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 牛後虎口 圍爐夜話

侯捷 1998.01.22


●網路閱讀

BBS 電腦書訊(CompBook)版有一封由 nojunkad 網友於1998/01/19 發出的信件,引起我頗大的興趣:

> 以前滿喜歡看書的,不過自從 Internet 風行後,就比
> 較少看書了。想請各位談談網際網路的興起對電腦書籍
> 的影響有多少。各位接觸 Internet 後,原本的閱讀行
> 為有多大改變?又如何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謝謝。


就我而言,沒有改變。我很不習慣在電腦螢幕上看長篇大論的東西 -- 要消耗腦細胞的那種更是沒有辦法。所以我還是喜歡舒舒服服地攤開一本書,由太座奉上香濃咖啡一杯,紅藍筆各一,再展開我的學習。這也是我目前唯一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喂,來杯咖啡」的時候。開玩笑,讀書多麼神聖,怎能沒有咖啡。

我之不喜歡在螢幕上看長篇大論,除了保護眼睛,和英文閱讀能力多少也有關係。不過侯捷閱讀電腦技術方面的英文文字尚有一般水準,不會差一般人太多,對於螢幕閱讀的態度應該能夠代表為數不少的資訊人。

nojunkad 網友想問的,說不定是:「如果有一本書,有電子版在網際網路上流通,可免費下載,你會買書還是抓書?」唔,這本書如果萬兒八千元,我會用抓的,如果千兒八百元,我會用買的。雷射印表機印出來的東西像「報告」,質感不夠,會影響閱讀時的氛圍。

以我自己的作品來講,我不但不介意它們在網路上流通,供自由閱讀,而且我希望愈多人看愈好,因為看過所以不想花錢買印刷品也沒有關係。我沒有把我的作品製成網頁,是因為我沒有時間。誰要將我的作品做成網頁放在他的網站上,我可是歡迎得很,不過你的網頁製作水準要合我的意就是了。

所以,不必再有人問可不可以轉載侯捷的文字。只要是在網路上流通,您隨意吧。

●原文書進口標籤

我不喜歡看到我想看的東西被我不想看的東西遮起來,甚至黏起來。

偏偏在我購買外文電腦書時常常發生這種事情。

我檢視書房裡的電腦書籍,有松崗、眳p、天瓏、微科、全華、旗標...各家進口的原文書,每一家都不約而同在書背最下端貼上一張郵票大小的貼紙。黏力超強,撕它千遍也撕不掉,摳它千遍也摳不淨。除了去漬油,沒人奈何得了這小小一方強力貼(絕對不是便利貼)。只有眳p的貼紙還算好,勉力撕下後可以整張拉起來,不會支離破碎得更醜。我詢問過眳p的朋友,他們的確特別用心挑過貼紙,足證事在人為。

我記得曾經讀過一篇文章,報導 3M 便利貼的發明故事:曾有一段時間,廠商比的是誰黏力強,後來覺得「有點黏又不太黏」有更大的市場。

我覺得我們這些外文電腦書進口商全都沒有進化。

書背下端是什麼你知道嗎?是出版公司名稱耶!也有可能是作者姓名耶!如果有什麼金字招牌可以因為亮相而吸引讀者購買,在商言商,我不反對把它貼在書背(把整個封面貼起來我也不反對)。可是我們不會因為誰進口這本書而買它,是不是?我們會因為作者或出版社去買一本書,而他們卻被「永久地」貼起來了。

我不知道外文書進口商有什麼難言之隱沒有。點貨方便?藉此廣告?廣告效果應該是沒有,反廣告效果倒是有。不管他們有什麼困難啦,反正我就是不高興這麼重要的地帶被他們「永久性地」傷害了。換一種「有點黏又不太黏」的貼紙可不可以?

●書癡與「天下第一頁」

曾經在報紙上看過一位自稱影癡的讀者投書。他說:『什麼人有資格叫作影癡呢?對攝影手法品頭論足?對影星軼聞如數家珍?對導演思想融會貫通?不,都還不算!看完一齣電影,願意留到(並享受)最後一刻,看完工作人員謝幕表,才有資格說自己是影癡』。他又說:『在時間就是金錢的壓力下,堅持完整播放謝幕表的電影院,好像只剩長春戲院一家了!』

那,什麼人有資格叫作書癡呢?侯捷曾經收到曾奎憲讀友的一封來信,很有點意思。當時【無責任書評1】出版,書後放了一張由我精心設計的讀者問卷,曾先生來信這麼寫:『很抱歉我不用書後的回函卡報告,因為剪下書中的任何一頁,甚至是空白頁,對我而言,無異於焚書坑儒,是可忍孰不可忍?』這封長信被我收錄於【無責任書評1】第二刷(旗標,1994/10)中。我從善如流,建議出版社將第二刷書籍的問卷做成完全相同的一式兩份,這樣子撕一頁下來就比較不會有遺憾。結果呢,沒人理我!

