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G, VG, F, VF, XF

— 從錢幣分級制度談西方教育的鼓勵概念及東方社會對待讚美的態度 —

侯捷

此文獻給 Stacy & Sabrina

2005.05.07


從錢幣分級制度談西方教育的鼓勵概念及東方社會對讚美的態度」,好個偉大的題目,差可比擬「論電腦稿件計酬方式之公平性及其對著作結構之影響與勞資雙方的互動關係」。侯捷真是命題奇才!

副標題夠明白夠嚇人了,那麼主標題呢?AG 是什麼?G 是什麼? VG 又是什麼?F, VF, XF 分別是什麼?達文西密碼?唐圖卡門的法老咒語?還是霍格華茲的通關密語?

都不是!它們是六個縮寫字。這六個字的故事容我從 28 年前說起。

■楔子一,28 年前的往事

J 是個年逾不惑漸近半百的人。

民國 60s(西元 70s)年代,正是 J 國小國中高中時期。那個年代的臺灣男孩很少沒有經歷過集郵活動。J 也不例外,而且很瘋狂,幾乎把所有可用的零用錢和壓歲錢都花在購買郵品上面。也因此 J 有相當不錯的郵藏,「臺灣蘭花」、「風景民俗」、「四臉譜」、「四帝王」「十八古物」...,臺郵最高峰精品不少皆入彀中。都是高價自郵幣店購入,不是從郵局臨櫃購買 ——  J 沒那麼老。

但是舉凡保存、取放、觀賞都必須小心翼翼的郵品,怕它溼怕它潮、怕它被蟲咬,怕郵局寄來的新品被哪個豬頭折了傷了損了。夏天怕它熱捲,冬天怕它冷縮。這種擔心受怕的日子漸漸令 J 不耐。(後來郵界開發出來的護品倒是解決了不少這類問題。)

眼鏡行總和鐘錶店開在同一個鋪子裡,郵票商總是兼賣錢幣(或相反)—— 沒人知道為什麼,就是這樣子。 血拼郵品時總會看到錢幣,稍久也就耳濡目染。錢幣可以拿在手上玩,可以敲擊傾聽它的嗡嗡聲(如果是大粒金銀幣的話),不怕溼不怕潮、不怕被蟲咬,不怕彎折不怕摔。這相當能夠滿足 J 對於收藏活動的取向:藏品應該用來取悅人,人不要當藏品的奴隸。

對郵票「小心翼翼的收集方式」逐漸厭煩,又意外從母親那兒獲贈一枚「香港站銀」和一枚「日本龍銀」,於是相當自然地開啟了對錢幣的收集興趣。

J 的媽媽傳給他兩枚銀幣(網上借圖,圖中幣品非 J 所有)

1900-hongkong-dolloar.jpg (18243 bytes)   japan-mz17-dolloar.jpg (51973 bytes)
↑香港站銀                               ↑日本龍銀

 

很多場景細節已忘,但這個畫面永遠停格: J 背著大書包,流留於台北中華商場(現已拆除)二樓數十家峰峰相連的郵幣社。面對一張張老板(娘)長長臭臭的面孔,往往 J 只是隔著玻璃一遍又一遍饑渴地看著玻璃櫃中陳列的幣品,連請老板(娘)拿出來讓握一握的次數都很少。口袋沒錢,哪敢請人家把幣拿出來讓看呢?J 常常彎下腰,歪著頭面向上,鼻子貼著玻璃櫃,眼睛斜往上吊,不是為了娛樂老板(娘),只為看玻璃櫃第一層玻璃隔板上擱著的幣的背面。(第二層玻璃隔板離地太近,就沒法這樣看了。)

從來沒有一位老板(娘)主動招呼 J ,把幣拿給 J 看!

