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與獨白

侯捷 1998.07.22


我的大學好友,彭文賢先生,去國 10 年,前些天去日本開「第二回世界構造制御會議」,順道回國給個演講。與我聯絡上後,即便在登機的前一夕,仍然被我邀請到我的「五星級咖啡座」聊聊。時已深夜,華燈璀燦,從 16 樓的夜空俯臨車水馬龍的中山高速公路和新竹夜景,在微暗的桌燈和Choya 的助興下,回首前塵,不勝神往。真是「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是何夕,共此燈燭光」!

彭君想必有「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的感覺。而我則有「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的慨嘆。

彭君已取得美國土木工程師執照,目前在舊金山州立大學任教,專長地震結構(確實名稱記不得了,我脫離土木久矣)。臨別前贈以【無責任書評3】一冊為念。日昨收到彭君來函,內容多所激勵。老朋友嘛,說點鼓勵讚美的話乃人之常情。倒是信中對於大學教育的一些看法以及美國現況報導,我想很可以給大家做點參考,是列出於下。


●一位老朋友的來函

侯捷:

這封信是在飛機上寫的。時而氣流不穩,再加上已很久沒用中文思考及書寫,如果有錯字或用詞不當,想我們室友一場,請別見笑。

很高興這次能與你暢談。在飛機上拜讀【無責任書評3】,十分感動,於是決定提筆傾述。如果不立刻寫下,待激情冷卻後恐無法動筆。

我很崇敬你的文筆,更重要的是文中的用情用心很讓我感動。凡人大眾還是能夠從閱讀中分辨作者書寫的心態。從文中我可以感受你真誠看問題的心情。希望你能做個多產作家,讓大家受惠。

雖然在臺灣常聽大家批評國內的建設(文化上與硬體上),但隨著年齡的增長,自己對事情的看法漸趨保守。每次回國看到臺灣出版事業(包括音樂 CD)的發達,對臺灣還是很有信心。再加上看到像你這樣有社會感的作家,更加深我的信心。

書中我最喜歡的,就是關於 IQ 與 EQ 那篇。天才畢竟是少數,人的成功,都是靠後天修養而來的。

另一篇有關於教授與實作的看法,我也很同意。近年來美國高等學府也都要求教授有實際經驗,而且要在教學上用心,不能光是做研究。最新的全美排名,就有一項是統計大牌教授是否會教大學部學生。以前我剛到美國,名牌教授都只做研究,大學部的課程都由研究生教。近年來這個現象大大改進,連哈佛都強調,有 90% 以上的大學部課程是由教授授課,不再由外籍研究生代課。而且對新任教授的資格,也都要求有實務經驗。以我任教的舊金山州立大學為例,最近的徵才廣告中就要求申請人要有工程師執照(當然啦,也是因為舊金山州立大學這個系統比柏克萊、史丹福那個系統更重實務經驗)。這種趨勢正中你的看法,畢竟教學者本身要有實際經驗,才能真正發揮教職責任。我相信,你一定是位很受歡迎的老師。

就此停筆,有些暈機了,再用 email 聯絡。

文賢 07-08-1998


P.S. 我在【無責任書評3】一書的最後一篇文章中提到,目前學校的一些基礎課程如程式語言(資訊系主要是 C and C++),或貼近工業界潮流的一些實務課程如 Windows programming、CGI、WWW...,最好能夠請工業界經驗豐富的工程師任教。教授大人可以專心致力於他的升等研究(呵呵,這類實務課程對教授大人們大概「很沒有營養」);工程師獲聘為大學教席則是一種很大的肯定與榮耀;獲益最大的莫過於學子,他們能夠從經驗豐富的工程師身上得到許多寶貴的實務經驗,化解目前普遍存在的上課尷尬氣氛(問深刻一點的實務問題,總是得不到解答)。



●世紀末的夢,Just Do It

說到教書,啊,明年就是 1999,即將正面面對千禧年,我已決定自 87/2 學期(1999/02)開始,暫停學校的課程,去實現一些人生的夢。

畢竟千禧年難逢,非僅世紀末,十世紀末!

