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歡喜讓我憂

侯捷 1997.12.19


最近接連三兩件事情,讓我情緒起伏頗大!


讓我歡喜

首先是幾封讀者來函。有一封 Shelly 的來信,大意如下:

- 侯 Sir :

您好!又上門來打擾,在書局看到您多本的翻譯書,實在是忍不住想告訴您我的想法!

我是來謝謝您的。怎麼說呢?姑且不論英文能力,看原文書總是沒有看中文書來的直接啊!您也知曉,許多翻譯書,內容中的每個中文字都看得懂,但是整段落就是不知他到底在說啥!

因此看到書的作者是您,感覺上就是一個品質的保證。必定二話不說,抱回家囉!雖然眼前用不到,但是翻翻看,大致上了解一下。待有空或是工作上需要,再好好的細讀。

網路書局的盛行,讓我也開始上網買些書,但是我只敢買像您的書!有品質嘛!其他的可就不敢直接買囉,總是必須到書局翻翻看,確定一下內容,才可能考慮。

另一封 Jedi 的來信,部份內容是:

你的書籍比市場上任何一本都好 100 倍。我不會想購買> 任何一本中文電腦書籍,除非是你寫的或是你譯的。

我應該感到高興,獲得讀者如此的信賴與讚美。而我也的確感到高興!但隨之而來的是悲傷。


傷感

Jedi 任職國內一家極負盛名的軟體公司,該公司的影像處理軟體行銷國際,獲獎眾多。在與我溝通的數封信之中,Jedi 一再強調他是不看中文電腦書的,更不看電腦翻譯書。他強調他的英文能力沒有問題,他說「沒有什麼比得上原文作品,所以一位數學博士必須通過英文、法文、俄文和拉丁文的考試」。

我猜他是一位數學博士。

我想起每一位大專學生可能有過的經驗。老師對學生們說:『這學期的課本用的是 xxx。我對中文書沒有什麼概念啦,我是不看中文書的...選這本書是因為同學們要求提一本中文書,所以我在書店中...』。言下之意就是「我聲明在先... 昭告天下...純粹為了順應同學的程度...勉為其難降格以求...並不是我認同這本書...」。

很容易你就可以在電腦圈(甚至是整個科技圈)的週遭朋友中聽到、觸到這樣奇怪的優越感:「中文技術書籍我是不(肖)看的,我攏嘛看原文。」

雖然傷感,但我沒有非難或菲薄那些人的意思。要叫人家捨棄牛排咖啡改吃燒餅豆漿,總是要給人家知道燒餅豆漿的營養在哪裡,或者美味在哪裡。中文書如果深度泛泛(沒有營養),讀來又齜牙裂嘴(沒有美味),憑什麼叫人家看呢?憑民族主義嗎?


母語

不管任何人,只要是中國人,只要他的母語是中文,我不相信他的外文能力會比中文能力強。所以即使數學博士(我是指Jedi)也說:

『我讀中文比讀英文快!我有可能在2~3天內讀完你的大奧秘,但我得花兩個星期才能讀完 Windows 95 System Programming SECRETS。喔,我不需要使用英文字典,但我的閱讀常會被打斷,在我回到原文書被打斷的那一點時,你的中文書可以幫我快速重拾原來的思緒』。

他又說:

我想這是重點,你的書不能夠取代原文本,但是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獲得多一些。

我想起我在 Inside Visual C++ 1.5 和 4.0 的譯序中說過的大話:

『讓買了原文書的朋友後悔,是我的第一個目標;讓買了原文書的朋友再掏一次腰包,是我的第二個目標;至於我的第三個目標,呵呵,是讓原文書滯銷』。

過了好幾年了,我還是以這樣高遠的目標來翻譯書籍。凌雲志,志凌雲!年少輕狂語高傲,是對自己的期許。一位任職於知名軟體公司(專做中文辨識、手寫輸入等相關軟體)的朋友告訴我:『整個辦公室原本都是 Windows 95 System Programming SECRETS 原文本,後來靜悄悄地都換上了「大奧秘」;至於「深入淺出 MFC」,本來就人手一冊』。