終於有一次,攢了點錢,破釜沉舟地, J 決定買幾枚心儀已久的幣。那次買了 1921 Morgan Silver(摩根銀元)和 1922 Peace Silver(和平鷹銀元),以及 1943 Walking Liberty Half(走姿女神半元)和1962 Franklin Half(富蘭克林半元),總價大約新台幣1000元(28年後的今天總價還是 ~1000)。為了這些幣,J 在店中反覆看了又看換了又換,直要把幣看出洞來。前後花了整整一個周日上午,搞得老板娘直唸「龜毛」。J 那時候不懂高深的臺語,以為老板娘罵人,還怯怯地說:『買就買嘛,怎麼罵人呢?』

買是買了,小小的心靈有一點小小的傷害。老板娘不耐煩的臉孔烙印在 J 的腦海裡。

那天陽光溫煦,得幣後的喜悅至今歷歷在目。

J 於28年前購買的四枚錢幣(網上借圖,圖中幣品非 J 所有)
(以下尺寸非等比例)

1885-dollar-obv.jpg (45318 bytes) 1921-dollar_obv.jpg (63078 bytes)
↑Morgan Silver                                ↑Peace Silver

1917-half-obv.jpg (39619 bytes)    1956-half-obv.jpg (55107 bytes)
↑Walking Liberty Half            ↑Franklin Half

 

日後回想,J 總好笑那詭異的畫面:怎麼會在郵幣社這種「老人家聚集」的地方出現一個背大書包的青澀高中生呢?久經世故閱人無數的老板(娘)看到 J ,心裡會發出怎樣一種趣味(或不屑)呢?

上大學後,集幣這回事被徹底遺忘。幣還是被珍愛地放在 J 國中工藝課完成的木製寶盒中,上面卻已佈滿灰塵!隨著求學、畢業,服役、就業、結婚、搬家、定居,寶盒被移來挪去,塵封的往事和塵封的興趣並沒有釋放出來。

擁有第一枚像樣的幣至今,J 長了 28 歲。28 年來的變化不必細述,那不是本文重點。J 是誰無關緊要,這段過往也不過是被我拿來做為這篇文章的楔子。

■楔子二,錢幣價格三要素

任何人,做為一個生手,不論是翻閱錢幣目錄或直接看郵幣店內的標價,一定會驚訝為什麼「同一種幣」的價格可以天差地別。一枚 1932D Washington Quarter(二角五分,目前還通行的幣種)的目錄價是 185 美元(不錯的品相)。

關鍵在於,生手所謂的「同一種幣」在集幣世界中或許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幣。在集幣者心中,只要幣面設計上有任何因模具的不同而不同者,便是兩種幣。所以同一種幣的不同年份和不同廠記(註1),價格都不一樣。

註1:所謂廠記,是指鑄幣廠記號。不同的鑄幣廠有不同的廠記。例如美國錢幣的某個角落可能會出現 P, S, D 這樣的字母,那就分別代表賓州、三藩、丹佛 三個鑄幣廠。其他國家的鑄幣廠記不一定是單一字母,例如墨西哥鑄幣廠的廠記是 Mo,巴黎鑄幣廠的廠記(之一)是個 Cornucopia(一只象徵豐饒的羊角;一段說來話長的神話)。

chlin-newport-coin-details.jpg (45282 bytes)
↑幣面元素術語(取材自其林幣網。感謝 Newport 慷慨)

 

一般人對錢幣價格的概念是「愈老愈值錢」。但你其實不花太多錢就能買到 2100 年前的漢五銖,或 2000 年前的羅馬銀幣,卻得花 1.84 百萬美元才能買到一枚 1913 美國五分幣,或 4.14百萬美元才能買到一枚1804 美國一元幣。至於面值 20 美元的 1933 美國雙鷹金幣,則是令人咋舌的 7,590,020 美元。

「錢幣愈古老愈值錢」只是一般人(外行人)的直覺啦!