『老師的夢是什麼呢』?上學期末我對同學宣佈這個決定後,同學們這樣問。

喔,我打算丟開所有的俗務縴絆,暢遊美國國家公園。租一台 RV,沿途生活一切自助。隨身帶一台電子相機和一台筆記電腦,白日遊歷拍照,晚上寫稿,整理出一本遊記做人生的紀念。當然,夜晚靜下來還可以翻譯書籍,寫寫短文。至於大部頭的技術性創作,大概得擱一擱了!

『老師什麼時候再回學校呢』?同學又問。

這就不是我能夠片面決定的了。我想暫停一兩年,一兩年後還有沒有機會回學校,不是我能夠決定的。那個時候就只能夠「待善賈而沽之」。

朋友,你有沒有世紀末的夢?Just Do It!



●Choya

所有的酒都令我反胃,水果酒例外。

Choya 是什麼?就是電視廣告中那個「我爸爸愛喝,我媽媽愛喝,我奶奶也愛喝」的「秋雅」梅酒。

我怎麼會拿酒(即使是不怎麼醉人的水果酒)來款待 6 小時後即將趕飛機的彭君呢?喔,根本沒想那麼多,只因為前些日子在聯合報(or 中國時報?忘了)上看到有關日本梅酒的一篇報導,引發我喝的興趣,就去買了。

那篇報導說,日本的「和歌山」產有全日本(或者他們認為是全世界)品質最好的梅子。Choya 梅酒的製造公司(蝶矢釀酒)原本生產葡萄酒,有一年,社長(總經理)走訪了一趟法國波爾多,回來召開家族會議說:『我們再 100 年也做不出超越法國的葡萄酒,我們必須改變產品』。尋尋覓覓,找到了「和歌山」的好梅,決定生產能夠爭第一而不是爭第二(第二有什麼好爭)的梅酒。其間也曾經虧損連年,現在則是開花結果。

自從我好像成名了之後,每次演講都有人問我「臺灣軟體業何去何從」之類的問題。我最不喜歡回答這個問題,原因(之一)是我覺得我還沒有在公眾場合談這個問題的水平。

不過,「臺灣軟體業何去何從」,Choya 能不能給大家一點靈感呢?



●科技無國界

早些年,國內軟體界還有些屬於自己的 appliactions。自從Windows 盛行,國外軟體大舉攻台後,這些產品慢慢慢慢地就萎縮掉了。

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有志之士」曾經大聲疾呼要捍衛國土,驅逐韃擄。有人努力開發國人自製的視窗系統、有人努力強化手上 DOS 版應用軟體的功能,有人努力配合國產軟體,撰寫國產軟體的使用手冊,並呼籲大家愛用國貨...。

我真的 "佩服" 這些朋友們。

不過,我以為,科技是沒有國界的,消費者追求最佳產品的心,也是不分國界的。我們對「夷狄」不以為然,而決定「保家衛國」的時候,應該亟思如何超越「夷狄」,而不是祭出民族主義的大纛。

現在倒是風平浪靜了。過去宣稱要抵抗「夷狄」入侵,鼓勵大家多用國產軟體的作家,現在拼命寫 Office 使用手冊,專教大家如何使用各色洋貨。

所有宣稱國人自製、本土研發、全球第一台、全台第一套,都沒有用啦。管你土的還是洋的,管你先來還是後到,消費者會掏錢購買,原因只有一個:東西好。



●傳統下的獨白


BBS 電腦書訊版中有一封 post,信中提到了我很關心的有關於電腦出版界的一些現象,也提到了侯捷個人。初看時很有感慨,一直想回應,卻因為事忙一直擱著。

以下是其原文:

作者 default@ImageArt.com.tw (Noting Special), 看板 CompBook
標題 Re: 松格倒了..
時間 Fri Feb 20 12:52:55 1998
────────────────────────────────
松格的書有的還算可以,但多數慘不忍睹!他們搶原文書翻譯版權的手法
相當強,因此會有許多好的原文書落入其手。很不幸地,對一個愛書的
人來說,他們的翻譯品質往往是極為糟糕的。

真的,看過松格的書後,我會有一種 "與其看了一堆錯誤的內容,還不如
乾脆不看" 的想法。這對一個即將涉獵某一領域的人來說,實在是非常不利
的。套一句松格公司股東的名言:只要 TITLE 好,他們非買不可! 這裡所
謂的 "他們" 指的就是各位消費者。換句話說,不論松格的翻譯品質如何
,反正消費者非買不可!這也就是松格的做事心態。在這樣的心態下,書
的翻譯品質好壞,完全取決於譯者知識與良心。但是有時候松格又為了搶
攻市場,往往迫令譯者在極短的期限內交稿,交稿後多數看也不看內容,
甚至連譯者本身連排版後再校稿的機會都沒有;頂多由一個不相干的
人抓刀寫一段感性但莫名其妙的序言。在這樣的情形下,再好的譯者也會
被搞爛!有些負責任的譯者連掛名都不敢,由此可見一斑。

松格倒了,我只能說“額手稱慶“!但很不幸的是,最大的責任者又準
備開另一家出版公司,繼續其糟蹋好書的老把戲。如果新公司又被別人罵慘
了,難保他們不會又宣告倒閉,然後換湯不換藥再開一家。反正讀者非買
不可嘛!

我認為,出版商的良心與責任在於:知識傳承、教育讀者。如果出版商的
心態是純粹商業利益的買賣,對讀者來說真的是一大悲劇。

前面的幾封信中有人說 "要不然有哪一家翻譯的好呢"?的確,現在的譯
書好的不多,但是多聽多比較總是比較好的。侯捷先生的無責任書評中就
曾經介紹過許多不錯的翻譯書。但是我對侯先生的著作仍有些許不滿意:
那就是涵蓋面不夠廣!希望侯先生能夠再接再厲多評論一些好書,督促出
版商多出版好書,進而摒棄不良的書籍及出版商,這樣才能讓大家都有好
書看,提升整體資訊知識的品質。


一個出版社在轟轟烈烈的開幕後,以及聽說不惡的業績中,卻於極短時間內被轟轟烈烈的終結,其實有一些值得讀者們關心的地方:

1. 品質很差(平均而言),卻業績不差(據說),這為什麼?
2. 業績不差,卻壽命不長,這又為什麼?

☉品質很差,業績不差,為什麼?

品質究竟差不差,一翻兩瞪眼,無需爭辯,白紙黑字都會說話。網路上前些時日的討論串亦可做為參考。我手上有一些這家公司的書籍,大抵都被我歸為垃圾類與笑話類。

但是據說其業績並不差,這為什麼?

這讓我想到更早之前的瑩圃出版社,大抵兩者作風相同,就是那句所謂的「名言」:

> 只要 TITLE 好,他們非買不可!

或是

> 只要時機對,他們非買不可!

出版者和讀者之間竟然成了一種壓榨與對立的敵我關係!

我們真的非買那些譯得很爛,而且是在這種心態下刻意做出來的書籍嗎?這不應該是讀者的宿命呀。癥結在於,我們的英文閱讀能力太糟了,才會被這般近乎勒索地予取予求。

一旦進入資訊業界,任何人都會很快發現,英文能力是多麼地重要。先別說「寫」和「講」這兩種 output 能力了,最起碼要有「聽」和「讀」這兩種 input 能力,或,最最起碼,也要有「讀」這一種自保方案。

沒有人否認,中國人看中文比看英文快 5 倍以上(恐怕還不只)。但是,身為資訊人的你,為求自保,一定要儘快培養英文閱讀能力。我早就苦口婆心地勸過各位,技術書籍裡頭的英文語句,絕大部份是很單純的。但是年輕朋友們,你們可曾完整地看過這個領域裡頭一些經典好書?你不努力跨出第一步,逼迫自己成長,那麼「再爛的譯本也非買不可」就是你的宿命。當然啦,這種宿命不會跟你太久,因為你很快就會被最好的集團淘汰掉,然後也就無謂無所謂啦,哪裡還有什麼「非學不可」的咧!