啊,我相信我做到了年少輕狂高傲語中的第二點和第三點。第一點嘛,對某些讀者而言,我想我永遠也達不到第一個目標。Jedi 的說法其實我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即使我自己,面對像侯俊傑這樣的譯作,我還是希望擁有一本原文本,至少在 index 上就價值不菲。


電腦中譯書

所以,不論是英文實力再好、英文閱讀再沒有問題、技術再專業的人,以各種角度綜合評量,一本好的中譯書對他還是有相當大的貢獻。

可是我看到國內電腦中譯書籍的整體品質,實在憂心忡忡。一本好譯本淹沒在 5000 本爛譯本中,0.0002,以統計學的觀點,那就是 zero!也難怪學有精專的人對於翻譯書要棄如鄙屣,一臉不肖!美靜是最有機會看到我發飆的人,常常看我邊看中譯本邊唉聲嘆氣,不時把出版社、譯者、排版者統統痛罵一頓。再嚴重一點就把它們當垃圾處理掉(但是想到寫笑話時派得上用場,又撿回來)!

誠如 Satan 網友所言:

目前市面上國內作者自己寫的書深度大部分都不夠,這就是翻譯書存在的必要性吧我想。

因為國內高階技術書籍有嚴重的地中海型貧血(會致命的那種),以及因為國外有經典名作,所以,沒有人會否定電腦翻譯書的重要性。只不過,這個重要性讀者以質來看,某些不肖出版社則以錢來看。

我真的不知道,出版社就不能夠撥出一些些錢,做點累積形象的高階技術書籍?公司的經濟命脈有 DIY、Office 使用秘笈、Win95 聖經寶典來扛就好了,就不能夠在高階技術書籍的中譯上面多花一點點心意嗎?就不能夠給譯者充份(或至少足夠)的時間,就不能讓所有用心譯者的校稿心願能夠有那麼一丁點實現的機會嗎?這樣卑微的要求很奢侈嗎?

對於不肖的出版社,這樣卑微的要求真的很奢侈!

事實上高階技術書籍,只要做得好,不但可以賺形象,也不會賠老本。軟體工程師有多少?科學園區裡的 juniors、seniors 有多少?大學生、研究生有多少?(老師、教授也要看的,但他們通常會獲得贈書)。這麼龐大的 base 不能支撐出版社出高價請高人譯出一本好書?我只能夠說搶短的心理實在太低級、太沒前瞻眼光、太侮辱讀者。

我多次應邀到大學資訊系演講,面對當前大學生打工翻譯賺生活費的情況,總是以很嚴肅的態度告訴同學們不應該這麼做。重點不在「學生」這個身份上,網友 xxx 說的是:

找大學生來翻譯我也聽說確有其事,但有些大學生的程度並不低於研究生喔,我們最好避免以學歷看待一切。

但網友 Mave 說的更好:

這可不是以學歷看待一切的問題,而是學生並不是專職的翻譯人員...,我的教授當學生時就幹過這種事,他說有時他也不知道原文的意思,還是硬著頭皮給它翻下去,所以現在他不要我們去看翻譯書。一大諷刺!

真的,我不否認大學生之中有早慧優秀的例子,我自己在教學以及讀者作者互動之中,就曾有過幾次驚豔。但這是極少數的。再就寫作(含譯作)而言,技術和文字表達是兩碼子事,沒有必然關連。好吧,就算你技術好、充滿熱情、文筆又佳,最後一個重點來了:你的學生身份能夠讓你駕馭一部龐大的出版機器嗎?你敢不敢說『這本書一個月完成是不可能的,我需要三個月』?你敢不敢說『在我沒有點頭之前不可以付梓』?你敢不敢說『雖然已經校稿 n 次了,但這裡排版不理想,請重做一次』?你敢不敢說『這裡網點太疏了,讀者眼睛會花,重做』?不,你不敢!我知道你不敢!出版社肯讓你三校,那叫做...哼哼...皇恩浩蕩。這其實也有互動關係在,並非沒有出版社願意配合,但你敢不敢提要求呢?

