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 & 我的回覆

侯捷 1999.01.26


> Dear Hou sir :
>
> 從前嚴幾道翻譯<天演論>這本書時, 在例言中有云 :
> "譯事三難:信, 雅, 達, 求其信已大難矣顧信矣不達, 雖譯猶不譯也. 則達尚焉.".
> 當年嚴復譯書是很嚴謹的, 他說"一名之立, 旬月踟躊", 可見其下筆謹慎的態度.
>
> 論翻譯, 可不是容易的差事. 柏楊先生為了資治通鑑這本"遍采正史, 旁及小說"
> , "日力不足, 繼之以夜"的冊牘之淵林, 煞費苦心, 耗時十年, 晨檢夕索, 好不容易
> 成書七十二冊. 到頭來還要被李敖批評的一無是處, 說 : "司馬光何辜".
>
> 今天買了 Systems Programming for Windows 95 中文書一本, 價八百六十,
> 實在不便宜. 而且買下不久, 中文對照一下, 後悔了. 覺得不該花那麼多錢的.


看到這裡,我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 我想說的是, 原文書一本 1500 元花的真是冤枉, 如果侯先生的譯書早一個月
> 出版, 那麼就不用多花一千多塊的. 侯先生這本譯書簡直要用三個字形容 :
> GOOD, EXCELLENCE, PERFECT.


看到這裡,我的心臟恢復了跳動。

你對 <Windows 95 系統程式設計 - 虛擬機器 & VxD 程式設計> 的溢美,我很不敢當,但是很欣慰。"GOOD" 和 "EXCELLENCE" 我是樂意接受的,但是距離 "PERFECT" 還很遙遠。

> 台灣譯書界的譯書風氣惡劣, 早是有目共睹的, 什麼視覺培基(Visual BAsic),
> 或是班級圖書館(class library)早已是不新鮮的笑話, overloading叫多形也太
> 誇張, 更有甚者, Script 譯作腳本或是文稿皆不妥. 不過近來有黃昕暐, 蘇轍,
> 等人譯著亦稱不凡, 堪可幸也.


沒想到蘇轍兄有作品了,請問是哪本書?

> 聽說侯先生也要 "從命不如恭敬" 來翻 Inside OLE, 果真如此, 那真是大家福氣了.

你弄擰了我的意思 :)。"恭敬不如從命" 意思是順從奉行;"從命不如恭敬" 的意思是敬謝不敏。

> Kraig的文章也太要命, 專扯東扯西, 真是天書一本 -- 不知說了些什麼.
> 我倒是希望侯先生自已寫一本, 可以拿各種語言之間的差異性來說明為什
> 麼Microsoft 的OLE要有Automation, 只能用IDispatch來達成從DAO到ADO甚至是
> ASP的COM物件. 原來是怪他們的Basic不爭氣, 沒有指標觀念, 沒法子
> 玩Vtbl, 這方面, C++就方便多了, 尤其是Delphi更是完備, 因為Object Pascal
> 就"只此一家, 別無分號". 至於MFC用的方式也多加詳述, 而Visual J++被微
> 軟改造成"ActiveX的工具"事實(Java也沒有指標), 早已面目全非,
> 據說連Garbage Collection也取消了.
>
> 如果能全方位談論OLE -> COM -> DCOM -> ActiveX -> COM+ 我覺得,
> 這才是真正的好書. 微軟真是名詞創造者呀! 未來的DNA就是COM+就是OLE啦.


我想上面的次序改為這樣比較恰當:COM -> OLE -> DCOM -> ActiveX -> COM+
當你具備 COM, OLE, DCOM, ActiveX 的少量基礎後,下面這本書有全盤觀念性介紹,值得一觀:

<Understanding ActiveX and OLE - A Guide for Developers & Managers>
by David Chappell, Microsoft Press 1996, 328 pages

> 小弟才疏學淺, 看原文書只能像蝸牛一樣爬, 而且有看沒有懂. 只希望侯先生
> 能夠成立一個工作室, 集天下英才而用之, 大翻譯 C++, Delphi, Powerbuilder,
> VxD, Java, SQL Server, NT, 等等名著名作, 為我們翻譯界以致於整個軟體界
> 帶入一個王朝,就像我們的硬體王朝一樣.
>
> 一個看書看得感動的人


侯捷看原文書的速度比起看中文書,也是像蝸牛一樣。

以中文為母語的人,我想都一樣。

看外文書,除了速度之外,另一個不易克服的障礙是,印象不深刻。中文對我們而言,幾乎已超越了文字,成為一種圖象。一眼看過去,整頁的版面佈局像圖片似地留在腦海裡。當我們回憶某段內容時,便很容易地想起「在左邊頁次,右上角,有一坨墨水印的地方」。外文書很難留給我們這種印象(至少我沒有)。

所以,我很清楚一本好的譯本對讀者的幫助。上次 Imanaka 說他買了<Windows 95 系統程式設計 - 虛擬機器 & VxD 程式設計>,一天看了100 頁。固然因為他有相當的技術基礎,但如不是中文書,又何能至此?

我們真的很需要好的電腦書中譯本!我希望已經被讀者認同的幾位用心的譯者,繼續努力經營這一份志業。

至於你說「希望侯先生能夠成立一個工作室,集天下英才而用之…」,嗯…師娘看了有話要說。以下是美靜的話(她說如果沒有原文照登,便敲我的頭):


侯捷是一個矛盾的人,在他的本心自性與責任感之間。

他是個嚮往閒雲野鶴般生活的人。他最大的願望,就是住到鄉下,有白雲清風相伴,有繁花綠樹為鄰。能夠悠閒地研究他喜歡的技術,悠閒地整理他的心得,悠閒地出版,悠閒地與他的讀者互動。

但是他的責任心與此相悖。看到臺灣的電腦技術書籍現況以及臺灣的電腦原文書翻譯現況,他又對自己有許多期許。

所以他與我之間就常常有如此這般的談話:

『喂,美靜,"Windows NT Device Driver Development" 真是不錯』
『哪本?上次 Weipo 說的那本嗎?』
『是呀。這書讓華碩那群朋友來翻譯最理想了,你看我要不要促成一下?』
『你呀,算了吧,他們都那麼忙。而且工程師都是專案第一, 書稿永遠是
最低優先。萬一拖稿,你負責?』
『不一樣嘛,case by case。我也不一定需要看稿啊,好書難得,應該邀有
才能的人貢獻一下。』
『你想清楚了?』
『…』

或是這樣的對話:

『喂,美靜,我來組一個翻譯公司好不好?』
『你忘了上次看 xxx 的稿子,暴跳如雷四處咆哮的恐怖教訓嗎?』
『不一樣嘛,case by case。這些朋友經過磨練,總是會愈來愈好』
『萬一拖稿拖得你唉聲嘆氣,你也不怕?』
『嗯,我要嚴格掌控。』
『你想清楚了?』
『…』

其實不必我多所提醒,最後總是在連他自己也說服不了自己的情況下,不了了之。開創翻譯公司或寫作公司的這個話題,最後就成了我們夫妻倆一個話題 -- 僅只話題!

我想他永遠會在感性與理性之間徘迴。但是畢竟本性大過一切,我想他不會往開辦企業這條路走。

-- 美靜


太座都這麼說了,就算是我對這位讀者的回覆吧 :)。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