 

令人咋舌的錢幣(以下尺寸非等比例)

1913-nickel-obv.jpg (69897 bytes) 1913-nickel-rev.jpg (69450 bytes)
↑小小一枚銅鎳幣,直徑21.2mm,價值 1.84 百萬美元(網上借圖)

1804-dollar-obv.jpg (60268 bytes) 1804-dollar-rev.jpg (60745 bytes)
↑小小一枚銀幣,直徑39mm,價值 4.14 百萬美元(網上借圖)

1907-eagle-double-obv.jpg (45019 bytes) 1907-eagle-double-rev.jpg (45042 bytes)
↑小小一枚金幣,直徑34mm,價值 7.59 百萬美元
(網上借圖。圖為 1907 年份,其與 1933 年份之價差判若雲泥)

 

事實上,影響錢幣價格的因素有三:年份(Date)、廠記(Mint Mark)、品相(Grade)。

集幣號稱收集之王,幣本身就是一種政府擔保有價物。它和其他任何收集活動受到同一條無上規約統治:物稀為貴。錢幣本身硬而堅實,不易消失(只會日漸磨損),所以和這條規約的直接連繫便是「發行量」。發行量寡的幣先天便帶高貴血統。而年份和廠記都直接連繫了某一枚錢幣的發行量。

拋開年份和廠記(以及某些錢幣史上的事件),影響價格的因素便剩下品相。高品幣當然比低品幣貴(那也是物稀為貴的結果)。從前品相是一種自由心證,無標準可言。然而連選美都得訂下評分準則,錢幣品相更不能「用喊的」。它需要一個客觀審核標準。於是錢幣世界中有了分級制度 。

美國錢幣協會於 20 世紀 70 年代制定了一套《美國錢幣協會美國硬幣評級正式標準》(Official ANA Grading Standards for United States Coins,OAGS)。此標準由 Ken Bresett (布雷塞特)和A.Kosoff(科索夫)創立,經多次修訂出版逐漸受到國際認可。這個分級標準將錢幣劃分為 70 級,再分段性地區分數個大類目。

■品相分級 (Grading)

以下是美國硬幣評級標準 OAGS,取自 其林幣網 幣友轉帖。沒太多興趣的人看看分級代號就好

1.精製品 (Proof Coins)。這種以特殊工藝製造出來的錢幣,一般都在問世時即為人們收藏,所以都是未經流通品。
  • Proof-70。又稱完美精製 (Pefect Proof),是幣面完美無疵的最高級別,沒有任何劃痕、包裝劃痕及缺陷。幣面可以光澤如新也可以自然氧化。
  • Proof-65。即精選精製 (Choice Proof),用放大鏡可見輕微劃痕或缺陷,一般說來已臻完美。
  • Proof-60。肉眼可見分散疵點。
  • Proof-55。即損傷精製 (Impaired Proof),精製幣雖不流通,但在交易、清洗中也有可能造成一些瑕疵。

2.未流通品 (Uncirculated Coins)。指製幣廠出廠後未投入市場流通的全新幣,也叫出廠幣 (Mint State Coins,MS)。這些錢幣大都是在廠內就封裝。

  • MS-70。完美未流通 (Perfect Uncirculated),屬普製幣(非精鑄幣)中的最佳狀態,用放大鏡也找不到瑕疵。此級極難見到,因為錢幣材質多為金屬,產生劃痕在所難免。
  • MS-65。精美未流通 (Gem Uncirculated),可以是光亮或自然氧化,有少量包裝劃痕和一二個邊緣瑕疵。
  • MS-60。典型未流通(Typical Uncirculated),有一定程度的劃痕,邊緣也有少量磕碰,光亮或自然氧化。

3. 流通品 (Circulated Coins)

