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眉信手續續彈
說盡心中無限事

2005.04.25
最近三則臺灣讀者來函

我兄弟在大陸芳華正盛,一石激起千層浪,我卻在臺灣書市偃旗息鼓四年之久...



■Sent: Saturday, March 19, 2005 3:38 PM
Subject: 一些建議與問題 (ignorable)

侯老師您好:

從高中時連指標都搞不清楚的我,不自量力的買了您的 "深入淺出MFC 2e" 後,每每在書店駐足,總要搜尋是不是又有新的黑白人頭出現。上了大學,正好碰到導師是您的迷,所開的課都是以你的書為主延伸下去,所以我也就不自覺地走向業界正確的路。最近即將畢業於研究所,在預找工作時,成績不是很好看的我竟然也感受到了所向披靡的威力,每每於競爭激烈的面試場合中選,原因是...那本快翻到爛掉的 "深入淺出MFC 2e" 及諸多黑白人頭書讓我養成了不差的實作能力。業界重實作能力大於成績、學歷的情況實在超乎我想像(當然也有某些知名大公司只挑所謂前三大,因為他們有財力跟時間去重新訓練一個名校畢業成績好的老兄,即使他只有成績好),也因此,在這個準備論文的星期六下午,斗膽寫了封信給侯老師,並道感謝。

不過我想讚美之信侯老師大概也接到手軟了,就不便再重新打造輪子。接下來當然是一些問題。

最近在準備論文時,由於是大型軟體的計劃,當然也就少不了必須重新打造程式能力,把上了研究所便沒時間再拿出來看的侯老師的諸多著譯作再拿出來復習,有些看不懂的地方,也想參照侯老師的一些舊書,卻苦於無法找到,除了學校的圖書館以外(大多被借走,預約的話大概也要等兩三個禮拜),天瓏書局的網路書店也找不著。到侯老師的網站上看,赫然發現很多好書都絕版了,要買一些舊著作,大概就只能去看看一間鄉間小店(國小旁那種文具、玩具、書藉皆賣的雜貨店)看看有沒有,或看看有沒有某些不想混的傢伙忍痛割愛了∼情況就像侯老師寫的那篇文一樣 —— 誰殺了大明星

於是我在想,侯老師有沒有打算自己弄一間出版社,專門印黑白人頭書呢?不管是自己著、譯、或像對李書良、王家俊兩位的模式一樣,來個總監?讓好書永不下架?讓其他作者的好書也能投身於你的黑白人頭旗下(當然要經過你的評審)?至少抒解我在書局找不著《虛擬與多型》、圖書館借不著、借著了一個月就要還(後面又被預約了,不得續借非還不可),又忍不住想要去影印店拷他一筆的衝動!! 如果去書店能看到滿滿的黑白人頭書藉那該多好,而不只限200x年後的作品,之前的卻全部消失.....

另一個問題就是不知道侯老師譯、著的比重如何分佈,對於我們這些閱讀英文已經沒有問題的研究生來說(或許說、寫問題仍很大...),難免自私地想要侯老師少 "譯" 一些書藉,多 "著" 一些書藉,出些 globally unique 的書,如繼 The annotated STL source 後,是否來一本 The annotated Boost source(分析這套函式庫的設計準則?) 甚至出一本走在前端的英文書讓老外們也看看?

至於建議,就是希望侯老師能另覓網站去處,現在那個實在太慢囉,應該是放在中國吧?我想以老師的關係,應該不難找到類似XX院或XX大學的網路站台吧...

問題問完了,建議也說完了,這封信我給他的屬性為 ignorable (大概沒這個詞, lisp好像有...),如果老師忙可以忽略我。

祝身體健康
某中大研究生 敬上


■Sent: Friday, March 18, 2005 4:18 PM
Subject: 下載 深入淺出MFC e2

當我第一次看到Dessecting MFC 2e 這本書時(同學的), 還以為它是中譯本, 因為能有這種深度探討跟清晰條理的內容, 中文書幾乎沒有, 而且書的英文名字聽起來也很像原文書. 但是一看封面, 侯捷著? 那也不稀奇, 我就看過有些厚顏無恥的書, 明明就是半翻譯人家的書, 還把它標明是自己寫的. 再看看內容,實在是不相信是一本中文書; 但它的文字用語又無絲毫翻譯的跡象. 索性上網去查, 結果還真的是中文書, 而且還是大大有名的中文書.