網友說:

我認為,出版商的良心與責任在於:知識傳承、教育讀者。如果出版商的心態是純粹商業利益的買賣,對讀者來說真的是一大悲劇。
...
很不幸的是,最大的責任者又準備開另一家出版公司,繼續其糟蹋好書的老把戲


「個性不改,則問題不變」。出版者如果總是懷抱「以鄰為壑」的心態,把讀者視為榨錢的對象,而不是服務的對象,那麼其產品水準永遠不會改變。

讓我們提昇自己的水準,精選好書,把所有抱持不良心態的出版社和作者譯者,統統終結掉!

當然,另一方面,看到一本好書,請寫書後回函卡(通常免貼郵票)去鼓勵鼓勵作者譯者或出版社,舉手之勞而已,卻可能讓良幣的數量逐漸成長。

☉業績不差,壽命不長,為什麼?

網路上有不少譯者投書,談到他們被這家出版社詐欺做白工的經驗,令我很為這些年輕人難過。網路上還有其他一些傳聞...,但是,經營者有沒有什麼醜惡的謀略,和讀者大眾並沒有直接關係,不是我想在電腦書訊版評論的題目。

我只希望,年輕人跌了一次跤,不要在相同的地點再跌一次。

☉謝謝批評

網友的 post 也對我點了名:

...侯捷先生的無責任書評中就
曾經介紹過許多不錯的翻譯書。但是我對侯先生的著作仍有些許不滿意:
那就是涵蓋面不夠廣!希望侯先生能夠再接再厲多評論一些好書,督促出
版商多出版好書,進而屏棄不良的書籍及出版商,這樣才能讓大家都有好
書看,提升整體資訊知識的品質。


我欣慰自己的努力獲得大家「還不夠」的抱怨。我一直在努力擴大自己的視野。高階技術的山頭不容易攻略,所以進度難以滿足大家的期待。

其實,不斷地在技術領域中成長,不能夠只因為讀者的 push,更重要的動力必須是自己對技術原理探索行為的一份熱愛,以及對讀者的一份熱愛。換言之,全然是一種興趣。

我希望更多有能力有興趣的人也能夠一起來做類似的事情,包括寫出自己的經驗與心得啦,或是把精力放在高階技術的寫作或翻譯上啦。資訊人似乎不曾把技術寫作或翻譯,視為是「學以致用,值得去做」的一種工作。我要說,寫(譯)出一本好書,恐怕比在來來去去的專案中擔任一個與波浮沉的軟體工程師,成就與貢獻都高得多。

如果總是要拿經濟利益來衡量每一件事情,例如硬要去計算寫這篇文章花了多少 man hour,應該得多少銀子,那就...

那就算了!你不適合寫作。

◎不要輕視你的力量

作者 brucekan@ms1.accmail.com.tw (布魯斯), 看板 CompBook
標題 Re: 是哪家倒了?
時間 TTTC (Wed Mar 4 02:09:20 1998)
──────────────────────────────────
在Tue, 3 Mar 1998 23:53:53 +0800,"ABC"
<ABC.bbs@aidebbs.edu.tw>寫下這樣一段:

>請問一下, 本月的Run!PC中說有某家出版社由於都出爛書被抵制而倒,
>是哪一家啊?

有倒沒錯,是松格,
但是,是因為被抵制而倒的嗎?這個這個...


沒有人知道 BBS 上的讀者心聲起了多大的力量,也沒有人能預測將來會演變成多大的力量。不過我很樂觀。

別小覷自己,變化總是從細微的地方開始!

◎有容乃大?