網友 Mave 又說:

翻譯的人或都有一定程度,但翻譯的態度與投注的心力才是書的精華所在。

我相信有一些學生有實力也有熱誠,但如果你無法影響為你製作書籍的一群人(那真是一大群人)的態度,你的熱誠反應到成品上也就化為 zero。

網友 DaNee 說:

我以前是個大學生,...基本上,個人不反對學生(尤其是本科系學生)從事翻譯工作,但是先決條件有二:

1. 譯者必須有優於常人的文字表達能力
2. 譯文內容必須是該學生的專長領域

我個人大學時,也從事翻譯的工作,不過非我所長的東西我絕對不翻,算是對自己良心負責吧!

很好,你擇善固執,有所為有所不為。不過你控制得了書稿交出去後的流程嗎?你控制得了因為奇怪的「市場因素」而做的莫名其妙的刪減嗎?或是書籍另半部的翻譯品質嗎?或是百般誤謬的排版嗎?或是莫名其妙的掛名嗎?或是莫名其妙的出版序嗎?或是莫名其妙的書後廣告嗎?你不能,面對不肖出版商,你只能固守你僅有的那 60 頁交出去的樣子(DaNee 說他所「包過的工程」中最大的一次只有 60 頁),而且還不能保證它面世的樣子!

校稿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最近我看 Advanced Windows 3rd edition 中譯本,有不少讓我痛心的地方,譯名、排版、文字誤謬...()。我相信是因為譯者沒有校稿(排版後的定稿),因為這本書的譯者實力似乎不至於如此。我小心翼翼地批評這本書,不希望抹殺一位可能還有點潛力的譯者。那些窮斯濫矣的中譯本,我連看都懶得看,說都懶得說!

註:為了公平,我舉幾個 Advanced Windows 3rd edition 中譯本的例子:

p.3-23 line 3 :
反之若不以此旗標建立新處理程序,則新型成會使用其父處理程序的視窗。

請問 : 「型成」是什麼?大概是行程(process)之誤。但是書中絕大部份是把 process 註為「處理程序」。

p.3-25 line 27 :
如果此桌面存在,新型成將建立在此桌面上,如果...

請問 : 「型成」是什麼?大概是行程(process)之誤。

p.4-23 line 1 :
如果不是從 Explorer 而是從命令列執處理程序式,則可...

請問 : 「從命令列執處理程序式」是什麼意思?大概是「從命令列執行處理程序」。

p.4-24 圖4-1
原文 "Idle" 成了 "優先權",
原文 "Normal" 則成了 "停頓"。


總的來講,我不贊成學生做電腦書籍翻譯。各位要打工賺生活費,很好,厚植你的實力,到學校電腦中心或外頭軟體公司接 case 來做。又得 programming 經驗,又得team work 經驗,又有錢賺。辛苦與否在其次,這樣比較有意義。軟體公司容不得爛東西流出去的,你的工作會在嚴格的監督與檢驗之下進行。我從沒有看過哪一個行業像不肖電腦出版商那樣重金錢如泰山,輕名譽若鴻毛!都已經在網路上被罵得臭頭了,仍然遮著眼睛以為看不到,摀著耳朵以為聽不到,我行我素幹這等誤人子弟的營生!


讓我憂

說到底,為什麼沒有太多的專業人才進入資訊技術寫作和翻譯的領域呢?我們沒有好人才嗎?不會呀,我的好朋友在電通所,他的 OO 涵養以及多媒體大程式的掌控能力,足以寫出擲地有聲的書,起碼三本!我的另一位朋友,諸子百家無一不精(從 OWL、MFC、BCB、Delphi、Win32、System Kernel、VxD、pattern recognition),他的肚子裡至少挖得出鏗鏘有聲的書,五本!我在華邦、力捷、睿昱、宏痋B蒙恬、友立...的朋友,哪一個不是身負絕技!要開發世界級軟體,容或還需要技術方面的整合與管理;要在專長領域裡製作一本書,這些人學養綽綽有餘。

我不是常常強調「技術與寫作是兩碼子事」嗎?我不是也說「技術容易寫作難」嗎?是的,但如果寫作或翻譯帶來榮耀,帶來經濟上的安定,我相信他們願意嘗試,願意努力。畢竟他們都同意,寫(譯)一本好書,意義大得不得了!

