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之跡

2005/07 南京上海講學日誌

這是一篇私人形式的流水記錄。
所有朋友我都直呼其名,免了先生小姐的稱謂。在下這廂有禮了。

另有一篇同名文章,發表於《程序員》和《Run!PC》。


■2005/06/30(四)

天剛亮,妻小還在夢中,我已遠行。給 Stacy 一個吻,給 Sabrina 一個擁抱,我將離家一個月。

0800 桃園 NX505
0950 澳門
1040 澳門 NX106
1255 上海

機場人滿為患,估計都是暑假出國玩的人。運氣真好,往澳門的飛機上坐在中段區,腳可以伸得很直。更幸運的是後面坐著一位香港口音的媽媽和她的兩個寶貝兒子,一路哭鬧吵罵;小孩不肯繫安全帶,直踢前座(我)的後背。我好似坐在按摩椅上。還好昨夜晚眠,一路昏睡不煩躁。

澳門啟航延遲 30 分鐘。W 和 Q 在浦東機場接機。安頓於同濟大學二號宿舍單人房,乾淨雅致有空調。上海已經很熱,今天達攝氏 37度,據說是 4,5天來最舒服的一天!J 為我準備了一輛單車。

20050701-001.jpg (15818 bytes) 20050701圖片030.jpg (16540 bytes)
20050701圖片031.jpg (13525 bytes) 20050701圖片032.jpg (15112 bytes)
20050701圖片033.jpg (14236 bytes) 20050701-G.jpg (18052 bytes)
20050701-A.jpg (15850 bytes) 20050701-D.jpg (20858 bytes)
20050708-W.jpg (24150 bytes) (二號宿舍)

晚飯後靜心思考上海-南京的交通問題。同濟大學的課程在嘉定校區進行,如果往東去上海火車站再往西去南京,會重複一大段路,感覺很怪也多花時間。另一個方案是直接坐大巴往西到崑山,再從崑山坐火車去南京。時間上究竟怎樣較為經濟還需評估。

來回機票 NTD 15200。馬克杯 RMB 4.5。

■2005/07/01(五)

攝氏 38度。

07:30 和 J 去食堂吃早餐:

20050706-H.jpg (19300 bytes)

院方為我準備了一間研究室:

20050707-D.jpg (15929 bytes)

除上網有點不便(臺灣網站幾乎都被屏蔽,導致我的 webmail 不通),其他一切都好。院方考量我人生地不熟,願意在上海-南京往返時派車接送至火車站,給予極大便利。

內地大學對於課程有較多條條框框,例如絕不允許彈性調課。像我這次這樣的彈性學分課開在正常學期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選擇開在小學期(暑假第一個月)。「小學期」是同濟大學軟件學院(也可能是全國其他軟件學院)的特殊設計,為的是軟件學院大四生將在校外實習幾乎一整年(期間也要回校上課但課數相對少得多),因此許多課程必須利用小學期進行。內地大學於 5,6 年前有一股整併風,同濟大學也在那時候整併了其他幾所大學,目前有 4,5 個校區。軟件學院前三甲是南大、清華、同濟,開辦五年後全國 35 所軟件學院將縮節為 10 所。軟件學院的學費大約是計算機系的兩倍,範圍在 RMB 13,000~16,000。以上是和老師同學閒聊得來的印象。

↓同濟大學 嘉定校區
2004-tongji-11.jpg (1215320 bytes)  2004-tongji-14.jpg (1572562 bytes)
2004-tongji-7.jpg (1647744 bytes)  2004-tongji-3.jpg (1654594 bytes)

↓同濟大學軟件學院 機房
20050707-F.jpg (20286 bytes) 20050707-G.jpg (21617 bytes)

■2005/07/02(六)

06:00 起床。07:00 搭潘司傅車往上海火車站,用了 40 分鐘。一路昏睡。上了火車看了些課程講義,繼續昏睡。

T704 上海08:30-南京10:47  (RMB 79)。南京火車站還在修整(據說已經修了五年)。又熱又亂的情況下當機立斷搭上一輛個體戶箱車,同行三人我最後上所以最後下,於是繞了大半個南京到江寧區再返回,抵達酒店已是一個小時後,RMB 40。車上和司機夫婦聊得滿愉快,也不錯,喜歡這種感覺。

攝氏 40度。南京街道綠化工作不錯。

20050702-G.jpg (32954 bytes)

住進晶麗酒店。輕鬆上網,臺灣網站除了新聞性網站(例如中時電子網或聯合新聞網)大致都可訪問。恢復通訊,不再鬱悶:)

20050702-E.jpg (19567 bytes) 20050702-B.jpg (17108 bytes)
20050702-C.jpg (15282 bytes) 20050702-F.jpg (15036 bytes)
20050712-C.jpg (13472 bytes) ←窗外景

雖然此次南京講學的機票食宿都由南大軟件學院打理,我還是好奇價格。詢問了房價,打折後 RMB 258/天,不打折是 462/天。怎麼會有這種非整定價。

南京大學就在酒店旁,下午去逛了逛。吃碗三鮮餛飩,RMB 10 好大一碗。

20050702-H.jpg (22654 bytes) 20050702-J.jpg (38360 bytes)

20050702-K.jpg (22223 bytes) 20050702-M.jpg (30344 bytes)

傍晚出去走走,《中國國家地理》2005/07, RMB 16,葡萄一串 RMB 2,甜桃 4 粒 RMB 1,南京地圖 RMB 4:

20050702-R.jpg (18556 bytes)

回到酒店吃一客 RMB  65 的 buffet 真心疼。雖然費用由南大負擔,還是覺得錢不必這樣花。寧願找一家乾淨有冷氣的麵店來碗牛肉麵。人生地不熟,不知附近哪兒有這樣的店。

■2005/07/03(日)

R 夫婦陪我逛錢幣店,買了一些紀念幣合計 RMB 106:
辛亥革命九十周年紀念幣
世界文化遺產 2002, 秦始皇陵及兵馬俑坑+萬里長城
世界文化遺產 2003, 孔府孔廟孔林+明清故宮
世界文化遺產 2004, 蘇州園林+周口店北京人遺址
世界文化遺產 2005, 麗江古城+青城山與都江堰

2002-china-QinshihuangMausoleum.jpg (5268 bytes) 2002-china-GreatWall.jpg (5614 bytes) 2003-china-Confucius.jpg (5453 bytes) 2003-china-PalaceMingQing.jpg (5270 bytes)
2004-china-Suzhou.jpg (5661 bytes)2004-china-PekingMan.jpg (5219 bytes) 2005-china-LiJiang.jpg (5052 bytes) 2005-china-DujiangWeirs.jpg (5437 bytes)
↑皆為網上借圖(來自 http://coin.chlin.com/

還去了朝天宮(南京博物館):

20050703-E.jpg (19206 bytes) 20050703-F.jpg (26448 bytes)
20050703-B.jpg (23387 bytes) 20050703-A.jpg (21236 bytes)
20050703-D.jpg (22106 bytes)

朝天宮前院有古玩市場:

20050703-G.jpg (26889 bytes) 20050703-H.jpg (25847 bytes)

傍晚走進尋常人家巷弄。《中國國家地理》2005/06, RMB16。

明天要和陳院長見面,刮鬍刀卻留在同濟忘了帶。買一把吧別失了禮。RMB 16。

■2005/07/04(一)

GP 第一天上課。07:50 出發,過江,08:30 到達。

南京大學軟件學院 頒予客座教授聘書:

20050704-B.jpg (16328 bytes) 20050704-A.jpg (17297 bytes)

院方為我準備了一間研究室:

20050704-D.jpg (15922 bytes) 20050704-E.jpg (15025 bytes)
20050704-F.jpg (18323 bytes) 20050704-C.jpg (19371 bytes)

17:00回市區。橋上塞了一小時。

■2005/07/05(二)

陰雨。07:45出發,橋上大塞車(交通事故),09:00 抵達,虛驚一場。

On schedule. 學生求知態度十分積極踴躍,下課總是一群人圍過來問問題。今天人數比起昨天明顯少了。總是這樣的 :)

20050706-C.jpg (23445 bytes) 20050706-B.jpg (21798 bytes)

打印一頁要 0.5 元。這對部分學生的負擔重了點。難怪過去每次來大陸上課總見大家把 ppt 講義印得密密麻麻(一頁 6 張投影片),眼睛都看花了。偏我又是拿 PowerPoint 當畫布來編寫教材而非當成簡報工具,有些 words 或 code 不得不小否則塞不進畫面。上課第二天還見許多同學手上沒講義,這怎麼上課?就算課中聽得懂,課後沒留下記錄還是煙消雲散一切歸零。進度緊湊又緊張,同學不可能手抄足夠筆記。猜想已經(或有意願)購買指定教材的學生大概更少。不知屆時講到書上 source code 時如何進行!物質環境相對艱難令我不知如何處理教材問題。臺灣年輕人該來走走看看,才知珍惜身處的優渥環境,才知反省!