  • AU-55。精選近似未流通 (Choice About Uncirculated),僅幣面凸起部分有輕微磨損痕跡。
  • AU-50。近似未流通 (About Uncirculated),幣面凸起部分均有不同程度磨損痕跡,至少有一半以上幣面保持原有光澤。  
  • XF-45。精選極美 (Choice Extremely Fine),幣面凸起部分均有磨損,但全部細部清晰,幣面部分區域 (如文字間) 保持原有金屬光澤。
  • XF-40。極美 (Extremely Fine),幣面均有磨損,但圖像仍清晰,幣面仍有少量原有金屬光澤。
  • VF-30。精選優美 (Choice Very Fine),凸起部分磨損更多,但所有主要圖像清晰。這是價格+品相綜效下最普遍被集幣者接受的一種。  
  • VF-20。優美 (Very Fine),與VF-30相比,凸部磨損更甚。
  • F-12。美品 (Fine),嚴重磨損,總體尚可辨清。
  • VG-8。上佳 (Very Good),細部已機乎磨平。
  • G-4。佳品 (Good),磨損更甚,僅能分辨出主要圖像。(Heavily worn. Major designs visible, but with faintness in areas. Head of Liberty, wreath, and other major features, as applicable, visible in outline form without center detail)
  • AG-3。近似佳品 (About Good),幾乎所有部分已接近磨平,有時僅能辨明年代。
  • B。差品 (Bad),比AG更差,甚至需要用放大鏡才能辨別年代和發行機構。
  • P。劣品 (Poor),錢幣中最差的品相,此種品相只是讓你知道這還是一枚硬幣,必須用放大鏡才能辯明年代和發行機構,或錢幣面上有大量入骨傷痕,包括錢幣嚴重變形等情況。

不同於以上精細的數字分級法,另有一種十分流行的描述分級法,共分 7 級如下。沒太多興趣的人看看分級代號就好。

  • 1.未流通 / 未使用 / 新品 (Uncirculated,UNC)。即在放大鏡下也觀察不到任何磨損或流通過的痕跡,但可能有包裝劃痕(Bag Marks)。
  • 2.極美 (Extremely Fine,XF或EF)。幣面95%細部清晰可見,整個幣面僅有極其輕微的磨損。如果以幣面某一局部區域作為定級標準,則該區內90%細部清晰可見。
  • 3.優美 (Very fine,VF)。幣面75%細部清晰可見, 整個幣面為中等程度磨損,文字和數字邊緣部分可能不夠清晰。如果以幣面某一局部區域作為定級標準,則該區內細部清晰可見。
  • 4.美品 (Fine,F)。幣面 50% 細部清晰可見,整個幣面已呈現嚴重磨損,文字和數字邊緣部分已不清晰。如果以幣面某一局部區域作為定級標準,則該區內只有50%細部清晰。幣面常為未清洗狀態,出現污垢,喪失光澤。
  • 5.上佳 (Very Good,VG)。幣面僅有25%細部清晰,整個幣面已嚴重磨損。
  • 6.佳品 (Good,G)。幣面已嚴重磨損,僅能辨別圖案輪廓,邊齒也有磨損,除古幣、珍稀幣外已無收藏價值。
  • 7.劣品 (Poor,PR)。幣面嚴重磨損,僅能分辨大體輪廓,邊齒磨損嚴重,一般已無收藏價值。

 

■諸君醒醒

千辛萬苦看到這兒,諸君還清醒著吧 ?! 本文題目已經揭曉了:AG 表示 About Good,G 表示 Good,VG 表示 Very Good,F 表示 Fine,VF 表示 Very Fine,XF 表示 eXtremely Fine

為了讓各位醒醒,我讓各位看看這些品相。

從 AG 到 XF 的品相實貌

(以下尺寸非等比例)

1802-cent-large-jjhou-obv.jpg (30350 bytes) 1834-half-jjhou-obv.jpg (47512 bytes)
↑1802 large cent; AG                             ↑1834 Half; G

1853-half-jjhou-obv.jpg (47941 bytes)1854-quarter-jjhou-obv.jpg (35037 bytes)
↑1853 Half; VG                                 ↑1854 Quarter; F+

1875-trade-jjhou-obv.jpg (42186 bytes) 1936-canada-dollar-obv.jpg (23122 bytes)
↑1875 Trade Dollar; VF+                     ↑1936 Canada Dollar; XF

 

幣面已嚴重磨損,僅能辨別圖案輪廓,邊齒也有磨損」這樣的狀態竟然稱為 "Good",西洋佬真是心胸寬大!當錢幣拍賣品的分級描述為 "Good",如果您是新手,只怕絕對不會聯想「幣面已嚴重磨損,除古幣、珍稀幣外已無收藏價值」吧!以東方人(華人?)「寬以待己,嚴以律人」的習慣,碰上以下這種貨色還有好說的嗎?勢必來聲「滿爛的」,然而它的 OAGS 分級是 "Good":