曾先生當時已赴美留學,現在應該早已學成。我很懷念幾位在【無責任書評】初創年代,在 Internet 還不盛行的年代,曾經親筆寫滿三兩張大紙給我的讀友,包括曾奎憲先生、紀俊男先生、盧靜秋老師...。

好,回到所謂的書癡。我和曾先生的理念相同,不願意傷害心愛書籍的任何一頁。有些人(很罕見)把「傷害」的定義又擴張到極大,連摺都捨不得摺,更別提在上面做筆記心得眉批了。他們看起書來小心翼翼雙手捧著,像禮佛一般。你碰過這種人沒有?我的大學室友就如此。你別以為他看的是佛經或聖經或什麼文學大師的作品呀,他看的是高等微積分,成績還一級棒。怪哉!

這該算是「書潔癖」吧,和「書癡」之間應該不構成充要條件。
倒有一點和影癡先生的「工作人員謝幕表」異曲同功。如果你看書看到俗稱的版權頁(英文書多半在書前,中文書多半在書後),看看版次(),看看刷次,看看有的沒有的;看看文字編輯是誰、技術編輯是誰、封面設計是誰、排版是誰、美工是誰...,你,書癡一個!

有一位讀者就很注意侯捷書籍的刷次,曾寫信來安慰我說『侯大哥你好可憐唷,書籍經年累月都只一刷』。呵呵,現在有進步啦!

對身為電腦書籍讀者的我們而言,當書癡就難了。中文書嘛根本沒有文字編輯、技術編輯。封面、版面、美工從來也不是 credit 的重點。至於英文書嘛,誰是誰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除了因為天王級製作人 Andrew Schulman 的出現使我曾經注意過誰是電腦書籍的技術編輯,我自己也很少注意這「天下第一頁」裡頭誰是誰。

書籍應該有製作人,製作人應該是技術編輯和文字編輯的總合。這個位置有多重要,看看 Matt Pietrek 在其名著Windows Internals 中的一段感言:

首先我要謝謝的,當然是我的編輯 Andrew Schulman。沒有他這本書幾乎不可能完成。當我們開始為這本書築夢時,它看起來是那麼令人畏縮可怖。只因為我知道他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我才有勇氣進行下去。幾乎我所寫的每一筆資料他都有令人驚訝的豐富知識,而且他也注意不讓太多細節扼殺了想像空間。每次當我認為我已經鉅細靡遺地涵蓋了一整章細部討論,他會以數百個毫不誇張的意見把我推回原點,促使我完成更詳細的討論。我不能夠想像是否還有更好的編輯如他了。

以下則是我在 1994.01 評介《Windows Internals》時,發表的看法:

我把上面這段文字翻譯出來,用在提醒國內電腦書籍出版業者,一本技術書籍影響學子之甚超乎想像,出書不能不慎,建立 peer review(同僚覆審)制度有其必要。我所知道的國內電腦書籍出書過程,許多會讓讀者駭然。電影有製片人,唱片有製作人,為什麼電腦書籍沒有?

我多麼期盼國內出現審稿制度以及群力製作單位,期盼像Schulman 這樣的專家編輯。少年當立凌雲志,我雖不再年少卻也多麼期許自己的學養能夠成為那樣的編輯。但是話說回來,技術編輯可不是掛名領錢尸位素餐,如果只為了圖某人某人的知名度,拉來助長聲勢,那真真是再沒意義的事了。-


最近我看到一本 O'reilly 出版的《Inside Windows 95 File System》,舉棋不定,後來翻看「天下第一頁」列出來的編輯是 Andrew Schulman,才吃了定心丸。說來可憐,古今中外電腦技術書籍的第一號製作人 Andrew Schulman,名字都還沒能夠排上書籍封面。這是一種...唔...出版界還不夠成熟的徵象,我這麼認為。Addison Wesley 曾經有一個 The Andrew Schulman Programming Series,算是出版公司對這個位置最大的尊榮了。

國內有些書籍是以工作室、研究室的名義產出。其中一些只為壯大聲勢,一堆人就是一個人;而在某些嚴謹的工作團隊裡,我知道的確有著類似製作人的型態存在。集體創作沒什麼不好,有強而有力的總舵手就沒問題。哪一天能夠把「天下第一頁」做得毫不含糊:誰負責技術、誰負責文字、誰負責版面、誰負責封面...,則又是臺灣電腦出版界的一大進步了。

「沒有聲音」是我們前副總統的寫照,「沒有名字」是我們某些電腦書籍工作者的寫照。很佩服那些長期隱姓埋名在巨大光環下的人,我就沒辦法!