下面是「出版社倒閉」同一事件的又一封 post:

作者 tamagotch.bbs@bbs.cs.nccu.edu.tw (りジゎマ ヵЮ⑦), 看板 CompBook
標題 Re: 是哪家倒了?
時間 政大貓空行館 (Wed Mar 4 09:40:28 1998)
─────────────────────────────────
※ 引述《Alfred.bbs@bbs.yzu.edu.tw (松 雲 客)》之原文:
: ※ 引述《"ABC" <ABC.bbs@aidebbs.edu.tw>, 看板: CompBook》之銘言:
: : 請問一下, 本月的Run!PC中說有某家出版社由於都出爛書被抵制而倒, 是哪一家啊?
: 答案是松格!
: 前陣子這板上有不少 post 有討論到松格倒閉的事,
: 可往前翻一翻.

可是他們的出書不會爛啊,翻譯爛而已吧...


我很佩服這位讀者的度量,可以接受一家專門做翻譯書籍的出版社「只是翻譯爛而已」。還有什麼其他可以爛的嗎?

書籍的品質,以及背後牽涉的出版社、作者、譯者,都需要大家嚴酷的檢視。有容乃大不該用於此處。


●學歷豈無用

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博士,前兩天在大學博覽會中對同學們說,「學歷是最沒有用的一種東西」。

可能要拿到高學歷的人,講這句話才不會讓人覺得酸葡萄。

我們當然都知道,李遠哲院長的意思是,學歷(文憑)不能完全代表一個人的實力。

至於學歷與文憑有沒有用,我想,大有用矣,在臺灣!

我自軍中退伍後,在益鼎工程顧問公司服務過一年。一天到晚從事結構計算工作。不久我發現,公司從兩張牌(照)的土木結構技師到一張牌的土木技師,到沒半張牌的非技師,從碩士到學士到專士,都在計算核一廠(好偉大)裡頭的冷卻系統(有點可怕)裡頭大小水管的支撐架(呼,原來是這個)。中型的支撐架和曬衣架差不多,小型的嘛,上面撐著一條比鉛筆粗不了多少的銅管,讓人連算的欲望都沒有。大型的?大型的輪不到我們算。

重點不在工作的難易,而是:三種學歷,三種計價。同工不同酬!

外國人對學歷的看法,真的比較不相同。我的好朋友鍾子期(每次被我抓來為【無責任書評】寫序的那個人),留學美國期間,暑假打工去清理冷氣機。因為做的不錯,老闆問他要不要放棄學業,全職投入。老鍾(那時候是小鍾)面有難色,認為父母親辛苦賺錢送我到美國拿學位,我卻留在美國清理冷氣,於氣不順,於理不通。老美則面露異色地認為,事業如果有前途,管那麼多做什麼?

其實,同工不同酬,有時候只因為用人的時機未到。受過論文寫作訓練的人,自然比較知道怎麼找資料,怎麼整理資料。經歷過大型專案訓練的人,自然比較知道怎麼掌握時間、掌握流程、掌握關鍵點、掌握錢、掌握人。公司接受一個受過某種訓練的人,會想到「將來可能派上的用場」。

學歷之所為用,在於告訴別人,我受過什麼訓練(當然訓練的成果必須檢驗)。沒有相當學歷的人,雖然並不表示就一定沒有那種工作能力,問題是,當你能夠從 1000 顆珍珠中尋找 1 顆最圓最亮的,你絕不會另外到砂礪堆中看看有沒有遺漏的瑪瑙 -- 那太累人。

所以,學歷不是萬能,但是在許多場合,沒有學歷萬萬不能!年輕朋友在應該努力求取學歷的人生階段,還是應該努力求取。求取學歷又不代表讀死書。

我對李遠哲院長非常尊敬(因為他的心,不因為他的名),我也瞭解其話中深意。這一段算是抬槓吧。



●創作難還是翻譯難?

寫一本書困難?還是譯一本書困難?朋友們聚在一起,有時候會聊這個話題。

你的答案呢?

