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是最好的記憶  

1999.03.19 發表


最近把大部份時間放在 <C++ Primer> 的翻譯上,也忙著準備 <無責任書評> 網站開站庶務;同時,家裡的事比以前多得多,決定購買一台筆記電腦,不但可以走到哪做到哪,也可以偶爾做個純粹的電腦使用者(而非電腦工作者),真正享受一下電腦帶來的生活樂趣。


因為忙,累積了一些想法沒有整理下來。趁著最近 CompBook 版熱熱鬧鬧帶來的動筆念頭,趕快挪一個時間把它們整理一下。

首先,讓我說,「發表是最好的記憶」...


發表是最好的記憶

這話是胡適先生說的。

一直以來想用一句簡單的話來說明自己的寫作動機、寫作態度、寫作方向。可嘆書讀得不多,辭窮!前些日子看到這個句子,覺得胡適這句話真是道盡我的寫作旨趣。

可以說,侯捷書寫,為了自己。

寫的東西有人看,因而得以支撐自己的生活,是件重要的事(否則就該改行了)。
寫的東西有人愛看,並且從中獲得幫助,更是樂事一件。

我在寫作過程中獲得了沉澱、學習、與成長,心得則以我最喜歡的方式與成份整理下來。說方式嘛,必須自己看了不厭不愧,喜悅自在;說成份嘛,必須足夠我日後回頭檢閱時有足夠的飽足與方便。

通常,能夠讓自己滿意的,也能夠讓別人滿意。自己想吃的麵,絕對不會放餿水油。
沒有什麼比又幫助別人又幫助自己,再好的事了。

有人用像片寫日記,侯捷以發表做記憶。對技術書籍的寫作態度是如此,對雜文的寫作態度亦是如此;有酬的如此,無酬的亦是如此。

因為與讀者互動的緣故,寫作帶給我的人生一種全新的境遇與感動,也使我在觀察事物的敏銳度和學習度上更加積極,同時也讓我得到了成為一個公眾人物之後必須具備的容忍功夫。原本只寫技術性的東西,慢慢地發現自己能寫、想寫,於是決定以寫作來完成記憶,包括技術面的、思想面的、人生瑣事面的。

早些年雜文發表在電腦雜誌上,不但成為一份精美的印刷成品,還有稿費可拿。後來接觸網路,愈來愈無法忍受一篇文章完成後一、兩個月才發表的漫漫等待,遂漸漸將文章全部發表在網路上,只揀自認為最重要的、非關私人趣味的文章才轉投雜誌。有時做了轉投的打算,時候一到人一懶,又縮了手(雜誌文章的版面非我所能控制,這一點常澆熄我的轉投意願)。

總之,「發表是最好的記憶」這句話幾乎可以總括侯捷的寫作動機。在方式與成份上,我不為取悅任何人,只為取悅我自己。在閱讀的舒適度和順暢度上,我願意同時取悅自己以及任何我所設定的讀者。

這個功利社會中,若有人願意做點無酬的事,用心很是難得。所以每當我在網路上看到一些很用心的、長長的、有組織的文章,或是一些出沒於網路上為人排憂解難的熱心朋友,我就有很大的敬意。我相信他們也以「發表是最好的記憶」潛意識來做這樣的事情。網路上的 Weipo、william、Gauss、watts、dyliu、AlbertB、QueenLin、ctang、davidko、wolfgang、xshadow、Tomm… 以及一下子沒想起來的其他一些未曾謀面的朋友,都贏得了我的敬意。我相信,這些朋友因為曾經做過相同的事情,更能夠以同理心來看待或體會技術主題內寫作的困難,以及冰冷環境中熱忱的可貴。

我本將心向明月

說說書籍的成份吧。

因為秉持「發表是最好的記憶」這種心情,我對一本書的處理原則是,在內容上,做到自己的需求獲得滿足為止。換句話說其成份必須足夠我日後回頭檢閱時有足夠的飽足與方便。另一方面,以書籍定位出發,考慮到讀者閱讀的順暢度,我也會加上一些雖然對我以及部份讀者可能沒有必要,對另一部份讀者卻可能有必要的內容。

我願意告訴各位,所有我的著作(不含譯作),當寫作之初,大綱擬定,技術層次擬定之後,定價便已完成。頁數對於價格的影響,很小。我從來不以頁數決定或評估一本書的價格。

以 <深入淺出 MFC> 為例,即便拿掉讀者來函、序、附錄A「無責任書評」、附錄B「Scribble 原始碼列表」、附錄C「MFC 範例程式總覽」、附錄D「重建 DBWIN」,它的定價仍然會是 NT$ 860。這些或在寫作前已擬定、或在寫作中構思加入的主架構以外的東西,都不會影響我對價格的初衷。加上它們,有時是為了給讀者更方便(例如附錄B),有時是為了給讀者更多的資訊(例如附錄A和附錄C),有時是為了給讀者更多的技術(例如附錄D),有時是為了表現更多的感謝與紀念(例如讀者來函以及長長的序)。

這樣的情況下,有些讀者卻因為在書中看到他不想看的東西,或是他認為沒有必要的東西(也就是上面那些讀者來函、序、附錄…),而公開批評侯捷的書「灌水」。這是我最大的傷心和屈辱。這類讀者心中念茲在茲的,永遠是「書價/頁數=?」。別說什麼內容啦、層次啦、印刷啦、主題啦…,光 9 號字和 12 號字的差別,他也不會想一想。

我本將心向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這是我的傷心。寫作多年,沒能讓所有我的讀者清楚我的性格,這也是我的傷心。你可以嫌書貴,可以說書不適用,可以批評書的內容太深或太淺、章節安排不理想…,都可以,這是每個人的主觀價值認定,我接受你的自由(但不一定接納你的意見)。但是你說侯捷的書「灌水」,這種涉及人格的字眼,讓我深感屈辱與不值。

不想直接給什麼回應。第一,網路的草莽特性我瞭解,容易被斷章取義的特性我也瞭解。第二,人與人的相知本就不容易,親如家人愛侶,都還需要許多歲月的溝通,我怎能要求讀者對侯捷的人格特質有什麼瞭解。第三,為自己辯駁,感覺怪怪的。第四,事實或真理,不會因為被人說了出來,或是沒有被人說出來,而有所改變

