表達邀請我到南京大學軟件學院講學的意願。我很開心表示,如果時間能夠配合,榮幸之至。心中則開始盤算,一年中扣除 2-6 月的元智大學課程,再扣除技術鑽研和寫作時間,再扣除每年一次的大陸行(往往伴隨企業內訓),再扣除同濟大學的邀約,並避開此間寒暑假,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分配?能夠到同濟大學、南京大學等一流學府開課,肯定是件極愉快的事情,可我該怎麼擠出時間來呢 ?!

很嚴肅地想著一件事。此次從上海到南京,乃至回溯 2000初次接觸大陸至今,IT 業界、出版界和學界,各方往往積極友善地對待我,邀請我,願意配合我做點什麼。反躬自省,侯捷究竟拿出了什麼成績值得大家如此以待?我明白這一切無非源於一點:我寫譯了一些好書,而這些書在IT 業界、出版界和學界帶來了一些好影響。然而有能力做此事功的人很多,超越者更不乏人,為什麼我總感受特別的愛護和友誼?

我給自己的答案是:如果侯捷獲得了超越一般技術寫譯者、計算機教師、書評人、專欄作家該得的回報,那是因為,他期許自己做一個公共知識份子,期許並實踐專業圈以外的更多關懷。而回顧根本,他必須繼續寫譯更多好書。

■2004/10/23(六)

10:00的飛機,從南京飛往武漢。10:50 到達。

BroadView 安排武漢大學珞珈山莊,做為三天兩夜的住宿點。非常好,我喜歡。下午狠狠睡了個補眠覺。經過連續五天的密集活動,是有些累了。

xiaogn 再次來電談課程增開之事。經過這些天的考慮,我也鐵了心。好吧,難得一年來一次,Neusoft 如此熱情,我就把自己逼到極限吧。機票更動是小事,關鍵在於必須把臺灣預定的事情挪開。並且,為了節約停留時間,無法像第一階段那樣穿插一天休息。換句話說這次將總共出遠門 27 天,最後一週連講四天課程,每天六小時!

傍晚走出珞珈山莊,一方面想看校園,一方面找吃飯場所。月色皎美,令我想起Stacy 和 Sabrina,想起不久前在山上過中秋和生日的場景,想起當時的歡樂氣氛以及環繞身邊的人,想起不久的將來可能橫亙面前的巨大未知,心情突然低落下來。一夜鄉心五處同,將來會是怎樣光景?校園內來往匆匆的年輕人,遠處飄來的音樂聲和嘻笑聲,趕看電影的人潮,都讓我想起我的大學生活,25 年前的青春!想起三年前 40 歲生日當天的所思所想,前前後後林林總總!青春遠颺,難免鬱鬱。

就這樣黯然回到珞珈山莊,踱進餐廳,點了兩道菜。突然想和 Mike 通電。撥通 Paili 手機,她以為我下星期一才出發。這個糊塗人!我說我已在武漢,她問武漢在哪兒。我天!武漢在湖北啦。她又問湖北在哪兒。我暈!撥通 Mike 手機,他也搞不清武漢和湖北的地理位置,我只好說本週在長江流域移動。長江,知道吧 :)

臺灣朋友對大陸地理真的這麼不了解嗎?還是因為理工背景的緣故?——理工學生的歷史地理普遍很差是眾人皆知的了。不過,我想起自己也曾經搞不清楚墾丁和高雄的距離,於是滄海一聲笑,原諒了所有人,包括自己。

■2004/10/24(日)

今天不要任何人招呼。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工作和休閒,不必太過陪我,而我也需要休息和獨處。

大清早起床,想到東湖邊上走走。一路尋尋覓覓停停問問,不很費勁地到了湖邊。

這湖真大!比想像中大。我站在湖邊那些架高於湖面的小水泥道上,望著湖水發呆。有一條大魚在水面嬉戲(或是吸氧?)。未留意間一艘舢舨輕漂而至,一位乘客翩然離去,余竟不知此船從何方來。有股坐船到對岸的衝動。對岸?看不到對岸呀!船上既無救生衣,我這隻旱鴨子也就「退思」了。

回到珞珈山莊,開始為下星期的 Neusoft 課程熱身,並撥時間準備今晚的座談主題。今晚有主持人、有預定的談話題目和程序,這使我相對輕鬆。好極了,不必再強記所有行進程序,主持人可以分勞,又可以和我相互呼應形成一種良好的對談氣氛。我喜歡這種安排。

傍晚 ark 偕我至華中科技大學,先在座談會場旁的「梧桐雨」用餐。這是華中校友開的餐廳,氣氛很好。「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真好名字。有一位相識多年現已畢業的華中讀者,筆名也叫 "吳桐"。

座談於19:30開始,而場內早已人聲鼎沸。華中同學的熱情真教我感動。甚至還有同學記得,三年前的今天,相同的時刻,侯捷也在這裡做了一場聽眾暴滿的演講。啊,較之於三年前的盛況,今夜毫不遜色。

現場用心擺設了書籍、盆景、書桌椅、咖啡杯,營造溫馨的談話環境和氣氛。主持人鐵鋒告訴我,待會兒上場,他會問我要什麼咖啡,而我「應該」點一份事先備妥的藍山咖啡,然後會有「服務生」前來為我斟上滿杯香醇。瞧,這麼細緻的安排!只不過一上場全給鐵鋒搞砸了 :) 他根本忘了問我,甚至忘了咖啡這檔事。最後勞駕「服務生」主動過來,也沒問要點什麼,直接就斟上了我的藍山 :)

這場座談分五階段對話,每個階段都另有一位嘉賓。嘉賓們願以綠葉之姿襯托我這朵紅花,真是感謝他們。鐵鋒的主持極具水準,按說這麼大的場面他這麼個年輕人應該會緊張,我卻完全看不出他是否緊張。做為主持人,不但必須設想主題、掌控全局、掌控時間,還必須熟悉每一位來賓的背景,適時接話、適時提醒,不是件輕鬆活兒。鐵鋒表現出職業水準。

* * * * * * * * * * * *

華中科技大學座談,五個主題如下:

□ 1.個人發展經歷

Q: 侯老師最初選擇的專業是土木,據我所知當年最熱門的專業是電機,您當時是如何考慮的。

我全部以興趣為考量。由於高中的物理力學成績很好,興趣很高,對於看不見摸不著的電學光學則不感興趣,所以前面的志願全部填力學相關科系。當時我的分數可以上很不錯的國立大學電機系,但我沒填那個志願。不過興趣可能轉變,自以為的興趣也有可能其實不是真正的興趣,這是後話。

Q: 大學中您接觸過程序嗎?是否表現出了特別的興趣?

新竹交通大學以電子、計算機見長。我雖身在土木系,也多少受到薰陶。唯一上過的程式(程序)相關課程只有大一必修的「計算機概論」和大三選修的「Pascal 語言」。當時對寫程式頗感興趣,但表現普通。

Q: 您在最初學習計算機的時候,有什麼得意作品嗎?

沒有。只有一個稍「大型」的五子棋程式,但設計上也只平庸而已;我的同學有很棒的設計點子,但沒能實作出來。我想我當時比較突出的是,實作能力還不錯。

Q: 有半年的時間您在中央大學學習計算機,您認為這個培訓對您有何種影響?