●正確的選書方法

聽說有人看書不看序,為數且不少,令我駭然。

早些年是沒什麼好駭然的。早期中文電腦書,要不沒序,要不八股一堆,不看也罷!作者自序最後總要來上一句「本書倉促付梓,誤謬在所難免」,大約就是我們國小國中高中寫作文時活死人肉白骨(至少加 3 分)的那最後一擲:「反攻大陸,以慰國父蔣公在天之靈」。喔,你說對了,「誤謬在所難免」之後通常都還會有「尚祈各界先進不吝指正」。各界先進是給他指正了,新刷新版卻也未見更正。

都是屁話!

另一種 style 就是請一堆名人寫序。這種情況今不能免,昔不及今。上星期一位任職大公司的好朋友告訴我他的第一本新書要出版了,他說:『上面說得好好打點一下,於是請到一位中研院的研究員寫序;自己公司的大頭當然也要趁機露個臉。嘿,開玩笑,一本書咧!本來想請臺灣區的總經理來寫,後來看看不如請大中華地區的老闆來寫』。我說:『好哇,未出師先氣勢!他們寫得怎麼樣!中不中肯?』朋友撇撇嘴:『還不是盡講些官話,書根本沒看。大中華那個的序還是我代寫的。她一直沒時間看,最後我們不管了,代她放一個 signature 就印啦』。我這同學非常無奈,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怪的是,這只是一本翻譯書,序也忒多了些吧!更怪的是我同學說:明明是翻譯,為什麼出版社在封面寫「編著」?

同學,你涉世未深矣!

近年來電腦書序比較有看頭了。什麼山高月小、什麼訪仙得書、什麼鬼斧神工、什麼奇穴探險...;又是「一字之差 五百世輪迴」,又是「身毀形滅 唯舌不灰」,煞有看頭。尤其這訪仙得書記(Visual C++ 5 視窗程式設計經典/林俊杰/ 眳p)非常有趣,侯捷不及也。林先生以古文為體,將該書內容做一畫龍點睛式的描述,生動活潑,極為出色。

序如果寫得好,就是讀者認識一本書及其作者的最佳窗口。我曾經在書店仔細觀察過一般人把書拿下架後的動作,有不少是這樣子:

1 隨手掰開(通常在書本 1/2),前前後後翻個兩頁;
2 再隨手掰開(這一次大約在書本 2/3),前後看個一頁;
3 再隨手掰開(這一次大約在書本 1/3), 看個半頁;
4 把右手大拇指搭在封面右緣中央處,左手握住書的左側, 兩手向下壓,右手大拇指緩慢向右滑動,讓書頁呈飛舞狀 (這可能是一種人類進化過程的神秘習性);
5 把書本閤上,翻轉封底看定價;
6 皺個眉,口中嘀咕兩聲(抱歉,聽不清楚說什麼);
7 放回原位;
8 重複 1~7 的動作。

我很驚訝他們不但不看序,連目錄也沒看!

朋友,選擇一本書時,序和章節目錄很重要!如果第一章(或第0章)有導讀或架構說明更是好。如果對於這個主題你是完全的門外漢,大概選書的儀軌只能進行到這裡了。如果對於主題你已有點功力,這時候就應該找個座位,翻到你最熟悉的條目,看看作者怎麼解釋;再翻到似懂非懂的條目,看看作者怎麼解釋。然後才決定要不要和這本書長相左右。

在書店「找個座位」?喔,書店裡頭有座位嗎?有,松崗門市(敦化南路和信義路交叉口)有各大電腦出版社的中文書籍和雜誌,也有為數眾多的原文電腦書,還有舒服寬敞的座位,侯捷最喜歡去那兒選書。新驊書局(羅斯福路台大校門口附近,專營電腦書)也有座位(兩年前的印象)。