所以,應該要微笑置之,一哂以對。只是,今天既然有心情寫這篇文章,還是要稍稍「以明心志」一下。

另外,感謝許多讀者對於所謂「灌水」的論點,提出不同的看法,讓我心生溫暖。我當然會繼續寫下去,這是我的志業。只要有少量支撐,我就會寫下去,何況支持的讀者這麼多。

●如何評論一本書

很久以前(大概有一年了吧)一位淡大研究生曾經寫信給我,詢問如何評論一本書。這事兒說來話長,我手上又忙,並沒有明確回覆他。趁這個機會,讓我言簡意賅的談一下。

評論絕對是主觀的。所以書籍作者不必因為看到幾篇好評就沾沾自喜,也不必因為看到幾篇壞評就難過得想自殺。一本書究竟貢獻度如何,要經歷時間這一關,以及大眾口碑這一關。

然而在主觀之中,做為一個評論者,要儘量找出客觀的論點與支撐。「直接情緒映射」與「專業書評」,兩者之間最大的差異就是:你不能以自己的需求來「想當然耳」別人的需求。直接情緒映射就是:

* 這本書沒有我要的,爛!
* 這本書一大堆我不要的,爛!
* 這本書寫這麼淺,給誰看呀,爛!
* 這本書寫這麼深,給誰看呀,爛!

專業書評則是:

* 這本書沒有我要的,但它的書名是什麼?
* 這本書一大堆我不要的,但它設定的讀者層在哪裡?有沒有明白示之?(不看序、不看導讀、不看前言,可就不要矇著頭瞎說啦)
* 這本書寫這麼淺,但是淺中帶有觀念嗎?還是光只 step by step 的白痴教學法?
* 這本書寫這麼深,但是有沒有深入淺出?有沒有適度的鋪陳?或者有沒有 bibliography?

這些都是比較客觀的論點。至於客觀的支撐則是,如果要說一本書哪裡不對哪裡不好,就舉個實證,一翻兩瞪眼,沒人會有第二句話。(像「結構鬆散」這類評語,倒真的很難實證。這是總體觀感)

一本書,不是寫給一個人看的,是寫給很多人看的。每位可能的讀者背景都不盡相同,作者的立場便是在預設的讀者群內異中求同。如果都不需要鋪陳,不需要趣味,不需要方便,不需要前導,那就像一齣戲只有主角沒有配角,要怎麼看呢到底?如是,那麼套句 dyliu 的話:『去 download tech. spec.,免費的,慢慢看吧!』

有經驗的人都知道,一場演講或一本書或一本期刊雜誌,如果其中有50% 帶來幫助,那真是託天之幸;有 30% 派得上用場,那已是百中挑一。我的華邦朋友 hunter 對我說,他訂閱一年份的 MSJ, DDJ,只要其中某一期的某一篇文章帶給他工作上幫助,就值回票價了。他說,第一,讀物非針對我個人而寫,第二,讀物真的對我的 project 帶來幫助,我哪會在乎這些小錢。


從投資的眼光

對還沒有經濟能力的學生而言,上面這些話是困難了些。但是我講這些話,不會考慮你是學生還是工程師,也不會考慮你是家財萬貫還是貧無立錐。

有幾次我和元智的學生閒聊,我說我知道資訊系學生開支龐大,買設備買軟體買書籍的錢不少。但是我告訴他們,好的讀物是求學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不能省。我鼓勵他們,就算以功利的角度去看去想,也要有投資的遠大眼光。如果你厚植實力,你就可以將來百倍回收,甚至可以從學生時代就開始回收。不要因為錢的因素,就逃避正確的觀念,或躲到偏激的暗巷裡,憤世忌俗地賠上了人生!

我不鼓勵盡以功利的眼光看世界看別人、老是期待自己的努力獲得等值或超值的回報、拿個學位則滴滴答答換算幾年回本。但是現實的因素任誰都得面對。辛苦播種,難免想到收割。那麼,目光要深遠一點。

說個故事給你聽:

春秋大賈呂不韋見秦質子楚,知奇貨可居,謂其父曰:
『耕田之利幾倍?』曰:『十倍』
『珠玉之贏幾倍?』曰:『百倍』
『立主定國之贏幾倍?』曰:『無數』
於是呂不韋大力投資在子楚身上,其後果然子楚結束了人質身份,回到秦國,其子瀛政登基為秦王(後來的秦始皇)。呂不韋因此被封為仲父,榮華富貴不可言,家僮逾萬。呂氏雖然沒有好下場,那是因為他妄自尊大,不知潛沉。

目光深遠一點,敢於投資,則獲利無數。勿被短視所困。

這些與「如何評論一本書」毫無關係,只是一些聯想,說遠了。


感謝…

說到「發表是最好的記憶」,我才能簡單解釋為什麼我對自己書籍的任何一刷所出現的錯誤如坐針氈,芒刺在背了。我可不願意我的記憶發生錯誤,更不願讓讀者的記憶因為我的不小心而發生錯誤。

所以,任何一個刷次,我都會針對錯誤的技術內容、或是可能被誤解的文字,進行修改。也會把新的讀者來函,甚至新發表的相關文章,放到書尾。例如 <多型與虛擬> 第三刷就增加了「C++ 的沉迷與愛戀」一文 8 頁,<深入淺出 MFC> 的每一刷亦都增加了新的讀者來函。

這樣的動作其實是很令出版社煩惱的:在成本上煩惱,在人力上煩惱,在時間上煩惱。近年來,我的著作都交給松崗,譯作則泰半與眳p合作,我由衷感謝松崗和眳p,他們對我的令人煩惱的行為從來沒有怨言,沒有白眼,沒有臉色,沒有第二句話。我感謝他們!

