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血輪替-雜感

侯捷 1998.10.31


前些天收到讀友 Roy Shyu 的來信,覺得是一封值得公開回覆的信件。一方面想藉由公開回覆,讓讀者瞭解原文書中譯本的製作流程,一方面也抒發我的一些想法。

●讀友來函


侯先生您好:

身為您的讀者已有數年,《深入 Visual C++》前後兩版,讓個人三年來的 windows application 開發生涯受益良多。就一個軟體開發者而言,能夠以最快速、直接的方式吸收外界新知,對於自我學習及工作效率的提升,是十分重要的,在這方面,周遭同事的書架上,常可見到您所著、所譯的著作,大家對您都是持非常正面的評價。

提筆寫這封 mail,起源於最近參加微軟的 DevDays 研討會,及一次逛書店的感想。Visual C++ 從 6.0 版,甚至可以說整個 Visual Studio套件已經往 Web、N-Tier Application 的整合開發又邁進了一步,就我個人的感覺,Visual C++ 已經不侷限於 MFC 程式的開發;在以 COM 物件為基礎下,對於 Intenet and Web 的 support ,乃至 ATL、OLE/DB 等的出現及支援,Visual C++ 不再單純是套裝軟體、或是 Windows 系統功能、驅動程式的開發工具,它在企業的解決方案上,也慢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在書店的尋訪中,我發現由 Wingo、Shepherd、Kruglinski 等人所著的 <Programming Visual C++> 對於這些新功能的介紹最為完整,這本書應該是 <Inside Visual C++> 的新版,裡面許多內容都可在 <Inside Visual C++> 中找到。

insidevcv5.jpg (17466 bytes)

談到這裡,不知先生您有否為此書再出譯本的打算,您為前版的譯者,當為最適合的人選。目前坊間 Visual C++ 的書大多只專注在 MFC 上,為各個層面的讀者規劃適合的書籍,對於技術性書籍缺乏的台灣相信是十分重要的,由 BBS 上得知您正在進行《Essential COM》一書的翻譯,書出後個人定當拜讀。此書對於微軟的物件架構提供了良好的理論基礎,如何針對應用面再加推廣,讓讀者由淺而深、由近而遠,達到內外功大成的境界,不知先生在這方面有何想法或計畫。

來信冒昧,文中或有不妥之處,尚望見諒。只是此次逛書店時,聽到旁邊人的對話,頗有感慨,大意為一人認為看電腦書當看原文,中文書常讓人不知所云,另一人則對此人之語文能力頗為羨慕。雖然電腦技術均為外來,大家也都能閱讀外文,但如果有人將之翻譯成適切的母語,提綱挈領,畢竟了解起來會快得多。先生在翻譯上的品質與堅持,大家有目共睹,如何提供讀者更多更好的技術書籍,也是我們引頸企盼的。祝好!

Roy Shyu


●原文書的中譯流程

Roy 如此熱心的舉薦(舉薦好書以及舉薦譯者),固然帶給我很大的欣慰,但以中譯書而言,這樣的信函要寄往出版社,才會產生實際作用。


一本原文書面世後,要進行中譯,有三條前進路徑:

1. 原文書代理商主動向本土出版社推薦。這是常見的行為,因為代理商希望每本書都出中譯本,他們可有最大利潤。這裡所謂代理商,我指的是外國出版社的臺灣分公司或辦事處,不是指經銷商。經銷商只負責賣書;唯有分公司或辦事處才有處理版權的權責。

2. 本土出版社認為有中譯價值(絕大部份是基於經濟考量,極少部份基於形象考量),於是一方面尋找適當的中譯人選,一方面向原文書商爭取譯權。

3. 電腦書籍譯者(或毛遂自薦的讀者)向本土出版社舉薦值得中譯的書籍,再由出版社向原文書商爭取譯權。

當譯權、譯者、出版者都有默契之後,便可以進行簽約,確定一本書的進行。之前在 CompBook 版看過不少 post(大多是沒有社會經驗的學生發出),聲稱他們接受翻譯工作卻沒有簽約,最後被坑了,云云爾爾。這真令人匪夷所思。有三種人不談金錢不談簽約,一種是不敢(因為沒有社會經驗),一種是不好意思(好像會褻瀆神聖的書籍工作),一種是存心打混。我想告訴朋友們,你愈明白表達並堅持你的義務與權利,別人愈尊重你。如果你碰到那種刻意含糊其詞,哈哈啦啦的出版人,他肯定沒有正當的經營心態。