1837-half-obv-2.jpg (63987 bytes) ←1837 Half; G

 

■無獨有偶

無獨有偶,我在 Sabrina 就讀的雙語幼稚園聯絡簿上看到她每天的評量表分級:
□Excellent    □Very Good  □Good。

於是我問她,怎樣的表現會在哪一個空格內得到一個勾勾。她說:

『如果你很棒,就是 Excellent。如果還不錯,就是 Very Good。』

『那 Good 呢?』

『如果你不乖,就是 Good。』

 

■言歸正傳

為什麼小孩表現普通或甚至不太乖,要稱他 "Good" 呢?我想是源於西方教育中極為重視的「鼓勵」和「尊重」精神。這種精神落實到內裡,推廣到八方,就連「表面已嚴重磨損,僅能辨別圖案輪廓,邊齒也有磨損」的錢幣也稱 "Good"。這不是自欺或欺人,而是他們的成長過程和受教結果的自然反射。

我不是個受西方教育長大的人,但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沒親眼看過豬走路也在書上瞧過。西方教育對「鼓勵」和「尊重」的重視,我想大家都和我一樣多少是知道一點的。常態下稍有基本修養的西方人絕少會說某人某事某物 Bad 或 Poor。而東方式(華人式?)教育的中心理念則是「不打不成材」。早期的打換成今天的罵、叨唸、責備。

我有一位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那就是說我熟知他以及他的家庭)。有一次他出車禍,車子停在路旁被一輛推土機輾過,壓得扁扁(這種奇遇很少見)。很明顯錯完全不在他身上。雙方約到一家茶館談賠償,他的父母首先對對方說,『對不起吼,我這個後生不懂事...。』朋友氣壞了,回家大發一頓脾氣。他父母說『哎呀,這是一種禮貌嘛。我看人家也滿和氣的,所以...。』

您瞧,要以數落自己的孩子(一個已經入社會工作的大男孩)來表現禮貌和風度和誠懇和修養。

這其中又包含一種東方式(華人式?)教育的極大特色:把小孩當自己的財產,不當一個獨立個體。正因如此,才會反射出「數落自己的孩子來表現禮貌和風度和誠懇和修養」的行為。上餐廳吃飯,服務生問人數時,許多父母往往直覺地不加上年幼小孩(例如 3~6 歲,已經需要一個個人位置)。看來似乎小小孩不被視為一個「人」!有一次我的那位好朋友的媽媽遠道去看望他的家庭,他對媽媽說:『媽,真抱歉,茜茜今天心情不好,情緒比較低落,不太理人。』他媽媽不以為然地說:『小孩也有情緒喔 ?!』

然而說到寵小孩,西方父母就得閃一邊涼快。那個寵呀,寵到小孩成老孩了還把他當成一個非獨立個體。這種例子很多,每個人身邊都有,不需我多言。

愛有很多種形式,當然可以說「打罵也是一種愛的形式」,但那只是出自「施方」的想法,沒有想到「受方」的感受。很多時候我們聽到人家說:『但我的出發點是好的呀...。』如果預知結果不好,出發點再好也沒用的,甚至成為一種藉口,一個用來遮掩自己不當行為的大黑傘。

其實,被東方式(華人式?)教育當成個人產物而不當成獨立個體的,豈止小孩,女人也是!要舉例嗎?不必了唄。

■讚美永遠不嫌多

讚美永遠不嫌多。我親眼看見一位加拿大老師上課情況。他教英文,他的學生程度很差。在多次朗讀課文的過程中,我看到他一直不斷地說:good, good, good, very good。那位學生年紀很大,從表情上看這幾句鼓勵還是很受用。

讚美永遠不嫌多。臺灣和大陸的中文計算機書況普遍不佳,寫書評時我常鼓勵讀者:看到好書就順手寫個 email 去感謝一下,這對作者的激勵將遠超乎想像。讀者想看好書,不就是來自作者嘛,而目前包括出版環境和市場現況都不太能給作者以激勵,如果遇到好作者沒讓他知道你的感受,舉手之勞也懶得動,好作者又將何以為繼呢?