影響非常大。我在那兒看見自己的熱情,也看見自己的突出點。因而也就影響了後面的人生走向。當時的我以思考縝密見長,曾經在很複雜的 B-tree 程式中推想很特殊情況下才會出現的 bug;完全靠腦,不靠電腦。

□ 2.計算機培訓

Q: 目前很多大學生都會去考計算機方面的認證,或是參加培訓。您如何看這個現象?

我的用人哲學是:人,一定得通過我所設定的測試;再多的培訓和認證都只能作為參考。甚至名校學歷也都只能作為我用人的參考。當然啦,這些參考自有其某種價值。

參加培訓應該抱持正確的觀念:為了學習,不是為了考證照。本末倒置就不對了。

Q: 是否應該選擇這樣的培訓作為從非 IT 專業走向 IT 專業的跳板?

培訓提供了非 IT 專業學生一個轉跑道的機會,這十分好。我當初也是因為參加了一個很不錯的培訓,才開始接觸計算機技術。從 0 到 1 通常是很困難的,所以需要培訓;從 1 到 n 就比較簡單了,可以嘗試自學。

Q: 您對目前的職業認證有什麼看法?

目前,面向個人的培訓,社會給予的評價似乎不高。這不能怪社會無情,要怪當中的不肖業者拖累了整個母體環境。當培訓業者普遍無力或無意對培訓品質和考試公平性把關,甚至出現「保證考上」的廣告或「代考」服務,就進入了殺雞取卵的惡性環循。

我自己對於面向企業的培訓市場十分樂觀。如果出現足夠 credit 的培訓公司,大型 IT 企業應該會很樂意把員工的訓練和成長交給他們去規劃並執行,這對公司而言省時省力又省事。臺灣企業分工細緻,甚至已經出現專為大型企業包辦員工運動會、員工健身福利、尾牙餐會(年終餐會)的專職公司了,而且廣受歡迎,獲利極佳。

□ 3.研究生生涯規劃;名校情節

Q: 您大學選擇了土木專業,研究所卻選擇機械工程,為什麼?

當時我已認清自己的興趣和才能,但理想和現實之間還是需要折衷。由於所學相近,我選擇較有機會考上的機械所,考上後再往自己的興趣做更多發展。

Q: 如果您當初選擇了計算機方面的專業,是否還會走向現在這條路呢?

很難說,因為人生無法逆轉。獲得更多計算機專業訓練肯定是會有的,但是否會走到目前從事的計算機技術寫譯和教育,很難說。也許會因為包袱比較大、內外在的期望值比較不同,而使得走純粹技術或學術路線的可能性比較高。不過,有一種人(多半擁有強烈性向和性格),其身上「向命定靠攏」的趨勢十分強烈,也許我是這種人 :)

Q: 很多研究生在選擇課題(論文方向)的時候,都是以老師為準,由老師指定。您在研究所期間的情況如何?

大多數時候我是自力更生,自求多福。這不是說我的指導教授不負責任。他非常好,允許我自由發展,是我生命中的貴人。由於我走的路和他的專業遠了些,他不太能夠全面指導我,所以我在修課方向、論文方向、論文題目上都有不少參與決策的空間 :)。我後來又另增加一位計算機方面的指導教授。

Q: 您是否認為研究所期間的研究方向對您日後的發展起了重大的推動作用?為什麼?

人生的發展千絲萬縷,一條路引出另一條路。如果不是因為我的研究方向(CAD/CAM),可能就不會進入工研院,也就不會遇到那麼好的長官和那麼好的同事,可能也就沒有機會在那麼好的環境下鍛鍊自己的技術能力,也就沒有機會發展並發揮我在技術文字上的組織和表達能力。

不過,去除這種千絲萬縷的環環相扣,我的研究方向和日後所走的路沒有關係。倒是那段時光、那個訓練(獨立思考、規劃、組織、實踐...)對我的人生很有幫助。

Q: 很多外企都有所謂名校情結,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剛才對話的劉老師認為沒有所謂名校情結。她說企業用人是看人的實力,不看人的出身。她站在鼓勵學生的立場,希望大家不要妄自菲薄。

我理解並尊敬劉老師對學生的苦心。但我認為大陸有嚴重的名校情結。名校情結在臺灣,在美國,在日本,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有的。名校之為名校,因為它有傳統,有大師,有知名校友...,這一切匯流為豐沛的資源。所以社會大眾願意信名校的牌子,很可以理解。

不過,一個成熟的社會,對於所謂名牌,應該首先只是做為一個好印象,一個好的參考起點。所以,成熟的主管看人用人評估人,最終還是以實力為依歸。

我曾經推薦一位只與我交流過兩封電郵的年輕人,給上海的台商主管。此人只有高中學歷。他被錄用了,而且表現很好。這首先是這個人有實力,所以我願意推薦,其次是我的朋友成熟又有魄力,再其次是我的話對這位朋友有較高的參考價值。三者缺一不可。

老實說,大陸的名校情結,我覺得很重。不在企業的用人態度,而在社會的普遍心理。這不獨是我個人的觀察,也是被大陸朋友普遍訴說的現象。

再有一點,我感覺,好像談到名校,就北大清華兩所!談到名校情結,就侷限在對北大清華的特殊情結。其實華中科技大學每年總體排名都在全國5,6左右,是很好的大學,我不擔心華中學生有自卑感,我還擔心各位自負呢 :)

Q: 如何選擇自己的研究方向?

應以性向和興趣為依歸。曾有一位大四學生問我,如果 A 教授風評不好,但其研究方向他感興趣,B 教授風評很好,但其研究方向他不感興趣,該如何選擇?我說我會選擇 A。走自己不感興趣的路,三兩年生不如死!(臺灣碩士生涯基本兩年,大陸碩士生涯基本三年。)

事實上,學生對教授的「風評」多半有商榷空間,往往滲雜了功利、個人好惡、甚至逆反情緒。我想任何教授的專業實力,絕對足夠指導一位碩士生在技術和學術上精進。至於專業實力以外的其他方面,我認為,高校教師不過就是多讀了些書,多做了些研究,社會各界不必對教授的人品道德有太多遐想。教授們能夠體察其社會地位和社會期許和社會責任,願意自我提升內涵,當然是太好了,但我們不必過於遐想。如果教授過於壓搾學生,不妨抱著「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的心態面對。

總之,走自己感興趣的路並學到東西,是比較重要的。心態上則要不怕苦不畏難。事實上當你對自己所做的事感興趣,你不會覺得苦。

□ 4.發展方向;書籍;書價

Q: 在工研院工作一段時間之後,您選擇了辭職。當時是如何考慮的?

當時發現,技術之外,技術寫作是更令我愉快的事,並且在投遞第一篇稿子後就獲得熱烈的迴響。我認真評估自己在 (1) 技術 (2) 技術寫作 兩條路上可能的貢獻度,又考慮了現實問題(會不會餓死),不太困難地做了決定。

Q: 是否覺得有很大壓力?(您在結婚前三個月辭職)

物欲降低一些,現實壓力就不至於太大。當時算盤是這麼打的:我的投稿不可能被退,我的書不可能找不到出版商 —— 是的,只要保持品質,兩者我都有信心,而保持品質完全可以操之在我。因此,每年的產出和收入完全可以預期,情況明朗。也就是說我的決定不帶奕成份。當然,捨棄一個體面的職位和一份穩定的收入,很需要家人支持。我很感謝內人(當時是未婚妻)和父母對我的支持。

Q: 您當時是怎樣規劃自己的未來?