對不起, 請原諒我的無知. 我原不是本科系畢業的 (大學唸土木系), 剛踏入資訊這一行沒多久, 那時還不知道侯捷的大名. 我不太看中文電腦書, 因為大多沒什麼內容,所以通常都是直接看原文書. 直到看到了深入淺出MFC 2e 這本書, 才認識了侯捷您, 也才知道原來國內也有令人驕傲的作家, 也有這些了不起的書.

當時的第一個想法是, 這本書一定要珍藏起來. "什麼?絕版了!? 那可不可以賣給我?", "免談!!"

我到處尋找與求購, 但是哪裡會有結果? 每個人都是抱著要珍藏的念頭. 即使後來我知道有電子檔, 但還是跟同學去借來印了一本. 沒辦法, 實在是買不到. 而且這種書, 沒有原版實是一生悔恨, 就算有電子檔也不能彌補. 很抱歉,您的版權中並沒有說可以複印,但我想我把電子書一頁一頁印出來也是差不多情況, 所以未經您同意就大膽把原書借來影印了. 印之前其實我已經看得差不多了, 但還是一定要把它珍藏起來.

最後,感謝您在寫作上的付出.希望我未來可以買到幾本您的好書,也會去看看您所推薦的書.


■Sent: Friday, April 15, 2005 2:33 PM
Subject: 一個讀者的懇求
Dear 老師
前幾天在yahoo的拍賣網上看到你早期的書《深入核心Windows作業系統》還有《虛擬記憶體》。若老師有印象的話,這兩本書的訂價450元,但在yahoo的結標價各是1530:
http://tw.f2.page.bid.yahoo.com/tw/auction/b18968430
http://tw.f4.page.bid.yahoo.com/tw/auction/d11117467
個人認為好書不管在何時,都是本好書。這兩本書很多人標,我想看到這種情形老師也會感到欣慰,但在欣慰之餘是不是也覺得有很多人需要這樣的書呢?當然最好的方法是再刷個幾千本,若真不行,是否像《深入淺出MFC》一樣把書開放出來呢?謝謝老師。

p.s. 目前正在拍賣《深入淺出MFC》。通常競標都在結束前幾分鍾,我想這本書也會超過定價。


●《深入淺出MFC》回覆

在主人的三千寵愛中,某種角度上我是令六宮粉黛無顏色的那個。自從1996.10面世,1997.05改版,我為主人贏得了眾多光彩,贏得無數讀者的心,也為主人的家計貢獻良多。

主人經常收到來自兩岸三地關於我的來信。有些詢問我的內容,有些詢問我的過去,有些詢問我的未來。最多的是單純只為讀了我而向主人說謝謝。每次主人收到這些信,總是興趣盎然地閱讀。有些讀者非常厲害,和主人過招精采,這時候我便能看見主人激越昂揚的表情,仿彿也聽到他心中的歌唱。主人最喜歡提起令他「汗如雨下」的那次過招 — 那次可真是讓他廢寢忘食而又興奮無比。

自從我的簡體版兄弟出版後,大大搶了我的丰采。尤其我在臺灣書市已經偃旗息鼓四年,我兄弟卻芳華正盛,一石激起千層浪,因此兄弟的信比我多10倍有餘。加之大陸讀者熱情者眾,很多來信洋洋灑灑,令主人份外開心。

前陣子主人收到三封和我有關的感情豐富的來信。我看到他緊抿雙唇,緊蹙雙眉,在書房裡踱方步 — 這是他心緒澎湃的一號反應。

■弦弦掩抑聲聲思  似述平生不得志

我在臺灣書市絕跡已經四年之久。誠然,在 IT 領域,一旦技術過時,詮釋技術的書籍絕版停印壽終正寢乃是必然而正常的下場。不過我的情況不同於此。怎麼說呢...呃...我的消失全是外在因素使然!

並不是臺灣讀者看膩了我,或看不上我。不,不是這樣。自 1996.10面世至2000年底解約,我已被銷售12,000冊(兩版)。這在臺灣可是佳績,合計 "'碼洋"(註1)860*12,000=10,320,000 新台幣。如果不是出版公司經營混亂及對技術外行,肯定將有更多讀者享用我(註2)。您知道嗎,在主人解除我的契約一小段時間之後,出版公司又因為市場聲音而向主人提出加印 300 冊的要求,一個月後再要求加印 500 冊,都在極短時間銷售一空。別小看這 800 冊,碼洋好歹也 860* 800 = 688,000 新台幣呢!