我也感謝熱心指出我錯誤給我意見的所有朋友。

做為一個書籍作者,我沒有立場去詢問或干涉出版公司對於別的作者是否有相同的支持度。但是做為一個對臺灣電腦出版大環境的諍言者,我希望所有的電腦出版公司能夠一視同仁地給所有作者良好的支持。當然,作者自己也必須反求諸己,是否花心思去精益求精。


感謝之外…

雖然心有感謝,但是該說的話,即使難聽,本諸求全責備之心,還是要說。

譬如這封信吧:

作者 moli.bbs@bbs.es.ncku.edu.tw (清純一號:Oh! Rabbit!), 看板 CompBook
標題 品質不均勻的出版社..
時間 成大工科忘情小築 (Tue Mar 16 11:42:37 1999)
──────────────────────────────────
出版社那麼多..
我最害怕的就是基峰跟松崗..
買到好書(ex:侯先生的幾本大作),
什麼問題也沒有,
可是買到不好的書,就會有下面問題:
有時候不是翻譯的不好,而是圖片亂放
(ex:松崗的深入頗析Win98 registry)
有時候翻譯的很差,圖片倒是放的規規矩矩不出錯
(ex:基峰的翻譯AW公司的硬體系列)
品參差不齊..要買本書,看到這幾家出版社,
實在心有餘悸,真希望這幾家出版社
好好的檢討..說真的,口碑要做起來比較重要,
真希望台灣的出版社不是撈一筆的心態!!


類似這樣對出版社的批評,三不五時便會在網路上出現。

臺灣大型的電腦出版公司中,我比較有聯絡的是松崗、眳p、旗標三家。其餘的沒有接觸,也比較少注意其產品(當然像儒林洗鏡光先生的作品和 william 的新作,是一定不能不注意的)。

出版公司一旦坐大,為求更大(不進則退嘛),出書就避免不了良窳不齊。加上大部份人到書店都是心浮氣燥(舉目望去 100 本的Word 使用手冊,100 本的 C++ 程式語言,能不心浮氣燥嗎),買書簡直就是亂槍打鳥。

我們只是卑微地希望,打中率高一點。

良率不佳,在半導體業絕對沒有生存空間。很奇怪,電腦出版界卻完全沒有這個法則。我告訴各位為什麼,因為大宗書籍的採購背後,有你不知道的力量在運作

以我的觀察,旗標的技術光環雖已不再,製書的嚴謹度還是較勝一籌。松崗和眳p兩家,近年做了一些努力,但是過去以來的整體印象尚未提昇。

一個企業最重要的是企業形象。有了形象,做什麼都好,也賺錢,也贏得尊敬。沒有形象,賺錢還是可能的,但不長久,更得不到尊敬。

形象豈是易得之物?沒有五年、七年、十年始終如一的堅持,你贏得到人家的尊敬嗎。形象絕對不是「一年出 10 本好書,另 200 本馬馬虎虎」就可以建立起來的,也不是每年進步一點點,可以累積起來的。別人給我們尊敬,一方面是因為我們的產品好,一方面是因為我們的信念與堅持

事業做久做大,就有包袱,要銳意改革很困難。10 年累積出一個不怎麼樣的形象,還得再花 20 年才能打破舊體制,創造新觀感!要依我的建議,上位者真有心想改變形象,另立副牌還容易達到些。

和碩過去專注在 UNIX 上面,非我領域,所以沒有特別注意。聽說和碩的書整體水準不差。近來請了專業人士總綰技術,觀念正確,應有可為。一個電腦書籍出版公司,如果沒有技術編輯、技術總監,光靠強有力的行銷企劃,一天到晚搞配套、搞活動、搞促銷,可無論如何做不出專業來 -- 根本就本末倒置嘛!

小而美的公司我最愛,我寧願做規模上的侏孺,形象上的巨人


超短迷你裙

臺灣電腦出版界的通病就是:目光短,比超短迷你裙還短。不願意開發長遠的路線,不願意以品質換取長遠的客戶,也不願意培養優秀長遠的電腦技術寫作人才。搶短、混戰、比酷比炫、五光十色,柿子揀軟的吃,錢挑好賺的賺,翹著二郎腿等天上掉下一顆文曲星。

不要面對每一位作者都想:他能賣嗎?不要面對每一本書稿都想:它能賣嗎?何不想想他或它一年後如何?三年後如何?五年後如何?何不想想形象的問題?

偶爾也該想想貢獻度的問題!

公司裡的中低階職員,不會去想公司的遠景與願景。『遠景與願景?嘿,明年我還想跳槽哩!』他們通常會去做一些短期的亮麗成績單好有所表現。長期的耕耘?唔,『到時候收割的人是不是我?』

只有與公司形成生命共同體的人才會(應該、必須、願意)去想長遠的事情。所以,推動遠景與願景的思考,必須上位者的耳提面命與強力支持。

一個公司形成怎樣的文化與氣質,上位者要負全部的責任。


書看到一半才知道缺頁

這是網友的 post:

作者 yammy.bbs@csie.nctu.edu.tw (傲笑紅塵是主角), 看板 CompBook
標題 請問書看到一半才知道缺頁
時間 交大資工鳳凰城資訊站 (Fri Feb 19 01:00:26 1999)
─────────────────────────────────
這樣可以補救嗎??

我是買"多型與虛擬"第一版,之前只有看到第三章完,就暫時停住
過年時往下翻,看到212頁,就來一段重複的
就是我212頁到227頁不見了

而本來該212~~227的頁數卻重複成197~~211頁

可是那本書我之前在看時已經被我翻的很爛了,外面的塑膠模都有
一點脫落了 應該不能換了吧

不知道有哪位好心的人肯借我copy那幾頁,也大家檢查看看自己的
書有沒有缺頁


這是侯捷的回覆:

親愛的 yammy:

任何出版公司都會願意彌補這樣的無心誤失 -- 即使你的書翻爛了。
我建議:

1. 回到購書處,換一本新書。有發票最好。
(最好趁此機會挑一本最新刷。<多型與虛擬> 目前三刷)
2. 到松崗門市換一本新書。
3. 與松崗顧客服務部聯絡,郵寄換書。
4. 如果都沒能解決,請與我聯絡(我相信不會到這一步,因為松崗
門市一定會換給你)

我建議你可以要求留下原書,因為書上已經有你的許多心得眉批。
當然可能你得留下什麼東西給對方做為換書憑證(例如封面什麼的)。
我不知道需留下什麼,看對方怎麼說。


其後又有數封相關討論信函,多是抱怨換書的奇聞與鳥氣...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我請問,買台 Pentium 300,回家發現只有 133,你怎麼辦?買台電視,抱回家後不能看,你怎麼辦?買台音響,抱回家後出現好多雜訊,你怎麼辦?