計算機技術之豐富,對任何個人都是無窮無盡,挖掘不完。在鑽研、學習、整理、成長的快樂同時,還能夠兼顧溫飽,這就是我要的工作和生活。材料取之不竭,熱情用之不盡,我一定可以持續做到得阿茲海默症(老人失智症)為止。所以當時我對自己未來能夠「快樂地過每一天」非常樂觀。

自由工作者是一種不倚賴企業保護傘、每分錢靠自己賺、自己發自己年終獎金的人,是真正非常「厲害」的人。至於社會頭銜,我向來率性,不太在意。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認知和態度,使我樂於走上自由寫譯之路。至於後來(目前)的成績,非當時所能預想。當時我對成功的定義是:讓我的名字成為眾多程式員的一個共同美好回憶。

Q: 如果以書籍銷量來定義成功,《深入淺出MFC》在大陸大賣之後,您是否認為您真正成功了?

既然「以書籍銷量來定義成功」,而《深入淺出MFC》大賣,當然也就是成功了 :) 不過我剛才已經說過我的成功定義。

很多人不敢說自己成功,怕因此自滿,或被批驕傲。誠懇告訴各位,走到目前這一步,我認為侯捷還算成功。我知足,也感恩,這與驕傲自滿無關。

Q: 因為您的書,我們才認識您。那麼當時您的書是怎麼引進大陸的呢?

這和一位大陸優秀出版人很有關係。她也因為積極不畏難的態度,獲得了我的敬重和信賴...(這裡有一篇她的文章

Q: 您如何看待圖書的定價?

關於書價我談過很多次了,也寫過不少文字。您剛才也說過,知道我會說些什麼 :)。好極,我再總結一次:價格必須能夠反應產品的價值,才是一個適當的價格。好書的價值,或在缺稀性(物稀為貴),或在教育性(節省讀者摸索的時間和精力),都該反應在價格上,才會對好作品的產生起到鼓勵作用。

□ 5.如何選擇技術發展生涯

Q: 現在技術推陳出新,幾乎讓人眼花繚亂。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我很慶幸自己並非成長於大爆炸時期 :)。以前許多技術都還單線發展,不像現在千絲萬縷環環相扣,一路引出另一路。

「眼花繚亂,無所適從」的問題在各個時代都會發生,程度輕重而已。樂觀積極以對便是。

這不免讓人聯想到一個選題:做學問該求深還是求廣?胡適先生說『為學當如金字塔,要能深來要能廣』,但我們都太平凡了,恐怕弱水三千只能取一瓢飲。臺灣《天下雜誌》曾於 2004/05 針對 18-35 歲的年輕人做過一個調查,其中一項是「你認為未來社會要脫穎而出的條件是什麼」,排名第一的是「能適應變化」。可能有人因此認為「廣」比「深」重要。然而我要說,基礎夠深就能夠觸類旁通,反而比一般人更能適應變化。我自己從不擔心現下的眼花繚亂,我知道專精一道就有路可走,而且可長可久。我也相信自己的基礎夠紮實,有足夠的實力「不鳴則矣,一鳴驚人」。

Q: 您認為應該如何選擇自己的技術發展生涯?商業方面還是個人興趣方面?

你是指按商業潮流走,抑或堅持自己的興趣,是嗎?我認為應該堅持自己的興趣。企業要的是專才,你走自己的興趣,你有熱情,你就比較可能成為專才,那就不愁沒有工作機會。寄出的履歷多,並不就代表勝算大。

Q: 您如何學習某種技術?是非常深入的研究還是僅僅了解之後馬上轉化為生產力?

這並不必然是個二分法。大多數人都希望自己的學習和研究有實際生產力。很好,一旦修成正果,你就去生產吧。修練未成,就繼續努力繼續深入。

Q: 您如何看所謂的程序員30歲現象?

「30歲現象」完全是無謂的浮躁心態。當然一個人不該 20歲、30歲、40歲、50歲都做相同層次的工作,那也太不長進了!年齡稍長,氣血略衰,在學習和實作上不能和小夥子相比,但經驗、積累、眼光、視界都可以做為你的護身符,並為企業做出貢獻。

↑(以上為華中科技大學座談會內容摘要)

* * * * * * * * * * * *

座談結束前,主持人鐵鋒拱我唱歌。在這樣熱烈的氣氛下,我無法拒絕!雖然喉嚨乾燥,事出突然,我很願意為活動帶上一個愉快尾音。同學們並不是要玉潤珠圓間關鶯語,也不是要銀瓶乍破鐵騎刀槍,你們就是要聽侯捷唱兩句,對不對 :)

《掌聲響起》:

孤獨站在這舞台,聽到掌聲響起來,我的心中有無限感慨。
多少青春不再,多少情懷已更改,我還擁有你的愛。

想起初次的舞台,聽到第一聲喝采,我的眼淚忍不住掉下來。
經過多少失敗,經過多少等待,告訴自己要忍耐。

掌聲響起來,我心更明白,你的愛將與我同在。
掌聲響起來,我心更明白,歌聲交會你我的愛。


↓武漢 / 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現場

2004-wuhan-1.jpg (34417 bytes)

↓武漢 / 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現場

2004-wuhan3.jpg (36924 bytes)

↓武漢 / 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現場

2004-wuhan7.jpg (35735 bytes)

↓武漢 / 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現場

2004-wuhan4.jpg (38954 bytes)

↓偷瞄一下,書架上沒有我的書 :)
(1) 我起碼有四本作品吧                                                   (2) 下次一定要擺,至少一本!2004-wuhan10.jpg (31425 bytes)      2004-wuhan12.jpg (29600 bytes)

(3) 不然怎麼交待?                                                             (4) 市面上都沒有?
2004-wuhan9.jpg (53880 bytes)    2004-wuhan13.jpg (136208 bytes)

(5) 是狂銷還是絕版?
2004-wuhan14.jpg (144454 bytes)

↓武漢 / 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現場。鐵峰(右) 是很好的主持人 :)

2004-wuhan-2.jpg (35102 bytes)

↓武漢 / 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現場

2004-wuhan6.jpg (32206 bytes)

↓武漢 / 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結束。好大一張背景海報 :)

2004-wuhan8.jpg (29969 bytes)

↓武漢 / 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結束留影 (罕見的 IT 美女群)

2004-wuhan5.jpg (37330 bytes)

↓武漢 / 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結束留影 (罕見的 IT 美女群)

2004-wuhan11.jpg (36435 bytes)

影片:武漢華中科技大學 座談現場 (392 KB)
影片:鐵鋒要我高歌一曲 (556 KB)
影片一曲 "掌聲響起" 與眾同歡 (1.3 MB)

 

■2004/10/25(一)