■2005/07/06(三)

STL-lite (1)

雨天。交通順暢。

昨夜回覆學生來信,晚睡。今晨為了 check out 特別早起打包。睡眠實在不太夠。不過睡眠方面我是鐵打的身體,永遠撐得住 :)

過江車上和 ZT 同行。去年見過聊過,份外親切。提到課程,他說時間日期還是可以很彈性的,並沒有什麼條框,還詢問我往後何時方便開課。若能避開酷暑再好不過了,我除了 2~6 月一定得 "綁" 在元智大學,其他都自由可調配。

課後趕火車比較緊張。一切順利,還抓了點時間和 SD 吃個麥當勞。

↓南京火車站候車室
20050706-A.jpg (22577 bytes) 20050706-E.jpg (23776 bytes)

修整中的南京火車站周邊環境非常糟,月台和地下道更糟,存在相當危險性。所有南京朋友談起這個修了五年的火車站都失望而羞赧。

20050713-C.jpg (23166 bytes) 20050713-D.jpg (20868 bytes)
20050713-E.jpg (20818 bytes) 20050713-I.jpg (18277 bytes)
20050713-F.jpg (26650 bytes) 20050713-K.jpg (25240 bytes)

十運會將於 2005/10 在南京舉行,據說彼時火車站將峻工使用。根據看到的一切,我對這個 deadline 深表懷疑。我其實不該懷疑任何事都做得出來的共產黨政權的 "效率"  — 共產黨政府將整個火車站封起來全力趕工我也不會懷疑,我懷疑的是這種 "效率" 下的品質。

時有所聞,為了招攬台商,中國政府可以三個月強制遷離所有住民。那些沾沾自喜於中國政府魄力和高效的台商,應該在歌功頌德之餘也想想被強制遷離而無合理補償的苦老百姓。我嘗想怎不讓那些在張江、鎮江、松江、蘇州、昆山...圈地的台商面對面當地被遷走的老百姓呢?看看這些台商還沾沾自喜不!"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高談闊論得意忘形之餘應該要有所省思!

T703 南京13:27-上海15:44 (RMB 79)。稍有誤點。下車後同濟派車來接。到達嘉定校區已是 16:40。看來未來三星期花在交通上的時間將很可觀。原本以為讓兩邊課程各有間斷,對同學的學習比較好,自己累一點無妨。不過看了南大課表,好像外聘老師集中日期上課也是平常事。

Z 囑咐 J 為我準備澎大海、黨蔘、黃岐、麥冬,都是消暑保健固嗓的中藥。Z 是個細心的人。

上海也下起了雨。

■2005/07/07(四)

DP 第一天上課。先講點大家都熟悉日常會用到的 patterns(例如 Template Method, Iterator...) 幫大家建立信心和興趣。就大學生普遍程度而言對 design patterns 究竟能有多少領悟,我比較缺乏信心。研究生來聽這門課可能領會較多。

20050707-B.jpg (22175 bytes) 20050707-A.jpg (23199 bytes)

Template Method, Strategy(1).

人數很多,室內溫度升高。幸好今天氣溫低,還不太辛苦。如果繼續維持這樣的人數和過去幾天的高溫,那可要揮汗如雨了。不過我的課向來隨著課程的深入和技術難度的升高,聽課人數愈來愈少,對此我很有 "信心" 也習以為常。所以再過幾天應該會涼快些。

將投影片打印出來的同學還是很少,是否大家都習慣手抄筆記,或仍是經費問題?院方很快做了反應,為同學提供批量影印服務,讓大家明天都有書面講義可看。一頁 0.1 元,這對同學是好消息。

可在研究室正常收發 email 了,不再鬱悶 —— 雖然不在自己最順手的環境下。一個下午光是回覆學生來信就花了好幾小時。學生的熱情令我感動。一位南大 GP 課程的學生追到上海想來聽 DP 課程;課堂上有位北京來的研究生;還有位福州讀者願意坐 18 小時火車到上海來和我見一面(再坐 18 小時回去。啊還是別來吧,這會讓我心疼)。我想起如今很多只想留在台北上大學上研究所的台北青年!求知欲怎麼比?這些年輕人的說法是台北資源比較多、機會比較多。其實 internet 如此發達 e-business 如此發達的臺灣,不論在哪個城市,什麼資料網上找不到?什麼書籍網上買不到?說穿了是貪圖安逸,就想待在家裡,待在父母呵護下,待在茶來伸手飯來開口、可呼朋可引伴可逛街可 shopping 的環境裡,不想出遠門也不想面對陌生人。恨鐵不成鋼啊!

同濟食堂的菜色頗為可口。

宿舍唯一不便的是沒有熱開水供應。每位學生都得自己到食堂用熱水瓶取水回來備用,一次 0.1 元。J 每天為我取一大瓶熱水,在生活上協助我許多,實在感謝。

■2005/07/08(五)

Strategy(2). Adapter.

學生人數不減昨天。DP 這門課的一個特色是,它不會愈來愈難,而是一直保持一個高度。如果前頭能接受,多半後頭也能接受。

上星期四才買的 RMB 200 元充值卡,一星期就用完了。我打的電話不多,接的電話也應該不算太多,怎麼回事?大陸手機通訊雙向收費我是知道的,但無論如何我的通話量絕不可能一星期花掉 200 元。唯一可能是每天晚上和家裡的國際長途通話,不但臺灣家裡要付費,我這兒又被剝一次皮。中國電信業的兩大不合理:(1) 收話方需付費。騷擾電話、恐嚇電話、無聊電話、推銷電話、錯號電話...我也要付費,根本是懲罰好人!(2) 以分鐘為計費單位。乾脆以小時為單位搶錢快些。

國家/政府/社會/企業的種種不合理現象,需要大家發出聲音來給予壓力。給壓力也許看得到進步,沒給壓力肯定看不到進步——權力使人腐化嘛。就好像大家都說國家要穩定、穩定壓倒一切...云云爾爾,誰不希望安定,但該給的壓力一定要給,不然只有無語問蒼天含淚待明君了。5000 年中國歷史出了幾位明君?拿一隻豬蹄膀的腳指頭來數還有剩呢

送洗 6 件 T 恤 + 1件短衫 + 2 件長衫(加熨),總共 RMB 9 元,便宜到不行。酒店光是洗熨 1 件長衫起碼 10 元以上。巨大價差正是我從南京把衣服帶回來洗的原因。寧願自己花點小錢,不願南大為我買冤枉單。

午後原已轉熱,晚飯時間又下起了牛毛細雨。雖只偶小雨,氣溫降低不少,簡直像臺灣的秋天。看來必殺絕技「薄荷錠」一時三刻還不需出手。

每晚飯後都騎單車逛一圈校園。這是我喜歡住校園的原因之一。同濟嘉定校區很有美的潛力,縱使樹小牆新,那是因為新開發嘛,沒辦法,但有小丘流水,有寬廣橋面和親水設施,有眾多植物,以及雄偉建築,10 年後整個校區的大學氛圍肯定非常濃郁了。同濟大學以建築為傳統強項,名不虛傳。

20050708-B.jpg (19569 bytes) 20050708-U.jpg (19767 bytes)
20050708-T.jpg (16124 bytes) 20050708-R.jpg (14856 bytes)
20050708-P.jpg (12639 bytes) 20050708-M.jpg (15442 bytes)
20050708-L.jpg (18875 bytes) 20050708-J.jpg (17295 bytes)
20050708-G.jpg (19551 bytes) 20050708-E.jpg (16689 bytes)
20050708-C.jpg (28819 bytes) 20050708-B2.jpg (17146 bytes)
20050708-A2.jpg (15119 bytes)

知道我無法訪問臺灣新聞性網站,許多學生、老師、網友紛紛給我主意。有的抄一堆 proxies 給我,有的給我 "網路無國界" 軟件(自動搜尋proxies)。今晚終於「突破封鎖線」。能夠知道家鄉發生什麼事,世界發生什麼事,而且閱聽的不是被濾過的新聞,心裡頭舒坦多了。

■2005/07/09(六)

Sabrina 畢業典禮,遺憾無法參加。送上千里遙祝,願妳成長為一個善良有禮、謙恭自持、予人溫暖的女孩。把拔馬麻都是這樣的人,妳要引為榜樣。

上課時間改為 08:30-11:20以利中午用餐。教室改為 408,空間更大冷氣更強。

Iterator. Composite, Decorator.