當然是拿回店家去換新呀!

為什麼面對電腦書籍,就茫然無措了呢?

我知道為什麼!

不知從何時開始,臺灣的電腦書籍就給了人一種「自求多福」的印象。內容嘛,讀者自求多福;印刷嘛,讀者自求多福;連最起碼的品管(缺頁、錯頁、倒裝、模糊…),嘿,讀者自求多福。

臺灣的電腦出版公司,真的應該好好檢討,這種惡劣的印象到底是怎麼日積月累起來的,同時也檢討一下,自己是不是幫兇。

各位都知道華碩的主機板貴。各位也都知道華碩的主機板賣得好。各位知不知道華碩對於通路下了多少苦心,灌輸他們品質保證的觀念和對客戶的積極服務態度?

各位都知道 IBM 的筆記電腦貴,各位也都知道 IBM 的筆記電腦賣得好。貴又能夠賣得好,為什麼?

品質好,服務好,利潤高,人人豎大姆指,這種錢不賺,卻愛賺那種「Win98 使用手冊一本 99」的小可憐錢,哎!

真正的好公司,不跟你玩削價遊戲的。

書籍印刷有誤,換一本,是最起碼的服務。如果客戶連這種信心都沒有,電腦書籍在形象上真的是山窮水盡了。

讀者這邊,我教你,遇到這種事情,你就填寫書籍意見卡,把書名、購買處、錯誤處記錄下來,郵寄給出版公司總經理。不知道總經理姓啥名啥?你就寫總經理收就好了嘛。怕信被攔掉?誰敢攔總經理的信。怕小題大作?哼哼,我保證總經理會很感謝你給他這個寶貴的反應,搞不好還親筆回信謝謝你呢!

如果這樣還是沒有回應,如果連公司的最高執行者對此漠然,那麼這家公司差不多要完蛋了,為他們祈禱吧。不久前不是才有生意炒得轟轟烈烈生命卻曇花一現的活教材嗎!


重申己志

說過好幾次了,可是總會收到這麼讓人感動的信:

讀者甲:

給侯老師的建議,老師您有想過自己開出版社嗎????不用很大,書也不用
ㄚ貓ㄚ狗出的一堆,我們出最好的,也送200%的服務!!!!!
選top的翻譯書+有才能的作者來翻譯,我可以義務校稿啊~~~~~~

讓他們那些號稱很大,但是都出一些"爛書",或是不付售後服務的出
版社慚愧一下~~~~~~

讀者乙:

附議.....我也願意幫忙....如果不嫌我差....

我知道,以目前電腦書籍的水準,我開出版社輕易可以突起,賺很多很多錢。但我不想,那不是我要過的生活。開了出版社,我 95 分的作品會慢慢地在現實中銷磨為 85 分,然後 75 分,然後…。這我受不了。

讓我重申己志一次:侯捷一點也沒有開出版公司的意願 -- 除非沒有出版公司願意為我出書。


關於 Windows NT Device Driver Development

我在【讀者來信 & 我的回覆】一文中提到 <Windows NT Device Driver Development>(此書被暱稱為 W3D)。讀者丙錯看了我的意思,讀者丙說:

侯先生您好..
小弟在這篇文章中看到你正巧有興趣想要翻譯
WindowsNT device driver development 這本書,
其實這本書真的不錯,
如果您願意翻這本書的話,小弟真的很願意提供淺薄的能力
協助您翻譯這本書.
如果您懷疑小弟的翻譯能力,我可以翻譯一章讓您看看..

或許我只是一個無名小族,不過家中的原文書,該有的都不會少的..
也很有自信能夠翻譯這本書!!
抱歉打擾您的時間!

真的很感激你的熱誠。必是我的做事態度得到你的信賴,我珍之惜之。

不過我沒有打算翻譯 W3D。我已經向出版社推薦了一位比我更適合的人選。他是超級忙人,答應譯這本書多少是被我感動了吧,呵呵。應該已經開始進行了,讓我們耐心等待。

有愈來愈多好人才願意在電腦技術書籍的翻譯上貢獻心力。我很開心。

關於 W3D,讀者丁來信說:

侯sir你好:
當在書局發現 <Windows 95系統程式設計> 時,比發十張股票還高興,
以為剛邁入30歲眼花了,馬上買了研讀,因最近須寫windows 9x VxD
及NT Driver ,這本書幫助我獲得許多原文書中的似懂非懂觀念,在此謝謝你.

Windows NT DEVICE DRIVER DEVELOPMENT 是不錯的好書,不知是否是
翻譯的新目標呢?

剛才說了,我已向出版社推薦了一位比我更適合的人選。他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只要你有實力,不必擔心出路

這是網友 RexChen 的來信:

作者 RexChen (構思中....)
標題 軟體乎?硬體乎?
時間 Sun Feb 28 23:30:27 1999
────────────────────────────────
侯老師您好:

很抱歉這麼冒昧的寫信給您,希望您不會介意.會寫這封信是因為心
堣@直有個疑問想尋求解答.我是一個目前正在唸研究所的學生,因為已經
當完兵了,很自然畢業後即將面臨就業的問題.我的問題在於畢業後該找什
麼樣的工作.

事實上我有很多大學同是唸資訊的同學已經在工作了,他們做的不外
乎有幾類,一是MIS,負責公司內部大大小小與電腦相關的問題,偶爾寫些公
司內部的資料庫程式,二是和硬體較為相關的工作,寫Driver或是單晶片控
制程式,第三類則是偏純軟體設計,做Windows Programing,最後一類則轉做
Sales.

對我而言,已經將目標確立在軟體工程師,聽很多已經在工作的同學說
以目前台灣的高科技產業結構而言,要進到比較賺錢的公司幾乎必須擁有相
當的硬體背景,這卻是我最弱的一環,而且現在做的研究偏向網頁資料搜尋
似乎與產業脈動無法結合,我對C++及Windows Programing很有興趣,一直在
充實自己的實力,但我不知道,台灣的軟體工業是否有前景?
DDK,多補點硬體知識,以後去寫Driver,我覺得自己資質駑鈍,魚與熊掌不可
兼得,所以想聽聽過您的意見,感謝您的賜教,謝謝!!


