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臉子就是神

侯捷

如果期許別人(或自己)成為某一種人,
那人(或你自己)就可以成為那一種人。

2005.07.10


■楔子

兩年前我在大陸友人的協助下訂閱了《中國國家地理》,並追補過期刊物。我愛看《中國國家地理》就像愛看《美國國家地理》一樣:風景相片美不勝收,地理歷史人文相關報導則補強了我的許多常識。

《中國國家地理》2002.05 有一篇名為「神遊流坑,儺舞南豐」的文章。流坑南豐分別是江西省境內的兩個小村莊,神遊(遊神)和儺舞則是村莊內的兩種民俗活動。該文有以下描述:

中國江西省境內散佈著很多被人們遺忘的古村落。由於交通閉塞,這些村落就像「傳統文化冷藏庫」似地封存了許多難得一見的文化和古老習俗。春節是這裡的傳統活動最集中的時間,而每年正月裡的遊神跳儺活動又是其中最精彩的。

該文又說:

"儺" 字左為人字邊,代表巫師;右邊是 "難",代表災禍疾病。遠古時代人們把災難和疾病視為鬼怪作祟,被超自然力量左右,於是就頭戴兇惡的面具口中高呼「儺、儺」之聲,藉以驅逐鬼疫。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儺舞,是一種以歌舞形式反映人和鬼神爭鬥的原始藝術。

南豐的儺舞深沉、古樸而充滿神秘色彩。平時的普通族人,一旦戴上了儺面具,出現在眾人面前,便具有一種特殊的莊嚴氣氛。南豐縣流傳著這麼一句話:摘下臉子就是人,戴上臉子就是神。("臉子" 就是儺面具)

註:儺,音ㄋㄨㄛ ´,二聲,發音為 "挪"。字典上說是「迎神賽會上驅逐瘟疫的舉動」。

寫作人的腦袋瓜子往往屬於「跳躍思考」型,必須腦筋動得飛快 —— 至少要對「與寫作有關的任何靈光乍現」動得飛快。「戴上臉子就是神」正是讓我拍案叫絕的一句話,契合長久以來我想表達的一個概念。

■一個作假過程

任何宗教對於建立人的力量和信心都有莫大幫助,其間不同在於有人認為力量和信心來自於天啟和神助,有人則認為自力可以救贖自己。基於自信,基於體內流轉的東方血液和腦中裝載的東方思維,我一向比較傾向「人人得以成佛」,不喜歡「不要懷疑只要信;信我者得永生」。

既曰「人人得以成佛」,神佛以降,人世間,我相信聖賢亦(更)是可以藉由努力到的境界,就算此生此世到達不了,至少可以趨近靠攏。

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待人處世的完美形象,也許集溫厚、善良、謙恭、儉約、寬容、仁義、正直、剛毅...於一身。我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具備那些理想形象。然而追求真善美的過程,我以為其實是一個作假的過程。

多麼可怕的言論呀!誰不對「作假、假惺惺、假道學」感到厭惡和不屑!現實生活中誰不愛真貨而愛仿品?誰又喜歡在屋裡擺上一幅假畫一束假花而招來「攀比附會、附庸風雅、丟人現眼」之譏!

如今假花其實做得非常好,連露珠都唯妙唯肖。真正美麗或帶有特殊藝術價值的假花(像是麵包花、瓷料花)我不排斥。假花不必天天換水,更讓常常無法「隨侍在側」的人們無牽掛之憂。

我不是個喜歡假花勝於真花的人。如果我有億萬身家,又有常溫常濕裝置,還有僕役專人侍候寶貝,我也願意在家裡頭掛一幅「萬壑松風」而不只是故宮仿品。然而因時因地因境制宜,沒必要非得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來幅真跡來束真花不可。這不是本文重點,我只是想說,真假有很多種討論,這種真假不在本文討論之列。

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

對人類小孩的親身長時間觀察,使我比較傾向旬子的「人性本惡」學說。爭論了二千五百年的話題不可能就此而止,我只想說說我的觀察。

當然這是個統計學上的題目。人不可能面對一切都「本惡」,也不可能面對一切都「本善」。談到「本」就得談談人之本:小孩。小孩看到貓狗在路上哀哀叫,也許是淒風苦雨中凍得發抖,或在馬路上被撞斷一條腿,他/她們會流露出不忍之心。但是當事情沒那麼嚴重時,他/她們馬上還原成動物。動物的本質在生存,動物的本能是競爭。因此某一刻是小天使的他/她們很可能在另一時刻成為捉弄小動物的小惡魔,從小動物的不安甚至一絲絲小小痛苦中感覺到一種擁有控制力甚或毀滅力的快樂。有時候這種捉弄甚至會擴大到同類(另一個小孩)身上。