中午課後往上海市區與 CT 會面。夜宿 CT 家。

■2005/07/10(日)

09:00-12:00 上海博物館。最想看的錢幣分館整修暫閉,扼腕。

20050710-A.jpg (22916 bytes) 20050710-B.jpg (22016 bytes)
20050710-C.jpg (20256 bytes) 20050710-E.jpg (27413 bytes)
20050710-F.jpg (24936 bytes) 20050710-G.jpg (11558 bytes)
20050710-H.jpg (11376 bytes) 20050710-I.jpg (11047 bytes)
20050710-J.jpg (16921 bytes) 20050710-K.jpg (19693 bytes)
20050710-M.jpg (13068 bytes) 20050710-L.jpg (14388 bytes)
↑藏書古鼎良朋百年相伴,美酒名花皓月四季皆春  -- 鄭燮 (板橋)

20050710-N.jpg (19297 bytes) 20050710-O.jpg (18145 bytes)
20050710-P.jpg (21780 bytes) 20050710-Q.jpg (29375 bytes)
20050710-R.jpg (27850 bytes) 戴上臉子就是神

↓人民廣場(上海博物館座落所在)
20050710-T.jpg (23145 bytes) 20050710-V.jpg (25847 bytes)
20050710-W.jpg (16600 bytes) 20050710-X.jpg (21912 bytes)

T736 上海14:50-南京17:58 (RMB 72)   這班車的終站是揚州。「煙花三月下揚州」,我是不是該去看看。

20050710-Y.jpg (18733 bytes) 20050710-Z.jpg (22022 bytes)
20050710-3.jpg (24152 bytes)
↑最右邊露了一半臉的女士,我知道她的交友情況,知道她下車後要去哪兒聚會,和誰去,怎麼去......。我不是詹姆士龐德,不是福爾摩斯,也不是亞森羅萍,我只是從她擴音機般的手機對話過程中聽來的。不單是我,前後三節車箱的所有乘客應該也都知道了。啊,我總是這麼幸運,總是很有機會在公眾場所遇到這麼慷慨分享隱私的人。建議來大陸旅行一定要帶耳塞子或MP3。

南京車站至酒店,車費 RMB 16。住進酒店後和 SD 通話,才知這些天都下大雨,目前外頭也又下起大雨。如果剛才從出站口到計程車候車處那麼長一段路下起雨來,一定全身濕透。戶外已感覺到陣陣涼爽,十分愜意。

報上說南京今年二度梅(雨)。近日氣溫已低於 30 度,還會再下探。我怎麼那麼幸運 :)

■2005/07/11(一)

STL-lite (2)

玄武湖距離酒店不遠,走路 ~15 分鐘。市中心這麼大一個美湖實不多見。

20050711-Y.jpg (22897 bytes) 20050711-X.jpg (24838 bytes)
20050711-H.jpg (16982 bytes) 20050711-V.jpg (38658 bytes)
↑沿玄武湖外圍步道,旁邊就是明城牆。

20050711-O.jpg (32715 bytes) 20050711-L.jpg (31797 bytes)
20050711-P.jpg (31971 bytes) 20050711-T.jpg (27089 bytes)
20050711-S.jpg (32826 bytes) 20050711-R.jpg (27951 bytes)
↑第一次近距離看貓頭鷹。眼睛大得像標本。"貓頭" 可以 180 度旋轉。中間那傢伙好像在笑。

20050711-F.jpg (27605 bytes) 20050711-G.jpg (35753 bytes)
20050711-A.jpg (21111 bytes) 20050711-C.jpg (30086 bytes)
↑鼓樓圓環(轉盤)                                                       ↑南京市政府附近的一個公園

 

衡量一個國家文明與否,我有簡單幾個量測器:

(1) 禁煙場所是否普及 (2) 車輛是否禮讓行人並少按喇叭 (3) 公共場所是否安靜 (4) 張揚跋扈自以為有錢或有權的人的出現頻率是否很高 (5) 第一線公務人員的態度是否和善有禮。

讓人痛心的是,在中國各大都市,每一個指標都是非常不合格。我不會拿這種尺度來衡量鄉下人農村人,倉廩足而後知禮節嘛。北京、上海、南京...這些大都市都已經倉廩足了,人民平均素養卻遠遠沒有跟上來。一所大學之所以為大學,不在於雄偉的建築和豐富的硬體設施,而在於有沒有大師。同樣道理,一個國家之所以受到尊敬,絕不會是經濟巨幅起飛或成為世界工廠(成為世界工廠何喜之有?),而在於人民有沒有現代文明素養。什麼是現代文明素養?上面那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 5 項頗可為代表。我對當今中國社會在精神現代化方面的表現,從五年前到現在,一直極端失望,五年來沒有看到進步。這些年中國人賺錢了,買車了,買房了,小康了,小資了,其他呢?距離構成安定富足社會的中產階級還差很遠。「中產階級」的一個定義是人均收入,另一個定義是 "well-educated"。在那些出現頻率很高的張牙舞爪的自我感覺良好的「成功人士」身上,不論他們的學歷是什麼,我都很難看到 "well-education"。

只能寄望新一代來改造整個社會了!學校畢竟還是淨土。即將成長為社會主幹的一代,你們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後,千萬不要張牙舞爪。買了車要懂得禮讓行人,車子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全世界幾千萬億人擁有車子。公共場所不要大聲嚷嚷大聲講手機讓全世界都知道你的雞毛蒜皮。公共場所不要抽煙燻別人,自己到角落去慢性自殺沒人管你。成功了發財了,言行舉止更要內斂,別樹小牆新像個暴發戶。沉靜低調遠比張揚跋扈更能顯現高貴氣質。贏得別人尊敬不是靠摸得著的車子、房子、銀子,是靠那摸不著的氣質。

■2005/07/12(二)

STL-lite (3). Type Traits. Memory Pool. Vector, Deque.

12:15 出發回市區,遇上一橋大塞車,13:40 還上不了橋;整整 30分鐘 1 公尺也沒走成。小董當機立斷改走二橋,14:40 回到鼓樓,和 SD 一起吃了很好吃的拉麵,又去 Starbucks 喝了很不錯的咖啡,還獲店贈一只小玻璃杯。SD 告訴我,軟件學院的學生一二年級很少專業課,主要就是英文、數學、政治三門,而大四要出去實習一年,所以大三的專業課非常重。

我覺得英文這東西到了大學該讓學生自修,學校不必管。數學嘛好像學太多了,我不認為軟件開發、軟件工程需要多少數學!中國人的集體概念是數學好代表人聰明,還可以時不時拿「數學至上論」唬人。我真的不認為軟件開發、軟件工程、軟件架構需要多少數學。至於政治課就根本不值一哂了,大學生這個年紀這個階段這個時代還在上政治課!多少專業技能等待學習,還讓學生把時間花在馬克斯主義 / 毛澤東思想 / 鄧小平理論...上!還要 "保先"(保持共產黨員先進,胡錦濤的點子),每晚花兩小時看記錄片、檢討、思想匯報...,Oh, my god!