你現在做的研究偏向網頁資料搜尋,你說「似乎與產業脈動無法結合」。但你是否看了中國時報 1999/03/10 第 10 版,標題如下:

== 網路新富豪 多少金色青少年 ==

報導中的兩位主角「三十歲不到就掌管資本額超過一億元新台幣的電腦公司」,並非遠在天邊,而是近在台北的「資迅人」公司:賀元和曉嵐。他們的主力作品正是網路搜尋引擎。該公司成立四年,吸引了 Intel 總裁葛洛夫的注意,成為 Intel 在亞洲地區第一家投資的網際網路公司。

這個報導有沒有為你打一劑強心針?

> 我不知道,台灣的軟體工業是否有前景?

有。目前雖然環境不好,但臺灣走上軟體密集,是趨勢,是最有出頭機會的轉型。咱政府雖然顢頇,還是注意到了。各大企業的轉投資,我相信也會愈來愈多,愈來愈大。

我感覺 RexChen 的焦慮是:「我的興趣在軟體,我走軟體路線,我的就業機會有多少?」啊,只要你是人才,只要你有實力,不必擔心出路。所有我的管理階層的朋友都對我大嘆員額補不滿,人才很難找。賀元對我說:『只要是好人才,再多我們都要。』


不是光靠技術!

在這裡,我有個題外話。偶爾聽到一些年輕朋友大談「臺灣哪有什麼軟體工業」,評這個評那個,批這個判那個,捨我其誰的樣子。有志氣,很好,但不要光說不練,眼高手低,或自以為有點技術就不知天高地厚。說真的,我奉勸各位,要看技術高手是不是,到園區去、到工研院去、到資策會去、到各個頂尖的公司去。高手很多很多的。先別說這些大言夸夸的年輕朋友技術如何,就算是臺灣第一吧,要成就一個成功甚至偉大的企業,不是光靠技術!

不是光靠技術!懂嗎?

我也看到了一些奚落「資迅人」的言論,說他們的技術是dirty work 啦,說他們的 ICQ 承襲舊意,了無創新啦…。「資迅人」的技術細節是什麼,我沒有參與,我不知道。但這種批評觀念完全錯誤,只會害了你自己。一個公司最終的產出是什麼?產品!產品!產品!不管原始創意是什麼,來自何方,你能夠在合法的情況下運用它,包裝好,贏得客戶的信賴,你就創造利潤,你就創造公司的生機,進一步創造攀登高峰的機會。誰說每一個動作都要 100% 研究(research)?我們發展(development)不行嗎?我們改良(improvement)不行嗎?

至於技術有沒有前瞻性,有沒有良好的管理與彈性,則關係到公司的未來生存空間。如果有,你就長長久久;沒有,你就曇花一現。


練從難處練,用從易處用

william 喜歡在自己的簽名檔上放一些好句,像是轉換心情似的。不像 jjhou 的簽名檔,千年不變。

觀看 william 的信件,可以順便觀察他最近的收穫,學習一些佳句。

他最近的佳句偶得是:『練從難處練,用從易處用』。唔,我喜歡。這話恰可以反映我對電腦技術的學習和使用上的態度。

老是有人不滿意侯捷的為學態度,不滿意侯捷鼓吹的訊息。不滿意肯定是會有的,世界哪能大同?但老是要指名道姓針鋒相對,就難免讓人困惑。各人做各人的學問,怎麼連我怎麼做學問都有意見呢?我滿意我的做學問方式,當然也就鼓勵大家走相同的路。這很自然的呀。

william,你這句子就讓我拿來用用吧。嗯,練從難處練,用從易處用,此話可總覽我的為學態度,其義甚明,不必多費唇舌,我真的喜歡。


william 的新書

得知 william 要譯 <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心情和當初得知 wolfgang 要翻譯 Delphi 經典作品一樣。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開心,第二個想法是:進步的象徵,讀者的福氣。

我和所有關心 C++ 書籍的人一樣期待這本書。在網路上看到讀者的期待以及 william 的進展,很是高興。

雖然,我和 william 在翻譯的某些想法上並不一致:他用了很多中文技術名詞,而我用了很多英文技術名詞。不過,這種差異無關對錯,只是做書理念的不同。

<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 的 william 譯本,和<C++ Primer> 的 jjhou 譯本,都有原書水準的 index,這是最棒的事兒,是電腦中譯書進步最大的一件事兒。

有些事情,你把它推上了高峰,就不能夠下來了。

書籍製作,像推石攀頂一樣,你只能一直向上向前。我們聯手將電腦技術書籍的翻譯推向一個更高境界,從此沒有跟上來的,就是落伍-- 我們自己也不例外。



優美家俱

前陣子拜訪一位老朋友。他的事業做得很大,剛換新辦公室。高級辦公大廈內數百坪的空間,分據兩層樓,很氣派。

我先到電腦相關部門參觀。很不錯哩,接待處窗明几淨。可惜大門入口左右兩張小桌子,沒什麼質感,不知是休憩用還是做什麼的,稍嫌不搭軋。門口兩側擺出書架,陳列出版過的種種作品,甚是氣派。內部,優美家俱隔離出一個個的辦公區;走道細細長長,偶而需要側個身;隔間板上貼滿工程師的備忘錄。人來人往,朝氣蓬勃。
嗯,和科學園區以及工研院的所有辦公室沒什麼兩樣。

然後我到另一層樓,行政管理部門。

觀感完全不同!木質的地板,拼花的玻璃隔間、木桌、木門、柔和而設計過的門廳。空間佈局寬敞舒適。連入門的陳列書架(喔,這裡也有一整牆)都比較高級。好像我耳邊還響起一陣輕輕柔柔的樂聲(到底是真的還是現在的我陷入了情境之中?對不起,我已經無法確定了)。

我的心中不無感慨。

為什麼我們電腦工程人員,就合該用優美家俱,塑膠的灰色的製品?為什麼我們就不能用感性的、有質感的木料,鋪陳一個高雅的工作空間?為什麼身為公司生產人員,我們的工作環境就合該抵不過公司的管理部門?

我還不至於不禮貌到向我的老朋友提出這種問題。我能期望什麼答案呢?