早上拜會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聽到《深入淺出MFC》將再刷 5,000 冊,很開心。這本書(簡體版)的累積印量因此達到 73,000 冊。當眾口鑠金「MFC早已落伍」,一本探討 MFC programming 的遲到書籍卻於 2001~2004 四年內銷售突破 70,000 冊,有兩個原因:一是 MFC 實未消失於業界,還有不少應用軟體以它開發並維護,二是該書其實探討的是 application framework — 那個令很多人畏懼又神往的技術層面。

聽說有些學校(軟件學院)以本書為教材,這或許是銷量長保的第三個原因。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第三個原因,當是第一、第二原因之故。

銷量成長固然可喜,我更開心的是,這印證了:(1) 一個廣被採用的技術不可能突然消亡 (2) 網絡上的浮躁言論意義不大。當公司熟用某個開發工具後,正是要以之發展應用產品本身的價值,不會因為又冒出個新工具而立即改弦更張。產品的價值在於產品本身,不在於產品所使用的技術!技術的汰舊換新當然是必要的,但必是開發團隊內部累積到某個臨界點之後才發生,不可能隨風起舞。

我從來不是 —— 並且一點也無意 —— 做 MFC 代言人,更不會想以一本書沿續一個老技術的生命(這只是讀者的謬讚,事實上不可能)。MFC 並不多好,也不多糟,它就是軟件長河中的一個過程一個點而已。一天到晚討論這個工具好那個工具差,棄此逐彼、棄彼逐此者,儘是 young men。真正位列開發一線的程式員/工程師/專案主管,心態與 young men 大不相同。

下午 4:30 的飛機,中轉濟南飛瀋陽。yesg 來接,住 Neusoft 軟件園新賓館。老地方了,於我已是第三次到臨,熟門熟路 :)

瀋陽的夜已是零度左右。

■2004/10/26(二)

昨夜被凍醒,棉被太薄!賓館不可能只提供那麼薄的「被單」呀。原來棉被躲在電視機下的櫃子中。

C++/OOP 第一天課程。

一整天課程下來,可以的話,通常結束後我會回住處小睡片刻,舒緩上課的壓力和疲累,然後再悠閒地踱去吃飯——這是一天中最輕鬆的時刻。今晚為自己點了酸白菜凍豆腐火鍋+一大盤火爆腰片+一大碗白飯,27元人民幣。物美價廉!臺灣起碼要 400元新台幣以上吧我想。

月亮很圓。可惜空中有層霧氣,又彌漫一股焦味,不適合賞月。再說,真滿冷的。

■2004/10/27(三)

C++/OOP 第二天課程。

明天休息一天,所以 lidong 邀約課後共進晚餐。席間問我,臺灣社會普遍認為兩岸會不會打仗?我也反問相同問題。

初次拜訪瀋陽時(2001),中國足球正從五里河球場飛向全世界。這次 lidong 告訴我,中國足球基本玩完了。為什麼?他說黑哨、收買、假球、罷賽的事情太多,觀眾和球迷喪失了信心。是呀,沒有球迷的支持,任何球種哪還可能有職業前途?這種情況臺灣也有過,臺灣職棒曾經發生過簽賭、黑道介入、球員被恐嚇甚至放水(做假球)等事件。當球迷不知道他們所看的球賽是真是假時,這個運動就崩盤了。

看來臺灣總走在大陸之前,好事如此,壞事也如此!人類歷史就是不斷地重複錯誤——我在19歲所悟的道理。一嘆!

■2004/10/28(四)

今天和華儲書店有約。不但要和二年未見的大李小李見面,還在店中辦一場讀者見面會。

大陸書店很願意在活動上花錢做海報,把場子做得轟轟烈烈。上週同濟大學和華中科技大學的活動,也是如此,同學(社團)很願意在這上面出錢出力出心思,活動力很強。在臺灣,除了大型連鎖書店有自行製作的排行榜,海報類的東西印象中都由出版公司設計、製作、供應。華儲為了此次活動,準備了不少布幕和海報,其中最大的一張佔滿整個牆面。事後被我千辛萬苦地帶回臺灣做紀念 :)

大李告訴我,《重構》已經三刷(3rd printing)共 9,000 冊,《Java編程思想》也已經八刷(8th printing)共 51,000 冊。後者還被某些軟件學院選為教材。這件事 ark 在武漢也曾告訴我,當時我不明白為什麼他似乎很興奮。現在明白了,ark 所以興奮是因為他看到新一代高校教師的興起,他們願意採用更新更好的書做教材。我曾經對定價 99 的《Java編程思想》被選做教材感到懷疑,不都說定價對教材是一個極其敏感的因素嗎?華儲的大李小李給了我一番關於軟件學院的特殊性和彈性的說明,而這些特殊性和彈性也表現在軟件學院對教材的選擇上。

《Java編程思想》和《重構》都不是我的創作,但做為譯者,它們受到高校教師的肯定而成為教材,我與有榮焉。

十分遺憾的是,我所熟知的兩個出版社,據說因為種種因素,已經基本放棄了高端技術書籍的開發。

與大李小李閒談之間,深刻了解了兩個大陸用語:

(1) 憤青(憤怒青年):意指對社會有諸多不滿,但言論泛泛、了無深意的年輕人。貶意詞。
(2) 炒作:意指對某人事物的大力度廣告和推銷。中性詞,不褒不貶 —— 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以我對中文的理解,這個詞有極大貶意。中文文意/語感在兩岸各自轉變演化,頗有造成誤會的可能,實在不可不察。

* * * * * * * * * * * *

以下是尚留印象的數個華儲座談會讀者提問。

Q: 目前教材比較陳舊落伍,例如 C。您怎麼看?

您是說 C 語言落伍,還是說 C 語言的教材落伍?

C 語言絲毫不落伍!至於教材,我不熟悉大陸的 C 教材。教材的確是一個很特殊的市場,其銷量不見得和品質有完全直接的關係。教材不好,做為學生無計可施,那麼就請自求多福,多找些課外讀物來進修。令人欣慰的是,我們或許有機會看到愈來愈多的年輕一輩教師(他們比較敢衝撞固有體制),有著愈來愈多的自主性。也將有機會看到高校體制在這方面愈來愈寬鬆。

Q: 有沒有必要學習 WinAPI?有沒有必要學習 Charles Petzold 的書?

Windows 作業系統下的編程模型是 "message-based, event-driven"。欲了解它們,就必須知道 Windows APIs 編程模型。所以我認為這是必要學習的。但學習到什麼程度就因人、因任務、因目標而異。Charles Petzold 的書是目前最棒的 Windows API programming 書籍,應該擁有一本。那書很厚,該看多少?唔,因人、因任務、因目標而異 :)

Q: 有沒有興趣寫 Linux 的書?Linux 前景如何?

有興趣,但目前沒計劃。Linux 前景很好。

Q: 談談人生轉換跑道的事。都靠自學嗎?

我忠實於自己的興趣和熱情,所以 26 歲換了一次跑道,從土木轉到軟件技術。31 歲換了第二次跑道,從純技術轉到技術寫譯與教育。是的,我的計算機知識和軟件技術大部分都是自學得來。

Q: 有沒有興趣寫 Sun JDK 5.0 方面的書?