以我們的電腦書籍出版生態而言,如果外文書是頂級產品,並有市場性,原文書商的姿態就比較高。如果外文書是普通貨色,本土出版社的姿態就比較高。高來高去,很少有機會讓譯者的姿態高。除非市場上很需要某本書,而該書的技術層次很高,有能力做的人很少,大概才輪得到譯者說說話。

我個人情況稍微特殊些。這些年來,由於我的努力獲得讀者與出版界的肯定,所以很有機會表達個人看法。出版界的朋友也瞭解,我著眼的是全臺灣的電腦出版環境和讀者福利,不專為哪家公司,也不帶個人色彩,所以原文書商很尊重我的發言,本土出版社也很尊重我的意見。但,除了面對少數談得來又很熟稔的出版界朋友,並且面對一本令我怦然心動的經典好書,我不會主動爭取某一本書的翻譯。畢竟,譯權和經營權都在人家手裡,盈虧責任也在人家的肩膀上,自己卻大剌剌講我要這我要那,實在是笑話。如果我對某一本經典名著心有所屬,努力爭取,出版界朋友礙於情面勉強同意,做出來卻曲高和寡,讓出版社賠錢,那麼對得住讀者,卻對不住朋友,自己心裡頭也很難過意得去。

別人主動拿書上門來請我譯,沒有了上述顧慮,那就另當別論。不過,如果對方沒有正當的出版心態,我也不會點頭。<Inside Visual C++ 5.0> 和 <Inside COM> 便是一例。

所以,Roy 所提的 <Programming Visual C++>,侯俊傑究竟譯不譯,主動不在侯俊傑。

BTW,1999 我的主要力量打算花在 OO 上面,包括 <C++ Primer> 3/e 的中譯以及 STL 的研究,以及幾本著作的大改版。對於其他主題,時間上恐怕力有未逮。

David Kruglinski 的 <Inside Visual C++> 系列與我十分有緣,同時也是很值得翻譯的好書。我不排除任何可能。看機緣吧。

●再密的木頭也容得下一根釘子 (?!)

剛剛說到了「時間上恐怕力有未逮」,卻又「不排除任何可能」。可能嗎?

我想告訴我的讀者,有許多翻譯工作,我都是在時間上知其幾乎不可的情況下,勉力安插進來的。原因都是為了「好書難得」。

有句話說:再密的木頭也容得下一根釘子。

但是,真的很想稍微輕鬆點地渡過 20 世紀最後一年,而不是把全部時間埋首在工作。

●新血輪替

很自然聯想到年初(大約)出現於 CompBook 版的一連串 post。當時的主題是「Inside Visual C++ 5.0 有沒有中譯本」。記得有位網友說道:『難道非得侯俊傑譯的才是好書嗎?大家都一昧認為不是侯俊傑譯,就糟蹋了這本書,這豈不是令其他有心的譯者傷心?』

的確,我們應該想想這個問題。我不希望看到某幾個人(包括我自己)老是一枝獨秀。你看我們體壇的情況,網壇以前出了個唐福順,稱霸男單十數年;然後是巫長榮,稱霸男單又十數年;吳文嘉,十數年;王思婷,十數年;王惠珍,十數年(最近復出,又得雙金)。

如果沒有新血加入並帶來強力挑戰,一個系統就會老朽不堪,沒有長進。
我們的新血輪替,卻是如此緩慢。

我不知道怎麼辦,我也不想操那麼多心了,那不再是我想挑與我該挑的責任。真的不希望,有什麼高階技術好書,就非得侯俊傑譯,才讓很多人放心。我不喜歡我們的寫作和出版環境有一天走到這種沒有新血加入的老朽狀態。

上星期五拜訪資迅人,初識幾位工程師。其中一位開門見山指著桌上一本書對我說:『侯先生,什麼時候譯這本?』我一看是 <MFC Internals>,便答『恐怕沒有出版社敢做』。他告訴我,他和出版界聊過,對方告訴他『除非侯先生譯,我們才願意出這本書』。

這對我過去的努力是一種很大的讚美與肯定。但是,果真到了這款田地,我們本土的電腦技術書籍還有希望嗎?侯俊傑一年能寫幾本書?譯幾本書?講幾堂課?

