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花絮

侯捷


我的講課生涯可以追溯到1991年,比第一次發表文章更早。當時基於對Windows 3.0的研究,於 02/25 對全工研院開授 Windows SDK 課程,復於 03/11 假世界科技顧問公司對外開授相同題目的課程。然後才在 05/09 於倚天雜誌發表第一篇文章「伸記憶體和擴展記憶體 : 另一個貯存空間」,再於 08/27 出版第一本著作《虛擬記憶體》。

從此以後,展開十數年的「技術寫繹人生」(寫作和演繹)。

然而技術性的課程(研討會)不能歸類為演講。我把演講視為「題目比較生活化,一般人都聽得懂」的活動。那麼很可能是 1998 在元智大學的「迷時師度 悟了自度」。

 

 

■邀請

「希望這會是場盛況空前的演講」。

「希望你繼續寫出更好的作品」。

「希望你的書大賣」。

 

■送花

有些禮數周到的單位會送花。

老實說,這麼大一束花,拿在手上彆扭(有些包裝不夠好,下面湯湯水水的,更是恐怖),帶回家裡麻煩(找花器、清洗、安置),三天後還要清理花屍。那麼大一束花的價格,起碼五六百吧,何不把這花錢以我的名義或你的名義捐給慈善團體。你做了善事,我省了麻煩,他得了溫暖與實惠。皆大歡喜也。

然而我知道,這是沒有用的呼籲。如果學生社團(或任何演講邀請單位)將買花錢省了下來,多半也不會把它捐出去。不一定是不願意,很可能是忘記了,或怕麻煩而下意識地遺忘,那麼我的這番心意也就付諸了東流水。

我也知道,這是不盡人情的呼籲。花朵是傳情的美麗東西。大家都這麼搞,音樂會怎麼辦?政客彼此之間搞慰問時怎麼辦?音樂會上沒人獻花可就不夠人氣了,政客搞慰問時辦公室一定要有花海(花蘭或花圈都可以)。其實各位想想,演奏者在台上收到5,6束花,7,8束花。

 

何不如贈我玫瑰兩三朵,一朵也可以。贈人玫瑰之手,歷久有。

■演講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