有興趣。計劃寫一本剖析 Java Library 的書籍(和 JDK 5.0 沒有直接關係),但尚未有時間表。我對 Java 持續關注,每年臺灣 JavaTwo 大會都與會並給講題。曾經談過 Generic Programming(2002), Serialization/Persistence(2003), Reflection(2004),文章都整理在侯捷網站上,可免費下載 PDF。

Q: 目前流行外包(委外),企業要的只是低廉勞力,對個人成長造成傷害。

只要努力+認真+用心,任何環境下任何工作中都可以學到技術。「外包」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不論委方或受方;例如怎麼開規格,彼此怎麼配合,怎麼要求別人,怎麼撰寫文件,怎麼驗收...。如果學不到東西或不感興趣,那就去尋找你感興趣又可學習的公司。

Q: 對台獨的看法。

您心中對議題保有彈性,願意尊重不同的聲音,我便願意與您對談 :)

在臺灣,很多人對這個問題並沒有什麼堅定態度。西岸威嚇脅迫民主落後,臺灣人民就偏獨;西岸持續進步光環擴大(而又加上東岸顢頇無能),臺灣人民就偏統。裡面沒有太多民族意識或民族情感——這沒什麼,五十年分隔對血緣感情的淡化,以及意識、教育、生活形式、文化水平的差異,加上中國共產黨的治權從來不及於臺灣,使得對此問題的思考存在比較多的實際面。基本上可以說,臺灣人民要的是比較好的生活(涵蓋精神層面,例如民主自由),比較尊嚴的國際空間。誰能給這些,誰就贏得民心。

這就是現實情況。至於我個人的看法,無足道哉!

Q: 請推薦大陸的好作者、好譯者、好書。大陸這方面總體情況如何?

此時此刻此地無法開列名單。我的觀察是,人才不少,但出頭不易。普遍而言,本地的出版環境不夠開放,對作譯者尊重度不夠,甚或根本不重視本土人才,是關鍵裂口。

Q: 對李敖的看法

在公開場合月旦人物,不合我的個性 :)

 

↓瀋陽 / 華儲書店   讀者座談

2004-shenyang1 (45737 bytes) 2004-shenyang3 (36619 bytes) 2004-shenyang4.jpg (51798 bytes) 2004-shenyang5.jpg (50641 bytes) 2004-shenyang6.jpg (43638 bytes) 2004-shenyang7.jpg (47493 bytes) 2004-shenyang8.jpg (13745 bytes) 2004-shenyang9.jpg (49897 bytes)

 

■2004/10/29(五)

C++/OOP 第三天課程。

晚上不慎打破琵琶膏玻璃瓶,割了手。

■2004/10/30(六)

早上睡到 08:30,大吃一驚。此次訪問大陸的每一天,從沒超過 07:30 起床。

Advanced C 第一天(唯一一天)課程。

課程結束。lidong 和 xiaogn 相邀到 "小背簍" 用晚餐。菌菇湯、蟲草湯...,還喝了點小酒。

下面是閒聊中獲得的兩個概念。

(1) 在瀋陽看個感冒,最高要一百多元人民幣,其中包括掛號費和藥費。掛號費分三六九等,一般醫師 5~7元,副教授另一個價,教授又一個價,最高等級的「專家」看診則要 50元左右。(在臺灣,掛號費是固定的,不因醫師而異。近年為鼓勵民眾不要小病大看,不要擠去醫學中心看小感冒,所以讓醫學中心的掛號費比小醫院或診所的掛號費高一些。)

(2) 較之於信息學院,軟件學院的分數線較低,學費較高。四年唸下來含括生活費可能要 100,000人民幣。但軟件學院的課程安排、師資聘請、教材、設備...有較高彈性,亦因此可能有較多資源。

■2004/10/31(日)

在 Neusoft 軟件園內吃了早餐,花捲+熱豆腐腦=03+0.4=0.7元,真便宜。餐後   lidong 作陪,帶我遊福陵(東陵/努爾哈赤墓)和昭陵(北陵/皇太極墓),也因而有機會繞著瀋陽城南、城東、城北走一大圈。

遊客不多,我和 lidong 兩人悠遊兩位清朝皇帝的長眠寶地。遊昭陵時,遇大陸旅客三五人and導遊一位,我們也就因而放慢腳步走走聽聽,不料老大爺嚷嚷了:『我這可是花錢請的導遊,別人想聽免費的,那可不行!』聲音迴盪在攝氏零度的空氣中,益覺冷冽。

晚上搭乘 K54 夜車,往北京出發。

■2004/11/01(一)

07:30 到達北京,坐地鐵直抵 mike 家門口。闊別兩年未見,不意重逢他鄉。兩星期的忙碌活動後,能夠見到老友,並在老友家住下來,實在令我份外輕鬆愉快。

mike 是知名外商的大陸(北京)技術部門最高負責人。他要的技術人才區分為 Java、Windows、UNIX 三組,最難找的是 driver 人才。Windows 方面要的是 MFC+COM 人才。由於是美國公司,所以首先最重視英語溝通能力。

午後去 CSDN。

閒談間得到一個數據:大陸每年的大學畢業生從 1991 年的 37 萬人成長到 1994 年的 81 萬人,再至 2004 年的 320 萬人。此前對大陸險竣的就業市場已有耳聞,上述數字更令我有新感受。

晚上 Mike 作東,海鮮 buffet。

↓北京 / mike & jjhou

2004-beijing-mike3.jpg (54383 bytes)

↓北京 / 清朗好天。左手遠方的一大群黃屋頂就是故宮紫禁城。

2004-beijing-mike1.jpg (72600 bytes)

 

■2004/11/02(二)

08:40 在 jiang 和 zhou 的陪同下拜訪 PHEI,並參觀耗資 2 億的新社大樓。看了新出爐的《Word排版藝術》簡體版,大家都很開心。

10:20 到訪 BroadView。

11:30 至北大,打算聽一場 12:30 開始的 Data Structure,感受一下大學上課氣氛。多謝 xinxing 事前安排,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恰巧遇上期中考前的習題課,由助教主講。我注意到這位助教一整堂課下來沒一次眼光正對台下聽眾,有點「我自橫心以對」的味道。xinxing 告訴我這門課的老師很棒,果然,聽講同學很多,大教室塞得滿滿,過道和門外都還擠了一疊站票。一大群人在二氧化碳濃度甚高的空間內動腦,結果可以猜想 —— 至少我昏昏欲眠。

趁著中場休息,和 xinxing 逃出了二氧化碳室,到「一塔湖圖」走走。回到計算機系館,巧遇 Pearson 舉辦的外版(原文)書展。這些外文書(乃至於大陸市場上的所有外文書)售價遠遠超過學生的生活水平。

16:00 到達 GOTOP 北京辦事處,會晤 william。晚上由 william 作東,與 PHPress 的朋友共餐。21:00 回到 mike 家。

■2004/11/03(三)

09:30 拜訪 CEPP,和 Gaojun 第一次見面。《重構》取得不錯的成績,雙方都開心。另一本很棒的書《More Effective C++》的銷量則未如兄弟書《Effective C++》來得好。顯見書的內容固然重要,市場價值還必須構築在好的出版時機和強烈的出版企圖上。