16:40 回酒店,路上見小攤賣一種未曾見過的水果 "癩葡萄",外形似苦瓜,大小如巨棗,一粒一元,其味不佳:

20050712-A.jpg (10973 bytes)

學生來 email 說今午一橋嚴重塞車,剛回住處不久。寄信時間是 17:41!這位學生連同他的幾位同學每天過橋到南大浦口校區旁聽,我很感動。

晚上和 JF, GJ 聚餐於總統府旁的 1912:

20050712-B.jpg (19770 bytes) 20050712-D.jpg (24689 bytes)

■2005/07/13(三)

hashtable. ostream_iterator.

仍然是涼爽天氣。07:50出發 08:20就到了軟件學院大樓,還有時間到 7 樓研究室喝個咖啡,幸福揚溢。每天的過橋交通成了一個話題和一場戰鬥 :)

T705 南京13:20-上海15:37 (RMB 79)。昨天被塞怕了所以走二橋,雖然路遠但很快,11:50 出發 12:20 就到火車站。在候車室補了個眠。午餐在車上解決,院裡為我準備了一個盒飯(臺灣稱 飯盒/便當)。

有意思:臺灣說飯盒、營運、併購、儲存,大陸說盒飯、運營、購併、存儲。

20050713-A.jpg (24227 bytes) 20050713-J.jpg (20060 bytes)

16:40 回到同濟大學嘉定校區。上海這些天也下不小的雨。

晚餐:肉丸子、炒白菜、辣白菜、一杯雪碧二兩飯。這兒的飯以兩為計,需告訴廚工說這餐要吃二兩三兩或四兩。上回在承德點一盤餃子,我被問「要幾斤?」

20050714-A.jpg (20109 bytes)

由於是刷卡付費,沒留意價格。扣除雪碧 1.5 元,其他應該不超過 5 元吧。這杯雪碧如果出現在我所住的南京的酒店,應該 ~10 元或更高。這就很有意思了,很多東西(尤其是非必須品)的價格不全然因為它本身內容,更多在於它的出現場所。也就是說它的消費群決定了它的價格。我對排場之類特別感到厭惡,想到那麼多人活在基本生活線上,而且並非遠在非洲,就在你我身邊如民工,我就對排場感到非常厭惡。上周和朋友聊,他說公司大老板有次來上海,10個人一餐吃掉三萬元。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早期臺商給內地的惡劣印象,和花錢方面的惡形惡狀有很大關係。就算人本身溫文儒雅,這樣花錢還是值一句「惡形惡狀」。

說到酒店裡的東西,上周日和 R 在麥當勞買快餐當午餐,由於店裡人太多沒座位,就拿回酒店房間裡吃,輕鬆自在。我開了冰箱拿兩瓶礦泉水。R 臨走時好心提醒我那種牌子的水「來自阿爾卑斯山融雪」,一小瓶 RMB 25 元。媽媽咪呀,我於是每天早餐都不吃酒店的東西,以示對南大的歉意。

■2005/07/14(四)

Visitor. Singleton. Flyweight. Reference Counting(1).

學生人數繼續維持在 120 左右,讓我非常驚訝。看同學們的表情和反應,好像對於我的講解頗有體會,而非硬撐(沒必要硬撐)。真不容易,一定是我講的太好了,呵呵呵,一定是同學們基礎很不錯,呵呵呵。

開始出 GP, DP考題。

又洗了 7 件 T 恤,一件長褲和一件長衫(帶熨),只 11 元。美麗老板娘只算我 10 元。真是美麗的經驗。

軟件學院四樓下望:

20050714-B.jpg (15728 bytes) 20050714-C.jpg (19311 bytes)
20050714-D.jpg (22217 bytes) 20050714-E.jpg (22999 bytes)

■2005/07/15(五)

Reference Counting(2). Proxy. Object Factory.

同學們對於昨天討論的 Visitor 很有反應,不少人寫 e-mail 給我。這是我鼓勵的形式:對於較高層面的思考(而非低層面的語言語法)不必急著發問,最好先把想法整理一遍再寫下來給我。一方面在此過程中你自己必將有更全面的考慮,一方面我也比較有充裕的時間去理解你的想法,而不是隨著你的跳躍式尚未成熟的想法亂轉。同學們深思熟慮之後的整理,對我也時有幫助,可以使我的講義和授課未來更加完善。

確認返台機位。規劃黃山之行。

開始有了一絲疲倦和思鄉。出門 16 天了。

↓取自中時新聞網
200507-typhoon.jpg (65138 bytes)

■2005/07/16(六)

Abstract Factory. Observer. Command(1).

聽說今天同濟副校長從市區來嘉定「調研」,得知周六還上著一門 120 人的課,非常驚訝。軟件學院學風好嘛,呵呵。

課後去上海市區,和 CT 聚首。午後終於能睡個小覺,幸福無比。出遠門總是習慣早起,若有課程任務則晚睡。這兩個星期平均每天只睡 6 小時。終於累啦。晚餐吃湘菜。

20050716-D.jpg (21304 bytes) 20050716-C.jpg (18245 bytes)
20050716-B.jpg (25025 bytes) 20050717-F.jpg (33515 bytes)

GP & DP 考題很傷腦筋。Programming 課程如何筆試?最棒的作法是讓學生上機寫程式,但目前實際操作不可行。頭疼。

■2005/07/17(日)

T736 上海14:50-南京17:58 (RMB 72),S 同行。

搭乘輕軌(明珠線)去火車站:

20050717-D.jpg (19260 bytes) 20050717-E.jpg (26149 bytes)

輕軌站至火車站之間的地下街:

20050717-C.jpg (23162 bytes)

上海火車站大廳與七號候車室:

20050717-B.jpg (33177 bytes) 20050717-A.jpg (31567 bytes)

晚上交付 GP 試卷。

■2005/07/18(一)

istream_iterator. Iterator pattern.

學生們關心考試。我知道小學期(暑假學期)所安排的課程時間都非常緊湊,基本上沒有留給學生反芻空間。我完全了解學生的心情和難處,唯就院方立場考試是必要的,不然無法交待。我會秉持「從錢幣分級制度談西方教育的鼓勵概念及東方社會對待讚美的態度」的精神,不但在課間課後,也在考試上,儘量給予同學最大的鼓勵。來聽課的同學想必都不是為了學分,而是為了真正學點東西(不然又何必冒著三伏天辛苦來聽講),我將儘可能給大家以鼓勵,激發大家的興趣和信心。

或許受到海棠颱風的外圍影響,午後開始下雨。看來今年我有機會完全擺脫南京上海三伏天的威脅。何其幸運。

課程即將結束,院方表達再次邀請的意願。欣然同意,再會有期。

晚餐 with R couple and S。上了一大盆小龍蝦。先前從報上已知道這玩意兒在上海南京很火,後來聽說全中國都很火。小龍蝦其實就是大螯蝦,大約就是臺灣說的泰國蝦(不知道大家對泰國蝦的認知是否相同),比臺灣的草蝦個頭大一些,但是頭特大身體很小,能當食物的部分也就很小,而且殼硬難剝。呃,一窩蜂的威力還是很厲害的,商家搞宣傳搞活動的成效也還是很驚人的。回臺灣說吃了「一大盆龍蝦」,肯定讓別人羨慕死 :)

20050719-C.jpg (21658 bytes) 20050719-A.jpg (16222 bytes)
20050728-A.jpg (41992 bytes)
↑我預期這張像片會呈現一個凹字,卻沒有,因為 180 壯漢站得遠了點。

↓取自中時新聞網
200507-typhoon4.JPG (63745 bytes)

200507-typhoon3.JPG (72838 bytes)

200507-typhoon2.JPG (58312 bytes)
↑這張圖有勵志效果

 

■2005/07/19(二)

Generics in Java.