在我還沒有成為父母的時候,我認為全世界最可厭的幼獸就是人類小孩。成為父母之後,雖然比較可以欣賞小孩的優點,像是他/她們的純真,並因「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而開始懂得欣賞別人的小孩,但是就我觀察,人畢竟是動物,而且是一種肉食動物,所以人類小孩除了極少數宛若天使化身,都會表現出競爭的本能。競爭就會互相比較、爭奪、攻擊,慢慢地還會「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

人性是偏惡的 —— 統計學上我這麼認為。這是 "人" 這種動物先天之為真。促使人類進行利他行為,絕大多數是因為後天教育,相對於先天本性來說便是 "假"。然而正是這種假,使人類跳脫獸性成為萬物之靈。

■真小人與偽君子

常常看到「真小人偽君子」之爭之辯之戰。常常反省所謂「真小人」與「偽君子」到底孰為優劣。

「真君子」那是不必說了,值得尊敬。我也的確見過先天具備天使個性的小孩,溫婉、善良、體貼、無爭。這些特性出現在小孩身上必然是先天的,不是教育來的。他/她們長大後如果不被人類社會污染,必為真君子。

然而正如我所觀察與認為,人是動物(註1),而且是肉食動物(惟其也能素食),先天便有強烈的競爭基因。處於無威脅的狀態下,一切都美好,溫良恭儉讓。處於受威脅狀態時,豬羊變色,風雲也變色,各種壞基因全由隱性變成了顯性。

註1:倪匡在其某一本科幻小說中提過一個科幻想法。他說人有植物人和動物人兩種...(大抵若此)。

這就是為什麼在軍隊中有「見不得別人好」的。如果我休假三次,那麼你休假三次OK,甚或四次也無妨。但如果我只休假一次,你多休假可別想有好聽的,你會被我們這群「沒有特權的一般人」孤立起來。如果我住在獨棟花園洋房,社區內戶戶垂柳家家XX,那我們每天道早安道午安道晚安,和樂也融融,恨不得有鄰居。但如果不是,那恨不得沒有鄰居,有鄰居也最好「老死別相往來」。

 

在先天不足的情況下,如果能夠持之以恆地修練自己,仍然能成正果。每個人心中都有傲慢,嫉妒,暴怒,懶惰,貪婪,饕餮,以及色慾(註2)的因子。如果你沒有,恭喜,你是天使的化身。

你天生就真。而我們是經過一番努力,由假變成真。我更尊敬佩服這種人。

 

 

註2:七宗罪(the seven deadly sins):傲慢 (Pride),嫉妒(Envy),暴怒(Wrath),懶惰(Sloth),貪婪(Greed),饕餮(Gluttony),以及貪慾(Lust)。

seven-sins-poster.jpg (117073 bytes)

不過,因為是布萊德彼特(Brad Pitt)主演,所以被譯為「火線追緝令」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假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

你把它「進行到底」,它就成真了。

■自己以為真,看別人都假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

我最不愛那種「以真性情為令牌」的行為。就說自己「土直」。自以為自己很真,於是看別人都假。把真性情中的粗鄙、冠冕堂皇地拿到台面上。

 

可以從很多角度和態度來詮釋這句話,宗教的,非宗教的,正面的、負面的、喜愛的、厭惡的...。

 

 

老何是個年逾不惑漸近半百的人。他的一生至今為止堪稱順利,有個賢慧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有個受人尊敬的身份。通常我們都說「有個受人尊敬的社會地位」,為什麼我不這麼說他呢?因為他沒有任何 title!他的受人尊敬是因為他寫作,寫一些正經八百的文字和一些天馬行空的雜文。他沒有「正當」職業,沒有辦公室,沒有公司停車位,沒有年終獎金,健保還是第五類(全額自付那一類)。他用一支筆和一份熱情征服了世界 -- 屬於他的世界。


英國教師專業協會建議英國教師在教室避免使用 fail(失敗),應改以 deferred success(大器晚成)。

教育心理學,「霍商效應」():當老師對學生的學習表達善意期待,學生的學習動機會比平時強烈,學習行為也變得比較積極,成效也高於一般情況。「比馬龍原理」()則是指學生會朝老師期待的方向發展。老師期待學生未來成馬或龍,學生到頭來真的就會變成馬或龍。但方法必須用對(鼓勵而非責備),否則哪個父母不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怎麼人間龍鳳如此稀罕?

意念成就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