11:00 和 wlf, liujiang, weidong 見面。都是老朋友了,天南地北閒談,十分愉快。

14:00~16:00 西單圖書大廈見讀者。趁便買兩本旅遊書和一些法帖。BroadView 在會中向讀者介紹了我的新書《Word排版藝術》。很高興聽到一些來自排版界朋友的提問。我想一開始可能會有為數不少的侯捷讀者純粹因為好奇而購買此書,一旦好奇心褪去,一旦本書獲得真正需要排版(例如學生畢業論文、出版社書稿)的人的認真閱讀,那才是本書的真正成功。

↓北京 / 西單圖書大廈  讀者見面會

2004-beijing3.gif (21745 bytes)  2004-beijing1.gif (17025 bytes)  2004-beijing2.gif (20691 bytes) 

17:00-21:00 參加 CSDN 主辦的技術人沙龍。來了好多人,大家都很開心。CSDN 的確是個認真挖掘並栽培寫譯人才的平台,我很敬佩。三番兩次的這類活動,都是花錢花時間花精力的,CSDN 一路走來充滿熱情與遠見。

↓北京 / CSDN 技術人聚會。左起 愛民, 裘宗燕教授, 侯捷, 詠剛

2004-beijing-csdn1.jpg (112555 bytes)

wking 知道我喜歡老東西,特別送我一台機械手搖式計算機。這傢伙好沉,導致我回台行李超重 :)

20051229-f.jpg (18540 bytes)

 

■2004/11/04(四)

今天全然放鬆,自助旅行。06:30 起床,趕搭 07:16 火車,好驚險,幸好有地鐵。軟座車票 61RMB,四小時到達承德。

只花 120RMB 就住進了一家規模不錯的飯店,再花 60RMB 參加了一個交通+導遊的當地旅遊小團。淡季才有這種便宜價位。安頓好後在飯店吃了十分美味的水餃 15 個(總共 4RMB)。

午後導遊帶著遊覽魁星樓。主殿供奉有全國最大的文魁像,兩旁有幅對聯:

天下人才以斗量半隻腳踢開春秋文運
世間學子爭光輝一支筆點明萬代鴻儒

隨後參觀「外八廟」中的普寧寺和普陀宗乘之廟。外八廟被普遍誤以為是避暑山莊外圍的八座寺廟,其實它是指受清廷理蕃院登錄、管理的最初八座廟。目前山莊外圍的寺廟共計十二座!

普寧寺供有全世界最高木佛(密宗千手千眼觀音菩薩,連同座高 24.51米),人氣興旺。"普陀宗乘" 是 "布達拉" 之意,普陀宗乘之廟就是 "小布達拉宮";雖是外八廟中最氣勢雄偉的一座,也許因為初冬向晚的關係,加上寺中並無僧侶駐守,氣氛蕭瑟。

↓承德 魁星樓 夜景(網上借圖)

2004-qs.jpg (18552 bytes)

↓承德 普寧寺(網上借圖)。背景高閣為 "大乘之閣",內有世界最高木佛雕像。

2004-pn.gif (48672 bytes)

↓承德 普陀宗乘之廟 / 小布達拉宮(網上借圖)

2004-ptzs1.jpg (21889 bytes)

回飯店用晚餐,水餃 30 個+木耳白菜 = 8+10=18 RMB。多得我幾乎吃不完!飯後外出走走,見識一下承德的市區夜景。夜已經很冷了,街上顯得冷清。公園前有張露天小矮桌,一群年輕人在那兒吃喝他們的晚餐。怎麼願意在那麼冷的晚上露天用餐呢?年輕人是青春洋溢還是別有苦衷 ?!

回到飯店,前兩週的疲勞加上今天走了不少路,感覺很累,早早睡了。

■2004/11/05(五)

清晨很早就起床,到飯店對面的武烈河邊上,看晨練的老人和上工的人群。滿街滿地的梧桐落葉訴說著初冬氣氛。氣溫相當低,幸好我有準備,帶了短大衣。

上午導遊帶著遊覽重頭戲:避暑山莊。大陸近來熱衷「申遺」——申請聯合國世界遺產名錄,一經申遺成功,鯉躍龍門,對於觀光事業有莫大助益。許多景點由於「申遺」成功而大幅調高參觀費、入園費、清潔費。使用者付費本是天經地義,過高與否則如人飲水。我的親身感受是:過高!以避暑山莊為例,入園費淡季 60 元,旺季 90 元,較之以條件不差的飯店住宿費 (我的本次淡季經驗為 120),對一般老百姓恐怕過高!

承德避暑山莊是目前世界僅存之最大皇家園林,比另一處皇家園林:頤和園的面積大上許多(圓明園也是另一個著名的清朝皇家園林,但已毀於1860英法聯軍和1900八軍聯軍兵燹)。山莊面積 9/10 是山林,於此初冬已然封山,我們在餘下的(也是最精華的)1/10 面積中飽覽樓閣亭台和蔥蘢煙水。這樣的季節這樣的時日還能看到這方景物,真覺驚喜。昨日天候不佳,大霧籠罩,原以為承德天氣大概就那樣子,不敢再安什麼念頭。沒想到今天非常棒,能見度極佳,避暑山莊內清楚可見棒鎚山。甚至好幾頭鹿被普照的陽光吸引到小丘上吃草。

↓承德 棒鎚山(網上借圖)

2004-bangchuishan.jpg (6223 bytes)

↓避暑山莊的兩位主人,康熙與乾隆(網上借圖)

2004-kangxi.jpg (7023 bytes)   2004-qianlong.jpg (6610 bytes)

↓避暑山莊的樓閣亭台和蔥蘢煙水(網上借圖)

2004-bs1.jpg (13732 bytes) 2004-bs2.jpg (9590 bytes) 2004-bs3.jpg (10936 bytes) 2004-bs4.jpg (10737 bytes)

 

余秋雨先生的《山居筆記》曾有一篇「一個王朝的背景」,對於康熙帝建避暑山莊於承德,使其成為北京以外的另一個政治中心,有過一番深刻討論。那篇文章是吸引我來此的一個起因。原本還計劃去壩上木蘭圍場,到此一問才知遙遠,遠非此次兩日一夜的行程可達,而且去路多艱,恐已冰封。

木蘭圍場和避暑山莊有著密切關係,固然是我想去的原因之一,《諫唐太宗十思疏》則是我想去圍場的另一個起因。魏徵在文中諫太宗:

「念高危則思謙沖而自牧,懼滿溢則思江海而下百川,樂盤遊則思三驅以為度,恐懈怠則思慎始而敬終,慮壅蔽則思虛心以納下,想讒邪則思正身以黜惡,恩所加則思無因喜以謬賞,罰所及則思無因怒而濫刑。總此十思,弘茲九德,簡能而任之,擇善而從之。」

樂盤遊則思三驅以為度」的意思是:快活打獵,當思網開一面,以為法度。這其中有不趕盡殺絕的仁德情操,也有滋養生息以為後用的遠見。唐朝太遙遠,我想看看「康熙聖君」治下的木蘭圍場,是怎樣一種經營方式。當然,非常可能只見到一個沒有任何遺跡的空曠!