10:30 - 12:00, GP 考試。

20050719-D.jpg (8959 bytes)

20050722-G.jpg (9583 bytes) 20050818.jpg (2003298 bytes)

下午留院改卷評分。talk with ZT, SD,並至埔口校區蹓蹓。南京大學所有科系的學生前三年都在這兒學習,大四時大部分學系才回鼓樓校區。

20050719-M.jpg (21314 bytes)

20050719-N.jpg (14268 bytes)

20050719-O.jpg (18902 bytes)

晚上有點興致,走路去吃拉麵。課程即將結束,慰勞一下自己:

20050719-J.jpg (22981 bytes)
20050719-L.jpg (16951 bytes) 20050719-K.jpg (16108 bytes)
↑夜幕下的鼓樓圓環(轉盤)附近

 

■2005/07/20(三)

Design Patterns in STL:
Flyweight/Reference Counting in std::string. Proxy in std::vector<bool>. 

GP 課程結束。最後一個小時和同學們輕鬆對話。有同學拿著今天的一個消息,Microsoft 全球副總裁跳槽到 Google,問我有什麼看法。這種事情我怎麼會有看法呢 :) 這是人家的生涯規劃,職場上轉來轉去更是家常便飯,這種事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同學的關心層面似乎也太廣泛了些。其他許多問題集中在臺灣的民主政治。本周六同濟課程最後我也會來段輕鬆時間,那時再做點文字整理。

T703 南京13:27-上海15:44 (RMB 79)。誤點 30 分鐘,回到同濟嘉定校區已是 17:00,回到宿舍則已是 17:30。J 說前三天同學們已經轉移,從嘉定搬到上海市區,一個月後還要再轉移,真是非常辛苦。

估計這個小學期就要結束了,大概我這是最後一門課。今早在南大軟件學院的課程也是暑假學期三門中的最後一門。這就不免有點曲終人散的感覺,我也更想家了。

六張車票記錄這三周上海-南京的三次往返,2000公里。兩校都派車送往迎來,火車上又可休息補眠,而且最快的班次一趟只需 2 小時 17 分鐘,所以其實還好。呵呵,一段難忘的回憶。

20050719-F.jpg (17041 bytes) 20050719-E.jpg (16508 bytes)

 

■2005/07/21(四)

Command(2).  Memento. State.

人數還如以往。嗯,同濟的學風確實很好。中午用餐時鄰座一位娟秀女子向我打招呼,說是文史學院的學生,今天特地過來聽課。我的嘴巴頓時成了大寫的 O,這這...這怎麼可能呢?她說『因為景仰侯老師所以前來聽課』,我我...我完全不敢當,這對我確是最大的讚美了。今天課間當然也有輕鬆話題,但輕鬆以外的 Command, Memento, State, Strategy 不知她是怎麼度過的!這個驚嘆號是我送給她的禮讚。

天氣又熱起來了。校區中央道路施工封閉,所有人吃飯和往返宿舍都得繞 2~3 倍距離,大太陽下夠嗆。雖有單車可騎,也是費了一番力氣。我對學生們說還好我曾經單車環島,蘇花和壽卡兩段連續 10 公里上坡路無變速不落地。他們不知道的是,我還是金門防衛司令部新進少尉軍官(包括三位陸軍官校正期生)的五項戰技冠軍呢。我還是當年新竹交通大學新生盃羽球單打冠軍和網球第一單打(自封的)唷。咳咳,當年勇啦 :)

晚上交付 DP 試卷。

■2005/07/22(五)

Mediator. Bridge. Builder. Prototype.

課程後期安排的都是比較簡單而直觀的 patterns。今天只兩小時就為大家分析了 4 個 patterns。剩一個小時留給輕鬆話題。同學們提問相當踴躍,表達很好很有深度,話題集中在臺灣的民主政治和建設以及社會現狀。

我對同學表達了幾個概念。首先「臺灣意識不等於臺獨」—— 這話不是我說的,說的很好。可以肯定地講,所有住在臺灣的人都擁有臺灣意識。臺灣意識就是臺灣優先,也就是臺灣人以臺灣這塊土地和居民的福利為優先考量。其次,統一是議題那麼台獨當然也可以是議題。不論誰的政治傾向是什麼,如果他認為某個想法不可以成為議題,我不認為此人具備民主素養。人總有自己的取向,但絕不可以要求所有人都必須和他有一樣的取向,否則就是獨夫。第三,我關心「人」遠甚於「國家」這種剛性而被太多人無限上綱的概念。遠渡重洋把青春乃至生命奉獻給臺灣的加拿大人馬偕、美國人羅慧夫、以及許多無法詳列的早期傳教士和近代醫療貢獻獎得主,他們用行動和生命愛臺灣,不用嘴巴愛臺灣。這種愛對我的思維很有影響。那麼口口聲聲「生為□□人死為□□鬼」的意義在哪兒?喜歡把這一類空話掛在嘴上的人 99% 對自己同胞的貢獻和愛還遠遠不如那些外國鬼呢。最後,所謂「領土神聖不可分割」我也有看法。新疆哪來的呀,不就是乾隆(或他爺爺,我得查查)打來的一塊新疆土嗎?打別人時怎就沒想到別人也有「領土神聖不可分割」的感情?蒙古不是獨立出去了嗎,不就為了討好老大哥嘛,不就為了需要從老大哥身上獲得奧援嘛,老毛時代怎沒人對他嗆聲「領土神聖不可分割」?是不是怕被殺頭?

我衷心期盼兩岸共榮,欣欣向榮,而且受到世界的尊敬(錢和武力是得不到衷心尊敬的)。至於統一或臺獨,都可以是議題(疆獨、藏獨、寧獨、滬獨、魯獨、齊獨、川獨、桂獨...也都可以是議題),但兩岸現階段都不該花大量精力在這個耗盡民力的題目上打轉。如果大陸民主進步,經濟發達,富而好禮,大紅護照拿出來通行全世界並受到尊敬,那麼臺灣就是投票也會「回歸祖國」的,那就是邦有道近悅遠來。如果還做不到,那就努力吧,別老想最後可以憑藉武力。使用武力毫無疑問可以解決最表層的問題,自我感覺良好,並獲得全世界一致的鄙視。

課後同學送我一件文化衫(T 恤),上有很多簽名和留話。很有意義的禮物,我珍惜這份禮物背後的友誼。

20050722-F.jpg (16733 bytes) 20050722-A.jpg (15056 bytes)
20050722-B.jpg (14316 bytes) 20050722-C.jpg (17151 bytes)
20050722-D.jpg (15861 bytes) 20050722-E.jpg (15325 bytes)

下午收到來自南京大學的一封郵件,最後一段談到:

日期: Thu, 21 Jul 2005 20:47:38 +0800
...
一個不成熟的建議,其實侯老師在輕鬆時刻大可不必太涉及政治的話題,雖然我覺得先生的話也有道理,但是事實上在大陸,大家從小所受的教育還是“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好鬥份子、憤青還是很多的,那天我一聽有人問您政治話題,就趕緊關了攝像機,但是如果底下有人用MP3,錄音筆之類的錄下來放到網上,不免又一場風波。先生切記防人之心不可無,大陸的民主政治還遠未發展到暢所欲言的地步。

謝謝同學的關心。同學真誠問我,我願意真誠回答。關心我的親友總是說『談那麼多做什麼?明哲保身要緊呀,固守技術就好啦,專心講你的課、傳你的道,拿你的版稅、領你的鐘點就好啦...』,但學校畢竟還算淨土,大學生也是高級知識份子了,有自己的見解和判斷力,所以我願意和同學說說話。校外我一個字也不想說。我對大陸大學生的見識和素養還是有相當信心的。你說擔心如果有人用MP3 錄音筆之類錄下來放到網上不免又一場風波,是這樣的,不過我還是願意真誠回答同學。我有我的看法,你有你的看法,他有他的看法,大家逐漸接觸不同的世界和不同的思維,學習互相習慣、容忍與尊重,這便是一個推動社會進步的很大影響。中國要和平崛起成為世界大國,首先便要有大國民。年輕一代必須學習擁有更寬廣的心胸、更高遠的視野。

同濟軟件學院送我清明上河圖仿作一幅,我好歡喜:

20050722-M.jpg (17726 bytes) 20050722-O.jpg (16860 bytes)

 

■2005/07/23(六)

Facade. Chain of Responsibility

DP 考試,課程結束。

出遠門多久了?久到宿舍樓下洗衣店老板娘在路上見到我會打招呼了,久到女兒寫信來了:

20050722-Q.jpg (14624 bytes) 20050722-P.jpg (13586 bytes)