那麼您可能會問,主人幹嘛神經病解我的約?請容我稍後說予看倌分曉。

註1:"碼洋" 是大陸出版界用語,就是 書籍定價*總印量,頗有「創造出來的總體經濟價值」意味,可當做某種指標。

註2:說自己好實在有點羞赧。但明人不說暗話,讀者的讚譽可以為我背書。

「銷售12,000冊,碼洋 10,320,000 新台幣」,這...這...我實在沒資格「似述平生不得志」。但您知道,人比人氣死人嘛!和簡體版兄弟比起來,我還真說不上得志。我兄弟自 2001/01始,也就是在我被主人解除契約,逐漸偃旗息鼓的時候,被一個叫 yeka 的老經驗編輯在一個「當時 IT 事業部不怎麼起眼」的大陸出版社發行,於今竟得 73,000 冊(不含更早的第一版 5000冊),並還在繼續創造記錄當中。面對這個我能不眼紅嗎?我能不慨嘆嗎?排資論輩好歹我是大哥,別說如今被小老弟的銷售冊數重創,連碼洋都望塵莫及(老弟的碼洋是 80*73,000=5,840,000人民幣 ~= 23,360,000新台幣),而且愈輸愈多!我唯一贏過兄弟的是,主人免費開放了我的PDF電子檔,根據謝函推算,我的電子書讀者超過我兄弟的讀者兩三倍以上,哇咧呵呵。(這算不算阿Q?)

■低眉信手續續彈  說盡心中無限事

其實不怪主人將我「放逐」,畢竟他創造了我,而我了解他。

當年出版我的那家公司本是臺灣第一大,但順風船坐久了,人謀不臧,逐漸瀕臨崩潰,內部極度混亂。加之以那是個經營學校業務起家的出版公司,市場部門幾乎沒人懂我(的價值),若不是主人和他們的老闆情義相交,根本不會把我交給他們。主人對那些做技術書卻絲毫不懂技術又不知長進的編輯或業務,向來投以無言的微笑(只有主母和我們這些弟子懂得微笑背後的含意)。主人說我的 12,000 冊成績全是自發性讀者需求,出版公司一丁點推廣力道都沒上。他說『這就罷了,連最基本的正常供貨都做不到。』

說實在,那家出版公司對主人可謂百依百順的了(註3),每次新刷就順著主人的意思在我身上動剪動刀動漿糊,依著勘誤表修改錯誤,甚至有時候添加一兩頁補充,或對全書多處頁次進行修潤。這對落版、裝訂很費勁兒,對成本也是考驗,一般出版公司並不願意對任何作者提供這種服務(能有線上勘誤已經不錯啦)。然而主人要的不只是這個,他說光對他好還不夠,出版公司必須對讀者盡應盡的義務:主動積極地讓讀者看到書摸到書,讓讀者有選擇的權利。他說既然讀者的反饋如此正面、熱情、直接,怎麼可以讓讀者有「買不到書」的遺憾,怎麼可以讓讀者為了買我而從城南跑到城北!(註4

註3:好像沒有一家出版公司不對主人百依百順。主人的說法是『有理走遍天下』。他的一個處世哲理是:「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搞得每家出版公司都怕他走人,都對他百依百順。我這麼說會被主人罵,因為他總說這不是「怕」,是「相互尊重」。依我看,他是最上游嘛,難免被捧著被巴著被讓著點。

註4:至於那個把主人的書專批給某大書店獨家銷售的事,更是被主人痛批為「圖利他人,致讀者權益於何顧」。只是主人從來沒說出口。

主人不喜歡事情拖著懸著,不喜歡和稀泥,不喜歡他的讀者想買書卻買不到書,不喜歡出版公司該盡的義務沒盡、該補的書不補、該再刷的書不再刷,所以就主動和那出版公司解約了。而我,眼巴巴看著我後起的兄弟「超英趕美」,卻從此展開汨羅江邊的歲月,展開「被臺灣讀者懷念」的日子。

有句淒美的話說:「相見不如懷念」。老情人也許是這樣吧,但讀者對我不是這樣。他們不但對我懷念,也希望再相見!這在技術書籍市場上真是少見,也難怪主人要被時不時寄來的幾封讀者信件搞得在書房踱方步。如果他像他外公那樣抽煙斗,恐怕也時不時要點上幾斗了(註5)。