我今天受到大家的信任,是因為我的用心與實踐。「不以利當頭」也是重要因素。我的出發點使我做起事來自得其樂。少有上下沉浮之心,便能維護個人品質。

寧昂昂如千里之駒,勿泛泛若水中之鳧,與波浮沉」。希望我們有更多這樣的新血出現。

我們有這樣的新血嗎?有的,我認識一些用心於此中的朋友,唯技術能力和文字表達技巧上,還需要更多磨練。我希望他們繼續堅持下去。只要不是以利取向,只要尚有一定的理想色彩,我想他們會成功的。如果只是一心想當暢銷作家,縱使得了名次,也必然輸了層次。

我不反金,也不清高。我是說「不要以利取向」「不要利字當頭」。

●能者多勞,棄此就彼


上星期五連著拜訪兩個地方,一是華碩,一是資迅人。拜訪華碩是為了拿 《System Programming for Windows 95》的譯稿給朋友們 review(他們在 driver 實務方面比我精專許多,稿子給他們看過,我比較放心)。拜訪資迅人是因為那裡有好久不見的老朋友。

為什麼提這個,因為他們都讓我想到新血。

華碩的那位老朋友,又有技術、又有文筆、又對寫作有份理想。唯一的心理障礙是,他怕寫作會餓死。所以他「決定工程師做到 36 歲再看看」。唔,這語法有點像「C++ 的最後...標準...草案」。我對他說侯俊傑並沒有餓死呀(還過得逍遙自在呢)。但他的恐懼沒有消除。

資迅人裡的老朋友,是公司創辦人賀元。他是我認為寫作上最能夠與我旗鼓相當的對手(OO 技術我倒是輸他)。賀元之於技術寫作並非新手,他在 <世紀末軟體革命> 一書展露技術,在 <資訊游俠列傳> 一書展露文風。看過 <資訊游俠列傳> 後,再看早些年其他人撰寫的資訊人物側寫文章,真覺味同嚼蠟,無法忍受。賀元多次對我表示過,他喜歡過論述寫作的生活,但是現在身不由己。是的,主持一個每月固定支出 NT$ 2,000,000 以上,打算三年內在美國上市的高科技公司,的確會身不由己。賀元的工作夥伴,<Word 使用藝術> 一書作者薛曉嵐,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考慮這本讀者數以萬計的好書的未來。

是以,很棒的人才常常由於能者多勞,決定先做比較「重要」或比較「大」的事業。現實是這樣的,人之常情也如此。我不是不瞭解。一味地勸有條件的人走進來,我就不近人情了。

●技術傳播也是一種事業

別說這些才情洋溢的朋友,說說一般人。當你科班出來,滿肚子技術學問,大概也覺得當個工程師,或進入研究機構,才是正途。是不是這樣?

《無責任書評》的老讀者還記得 Ray Duncan 這一段話嗎(收錄於《無責任書評 1》p57):

技術文件作者(technical writer)是一種被過份苛求而且沒有受到應得尊敬的職業。如果你把焦點再集中到商業雜誌或專業書籍出版社在作業系統、程式介面、發展工具方面的技術文件作者,你就會發現這份職業不但苛求、沒有受到應得的尊敬,而且還十分地奇特乖辟。再沒有什麼其他領域會像技術文件作者一樣要接受那麼大量的、高水準讀者的考驗,而且還得和不斷創新的技術拼命,和短得不能再短的產品週期賽跑,和粗劣不堪的產品說明、令人髮指的同意書保証書、模糊的事實、可憐而不可知的市場力量拔河。所以學院派的技術人員以及「真正的」程式員對此工作不屑一顧。

其實這是十分公平的! 技術文件作者在程式員這一領域的地位如此低落的理由之一是,從業人員的素質良窳不齊。至少 90% 的文章和書籍靠著剪刀和漿糊就做出來了,簡直像是挖泥機一樣,賣力地挖,卻挖出一堆爛泥巴。有的在產品手冊上亂砍幾刀,絲毫沒有加上個人的看法;或是一些半調子學徒為滿足編輯策劃者的大綱要求,硬拼硬湊,文章中充斥毫無意義的冗詞贅言。只有 10% 的文章以及書籍,是濁世中的一股清流。...

