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遊記

侯捷 1999.06.04


1999 05/12~05/17 和美靜去北海道看今年最後一波櫻花。運氣不好,大部份都謝了。倒是一償宿願地吃了北海道大螃蟹。此蟹名氣雖大,味道沒有新竹南寮的好。南寮螃蟹有清香味,北海道大螃蟹就是個頭壯碩而已。不過我們與巨蟹見面的季節也不是很對,大螃蟹應該冬天當令。

雖說櫻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終究給我們看到了幾棵。從來不知道那麼粗壯的木本植物可以長出那麼一大叢的粉嫩花朵,歲月蒼桑的老幹與繁花似錦的粉櫻形成一種奇怪的感覺,像是 80 歲老媼頭上翠華搖搖。雖然只殘留幾株盛開,但在「靜內二十間」著名的櫻花道上,可以想見繁花似錦的驚心動魄。花開花謝,不到十個晨昏,莫怪倭人崇尚轟轟烈烈壯麗激昂的人生。

japan-1.jpg (22619 bytes)


在留壽都(北海道最大遊樂場)玩了一些致命遊戲:自由落體、自由落體加拋物線、90 度擺盪海龍船。於是知道年紀大了,不行了。扭麻花 360 度迴旋雲霄飛車?喔,這個用看的就夠了。

溫泉也泡了。進駐日本第一的登別溫泉,不泡湯說不過去。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赤身露體,實在需要賈勇為之。還好,眼鏡摘下來反正也看不見別人。至於我的有沒有把別人嚇到?不知道咧!

登別的熊牧場很有趣。大小熊隻會做各種動作請你打賞一塊熊餅乾。但是頗令人傷感:雄壯威武的北海道熊竟淪為打恭作揖的小丑。風向一轉,飄來一陣熊的味道…喔…真是奇臭無比。

沙西米吃了很多。第一次去日本(蜜月)時不敢吃沙西米,都是丟到火鍋裡煮。這次好多了。不敢吃沙西米最好別去日本,因餐餐都是那玩意兒。日本人忒也太好生食,什麼都可做成沙西米,除最基本的魚外,還有章魚、海老(蝦子),連馬肉都可以沙西米。

說到馬,在肯德基牧場第一次騎馬。這個肯德基不賣雞堡,賣自製的牛乳霜淇淋,滋味一級棒!馬之高大,騎上去才知道。所謂騎馬,也只是上馬由小廝牽著走一圈,約 150m。走到一半馬不肯動,小廝裂嘴一笑對我說『嗯粿』,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回頭一看,原來馬在便便。

japan-2.jpg (29505 bytes)


在「伊達時代村」,被請上台去演了生平第一場戲劇。所謂時代村,類似我們的中影文化城,不過在舊景重建和文化保留上,比吾國用心些。伊達時代村為紀念伊達正東(伊達政宗?那個有名的獨眼龍將軍)而設,村中定時有各色劇場表演。我在花魁館被請上去演了一齣「將軍與藝妓」。彼「花魁館」非吾國第四台之「花魁異色館」,蓋日本國藝妓有階級之分,最上曰「太夫」,次曰「花魁」,再次…。劇中女主角雖為太夫,不過一般人都稱「花魁」,取其名號響亮爾。我飾演一位藩國將軍,受到太夫的歡迎成入幕之賓:

japan-3.jpg (22353 bytes)

後天皇軍攻入,太夫勸我切腹自殺以全名節:

japan-4.jpg (23772 bytes)

其後太夫又擊退天皇軍(太夫者,文武雙全),於是將軍與太夫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云云爾爾。在台上又是喝酒,又是吸煙,又是切腹,又是斬首,其實我不很懂劇情,反正傻乎乎地點頭做表情就是了。自娛娛人,難得的機會。

近距離看藝妓表演,其嬌滴嫵媚,確實動人。古之藝妓,必勝於台上演員百倍,也就難怪男人癡迷了。

在札晃.紀伊國屋看到了 Inside Visual C++、Advanced Windows 等日文版,售價都在 8600 日幣以上,合 NT$ 2000 以上。當我們的中譯書有一天不再成為附屬品,而開始有「翻譯是一種再創造」的精神與品質,那麼我希望咱們的中譯書能夠不再被視為必然的廉價品。這是我致力的目標之一。

每天住進飯店後,都拿出我的 TravelMate 譯上一段《C++ Primer》。旅遊加工作,是我亟望的生活型態。就從這次日本行開始暖身。

回來後得到一個結論:三小時的航程加五天的節目,竟然有點累。於是開始懷疑將來環美或環球,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