讚美永遠不嫌多。但是東方人(華人?)似乎總怕自己給的稱讚多餘,又怕被認為拍馬屁,不肯大大方方讚美,必要來上這麼幾下子:

> 讚美的話想必您聽多了(聽厭了、聽煩了),這裡我不再重複,...

> 您的書真的很棒。這可不是拍馬屁唷,....

真像喝一口甘純美酒後舌頭上留有葡萄碴。話,怎麼就不能夠平平實實地說呢?

被讚美的一方也有戲。往往在聽到一兩個讚美字眼後立馬打斷對方,以更大的聲音更堅決的口氣忙不迭地說:『沒有! 沒有!!』雙手大幅擺動,頭搖得像貨郎鼓,誇張點的還後退兩步。仿彿沒有在第一時間中斷對方就是認了對方的讚美,那(當然)就是驕傲、搖屁股(臺諺)、虛榮、不知廉恥!

顯然「坦然讚美」和「坦然接受讚美」都是需要學習的德性!

 

■坦然讚美 and 坦然接受讚美

「您家房子好漂亮。」
「哪裡,您家也很漂亮啊。」
「您的小孩好可愛。」
「哪裡,您的小孩也是啊。」
「您的車子真棒。」
「哪裡,您的車子也不錯啊。」
「您的夫人真美麗。」
「哪裡,您夫人也很美麗啊。」
「您這裡景緻真美。」
「哪裡,您那兒才好呢。」
「您這份工作真好。」
「哪裡,您的工作也很棒啊。」


很多人被讚美後的直覺反應就像上面那樣,必要立刻讚美回去。別人讚美你不見得別人認為他自己不如你,你實在不必太過急切地表態輸誠。

不少人對於他人的讚美「必以更大力度回報之」,潛意識大概是認為「別人讚美我表示不如我臣服於我」,所以「我必須安慰他」。有這種潛意識的人多半也不太能夠誠心敬意地讚美別人,因為他無法單純只為別人的好而讚美,他認為「讚美別人」就是「甘拜下風」的同意詞。

 

■職業病

每一種職業都會衍生出職業病!關於讚美,有兩種職業病。一是怕失去掌聲,一是不懂得稱讚。

離不開掌聲忘不了舞台,是演藝人員的通病。

不懂得稱讚,是什麼人的通病呢?教授、醫生、建築師、律師、會計師...。

幾乎可以說,社會地位很高+專業知識很強+總是發號施令 的人,多半不懂(或不屑)讚美別人。教授也許會在 seminar 上給學生一點鼓勵,醫生也許會在診間給病人一點鼓勵,那是上對下的、權威式的、摸頭式的。日常生活裡我比較多接觸到教授和醫生這兩類人,我的經驗是,絕少聽到這兩種人願意發自內心讚美別人說「你真的很棒」(可能棒過我),「你的東西真的很好」(可能好過我的)。

為什麼呢?因為這些精英人才被讚美慣了,被捧慣了,潛意識裡「怎麼可能我來讚美別人。」他們是人類社會結構鏈中的獅子、老虎、鯨魚、老鷹,最高層次的,從來不需有求於人,總是別人有求於他,因此,人到無求品自高嘛,無欲則剛囉。

人到無求品自高很好,無欲則剛也很好。如果能把作人和作事分開來處理,會更好。剛就是硬,作事時剛硬很好,作人則不必像豬鬃一樣。沒有人喜歡穿豬鬃大衣,兔毫圍巾比起來讓人更愛親近得多。

 

■後記

看倌會不會說我無病呻吟借題發揮、楔子過長淹沒主題,文字冗贅漫無章法...,我不知道。無所謂啦,只要能藉機整理出我想整理的東西,並帶給您一個深刻印象,對小朋友以及周遭的人多一些鼓勵,凡事多說 Good,文章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寫下這篇文章,不代表自己「已臻至善」。做比說困難得多。我也是被我點評的那個社群的一份子,我的行為距離我的理想還「很有改善空間」。正因為意識到這一點,寫下這篇文章,當做一面鏡子。

請看「戴上面具便是神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