註5:主人保留了他外公的煙斗、臺檜書桌、扶輪社長權仗(一把精緻的議事鎚)、極精美的象頭四足銅花盆,只差沒有他外公當年騎的BMW 500機車。

此中其實頗有矛盾。主人不希望讀者想買我時買不到,卻施展霹靂手段讓讀者永遠也買不到我。按正常人的心理和作法,他應該為我另覓良緣,找一家欣賞的出版公司再次合作。但我知道他心裡嘀咕,怕在銷售 12,000 冊之後沒有多少油水給人家賺,對不起人家。從這些年來的 (1) 讀者反應和 (2) 技術發展,我想是他多慮了,也可以說他失算了(哇咧,我偷偷笑他失算,而我自己卻是「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讀者反應的角度來看那是不消說了。這些年來詢問我的蹤跡的人真不少。買不到我只好把我的 PDF 整個印出來的人也不少,他們花的功夫和成本不比買一本真正的我差多少。至於從技術發展的角度來看,去年主人拜訪他的老友 CA 副總裁(CA-Beijing 技術總負責人)時聽到的可做為代表:『我們 Windows 團隊要的人才,要的就是  MFC 和 COM。』主人在新竹科學園區的眾多老友也都一直還在使用 MFC(不然叫他們用什麼?.NET?全面改朝換代還早呢!)這種業界事實主人比誰都清楚,畢竟他的業界朋友很多,消息很暢通。我也不知他哪根筋不對,就是不動作。

其實主人有意寫我的下一代 —— 第三版。我知道他計劃拿掉我的 4,10,12,15,16章,然後在第1章添加對 "Win32 message-based, event-driven core tech." 的更多探討,在第8章添加汗如雨下整理出來的 serialization/de-serialization 心得(這個精采極了),在第14章添加 multi-threading 的更多探討,並且另闢新章容納他原本想放在《多型與虛擬》第二版做為大型範例後來覺得難度太高定位不適而決定搬到我肚子裡的MFC-Lite,也就是我最為人稱道的第3章「六大模擬」的七彩琉璃版。主人主導我的最大價值,使其不在讓讀者「知MFC然」而是讓讀者「知MFC所以然」,透過我來剖析並揭示 OO 最高階產品 —— application framework —— 的肌理。他決定讓第三版更專注於此調性,也因此才有MFC-Lite的出線 —— 那可是個 MFC-like, highly portable   application framework。去年主人在北京西單圖書大廈與讀者開座談會,會前有一位清華讀者告訴主人他以主人開放的 MFC-Lite 源碼移植到 UNIX 平台,成功做出了一個系統。當時主人很高興。

我的「心中無限事」就要說完了。主人很忙碌,手上計劃一大堆,我不知道我的第三代什麼時候才排得上他的班。其實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我不知道主人心中是否有什麼猶豫,有什麼難以決斷之事。從讀者的熱情來信觀之,主人心中不該有魔,但為什麼他老不行動呢?

雲深不知處

最近主人覓得山中佳景一處,勤於上山寫作。這是好事,我的徒子徒孫和小老弟們也許能夠因此比較快點冒出來。就是累了主母!主人最近最喜歡吟唱東坡居士的《點絳唇 · 杭州》:「閑倚胡床,庾公樓外峰千朵,與誰同坐,明月清風我。」正是山上寫照!

很多朋友抱怨近來主人回信較遲。呵呵,「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山上沒有 internet 呀。讓童子我來幫他回答幾個問題。

第一位讀者問:於是我在想,侯老師有沒有打算自己弄一間出版社,專門印黑白人頭書呢?不管是自己著、譯、或...來個總監?讓好書永不下架?讓其他作者的好書也能投身於你的黑白人頭旗下(當然要經過你的評審)?至少抒解我在書局找不著《虛擬與多型》、圖書館借不著、借著了一個月就要還(後面又被預約了,不得續借非還不可),又忍不住想要去影印店拷他一筆的衝動!! 如果去書店能看到滿滿的黑白人頭書藉那該多好,而不只限200x年後的作品,之前的卻全部消失.....

主人曾經短暫想過自己開家出版公司。不過很快褪去這個念頭。他說以他的資質去搞商業,太糟蹋了。真臭屁!不過他說了大半實話。他的專長在技術,在寫作,不在出版與商務運作。公司給他搞,怕是三兩下就玩完。啊是了,他說的「太糟蹋」是指「太糟蹋公司」。

第一位讀者又問:不知道侯老師譯、著的比重如何分佈,對於我們這些閱讀英文已經沒有問題的研究生來說(或許說、寫問題仍很大...),難免自私地想要侯老師少 "譯" 一些書藉,多 "著" 一些書藉,出些 globally unique 的書,如繼 The annotated STL source 後,是否來一本 The annotated Boost source(分析這套函式庫的設計準則?) 甚至出一本走在前端的英文書讓老外們也看看?