但是回家之後這個念頭在我心中縈繞多時。

工程師(尤其是電腦工程師)在一般人眼中是不是都像科學怪人?都不修邊幅?不重感受?粗線條?沒有溫柔的心?桌子永遠像颶風掃過,咖啡杯訂書機書籍文件報表原子筆橡皮擦螺絲起子電源線磁片三孔夾長腳夾散落滿桌滿地?

電腦工程師是否都對高雅的事物美好的藝術動人的文學都不感興趣?拿起筆來滿紙荒唐言,錯別字亂飛?談話內容永遠離不開 disk, scanner,cpu, 266, 300, 333, 360, IrDA, PCI, USB, programming, Windows,Unix, VxD, MFC, RAD..., *&%^$#?

maybe.

maybe not!

但是所有的老板都認為給電腦工程師一個優美家俱隔間出來的灰色空間,非常理所當然;給行政管理部門一個感性柔美的雅緻空間,也很理所當然。

大環境投射在我們身上的眼光,必然其來有自。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形象,也不是立時可改。浮蟻撼動不了大樹,這些又關我侯捷什麼事?我早已逃離一格一格的灰色森林了呀。

但是我有話想說。我說,我們電腦從業人員,不要在自己心靈裡也自限於一格一格的灰色叢林,我們還可以做更多的提昇。

※ 本文並無意對優美家俱有任何不敬,只是一個借喻與延伸,抱歉。本文也表示,優美在辦公室家俱領域中是頭牌,恭喜。


基礎科學與應用科學

這是網友 davidko 的信:

標題 好消息, COM本質論已經出版了
時間 III InterNetNews News System (Sat Mar 13 10:52:07 1999)
───────────────────────────────
我已經買回一本在研讀了,侯老師的書真是有魅力,
不但文筆好,翻譯也是很有品質, 雖然我已有原文書,
但是忍不住還是再買一本中譯本. 在此先謝謝侯老師的用
心, 這真是台灣讀者的福氣啦!!

自從我離開 programming 第一線,我覺得我愈來愈像在做基礎科學。但是嘛又談不上「創新」這等偉大境界,只是把某些技術的基礎學問,以著作或譯作的方式整理出來。這些技術都早已存在,所以我沒有創新。唯一的貢獻是把生硬的高階技術轉化為有吸引力的表達方式(歹勢,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經過我的挑選而被我翻譯出來作品,有不少都是這樣:前頭有紮馬步修內功的呼吸吐納法門,後頭則涉及進階實務應用。我在前頭掌握得比較好,後頭就恐怕在實務經驗飽飽的工程師面前見笑了。

所以,像【COM 本質論】這樣的書,尤其是後頭部份,實在很需要davidko, QueenLin, ctang, yach, dyliu, weipo 這樣有許多實務經驗的人給我指正。

請不吝指正!

我這可不是趕鴨子上架唷,你們別誤會 :)


關於 errata

Yu-Ming Kao 網友也針對 <COM 本質論> 給了我一封信:

侯先生您好: 首先, 很感謝您這些年來在臺灣資訊界的努力. 也許有人喜歡您,
有人討厭您; 但我認為藉由您的努力, 真的發揮了正面的影響力.

我是英文版 Essential COM 的讀者, 在您的譯本 - "COM 本質論"出版後
也買了一本, 做為參考之用.

雖然目前還沒有時間仔細拜讀您的譯作, 拿到書後還是忍不住先翻了翻,
而發現了一些錯誤. Don Box 在原書出版後, 於 97 年底即開始在其
web 上放了一個勘誤表, 註明了原書在前幾刷中的一些錯誤. 我猜想您是
根據此書的第一刷來翻譯, 而勘誤表上註明的錯誤有些您已發現更正,
有些仍出現在您的譯著之中. 當然, 這些都是原著的錯誤
但是我想這些錯誤在您的譯本應該是可以避免的. 底下舉了幾個例子,
您可自 http://www.develop.com/essentialcom/errata.asp 找到完整的勘誤,
做為您下一刷改正的參考


非常感謝 Yu-Ming。我的確是以 <Essential COM> 第一刷來翻譯。沒有將網上的 errata 修正到中譯本上,是我的疏忽。

出版日期相差不遠的 <Windows 95 系統程式設計> 也有相同的疏忽(原因是一直以來我沒有注意過這件事情)。提醒各位:

※ <Essential COM> 的 errata 在: http://www.develop.com/essentialcom/errata.asp
※ <System Programming for Windows 95> 的 errata 在: http://www.oneysoft.com

對於只有中譯本而無原文本的讀者,此 errata 幫助不大,因為都列的是原文本頁碼。我打算,將 <COM 本質論> 和 <Windows 95 系統程式設計> 兩本書的原文 errata 放進我的網站中,並同時譯出一份中文稿,標上中譯本頁碼(我的網站預計於 1999/03 底完成,屆時會在CompBook 版上公告)。

目前正著手的 <C++ Primer>,一定會將原文書的 errata 修正進去。我保證。


關於 <Windows 95 系統程式設計大奧秘>

下面是網友 Ray Lee 的來信:

標題 Re: 【讀者來信 & 我的回覆】part2
時間 Sat Feb 13 16:56:05 1999
────────────────────────────────

親愛的學長你好:

剛剛看到你的這篇文章才知道原來我所崇拜已久的"侯捷"先生,
居然也是我的學長. 高興之餘, 趕緊寫封信向你問好!!

我從清大動機所控制組畢業後, 本來以為就只能從事自動控制的相關行業,
沒想到卻誤打誤撞地進入了一家NoteBook 公司從事 BIOS programing 的工作.
經過一年半的工作之後, 深深地覺得這才是自己的興趣所在,
曾經面試時被問到"研究所兩年是不是白唸了?", 想一想,的確,
唸了兩年的控制理論對我現在的工作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

跟我同屆畢業並從事資訊相關行業的人大概有5, 6 個,(軟,硬體皆有)
本以為,我們大概是屬於比較少數另類地一群?! 沒想到居然已有學長在這一行
行之有年, 並出類拔萃, 實為我系之光!! 加油!!