↓壩上風光(網上借圖)

2004-bs.jpg (55635 bytes)

整個遊覽於午前結束,「中巴」把我們統統載到火車站。吃了一碗恐怖的牛肉麵後,距離發車時刻還有相當時間,於是沿著大街又往武烈河方向走。買了個熱騰騰的肉饃饃,在巷弄裡邊走邊吃,陽光灑在身上,通體舒暢,十分愜意。沿路看了許多承德市民風光。

火車於 14:30 駛離承德。由於陽光清朗,能見度高,此趟回程風景甚佳,藍天白雲,與去程迥然不同。群山間孤零零的農家點綴幾許淒美,不知他們將如何度過離群索居的寒冬歲月。

18:40 回到北京。

■2004/11/06(六)

回到北京,回到紅塵。

09:00 會 zhen,相談甚歡。這位親歷文革浩劫的朋友,曾來信說過一段有道理的話:『我對孟子所言 "天欲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勞其筋骨,餓其肌膚......" 這句千古名言不以為然。長期的極端困苦會使人心理極端狹隘、極端殘忍、極端自私;還會忽而極端冷漠忽而極端狂熱;它的外部表現是吃苦耐勞、堅韌不拔。我們中國人的老一輩人大多是這種心理或者說是性格。老毛是非常典型的。他確實吃過不少苦,井岡山、爬雪山、過草地...。他不允許他的臣民不吃苦,否則就是變質。於是乎大躍進、人民公社、上山下鄉...。老百姓的日子稍有安定,這為人民的大救星的運動就來了。北大荒嚴寒並沒有春耕、夏收、秋收的勞累可怕。您知道農業學大寨嗎?我們最早 3 點就起床到了地頭。北大荒夏天 3 點天就亮了,10 點天才黑。每天吃完晚飯還要開會。每天都要將人勞累到極限,苦到極限。幹部們早起把我們趕下地,然後悄悄地回來睡一覺,養足精神在晚上領著疲倦的人們開千篇一律的會,頌揚毛太陽、鬥四類分子....。

10:30 會 reiqing。在這家大陸最興旺的高校教材出版社身上,我對教材市場有了更多了解。該社領導最近因為出版物出現達賴像片(maybe 還有文字)而被撤換,這使我對大陸出版人戰戰兢兢的心情也有了更多體諒。難怪自危自限成了出版界的普遍氣氛!

14:30 會 william + CRPH。CRPH 對其直銷模式十分自豪。他們的優勢之一是「坐火車不要錢」。

晚上和 mike & paili 輕鬆閒聊,逗弄兩個小可愛。這竟是一週來的第一次,看來我倆都真的很忙 :) mike 主持了一整天招聘會,夠辛苦的。

■2004/11/07(日)

中午和 wuhear+myan 共進餐。自從知道「達賴事件」後,更能理解 2004 年初那篇文章讓編輯承擔了多大壓力!

理解歸理解。協商可以,要我事先設限,自我政治審查,那可不能夠 :)

下午 jiangtao 和 aoran 相邀北郊大覺寺。古意盎然。好地方、好音樂、好人,組成一段難忘的風景。

晚上回請 mike 和 paili,感謝這個星期來對我的招待。古越人家,可愛的小姑娘不見了。

 

■2004/11/08(一)

再次回到瀋陽。聽說了,上星期有兩場不小的雪,不巧又沒碰上。

電話老斷訊。心情不佳。

 

■2004/11/09(二)

C++/OOP 第一天課程。

■2004/11/10(三)

C++/OOP 第二天課程。

■2004/11/11(四)

C++/OOP 第三天課程。

■2004/11/12(五)

Advanced C 課程。

■2004/11/13(六)

回家的日子。

心情輕鬆,也就有了到處走走的興致。Neusoft 軟件園旁是個很大的住宅區,兩年前來瀋陽時才剛規劃,如今即將完工。由於上課前要經過這個住宅區外圍,常見工人穿梭走動,遂興起一探究竟的好奇。

這是一個日本公司的推案,房屋外觀相當不錯,小區(社區)規劃也很不錯。然而優美外觀下,我看到民工如何辛勞地工作著。很少的機具,很多的人力!不論整地、鋪路、篩土、砌牆、挖洞、植樹,多由大量原始人力堆砌而成,在接近零度的天候中非常辛苦。而東北冬季多得是零度以下的日子!東北經濟下滑,下層社會民生困難,不知這些頗有年紀的民工如何度過嚴寒。想著想著不由得沉重起來。

飛機於 11:00 從桃仙機場起飛。足足 12 小時,起起落落,停停等等,瀋陽-->北京-->澳門-->台北。再次感嘆人民迫切需要的便利被政客犧牲。數十萬台商的感嘆應更遠遠幽然無奈吧。

-- the end


■Sent: Thursday, December 16, 2004 10:56 PM
侯老師: 您好! 上老師的網站有大半年了.這是第一次給您寫信.幾乎在學習不忙的時候都要看一看, 看到那個人頭像時就放心了.有時候不能上就感到擔心:是不是網站停止了運營?是不是被封了?不放心,索性全部當了下來.雖然有很多的地方不能對上話(就是看了之後比較迷糊 ,我知道這是因為我的內功不夠),但是老師的文字很有意思,對讀者照顧得很周到.謝謝老師了. 不知道老師的2004大陸游記寫好了沒有,我等不急了^_^.

■ Sent: Friday, January 07, 2005 1:54 PM
侯老師:您好!我叫□□,遼寧瀋陽人,在上海工作,是一名普通技術員,以您的學生自稱,您別見怪。

今天想看看您的 C 語言新書出版的具體日期,一早到了公司就上了您的網站,發現網站作了更新,還不知是否有自己喜歡的文章,心情就莫名的好,可能這就是您的魅力所在,同時也是一個您忠實fans的感情自然流露。查看了新書日期,還有些時間出版。開始讀起了您的2004大陸行(雖然今天的工作不少,可是對於一個fans來說,推遲一點離開公司的時間,是沒什麼的)。

文章自然讓我收獲頗多,同時也生出很多感慨,並和您談談我對一些事物的認識,這也就是這封信的來歷。

看您的文章,上您的網站,已經很久了,2年前也給您寫過一封小短信。慚愧的是,一直無法和您在技術層面上作溝通,理由主要是工作內容,使用工具不同。但是,在您的網站上的收獲卻不能說是不多,讀您的散文,游記對我人生的影響非常之大,這句話決不是恭維之詞,也沒必要把馬屁拍到萬里外的您的身上,就是想表達對您的感謝之情。感覺已經和您,一位沒有見過面的師長,神交很久。

下面分條目糊談些自己對一些問題的理解,想到什麼說什麼,沒有順序。

1從您2004大陸行文章談起,F1車場。我很反感大陸部分領導的好高騖遠,好大喜功。您說得好,不要忘記貧富差距,失學兒童。而新任總理溫家寶含淚說,我們有3000萬人溫飽都沒有達到,而這個車場可以解決多少人吃飯的問題。看問題是要看其兩面性,上海現在高樓群起,給中國人爭足了面子,歐美,日本對中國刮目相看,而樓高得沒人用,空在那裡,是不是和F1車場大同小異。為什麼一定要爭個亞洲乃至世界第幾高樓的虛名?!