答案當然因人而異。不過撇開可能存在的各種個人因素不談,我認為創作比較難。

有人說寫作需要一種語言,翻譯需要兩種語言。唔,翻譯難!

有人說翻譯是一種再創作。翻譯之中有創作,呃,翻譯難!

我想,從主動面與被動面的難易程度來看,當然是創作難。無中生有是一件大難事,雖說 tech. writing 的素材可能散佈各處早就存在了,但是組織出一個章程,組織出一個動線,就是無中生有,高難度!翻譯則是被動地接受原作者的思想與原著的章節安排,頂多做一點點衍生,沒難度。

再就工程規模來看,創作過程中幾乎必須將整本書的組織架構、什麼地方有什麼東西、連貫性如何,都記錄在腦子裡,才能夠適當地鋪陳、刪補、修飾。翻譯不一樣,譯者可以一段一段地進行,小規模小規模地完成,譯到後面,忘了前面說過些什麼,也不打緊。

這裡當然沒有想要探討「誰比較厲害」的意思。能著的人不一定能譯,能譯的人不一定能著。沒有「必然可被取代性」,就無所謂「誰比較厲害」。

倒是,國內電腦書籍有所謂的編譯、編著、編、譯、著、作,不知道其間的區別如何?

無論如何,在這個講求速成、文理訓練比率不均、粗糙文化當道的世代裡,年輕人能夠以文字順暢地表達自己的想法,都已經不太容易了。



●人生偶得:獨處的重要

下面這個題目,可能結了婚生了子的朋友們看,比較有所感觸。

我因為生活形態的關係,每週有兩整天完全獨處的時間,除了接電話,一天說不到一句話。獨處的時間除了用於工作,還能夠在完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進行思考。

思考什麼?

什麼都好!

在高速公路上一個人開車,是件極累人、單調、乏味的事情。遇到塞車,就更令人氣悶了。我曾經因為每週一次往學校的路上老是塞車,萌生不如不教的念頭。後來,我把情緒轉化,讓自己在車中密閉空間裡靜思。由於開車之外什麼也不能做,靜思的效果似乎更好。後來我變得很 enjoy 這段私密空間與時間。尤其晚上開車,自己被黑暗包圍,萬物俱動,此心唯靜,我的汽車變成了心理醫師的長沙發。

當然,要有這種享受,你先得有良好的開車習慣:絕對保持安全距離。

朋友們,不妨撥點時間完完全全地給自己,聽聽自己的聲音。想些什麼好?唔...

我來自何方,將去向何處?惑!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怪!我要成為臺灣最好的 programmer!救!專案其實這樣規劃比較好,哎!老婆昨天又買了全套的克麗思汀.迪奧,衰!明天要繳房貸了,糟!小寶又給老子闖禍,看我修理他,操!...

想什麼?什麼都好。獨處令人沉澱,繁忙的生活裡,我們最需要的就是沉澱了。哪怕只是短暫的,小小的沉澱。

--- the end ---


作者 kali@cocomos.com (....), 看板 programming
標題 Re: 【1998 年中雜感 傳統下的獨白】-- 侯捷
時間 SEEDNet News Service (Thu Jul 23 11:42:10 1998)
─────────────────────────────────
侯大哥您好:
經常聽聞您的名字,也經常拜讀大作.
今日看到你的【1998 年中雜感】,也讓我有一些感想想要說出來.
我的程式學習經歷,算起來十分坎苛.
我唸的是工業方面的學校,從國中時期開始對程式
產生興趣,但是所學所唸的都是工業方面的知識.
直到二專畢業,都是一直自我進修程式..因為我從
解決程式中得到很大的成就感.

看到您的Post,我很羨慕有學歷,有興趣的資訊人.
因為,你們的起跑點在我前方許多.