嗯,主人手上至少有10本寫作計劃。但是國外好書的翻譯任務對他也有致命吸引力。我不知道他的天秤怎麼擺。他是天秤座的,就相信他的決斷吧:) 主人英文很爛,沒辦法把自己的書譯成英文而又保留他特有的文字風格(註6)。他年輕時曾經很 "哈" 出英文版,不過這種「讓老外瞧瞧」的心態對於不惑之年的他早就是過去式了。他現在的想法是「看哪個出版幸運兒來挖寶」。亥亥,又臭屁了。

註6:「弦弦掩抑聲聲思  似述平生不得志」英文該怎麼說呢?「低眉信手續續彈  說盡心中無限事」英文該怎麼說呢?「山高月小 水落石出」英文該怎麼說?「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游刃有餘」英文該怎麼說?

第一位讀者又問道:至於建議,就是希望侯老師能另覓網站去處,現在那個實在太慢囉,應該是放在中國吧?我想以老師的關係,應該不難找到類似XX院或XX大學的網路站台吧...

主人的網頁的確全部放在北京 CSDN。您說您上去訪問速度很慢,但我家主人自己上去訪問卻順暢得很呀。咱家用的也只是一般社區寬頻網路,沒什麼特別。是不是您檢討一下自己的網路環境?! 您把我家主人看得太大,以為他很有關係,很有辦法。哪是呀!上次有位大陸讀者也來信說:

Sent: Thursday, March 17, 2005 10:07 AM
候老師:您好。昨天我最心愛的水木清華bbs被教育部16號文件作為典型強令限制校外ip訪問了(這樣就是只有校內的可以訪問bbs.smth.org)。水木到今年8月份,就10年了。作為內地最大的一個bbs,也避免不了這樣。我很傷心。bbs實名制,水木早已實施,但是當權者變本加厲要限制校外用戶訪問,太可惡了。水木很大一塊,比如技術版面可以說就廢了。career板塊人數急劇下降,從而可能使得今年高校的失業率大幅增加。不知道以你的名氣和影響,且在台灣,能否作出些呼籲或者號召,作出些努力,讓更多的人響應,好讓水木重新恢复以往的生機(發文時請不夾雜政治之類信息)。水木是眾多內地學子生命中的一部分。非常感謝。

各位真把我主人看得太「大」了。他根本就是布衣一個,小老百姓

第二位讀者說:我到處尋找與求購, 但是哪裡會有結果? 每個人都是抱著要珍藏的念頭. 即使後來我知道有電子檔, 但還是跟同學去借來印了一本. 沒辦法, 實在是買不到. 而且這種書, 沒有原版實是一生悔恨, 就算有電子檔也不能彌補. 很抱歉,您的版權中並沒有說可以複印,但我想我把電子書一頁一頁印出來也是差不多情況, 所以未經您同意就大膽把原書借來影印了. 印之前其實我已經看得差不多了, 但還是一定要把它珍藏起來.

唔,主人當初把PDF做得那麼精緻,又開放列印功能,就是有允許各位列印的用意。有些開放電子檔顧慮到商業現實不允許被列印,這時主人會將PDF的列印功能鎖住。所以,您列印我,主人是歡迎的。

第三位讀者說:個人認為好書不管在何時,都是本好書。這兩本書很多人標,我想看到這種情形老師也會感到欣慰,但在欣慰之餘是不是也覺得有很多人需要這樣的書呢?當然最好的方法是再刷個幾千本,若真不行,是否像深入淺出MFC一樣把書開放出來呢?謝謝老師。

網上拍賣我,買到的讀者真幸運(如果結標價不過高的話),因為我肚裡乾坤還很有看頭。但我的兩位老大哥深入核心Windows作業系統》和《虛擬記憶體以新台幣 1,530 高價結標,反映的是 fans 的熱情。兩位老大哥肚裡技術真的都過時了,他們已經壽終正寢不能說話了,所以由我代言。書迷收集紀念品的心情不能視為市場常態。至於「開放」,呵呵,主人手上根本沒有這些老骨頭的電子文件(1995 之前主人不會排版),只有毫無格式可言的純文字檔。您要他把純文字檔開放?不可能啦,他的書不妝點完畢從不見公婆。

主人雖然開心欣慰,但也足夠清醒,沒有因為讀者的喜愛而患大頭症。他踱了兩天方步就上山「採藥」去了。這事兒我看也就這樣了了。看得出來,主人步履輕盈,心情甚好。謝謝各位給他帶來的好心情:)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