在當學生時, 深深覺得一位好老師, 好教授的重要性. 唯有好的老師,
好的教學方式, 才可以讓學生獲得良好的學問, 知識, 與技能.
如今, 出了學校, 在社會上工作, 獲得知識的基本來源似乎落到
一本"好書"的身上. 在高科技的"資訊行業"之中, 一本好的"技術書籍"
猶如等於一位好老師, 可以讓你隨傳隨到, 幫你授業, 解惑. 何等之重要啊!!
自從讀了你的大作"深入淺出 MFC", 我的心中已有了如下之方程式:

好書 = 侯 sir 所作或所譯之書 <=> 好老師 = 侯 sir


Ray, 你這個方程式的 lvalue 和 rvalue 擺設位置容易引起誤會。如果你的方程式改成這樣:

侯 sir 所作或所譯之書 ==> 好書
侯 sir ==> 好老師

我就欣然接受 :)

最後給點小小建議, 能否嘗試在書後加上一些索引.
不論是 專有名詞, 指令, Function, Service 或 Error Code 的 index
都可以. 我想有 Index 的書籍其附加價值亦相對的會提高.
希望能在你的新書中見到Index.的出現 (國內的中文電腦書, 很少有看到附
Index )

「資訊人」和「和碩」兩家出版社的書籍,向來有 index,這是值得我們尊敬的地方。從現在起所有我的書,不論著作或譯作,都會有 index。我保證。而且,所有我的譯作,都會與原作一頁對一頁,以便保留原書 index (呵呵,我可不想翻譯 index,也不想重做 index)。

最近在看你所翻譯地"Windows 95 System Programming SECRETs"
一書當中的第8章, 把"COFF 符號表格, 除錯資訊, 行號表格" 略去,
不知為何略去 ?? 中譯本中少了這些東西, 心中總覺得有些遺憾
, 可是也不可能為了這9頁去買本原文書.
可否考慮,把原文內容以附錄方式加在書後,
我想 9 頁應不至於太多吧!!

少這 9 頁,有原因的。當初旗標請我譯此書,言明不要超過800 頁,說是超過 800 頁的書,製作上有困難。我很訥悶,不過決定照辦。由於無法預估頁數,所以譯時先刪掉我認為可能對大部份讀者沒什麼用的「COFF 符號表格, 除錯資訊, 行號表格」一節。後來雖然實際頁數是 766 頁,我卻懶得再添加上去了。只在原處加個說明,明白告訴讀者,我略去了這 9 頁。

錯不在旗標,錯在侯捷。

我打算將這 9 頁譯出,放在我的網站上供人下載。謝謝 Ray Lee 的督促。

下面是 seeder 網友的來信:

侯俊傑先生您好: 請問您的大作 Windows 95 System Progamming Secrets
中譯本叫甚麼名字?那家出版社出的? 在下買了您的大作 Windows 95系統程式設計,
有題到上面這本書 ,但是我找不到, 若是您知道是否能告知呢? thanks

中譯名為 <Windows 95 系統程式設計大奧秘>,旗標 1997/02 出版。不過我想市面上恐怕買不到了,不論中英。


當我成為焦

最近的 CompBook 版很是熱鬧,焦點放在侯捷身上的文章不少。頓時我成為 CompBook 版上的超人氣王。

應該 :) 還是應該 :( 呢?

旗標的一位老朋友曾經問過我,在成千上萬人看的園地上被公開討論,做為主角的心情如何?我說我都是抱著一種觀賞的角度去看它 -- 不論是被讚美,或是被感謝,或是被批評,或是被羞辱。偶有情緒起伏,隔日便海闊天空,自由自在。

別人對自己的讚美,如果不實在,讚美不會成為事實;
別人對自己的批評,如果不實在,批評也不會成為事實;

所以,做為當事人的自己,不必多言。

書籍是一種公開發行的物品,也是一種商品,它可以(並且應該)受到公評,它的作者也可以(並且應該)受到公評。任何意見的發表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但是不一定會被接納,呵呵)。所以,這一波圍繞在書價上的討論,儘管侯捷對書籍定價早有定見,讀者要說它太貴,是讀者的自由。不管你講的話有沒有道理,都是你的自由。
不應該享有自由的,是一些未經證實,又影響到他人人身的言論。

這種未經證實的、惡意的、胡亂猜測的、影射的、暗示的、明示的…文字,用在侯捷身上何曾少過?

看看下面這則:

資訊傳真周刊 169 期 社論 1995.11.20

最近,在資訊業經常發表文章的侯俊傑,被指為「以翻譯代著作」,可能將遭著作權人追述。本案事實,孰是孰非,雖非本刊在此可得評論…撇開侯俊傑事件不論…

一家發行量上萬的平面刊物,竟可以未經求證就捕風捉影指名道姓地傳播這種訊息,靠幾句「可能」、「孰是孰非,非本刊所能評論」這種文字遊戲來規避責任。散播這個訊息的人,因相關事情另案被判詐欺罪,我之所以沒有告他譭謗,因為不喜興訟。不能夠別人是糞坑,我們還跳下去陪著玩,正經事兒都不做了。

再看看下面這則:

★ 資訊人 BBS,編號 1729,發信:Capita Lai,日期 11-23-95 04:37

侯俊傑因為是專職寫作,然而其創作力有限,他的稿子水準相當參差不齊,常有改寫或改編他人文章的情況,也少有自己的心得,翻譯稿則有時委託翻譯卻掛自己名字。

前幾句主觀價值判斷,無妨,人人都有評判的自由。最後那一句「翻譯稿則有時委託翻譯卻掛自己名字」,呵呵,如果有人能夠指出並證實侯俊傑的任何著譯作品是委請別人翻譯卻掛自己名字,我出一百萬元酬謝他,酬謝他摘奸發伏。如果有人能夠指出並證實侯俊傑的任何著譯作品有別人的協助(例如 review)而未在書中明白告示,我同樣以一百萬元酬謝他。

再看看下面這則,新出爐的:

藍天使 BBS,發信:iostream,日期:1999.03.14 21:51

引一句韓文正先生的話 :
侯先生把許多名著的書刊都熟讀了, 再利用他感性而有系統的文筆, 將這些知識匯集成書, 像Dissecting MFC, 或是多形與虛擬, 都是這樣子的產物.可是侯先生他一切都是紙上談兵的書生本色, 一來侯先生沒有開發大專案的經驗, 二來他也沒有對各種語言有同等級的認知. 一個不會寫組合語言的人, 也沒有開發過ActiveX的人, 甚至沒有過VxD開發經驗的人, 竟然可以寫這麼多書 翻這麼多書 也算是奇蹟了


這些話是不是真的, 我不清楚. 可是看得出來, 侯先生的文章的確是有局限和結構鬆散的毛病.