你敬佩我嗎?你認為我有一些成就嗎?如果是,那麼讓我告訴你,我的background 是土木(大學)和機械(研究所),除了大一的電腦基本概論(BCC,學的是 Fortran 語言),我從沒有在學校修過電腦方面的課程。我的電腦知識幾乎全靠自修而得 (其實出了社會之後,誰不是「全憑自修」!)
。你從國中開始對電腦感興趣,我卻遲至退伍之後才發現自己對電腦的興趣。

如果我的個人經歷能帶給你一些鼓勵,那麼我會很開心。

...
我想說的是,一本好的原文書,能讓自己"自悟"的書,勝過10本
翻譯書! 所以,我現在不再買翻譯書...

這讓我有點沮喪 :( 如果你不明白是為什麼,沒有關係 :)

我現在終於從事自己喜歡的程式設計工作2年了(我工作5年了)
範圍在,VB,ASP,Internet,TCP/IP.....等
工作就像玩樂,我很喜歡...


能把興趣拿來糊口,最幸福的人!

但是,我現在有點徬惶,臺灣這樣的
軟體環境,我能生存下去嗎,就像您說的"秋雅"酒比喻,再給我10年
我也追不上美國人!....


也不一定要每個人都想著如何做企業主,都想著如何做施振容、如何做張忠謀,是不是?你在你的位置上求取進步,也是很棒的事。前些日我在 programming 版看到署名 Tony 的一系列文章【我的電腦學習歷程 1~8】,很棒的文章,其中有一段大家參考參考:

有幾個朋友問我,你程式寫這麼久,到底賣幾套,賺多少錢? 我都說「賣一點點,
賺一點點.」 發財是商人才有的本事. 我想寫程式,只因有源源不絕的構想,又
不自量力地想把它實現. 電腦世界,對我而言就像「雪夜林邊駐馬」裡的森林;
幽暗,深邃卻令人著迷. 創意的實現,所獲致的成就和滿足,絕非金錢能夠比擬.


-- the end --


送件者: mathguy@alumni.nctu.edu.tw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關於近況
日期: 1998年7月22日 PM 03:55

侯大哥:
好久不見, 今天再度看到你在網路上的文章【1998 年中雜感 傳統下的獨白】,想起好久沒主動和你聯絡, 於是動手寫了這封信, 向你報告近況,順便聊聊一些想法.

> ●世紀末的夢,Just Do It

看到你這個標題及內容, 讓我十分感動. 我也曾經要發願到美國遊覽一番, 當做 backpacker, 只是一直不能成行, 你也知道的, 一旦工作之後, 要能夠期望一個長時間的休假, 到處去旅遊增廣見聞, 實在是很難. 就連這個月我的年度休假期間, 原本要計劃到紐約及波士頓的, 都因為有公事在身, 所以沒法子成行. 只得往後延.

畢竟身上有太多的放不開, 頗有蘇軾 "長恨此身非我有, 何時忘卻營營" 之感. 不知何時才能得償所願.

工程師就是這樣,一個 project 忙過一個 project,不會有休止的。

> ●Choya
> 不過,「臺灣軟體業何去何從」,Choya 能不能給大家一點
> 靈感呢?

自從來到以硬體為主的公司之後, 對於 <台灣軟體業何去何從> 之類的問題, 感覺冷淡了許多. 以前在做 pattern recognition 之時倒是也有幾分的雄心壯志, 但是軟體業的困境不在於 <技術>, 而是在於其他層面的配合. 如果只論技術, 我想台灣軟體技術大有可為. 可是在面對國際的競爭時, 又是另一回事了.

很多人都說臺灣有人才,技術夠...這並沒錯,但我認為,臺灣人才雖不差,也不是多好。系統基礎人才就不夠多,也不夠好。應用軟體的人才夠多,也夠好,但並不突出 -- well,每個國家都很多這種人才。

軟體研發需要創意與活力,以及熱情。在臺灣,從學生開始,大部份都僵化,也被動。這些學生進入工業界,又...