Sabrina 寫的是注音文,讀起來頗為吃力。她說「Dear JJHOU, 謝謝你去大陸這麼辛苦。希望你趕快回來!」直呼父親名諱,又對父親稱 "你",小妮子該打屁屁。回去後我得開始教她什麼是良好禮貌的中文 —— 這「希望」是上對下的用語,她應該說「盼您趕快回來!」或「但願您趕快回來!」我常收到讀者來信如此這般寫法:「希望你筆耕不輟繼續努力,寫出更好的作品來」,使我忍不住想站起來深深鞠一個大躬說:「是的讀者大人,謹遵教誨不敢或忘」。

課程結束了,心情好輕鬆。南大同學來信希望我給學院同學一些感想和建議。感想是沒有啦,就只是一次課程,一次短暫的接觸。建議是有的。一個人的起點並不重要,終點比較重要。南大同濟都是知名大學,同學們身上都已經烙上了名牌,其實已經是很好的起點,但當然比計算機系在當初分數線上是落後一點的,要說比起北大清華在社會名聲上也許也落後了那麼一點點,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各重點大學各計算機系和軟件工程系,大家都已經在同一個級別上了,進社會後公司取才及自我發展,關鍵都在自己的實力。態度決定一切,積極進取必有所成。走到了理工這一途,業界要的是專才,不是泛泛之才,所以進入高年級或研究所之後,學習一定要深入,弱水三千取一瓢飲。初入職場前數年,首先要以個人成長為選擇考量,不要東跳槽西跳槽,只為了五百元就跳槽。要知道滾石不生苔,轉業不聚財。一個人的成功(而且是受人尊敬的那種專業型的成功),一定是把許多許多精力投注在單一主題上日日夜夜拚搏才有的成果。社會上多的是這樣的典範,大家宜多思考並檢討自己。

就要離開了,再留個影。我會懷念這三週的特別生活。

20050723-A.jpg (16971 bytes) 20050723-B.jpg (16449 bytes)
20050723-C.jpg (18571 bytes) 20050723-D.jpg (18350 bytes)
↑房間外望                                                               ↑慶功宴

晚上同濟軟件學院老師為我餞行。小酌 J 帶來的汾酒,賓主盡歡。J 說「逢酒必汾,汾酒必逢」,意思是說「朋友相逢就要喝汾酒這樣的好酒,喝了汾酒就會再相逢」。好,咱們後會有期 :)

■2005/07/24(日)

昨夜和 CT 看了電影 "Mr. and Ms. Smith",就是大帥哥 Brad Pitt(布萊德彼特) 和大性感美女 Angelina Jolie(安祖蓮娜祖蓮)合影的那部據說過程中假戲真作的電影。兩個大明星飾演兩個大殺手,結成夫婦,大打出手。超級大爛片,一點邏輯也沒有,只是打打打,而且大明星都打不死。原來大卡司也是不可全信的,影評也是不可全信的。回頭找出臺灣報紙上那些吹捧的影評,看看哪些人執筆。

這一看看到了凌晨 02:50。早上睡到自然醒,10:30,頓生幸福無比的感覺。中午第一次體驗上海公共汽車(公交車):

20050724-C.jpg (31237 bytes)

午餐吃川菜。我不太能吃辣,第一盤上來便呆了:

20050724-B.jpg (36762 bytes)

暗紅色的全是辣椒!只好再叫瓶冰啤酒撫慰舌頭。CT 是勇於嘗鮮的人(適合開創事業),叫了一盅海馬牛鞭湯:

20050724-A.jpg (23322 bytes)

晚上獨自一人背起小背包,向黃山出發。

20050728-Z.jpg (24894 bytes) 20050728-B.jpg (26746 bytes)

hs-01.jpg (23581 bytes)

軟臥 RMB 264+5.

■2005/07/25(一)

一夜好眠。黃山車站有司傅來接。感謝Wu和Wang的安排。

呈坎、棠樾、花山謎窟、胡開文墨廠、屯溪老街。

屯溪雲松酒店 220、山上北海賓館 580,車輛全程隨行 700。

Hs-12.jpg (62501 bytes)

Hs-13.gif (15889 bytes)

Hs-14.jpg (25747 bytes)

20050728-C.jpg (22539 bytes) 20050728-D.jpg (19366 bytes)
20050728-E.jpg (27370 bytes) 20050728-F.jpg (25222 bytes)
↑花山迷窟氣勢雄偉,燈光下瑰麗異常。

20050728-K.jpg (23288 bytes) 屯溪老街,有"活動的清明上河圖"美譽。
20050729-E.jpg (29607 bytes)←明末木雕兩幅(似為真品,500)
20050729-A.jpg (27264 bytes)←仿清木雕一幅(250)
20050729-B.jpg (26584 bytes)←仿清木雕一幅(半買半贈,10)
20050729-F.jpg (17484 bytes)歙硯(Wang贈)+徽墨(100)
20050729-C.jpg (20604 bytes)←印石兩方。"妝成每被秋娘妒"+"布衣傲王侯"
20050729-H.jpg (18998 bytes)
↑小木豬,棠樾手工藝品(60)

 

■2005/07/26(二)

登黃山。原本不想坐索道 (纜車)上山,入口管理員把我上下打量一番後說:「看你這年紀還是坐索道的好」。萬沒想到我已「上了年紀」,那就乖乖坐索道吧。

經過上千年的開發,黃山的石階步道觀景台早已完備。李白也登過這座山,不定就走過剛才我也走過的路上......想到這個真讓人心跳加速。

獨上蓮花最高峰。夜宿北海賓館。身體累乏膝傷發作,早早入眠。

黃山入場費 200,玉屏索道/小車廂 65, 雲谷索道/大車廂 65。

Hs-10.gif (10878 bytes)

Hs-11.jpg (20303 bytes)

20050728-J.jpg (16610 bytes) 20050728-L.jpg (21134 bytes)
20050728-N.jpg (13935 bytes) 20050728-O.jpg (11095 bytes)20050728-P.jpg (26003 bytes) 20050728-Q.jpg (23471 bytes)
↑北海賓館前廣場(1,2)

20050728-S.jpg (29706 bytes) 20050728-R.jpg (15654 bytes)
↑黃山上的一切食物用品都是挑上來的。廢棄物再挑下去。這一擔約莫200斤(100公斤)

以下網上借圖:

飛來石                                    ↓迎客松
Hs-07.jpg (13076 bytes) Hs-04.jpg (17360 bytes)
hs-02.jpg (15752 bytes) Hs-03.jpg (5785 bytes)
Hs-05.jpg (11455 bytes) ←童子拜觀音
Hs-06.jpg (6107 bytes) Hs-08.jpg (13046 bytes)

 

■2005/07/27(三)

下黃山,遊宏村、西遞。Wu 建議我既喜歡耕讀生活,這兩處不可不去。

20050728-U.jpg (22513 bytes) 20050728-V.jpg (24741 bytes)
20050729-I.jpg (24177 bytes)←宏村手工藝竹雕(90) 。小師傅雕得又快又好。
20050728-X.jpg (30017 bytes)←黃山機場

↓網上借圖
Hs-15.jpg (21862 bytes) Hs-16.jpg (35686 bytes)
Hs-17.jpg (25211 bytes) Hs-18.jpg (29997 bytes)
Hs-19.jpg (42371 bytes)
↑電影《臥虎藏龍》中雙嬌爭奪寶劍的場景。

 

黃山(屯溪) 22:30 (MU5598) - 上海 23:40 (七折後 460)。
上海空中交通管制,飛機誤點至 23:10 才從黃山起飛。回住處已近凌晨兩點。

機場巴士深夜不分線, RMB 30,最晚至航班結束

■2005/07/28(四)

上海 09:50 (NX 107) - 澳門 12:40
上海空中交通管制,機上枯坐一小時才起飛。

澳門13:50 (NX 622) - 台北 15:30

結束為期 29 天的遠行(又刷新記錄)。非常充實非常愉快。

-- the end


■Sent: Friday, July 15, 2005 10:51 PM

侯老師:您好!

在您忙碌之中,還給您發這封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mail,還希望您不要介意!