提到溫總理,在這向您推薦這個人,您可以有意無意的多留心一下他,我對他很有好感。知道您常說不談政治,但我認為您還是關心政治的,台灣和大陸的特殊關系,可能也使反感政治的人不免需要留心一下。

2侯捷現象。原諒我直呼您的名字,但這個話題是定要用上您的大名。幾年來,您的書,您的思想,您對大陸出版界,教育界的影響,我歸結為---侯捷現象。關於這種現象的出現,我是再高興沒有了。跪謝有魄力,有膽識,有遠見的把您介紹並引進給我們的人,當然您本身的存在是前提,促成了侯捷想象的出現。而這一現象激起了整體計算機科技出版界的改革,好書(包括譯,著)好作者開始大量的出現,這將對大陸整體計算機科技技術水平提高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願這種現象可以發展到國內各個領域。同時,也真心歡迎您每年來大陸,每年讀您的大陸游記。

3 瀋陽。您較熟悉的一個大陸城市,她是我的故鄉。而以前文章見到您誇獎瀋陽的年輕人和贊賞華儲書店,作為瀋陽人很是自豪。特別是,東軟不斷的請您去講課,使我對這家軟件公司另眼看待,同時羡慕有機會不斷聽您講課的技術人員。瀋陽這座老工業城市,在共和國成長歷程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我土生土長,但大學開始就離開了她,一別就要十年了(雖然每一兩年都回去,但還是感覺離開了她),也許一輩子也不會再回去了(我指定居),挺傷感。現在國家在實施東北振興計劃,衷心願她能越走越好。

4 工作。我的工作主要是開發和公司相關設備上的控制程序,相對較底層,並且和溫度,濕度等的控制較密切,主要使用 C 語言。期待您的《高階 C》。技術水平一般,但還算愛好和認真,所以兩次派到日本總公司進修,第二次為期一年,現在已過半年。日本同事工作態度和方法是非常值得我們中國人學習的。部分地方比較死板,開始的時候認為是缺點,現在認為是日本民族的國民性,可能正是這種 "死板" 造成了他們的一絲不苟,未必是缺點,不能輕易下結論。

5 政治。本不想談這話題,還是沒有忍住。我並不是關心政治,而是關心我的國家。我不說我們這個詞,而說我的,是有深意的,若每個人都認為國家是自己的,人民是自己的,就會特別的愛護,就不會做損害她的事情。可部分國家幹部認為國家是大家的,不拿白不拿,不貪白不貪,明知是錯的,也要走下去。您說怎麼是好!:(

您網站上有些圖片,在提到我們大陸的時候,您用了一輛大炮,看了很是傷心,雖然我不能贊同您對天安門事件的看法。(天安門事件,我根本無法判斷對與錯,當時我太小,而現在在大陸能看到的資料很少,且都眾口一詞)在這裡我想問問您,您對50年代的朝鮮戰爭的看法。

關於現在大陸的自由民主,言論自由,本來以為好多了(確實是好多了),可來到日本生活一段日子,感覺還差的太多太多。關於大陸的一黨制,我個人也無法確切給出答案,一定不好,一定好。但沒有真正民主的選舉,黨和政府不分,黨和國家不分很是不好。教條的提出愛黨,愛政府,憑什麼?是要憑我們的黨是不是好黨,是不是人民的黨,是不是代表人民的利益,我們的政府也同樣。我嚮往著我們國家自由,民主,富強。但也心知路途坎坷遙遠。

台灣和大陸,我贊成您的觀點,大陸自由民主富強包容,台灣同胞自然一心嚮往,反之,又憑什麼讓台灣回歸?!若台灣達到自由民主富強包容,我看不如大陸回歸台灣,讓台灣人民幫助我們,您看那? :)

以上胡亂寫了不少東西,若您讀了,也占去了您寶貴的時間。在這裡感謝您。

祝您新年快樂順利!
祝您和家人健康!

■侯捷回覆:很開心你願意和我說這麼多。很開心有你這位學生 :)

> ...就是想表達對您的感謝之情...

能夠帶給你好的影響,我很開心。讀者這麼說,足以讓我鞭策自己。

> 提到溫總理,在這向您推薦這個人...

大陸新一代領導人我滿欣賞;只要更加強民主素養和民生關懷,中國就有望了。我之所以不談政治,不是不關心,是不喜歡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談。

> ...同時,也真心歡迎您每年來大陸,每年讀您的大陸游記。

每到大陸,想到有這麼多人喜歡我歡迎我,我便非常開心。你把 "侯捷現象"
帶來的影響說得太高,不過這也同時帶給我激勵。引進侯捷書籍的是周筠老師,我想她知道你這麼說一定很高興。

> 在已過半年。日本同事工作態度和方法是非常值得我們中國人學習的。部分地方比較死板,開始的時候認為是缺點,現在認為是日本民族的國民性...

一板一眼的態度,不能說成 "死板"。天下大事必做於細(曾國藩語)。一板一眼就是按照規則辦事,就是法治。日本、德國、美國這方面的精神,非常值得效法。

> 您網站上有些圖片,在提到我們大陸的時候,您用了一輛大炮,看了很是傷心

那些圖片的標題是 "人民的力量",是指人民對抗不義政府或不義舉措的行徑。你以前曾看過那張六四相片嗎?那是正義勇敢的極致表現。其他相片都是大遊行,但大陸沒有任何遊行(節慶除外)。一旦大陸政府允許集會遊行,而且事關政治議題,那就是初步民主了。「穩定壓倒一切」永遠是當權者最愛的話。

> 台灣和大陸,我贊成您的觀點,大陸自由民主富強包容,台灣同胞自然一心嚮往,反之,又憑什麼讓台灣回歸?!若台灣達到自由民主富強包容,我看不如大陸回歸台灣,讓台灣人民幫助我們,您看那? :)

成熟的看法。I can not agree with you more!兩岸應該比進步,而不是比退步。誰進步就按誰的路走。現階段留著一個不同於中國共黨政權的臺灣,其實對大陸人民(對全中國)是有幫助的,可刺激中國共產黨進步。至於將來,讓將來去解決吧。急著統一或急著獨立,都是政客!他們只為在自己有身之年看到屬於他們自身的掌聲(如果他們的意念被實踐的話),卻罔顧全民福祉。

祝福你,新年新氣象 :)

■ Sent: Saturday, January 08, 2005 1:00 PM
侯捷先生:您好!我是一名大陸華南理工大學學生。04年末,一直關注您的個人網站,不過您忙於大陸之行,一直沒有更新,:)新年過後再流覽,很高興地發現《2004 大陸紀行》已經發佈了。細細品讀,再次感受到了閱讀您的文章的美妙感覺。講華中科大那個段落堙A驚喜地發現一處寫著“影片:‘掌聲響起 ’與眾同歡 (1.3 GB)”,以為是整個座談會的完整錄影,下載之,原來是1.3MB,呵呵。候先生的歌聲還不錯。

這次冒昧寫信給您,就是為上面所說的筆誤,不修正可能會讓很多人由驚喜而變為失望哦 :)

■侯捷回覆:謝謝你特別來信告知。已改,下次更新時上載。華南理工大學在哪兒?歡迎來信說說你的學校和學習情況。祝學習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