說到底,實在是因為電腦書籍的寫作與翻譯是一門社會地位不高的技藝。靠著不肖出版商和不肖作者的努力,電腦書籍帶有一種「烏鴉鴉、騙錢啦、粗製濫造趕流行」的印象。如果是科班出身,進入這個領域會被視為「大材小用,學非所用」。

我身處這個領域,很傷心竟然有機會這麼貶低作賤自己。有一段時間,交換名片時我不知道怎麼介紹自己的工作。『我寫書』,『寫什麼書』?『電腦書』,『哦...』。資訊界外的人『哦』一聲是二聲...充滿欽慕;資訊界內的人『哦』一聲是四聲...原來如此!自從在學校開3學分課程之後,我就統統以『我教書』一語帶過尷尬時刻。

如果在 seniors 的眼中,電腦書籍作家和翻譯家的社會地位不高,他們怎麼可能把生命投注在上頭?



大材小用?學非所用?

最近我終於說服了電通所的朋友,由我把他肚子裡的東西挖出來。我不知道我這樣勞碌命是幹嘛,但我覺得好像為國內讀者打了一場勝仗。平時我打敗仗的時候居多!先前提的那位精通諸子百家的朋友最近要離職了,我竟留不住他花一點點時間駐足在一本他自己也非常心動的英文經典名著的翻譯工作上。

科班出身者,進入這個領域常被視為「大材小用,學非所用」。奇怪咧,那麼多學音樂的人,有幾個站上了國家音樂廳?又有多少人是在 Yamaha 教琴、在國中小教音樂班、在家裡收學生?他們可沒有把教學視為「脫離本行、學非所用」!

我真希望,每一位對於技術文字工作有熱情、有期望、曾經因為看過一本好書而受到激盪鼓舞的 seniors,能在心中立一個志願:我這一生要為我的工程師生涯留下一本擲地有聲的著作或譯作。

一本就好!一本就好!

Shyu、Weipo、Gauss、Xshadow、Wolfgang、ywhuang、Power、Lawrence、Mike...你們聽到我的呼喚了嗎?


加油兼打氣

有些朋友(通常是特別醉心於學術的朋友),有著「外文書寫得那麼好了,我又不是第一本」的心結而打退堂鼓。從自我實現的角度來看,我們現在談的是「留一份問心無愧的足跡」,不是學術論文,你管別人寫過沒;從知識的原創性來看,全世界 50 億人口,知識的原創只是 only one,你的志向竟然大到要當那 No.1?

你的書帶給後進幫助,是因為你心得整理得好,不是因為你創造了什麼。

Windows 各種技術,容我說,原創者只有一個,就是Microsoft 那群人。Matt Pietrek 的《Windows 95 System Programming SECRETS》中有許多 kernel 奧秘,J.J.Hou 的《Dissecting MFC》中有許多 MFC 內部機制,Jeffrey Richter 的 《Advanced Windows》中有許多精良實例與解說,這些人都不能說是知識(技術)的原創者,但他們的作品有教育性的原創!他們的貢獻當然是不容抹殺的。

寫一本這種教育大眾(也許是小眾)的書,比的是技術深度,比的是文字深度,比的是心得整理,比的是動線順暢,比的是編排悅目,比的是圖解瞭然,比的是範例精良。唯一不必比的是「誰搶第一時間」。當你有一點點時間壓力,你的出發點已經受到了一點點扭曲。時間壓力是「商人」的事情,不是你「作家」的事情。

各位也不要說我陳義過高啦,不知疾苦啦!我要激發的是作家,不是商人。



砂礪中的珍珠

有不肖出版商和不肖的作者譯者,自然也有用心的出版商和用心的作者譯者。我誠墾希望你們不會因為我的嚴厲批評而有所傷害。我沒有指名說出肖與不肖,你們一定要相信,讀者心中自有一把尺。

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榮者日安安,辱者定碌碌。

我們互勉之。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