我是大陸的學生,學習的也是計算機方向,所以經常會到您的網站上去看看。作為晚輩後生,很是佩服您的學識和人品,對您在計算機文化領域起到的傳播者的角色很是欽佩,同時,拜讀過你的一些作品,其間展現的嚴謹的做學問的風範也給了我很深的印象。當然,不論是您的作品還是譯作,其間流露的幽默,總是給我的閱讀過程帶來許多輕鬆的微笑。

在您身上,讓我覺得與其他學者不一樣的是,您除了關注學術之外,還關注民生,或者說是還關注生活和政治。這讓我覺得很親切,畢竟,這樣跟顯示出一個完整的jjhou,而不是一個學術上成就霸業而“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古舊學究!
您也關注大陸的民主政治,這是我從您的網站上總結出來的訊息。我所好奇的是,您是怎麼看待文人談政治這個問題的呢?

中山先生說過“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因此,我清楚政治必須經由人民的口中,不斷的爭論,才能有不斷的進步。但是,文人,作為社會的精英層次,價值觀必然有別于市井小民,當然,和那些黑道出身的立委,就更是不同了。文人必然有文人的視角,文人必然有文人的態度。文人很難被同化,或者說叫做愚民化——文人最重視的是自身的看法和骨氣;文人也很難世俗化——文人看待事物總有“達于至善”的想法。因此,我想知道,作為一個學者背景的您,是用怎樣一種態度去看待政治的。(我無心過問您對政治問題的看法,我只是想了解您看待政治的態度。畢竟,個人的政治觀,可以說是一種自由乃至personal的東西,我並不好過問,也無意如此。)或許,您的態度,會給我一些啟發。

說到臺灣的文人談論政治,我立刻會產生聯想的是中研院長李遠哲先生。說實話,2000年中華民國選舉的時候,我很佩服他站出來支持陳水扁先生,也很欽佩于他的一些主張。但是,事實證明,李遠哲先生並不適應于臺灣的政治生態,在我看來,他把自己困在了一個極為尷尬卻為不好翻身的狀態。還有您轉載了她的文章的龍應台,也是我非常喜歡的女性。如果單從臺灣的文學發展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龍女士,李昂女士,乃至於現在的中華民國副總統呂秀蓮女士,等等,都是臺灣女性文學發展立場上不可忽視的一些力量。但是,据我所知,一旦擔任了公職,她們的生活就變得很不輕鬆。例如龍應台女士,從德國返台擔任了臺北市的文化局長之後,据我所知,一度面臨了很大的壓力,所倖當時有馬英九市長的全力支持;而呂秀蓮女士承擔的社會非議,想必比起龍女士,有過之而無不及。延續我之前的問題,我想問的是,您覺得文人适不適合談政治,或者您就您在臺灣的經歷,您覺得在臺灣的政治生態之中,自命清高,追求完美的文人,適合涉足政治嗎?

大陸這十幾年專著于談論經濟建設,因為民眾之中談論政治的熱情少了,如果回到70年代之前,那個時候的政治熱情,也許會比現在還要高漲。我覺得一種全民意義上的政治熱情的高漲,是有好處的,尤其是不斷的有人站出來指出政府的不足,更可以完善政府的職能。可惜的是,現在大陸的全民焦點不在這個方面。但是,我所看見的是,在我的同齡人中,很多人開始願意表達自己的政治意見,願意談論政治,不管這樣的現象是多是少,不管這樣的現象起到的效果是大是小,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苗頭,很好的或許細微的轉變。那麼在臺灣呢?臺灣的年輕人是怎麼看的呢?這兩次的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我注意到,各方的候選人都很重視年輕族群的票源,都通過各種方式,拉近和年輕朋友的距離,那麼臺灣年輕人的總體意識呢?是否有主動表達政治訴求的願望呢?

不好意思耽誤您那麼多的時間瀏覽這封mail。我知道您畢竟不是社會學傢,不可能詳盡的向我做出回答,never mind, 我也不是專門的社會學係的學生,我只是願意對臺灣有一個比較全面的了解。我還是期待您能就您的所知,給我一些答復。再者,這封mail完全無關技術,只是希望與您交流,還望您不要忍俊不禁。
謝謝您!歹勢啊!

忘了說了,沒有記錯的話,1987年的今天,蔣經國下令解除了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令”。從此,臺灣的民主自由之風蔚然蓬勃,我覺得,這是中華民國歷史上很重要而且很積極的一步!

■侯捷回覆:「兩耳不聞窗外事」,呵呵,你形容得妙。我想絕大多數人其實都關心地球、關心國家,關心社會、關心民生,兩岸華人一定也都十分關心兩岸的發展、消長、互動、走向。只是很多人不談不發表。我呢,平常是不說的。除非極好的朋友否則不談政治,更不談臺灣的選舉(支持誰投票給誰...等等,這種話題無意義又容易吵架)。會在侯捷網站上寫些看法,是因為這裡沒有商業利益考量,我想留下真實自我,並在過程中檢省自己。會在面對面大陸年輕人時講點心裡話,則是因為關心大陸的民主民生,希望打開年輕人的心,讓見外面世界的多元。

> 我所好奇的是,您是怎麼看待文人談政治這個問題的呢?中山先生說過“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

國父說得很是,那麼人便應該關心政治,文人(知識份子)也應該甚至更應該關心政治。臺灣有些人不重視投票,投票日是他們的郊遊踏青補眠打牌日,這種人我是瞧不起的。若連自己的事都不關心,一個小小的投票動作都不願實踐,日後自食惡果只能自怨自艾,好人出不了頭讓惡人當道更是這些棄權族的罪衍。

:有一種情況類似不投票,其實不相同。早些年臺灣一黨專政,許多人便在投票時故意投廢票(把圈圈蓋在格子外或兩格之間,就是廢票),用以彰顯對政府的不滿,是謂「賭爛票」。「賭爛」是台語直譯,就是「很不爽」的意思。廢票率在政治學上帶有某種信息。

每個人都該關心政治!只不過方式不同,力度和面積也可以不同。文人有筆如刀,是大利器。知識份子擁有專業知識,可對公共政策提出建言和諫言。一腔熱血收不住硬要闖入權力叢林,也是一種方式,惟其折損率高,往往玉石俱焚。

> 如果單從臺灣的文學發展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龍女士,李昂女士,乃至於現在的中華民國副總統呂秀蓮女士,等等,都是臺灣女性文學發展立場上不可忽視的一些力量。

你相當客觀,願意從多個角度評量人,願意承認一個言論激進不為 99.999999% 大陸人所喜的人的長處。說真的,世上沒有人百分百惡,也沒有人百分百善。我們要常記這話才好。不過你對臺灣的女性文學可能不太清楚,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呂女士所長不在文學,而在人權與外交。

> 延續我之前的問題,我想問的是,您覺得文人适不適合談政治,或者您就您在臺灣的經歷,您覺得在臺灣的政治生態之中,自命清高,追求完美的文人,適合涉足政治嗎?

你所謂的談政治其實是指參與政治是嗎?我認為適合談也適合參與。參與有很多種形式,剛才提了。

> 大陸這十幾年專著于談論經濟建設,因為民眾之中談論政治的熱情少了,如果回到70年代之前,那個時候的政治熱情,也許會比現在還要高漲。我覺得一種全民意義上的政治熱情的高漲,是有好處的,尤其是不斷的有人站出來指出政府的不足,更可以完善政府的職能。可惜的是,現在大陸的全民焦點不在這個方面。

上軌道的政治,其外在表現是大眾對於政治話題冷漠。不是不關心,而是不愛談論政治八卦,不愛談論領導人流長蜚短,不關心意識型態,放心地讓專業民議代表和專業媒體為公共政策和公帑把關。

我認為民眾把心思放在純政治話題以外是好的。多談點社會公義、經濟民生、老人福利、醫療保險、教育體制...。其實這也都算政治,我說不必多談是指政黨的版圖分佈啦、選舉的是是非非啦、政客的權謀心機矛盾爭鬥啦,這些純粹政治圈內的風花雪月,和全民福祉毫不相干。

> 在臺灣呢?臺灣的年輕人是怎麼看的呢?這兩次的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我注意到,各方的候選人都很重視年輕族群的票源,都通過各種方式,拉近和年輕朋友的距離,那麼臺灣年輕人的總體意識呢?是否有主動表達政治訴求的願望呢?