> ●出版心態
> 我希望更多有能力有興趣的人也能夠一起來做類似的事情,包括寫出
> 自己的經驗與心得啦,或是把精力放在高階技術的寫作或翻譯上啦。
> 資訊人似乎不曾把技術寫作或翻譯,視為是「學以致用,值得去做」
> 的一種工作。我要說,寫(譯)出一本好書,恐怕比在來來去去的
> 專案中擔任一個與波浮沉的軟體工程師,成就與貢獻都高得多。

其實我一直沒有完全放棄對技術寫作的理想, 只是對這個大環境有些失望, 沒有勇氣投入. 現在拜桌上排版方便之賜, 隨便一個人, 只要會打字及貼圖, 加上一些簡單的編輯技巧, 就可以出書了. 有時候我甚至不敢告訴別人我寫過書.

當然, 在告訴別人 <侯捷> 是我朋友時是驕傲的. 如果告訴別人"我在寫書" 和告訴別人 "我認識侯捷" 是同樣令人驕傲的話. 我想寫書的人會多得多了.

為什麼你不想:如果你來寫作,會和侯捷一樣地好,一樣地受到尊敬呢?你有實力,有文筆,有心,那麼,那樣的結果不是可以預期的嗎!

(P.S. mathguy 是我認識已久的小老弟,技術好,有文筆,也有寫作的熱情。只是熱情還不夠!)

我老是在向技術好、有文筆、有寫作心意的人發出邀請。但是絕大部份是「潮打空城寂寞回」。我在電腦技術寫作這個領域,顧盼之間,非常寂寞!能夠成為我的對手的,總不來寫作...

Tom Wilson 有一本漫畫集,有一幅漫畫是這樣:一個人拿乒乓拍打球,球打過去,對面沒人;他自忖:It may be ping pong for some folks... but it's only ping to me

我並不在乎什麼人看了這封 post 之後,譏諷我自大或狂妄。

借李敖詩一首,獻給需要豪情壯志的人:

何必空杯容索寞  何不仗酒打山門    醉眼未開開應笑   笑看朝陽斬黃昏

--- the end ---



作者 "Cheng-jen Tang" <ctang@cat.syr.edu>, 看板 programming
標題 Re: 1998 年中雜感
時間 TTN Service Co., Ltd. (Thu Jul 23 22:24:39 1998)
──────────────────────────
..... wrote in message <35b7b267.68859454@news.seed.net.tw>...
>看到您的Post,我很羨慕有學歷,有興趣的資訊人.
>因為,你們的起跑點在我前方許多.
>當然,自認為,自修也有一點實務 經驗的我,並不認
>為高學歷=高實力,我想,有一些實務上的經驗並,就
>算是高學歷來做,也要下一點功夫.
>
>我也很羨慕美國的工作環境,只要工作有前途,可以
>不用顧慮自己的學歷,但在台灣,學歷還是很重要的!

侯先生用的例子 可能跟你想像的不重視學歷不太一樣
基本上在美國你假如“很有錢”學歷真的是沒什麼
【事實上 各國都一樣】

在美國更重要的是“執照”﹗
修水管 架電線 裝馬達 換馬桶 安冷氣 樣樣要“執照”﹗
否則找個沒執照的人來弄有什麼差錯的話 保險公司可
是不理的

但“執照”是不是另一種學歷呢﹖
答案是﹕是的
一樣有一定的課程 一定的時限
各階段的考試 【跟上學是一樣的】

有些“執照”直接就利用教育系統的“學歷”當成是基
本的要求條件 有此條件 才能參加“執照”認定的考試

仔細去看看各種“執照”【除了自用車駕照外】
要求的條件不會比唸一個博士輕鬆多少
這是美國沒那麼重視學歷的原因

學歷只是你在追求知識過程中的附屬品 的確不重要
但是對其他人來說【文憑上的白紙黑字】有時候真
的比必需經過【一段時間】才能顯示成果的【實務
經驗】來得簡單去做判斷

【在累積實務經驗的同時 取得學歷】似乎是比較
的做法 這做法也的確愈來愈受美國教育系統的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