「有局限和結構鬆散的毛病」這樣的批評無妨,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標準,我也尊重您的自由。但是,不清楚別人的話是不是真的,卻為什麼要引?拾人牙慧的行為令我為你難過。

這位「引人之言卻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的 iostream 大約 20出頭(從你寫給我的信猜的)。果真如此,與侯捷相差幾近 15 歲。這樣的年齡差距,你怎麼能夠知道侯捷過去做過什麼專案?學過什麼技術呢?引人之言,然後再說『這些話是不是真的, 我不清楚』,實在過於輕率。

讓我來回答 iostream 不清楚的這些問題:如果你約為 20 出頭,那麼侯捷開發大專案的時候,你小學還沒有畢業。侯捷使用 assembly的時候,你還在排排坐,吃果果。不會 VxD,又怎麼能夠把 <Windows 95 系統程式設計> 第 6,7,8,9 章譯得通順?我寫的 VxDs 用在刺探系統、監視系統行為、輔助 application,而不是用在 device driver 上頭,所以 <Windows 95 系統程式設計>後半部才要請有 driver 實務經驗的朋友 review。至於 ActiveX,呵呵,Visual C++ 有個 wizard,任誰三兩下也能寫個 ActiveX component。我研究 COM/OLE 多年,還不至於不會寫個 ActiveX component!寫多大叫做會寫?寫多小叫做不會寫?寫多多叫做會寫?寫多少叫做不會寫?


網路上那種無聊八卦不能在意的。在意了它,回答了它,它便如影隨形地繼續下去。正經事兒都甭做了。

上面都是些指名道姓的。其他暗示的、明示的,又哪裡少過了?

這就是我們網路上的自由自在,諸法皆空! :(

對我來說,任何有關個人譭譽的消息,都如雲淡風輕。


妙句偶得

我對 iostream 的這句話最感趣味:

侯先生的書價, 大都是六百至九百元左右起跳, 我買一本大奧秘, 可以買五本單價180的未央歌, 未內歌又何嘗不是鹿橋先生的心血結晶呢?

這種邏輯推理至為奇怪。不過,無論如何,容我直言,你何不
買五本未央歌,好好學習一下 Windows 系統奧秘   :)


書價由我決定

這裡還有一段對話:

iostream:
一個作家的成就和書價沒有太大的關係
即使是漚心瀝血
也不能動輒九百元上下
這可苦了他的讀者呀
他的任務是知識傳承
而不是賺錢


ipng:
言下之意似乎指一本書價格的完全由作者決定。事實是如此嗎?當然不是。
據我所知,書價通常是由出版商和作者協調出來的,而作者有多大的影響
力,在不同的出版商可能也有不同。侯先生對於價格有多大的影響力?我
相信侯先生是有很大影響力,但是這個價格還是協調出來的,不能指著侯
先生罵他的書價定那麼高,這樣有失公平。


pcboy:
對不起, 根據弟目前和出版社的接觸, 書價是由出版商定的, 作者無權干涉
(當然可能也有由出版商和作者協調的, 或看作者是否有名的)


這一波又是王國維,又是錢穆,還有陳寅恪、梁任公、林琴南、李敖、馬克斯、愛因斯坦、愛丁頓、亞當斯密斯、杜威、司馬光、高斯、蔡元培、傅斯年、孔子、顏回…(我有沒有漏了誰?)的熱鬧場面中,侯捷成為焦點,唔,起因於書價啦 :)。

一般人對書價由誰決定,不太瞭解。

我也不瞭解別人的書價由誰決定。

至於我的書價,這樣決定:

* 如果是著作,由我全權決定。我會聽出版公司的意見,但決定權在我。
* 如果是譯作,我會提供意見,最後由出版公司決定。

通常,我所合作的出版公司,很少修改我的意見,當然不是他們被我牽著鼻子走,而是他們尊敬我的努力,也信賴我的專業。

過去以來的譯作,有些定價稍高於我的建議,有些定價稍低於我的建議。這一串轟轟烈烈的討論焦點:<COM 本質論> 的定價,就稍高於我的建議。不過,無論如何,任何人對我的作品(不論著譯)定價不滿,都可以把矛頭指向我,這一點我絕不含糊。


大外行

這裡有一段網友對話:

cpsunny:
一本書厚不厚跟價錢沒有絕對關係吧!重點是能不能抓住看書人的心及...
點通學習者的迷惘。厚的半死的口水書,再便宜買了也是浪費錢。


iostream:
厚不厚自然不是問題, 可是重點是你翻人家的書, 應該得到這麼高的價錢嗎
這對讀者和原作者都是不公平的


後者是超級外行話,完全不知道一本書的書款是如何分配的。

讓我告訴你,在出版界,就我所知,
譯本賣得好價錢,原作者也拿得多些!
這樣你的正義感是不是比較紓解些了? :)



相逢一笑!

好產品,一定得有好利潤,才會讓它背後的設計者、製造者、服務者有更高的意願繼續追求更好的品質。否則不是牛驥同一皁,雞棲鳳凰食?

我對我的作品有信心,我就絕對不會打價格爛仗。即使我認定的合理價位不為所有的讀者接受,…嗯…嗯…吾志不改初衷。

就改行賣牛肉麵嘛。

這便是侯捷。愛不愛,隨你。

※ 在這一波從 1999.03.13 10:52:07 開始於 Computer/CompBook 版以【好消息, COM本質論已經出版了】為標題的一連串轟轟烈烈的價值觀精采論戰中,詞鋒銳利,炮火四射,精采無與倫比。許多文字讓我感受溫暖,謝謝各位。許多文字讓我大開眼界,也謝謝各位。對我的批評、對我的建議,我知道其實並沒有惡意。恩仇都談不上,我們相逢一笑!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