我幾乎不曾和臺灣的年輕人(例如我的子姪或學生或讀者)談政治,所以不能在此說些什麼。感覺上 22 歲(大學畢業)前的這個階段似乎對政治很陌生也很冷漠,其他年齡層就不知道了。

■Sent: Monday, July 18, 2005 8:48 PM

尊敬的候捷老師,明后兩天的課程我決定不去參加了,因為赶往南大軟件學院的路程的确辛苦,而后面的課程我想自學應該也沒有問題。不過老師您后面補充的ppt我和朋友都找尋不到,希望老師能夠抽空發一份電子檔給我,我會分發給其他人。

注:南理工是在南京市的東南郊而南大軟件學院在于南京市的西北郊,從上午赶過去,一般要2個小時公車,還未考慮大橋的堵車情況:)。所以,我和另3位同學都是6:30起床赶過來。不過,這些日子的課程下來,大家都覺得听候老師的GP課程還是非常有幫助的(自己去看的話,則要費神很多)。雖然累,但很值!

另外,很惊訝老師在課上還能認出我來,特感動,畢竟時間离去年書友會也快一年了,再說畢竟我也沒什么特別之處。平時學習時,始終牢記老師曾送的一句話“為學要深,然后能廣”。在此,再次感謝老師的教誨!


■Sent: Friday, July 22, 2005 11:57 PM

候老師:您好!
非常報歉這么晚了學生才給您寫信,因為剛從圖書館回到宿舍。明天系里老師要找學生,學生在此特向您請假,祈愿您能在明天上課前收閱到此信。

非常慶幸能成為您的學生并親耳聆听《設計模式》這門課程,經過了三周的學習,學生感覺獲益菲淺。先前在系統設計時都是完全憑借自己的經驗,學生的有些系統設計覺得還算滿意,而有些系統就頗費周折后仍感覺結构混亂。經過您在課堂上的精心講授,學生感覺思維豁然開朗,原來自己不自覺中已經應用了部分設計模式的思想,而另外的設計模式又給了學生以啟發,對于以后再次遇到類似的問題就有了強有力的分析工具。雖然學生感覺每一個模式都已經理解,但達到融會貫通并靈活應用還需要學生自己假以時日。感謝您把學生領入了設計模式的大門,學生將遵循您的教誨進一步提高自己,學以至用。并期待能夠再一次聆听您的精彩課程。

候老師,學生有一事需向您更正,今天午餐時間學生提到黃山最高峰是1831米,在圖書館學生查了一下資料,其數字應為1864米,非常不好意思,特向您致歉!最后預祝您在安徽的旅途平安、愉快、盡興!并衷心祝福您和您的家人健康喜樂!

此致 敬禮!

學生 □□  敬上
2005年7月22日

■侯捷回覆:我們十分有緣,在課程結束前夕同桌用餐。你是個彬彬有禮談吐不俗的青年,給我深刻的印象。在你這樣的年輕人身上我看到希望,如旭日東昇。

■Sent: Sunday, July 31, 2005 4:00 PM

看了您的大陸教學日記 , 收穫頗豐 . 文章裡頭的一句話 :「滾石不生苔,轉業不聚財 .」讓我感觸良多 , 我的一位朋友可說是換工作換出心得來 , 平均每半年換一份工作 , 從未在同一家公司吃過兩次尾牙 . 這位朋友因為常換工作 , 使得所學的技術都只是皮毛而已, 且在職場上的成就也無法獲得突破 , 殊為可惜 . 新公司的研發經理亦是如此 , □大研究所一畢業就是當經理 , 六年換了六份工作 , 且沒有當過 RD , 所以在管理方面有些神奇,對於新手和老鳥一視同仁 , 一律採放牛吃草的管理方式 , 結果是老鳥感覺自在 , 新手則是被草噎到 .

文章有提到 programming 的考試方式 . 恰巧最近跟一位留學加拿大的朋友聊天 , 他讀的是computer science . 學校老師曾經逼迫他們寫出 OS 和 Router 的程式 , 所以就練一身好本領. 我問他學校的考試方式 , 他以 OS 課程為例 , 課程初期老師給他們一個非常陽春的 OS 程式, 隨著課程的進行 , 學生逐漸要在程式中加入新功能 , 等到學期結束 , 老師會要求學生把各自的 OS 程式交出來 , 以作為學期成績 . 我覺得這樣的考試方式真是不錯 , 保證讓學生永生難忘 . 我也決定在下學期的遊戲程式設計課程中採用這樣的考試方式 . 當課程結束 , 學生就會擁有一套自己所開發的遊戲程式 . 當畢業後到遊戲公司面試時 , 這套遊戲程式就可派上用場 .

 

■Sent: Tuesday, August 16, 2005 4:08 PM

侯先生,您好

您的著作和譯作,尤其是在C++ 方面的,在下基本無遺漏的購買了,非常喜歡。應該說,也是您幫我走過了C++ 的初級階段。

最近 C++ 中文圖書市場比較沉寂,而國外卻接連有 Herb sutter 和 Dave abraham 出手重量著作。剛剛還在自己的 blog 上給讀者留言說不知
C++ Template Metaprogramming 到國內要多少時日,轉身就看到先生在和榮耀合譯此書,的確喜出望外。雖然於我個人來講,經濟上已經不像學生時代拮据,也不一定要讀中文書不可,但是還是認為先生所言極是:好的譯者是可以為好書增值的。

由於工作的關係,到新竹來幫助□□發展液晶面板的生產軟體,已經大半年了,期間應該說對台灣社會也有了很多了解,對於台灣人如何看待大陸,以及為什麼會這樣看也大致明了了。至少短時間內不會再問"統一"這種問題。在外奔走,見識不同的人和事,思考不同社會形態的發展以及對人的影響,對於我個人也是一筆豐厚的財富。看到了台灣的書價,再也不覺得您的書在大陸賣得貴了:-) 。

零零落落說了這些,也有些不知所云了,總之希望您能注意身體,不要過度操勞,當然也希望能早日看到您翻譯的
C++ Template Metaprogramming.

■侯捷回覆:很開心看到這封信。開心彼岸朋友也能不全然以「政治至上」的角度來看待兩岸關係,也能敞開心懷接納「異己」。這對「一元化價值」環境下成長的人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當有更多(而且很多)泱泱大國民可以「接受異己」,這個國家便是貨真價實的泱泱大國了。

謝謝你對我個人的關心。我十分好奇你是如何(什麼身份)到臺灣來工作的?這種案例目前似乎不多。我期盼很快見到兩岸人才更多的往來。

很開心我的書對你帶來幫助。

■Sent: Friday, August 19, 2005 2:20 PM

(續上)我是□□公司的員工,現在在上海的□□中國軟件服務中心工作。由于我們的一個專注方向是制造業的軟件開發,所以當台灣□□和一些芯片与面板厂商有合作時,會尋求我們的支援。這樣的案例的确不是太多,當然也給了我難得的机會來了解台灣。

兩岸這些年來,盡管交流活躍,但從方向來看,還是台灣對大陸的單向"流"來的較多,真正的"交流"由于种种原因,還有不少距离。就我自己的感覺,雖然我接触到的台灣人對大陸也會有些誤解,但還是大陸對于台灣的思維方式了解更少,我也非常希望隨著雙向開放的持續展開,大陸可以有更多人理解台灣的聲音。

我想
誤解總是源于溝通的缺乏,而溝通必須在寬容与開放的心態下才得以良好的進行。也許因為我個人一直算是一個"溫和的异議分子",所以比較愿意接受不同的看法,并思考各自的道理。中國大陸的确是一個官方价值凌駕一切的社會,但是我仍然感謝由于通訊和网絡的發達,讓我在成長過程中有机會接触各种价值觀,并在碰撞中培養寬容。我想在大陸還是會有很多人愿意做到寬容開放的,只不過溫和的聲音永遠沒有狂熱的叫囂來的刺耳,所以這大概就是所謂的 "沉默的大多數" 吧。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