Ray Duncan 說的是事實。國外如此,國內尤其如此。所以我也不再想扭轉誰的什麼觀念了。不過,別忽略,資訊技術教育傳播也是一門事業,而且是一門很有機會的事業;又自由、又得享學術研究之風(如果你不是想成為暢銷作家或名嘴的話)。

這個事業也有不少賺大錢的機會。只不過,會注意這條件的人,不必我寫文章來引你,你自己嗅得到。

●我不想高聲疾呼

真的,我再也不想高聲疾呼了,也不想「以天下興亡為己任」了。這都不是我想承擔的。但是,我真不希望看到這個系統新陳代謝緩慢,我不想自己(或少數幾個人)老是一枝獨秀。那沒意思。

這樣敏感而直接的文字,不符合中國人「謙受益」之道。不過,如果一個人不知道自己的地位與自己的定位,就是一種愚眛。我總是在氣血沸騰之時,寫下這種敏感的文字(未發表的還好幾篇呢)。

●師傅領進門 修行在個人

氣血沸騰之後,回來把 Roy 的問題做個回答。

重要的,由 BBS 上得知您正在進行 <Essential COM> 一書的翻譯,書出後
個人定當拜讀。此書對於微軟的物件架構提供了良好的理論基礎,如何針對應用面再加推廣,讓讀者由淺而深、由近而遠,達到內外功大成的境界,不知先生在這方面有何想法或計畫。


Don Box 還有一本《Effective COM》,或可參考(此書我尚未閱過)。

我認為,不論哪一個領域,紮基礎的書籍總還有得找,實務經驗的書大概就不必企盼了。真正有大型實務經驗的工程師,很難得會想要(或能夠)將心得寫下來(不妨為他們想想時間與報酬的比率)。以 C++ 為例,基礎好書那麼多,真正教大型實務經驗的,也不過寥寥數本如 Large Scale C++ Softwqre Design(John Lakos/A.W./1996)。

我自 software development 的第一線退下來後,programming 的功力日漸鏽蝕(早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所以一直只敢將自己定位為高階技術的導入者,不敢妄稱過去有什麼「豐功偉績」。大型實務經驗的傳承,我自己是無能為力了;這類書的翻譯嘛,大概沒有出版社有興趣吧。

事實上,臨門一腳最是重要。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有了紮實的基礎,就可以自己找書、比較書,不太需要旁人的協助了。

●技術性原創 與 教育性原創

來信冒昧,文中或有不妥之處,尚望見諒。只是此次逛書店時,聽到旁邊人的對話,頗有感慨,大意為一人認為看電腦書當看原文,中文書常讓人不知所云,另一人則對此人之語文能力頗為羨慕。雖然電腦技術均為外來,大家也都能閱讀外文,但如果有人將之翻譯成適切的母語,提綱挈領,畢竟了解起來會快得多。先生在翻譯上的品質與堅持,大家有目共睹,如何提供讀者更多更好的技術書籍,也是我們引頸企盼的。祝好!

我知道好的中譯本的貢獻。我知道閱讀非母語書籍的障礙。這正是我對翻譯樂此不疲的原動力。

我把我對電腦技術書籍的看法,再整理一次:

o. 非母語書籍,對於讀者的閱讀速度與閱後印象所造成的
    巨大障礙,我們都很清楚,
o. 所以我很樂意繼續我的論述、著作、翻譯生涯。
o. 但是中文技術書籍是如此匱乏,好書又更匱乏,
o. 所以每個人都應該積極培養英文閱讀能力。
o. 我希望給大家更多好書看,但是我和大家一樣,一天只 24 小時,
o. 所以希望電腦技術寫作翻譯這一生態系統的新陳代謝好一點。
o. 雖然我可以成立公司,培養專業技術翻譯人才,以團隊力量來做書,
o. 但是我不願,一來不符個性,二來不喜 business。
o. 技術原創性的書籍很不容易,臺灣恐怕培養不出幾個這樣的人來,
o. 但是圖文並茂、順暢生動,定位清晰的書,亦具有高度價值。
    雖非技術性原創,卻有教育性原創。
o. 如果你認為你寫不出 Bjarne 那樣的 C++ 書籍,所以就不想寫了,
o. 那麼我說,你不見得寫不出一本比他更親和、更平緩,幫助不同
    階層讀者的書。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