●電腦書籍的排版藝術

現今的排版軟體功能很強、很花、很眩。排版人員,不管是作者自己,或是出版公司的排版部門,或是獨立的排版工作者,雖然受過排版訓練,卻沒有受過版面佈局訓練。所以我們讀者就常常被迫欣賞「雜菜麵式」的排版。那就是說,什麼功能都給它露一下。反映到字形上來,你會在一本書中同時看到明體、黑體、圓體、宋體、顏體、POP 體、隸書、行書、楷書、魏碑、古篆、勘亭流,呵呵,歷代書法大展!反映到顏色上來,則像打翻一缸染料 -- 反正四色和全彩價錢相同,不給它多上點顏色可惜。此外如頁眉啦、網底啦、斜體啦、底線啦、頁碼啦,也都極盡變化之能事。
拜託!這些全都是兵家大忌。

侯捷排過幾本書,讀者的反應是「清爽乾淨」(只有我爸嫌字太小)!那就不能怪我說話宏聲了,讓侯捷來給電腦書籍從業人員上一課排版:

1. 鬆緊:閱讀的舒服程度,和字體大小沒有絕對的關係(只要字體大過 9 號),和字距以及行距的關係比較密切。字的大小和間距如果沒有和諧搭配,眼睛絕對不會舒服。

2. 顏色:不要像村姑上大街,每一種胭脂都要往臉上抹。有的顏色配在一起有骯髒的效果,絕對不能用。我看過那種全彩書籍(現在最流行了),頁眉一個顏色、頁碼一個顏色,內文三兩個顏色,網底五六個顏色(外加漸層),有夠豐富的。五色令人目盲,我總覺得素雅比俗豔來得高級。

3. 字形:簡明樸實為要,千萬別開書法大展。會讓眼睛疲勞的安排,統統應該避免。我以為,一本書 3~4 種字形已是上限。

4. 斜體:倉頡造字以來,5000 年中華文化,方塊字從來沒有以斜體表現過,斜體中文字在我看來真是不對勁兒。如果要強化文字效果,應該利用不同的字形,不應該用斜體。

5. 留白:留白絕對有必要,一來給讀者做筆記,二來讓版面更雅緻,增加閱讀效果。只要書籍內容有料,讀者絕不會誤將留白視為灌水。

6. Index:技術性書籍的 index(索引)不可少,遺憾的是中文書絕少做到。我很慚愧地說我也不太會這項技術。各出版公司當然不會不知道 index 的重要,五年十年過去了,可曾要求排版部門或協力廠商好好研究研究製作 index 的技術?印象中只有「資訊人」出版社對此很用心。

排版效果影響閱讀效果甚巨,千萬不可忽視!


●急就章 -- 線上回覆

Internet 的興起,帶來很多新的社會議題和文化衝擊,其中一個就是,各位是否發現,BBS 或 News 的信件文字品質十分粗糙?錯別字一大落,語句不通一大落,斷章取義也是一大落。我看吶,都是「線上回覆」惹出來的禍。

你在線上的心情如何?常常急如星火吧!何必呢?離線閱讀不是很好嗎?離線回覆不是很好嗎?什麼東西都要速成、速食,東西怎麼會精緻?人生又怎麼會精緻?你說離線會多佔硬碟空間?硬碟空間算什麼嘛,你甘願以不知不覺養成的壞習性來換取不值錢的硬碟空間嗎?2GB 才 6000 元不是?嘎,又降價了 ?!


●九指禪

前一篇文章「給作者的一封信」發表後,paulchn 網友針對我的「九指禪」給了一些建議:

> 1. 試試手寫輸入法
> 2. 試試語音輸入法


william 網友則做了一些回應:

> 呵,連敲鍵盤都有困難了,還能「執筆」嗎? :)
> 除非是用「握」的... :p


真的是,不能敲鍵盤,寫字更困難。這一篇又是九指禪下的產物。我忍不住請美靜來看看我的移指大法:凡要用右手中指的鍵,如 i、k、8,都以右手食指取代之。這麼艱困的情況下還能夠一天內完成這篇文章,我有點洋洋得意。美靜於是說了個故事給我聽:

『我有位學姐,主修鋼琴,有一次大考前一個星期傷了右手大拇指。她準備的曲目是布拉姆斯狂想曲,難度很高。怎麼辦呢?凡需要用到右手大拇指的地方,她都以右手食指代替。』

我請美靜當場彈一段布拉姆斯的狂想曲,從此...呃...絕口不再提我的移指大法。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