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糧的細做

佐岸

轉載自:中華讀書報 2004/03/03

侯捷註:這是一篇很棒的書評。
從日常生活切入,鏗鏘作響起承轉合之後,曲終奏雅。
內容有物、文字不俗,
又不至於掉書袋、滿篇名人大詞看得人眼冒金星血壓昇高。
深具閱讀樂趣。深得書評三昧。大陸果然有人!


對生活條件日漸優越的人們來說,粗糧正在越來越成為一種高檔的食品。粗糧由於富含人體所必須的一些微量元素,從而成為了人們不可缺少的食物,但粗糧糟糕的口感卻往往又拒食客於千里之外,因此,粗糧轉化為高檔食品的前提是廚師能把粗糧也做出好的味道。曾經有一位上了年紀的同事,由於年輕時吃了太多的粗糧,對貼餅子熬小魚等粗糧做成的所謂“農家菜”實在提不起興趣,但當廚師把蒸好的窩頭用油炸透,再沾以煉乳來食用時,我的這位同事卻又開始了大嚼特嚼。世界上相通的事物很多,退回到計算機圖書市場,今天辦公軟件類圖書所處的地位就和粗糧的情況相仿。

粗糧式的辦公軟件

雖然會利用Office處理辦公事務曾經一度成為是否會使用電腦的標誌,但到了今天,辦公軟件類圖書已成為了沒有細做前的“粗糧”,甚至淪為了不折不扣的“雞肋”。

說辦公軟件類圖書像粗糧,是因為辦公軟件同粗糧一樣,“口感”往往很差。在人們的印象中,辦公軟件已得到了大面積的普及,會利用Office處理辦公事務只是一項很平常的本領,從而只能成為人們求職的基本條件,而不可能成為高薪或升職的條件,於是人們就開始輕視辦公軟件的技能。另一方面,人們卻都在忽略一個事實:絕大多數人只用到了不超過Office套裝軟件70%的功能(侯捷眉批1),因此許多高級事務不是Office做不了,而是人們沒有把Office研究透,從而不會用Office來做。這樣在實際工作中,一方面人們不知道Office能做某些事情,於是就想當然地把Office歸入“低檔”的電腦技能,另一方面,人們卻面對許多實際問題一籌莫展。造成這對矛盾存在的原因,還要歸就於目前辦公軟件類圖書的寫法。

當前辦公軟件類圖書基本上只介紹辦公軟件基本的操作功能,而沒有和實際工作中遇到的問題結合起來侯捷眉批2,這樣,也就失去了介紹辦公類軟件其余70%功能的必要性。要使一本電腦圖書成為暢銷書,定價的高低往往也會成為一個決定性的因素,而深入介紹一個軟件的應用時,圖書的篇幅必然隨之增大,定價也會隨之增高,編輯這時就會被一個問題所困惑:是否存在肯於花80元買辦公軟件類圖書的讀者。再說明白一些,這個問題就是粗糧式的辦公軟件類圖書有沒有細做的必要。

粗糧是否需要細做

要找到“辦公軟件類圖書是否需要細做”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不妨來研究一下讀者的購買目的。以編程類圖書來說,華中科技的《深入淺出MFC》售價達到了80元,而電力社的《C++ Primer中文版》的售價甚至到了128元,而這兩本的銷量卻又都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這就說明價格並不是唯一左右讀者是否購買的唯一因素,讀者同樣會考慮圖書的實用性等因素侯捷眉批3

我們再來看一組數字。從理論上說,信息化是國內多數企業都需要的,然而,面對總投入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大型管理信息系統,能實施大型管理信息系統的企業和不能實施的企業就形成了一個3:7的比例。再來看實施得起大型管理信息系統的企業,以ERP軟件為例,實施成功的企業和實施不成功的企業又形成了一個3:7的比例。這樣,超過七成的國內企業不是不需要信息化,而是需要以一種更為經濟,更為便捷的方式來實現(如暫不需要BPR),這實際上就給辦公軟件留下了巨大的市場空間。在管理軟件廠商看來,以辦公自動化實現為標誌的OA系統,是低檔次的代表,這種觀點使得許多傳統企業也恥於談論OA。於是,辦公軟件就處於一個不上不下的地位。然而企業的實際需求卻還是實際存在著,如果這種需求得不到滿足,產生需求的工作就會以一種病態的方式來運作。

以決策系統而論,國外的企業哪怕規模再小,也會設一個建模師的職位,這個人的職責就是把企業決策時遇到的問題綜合成一個數學模型來考慮,進而找出最佳方案,而這在國內中小型企業中則成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國內許多企業還是延用了“三拍”式的決策方式:事前靠拍腦門決策,如果決策失誤則拍大腿後悔,當決策失誤造成重大損失時,則拍拍屁股走人。一個小小的決策系統的缺失,給企業帶來的損失往往是無法估量的。

再對目前很熱的項目管理侯捷眉批4而言,盡管項目管理已變成了一個炙手可熱的名詞,但在人們印象里更多的還是認為只有建築工程和軟件開發才會用到項目管理。而所謂項目,不過就是我們只做一次的工作,這樣不論是設計一架飛機,還是創作一條企業的宣傳標語,只要這項工作有開始和結束,有明確的產出結果,都可以做為項目來對待。因此,從醫療保健到制造行業,從軟件制作到礦產資源開發,各行各業無不涉及項目管理。离開了項目管理,會造成所有的項目同時處於資源需求的最高峰或是項目同時結束,而前者會導致企業背負沉重的負擔,後者則會使得企業不得不面臨裁員的困境。在如項目估算、預算、控制、溝通以至權威等其他方面,企業往往也會因安排不合理而遭遇危機。其實一句中國的老話已經形象地概括了項目管理的功用——吃不窮,花不窮,算計不到就是窮。不知企業的領導者們有沒有考慮過因為沒有進行項目管理這種“算計”工作,而少賺了多少錢。

值得提到的還有知識管理領域,來自Gartner研究機構的報告表明:一家不具備協作性質的公司,只能對僅僅20%的企業資源進行真正的優化與管理。而另外80%的有用資源則分別殘留在電子郵件里、桌面上、內發的文件中、從網絡下載的各種頁面上,以及由企業應用程序生成的可讀報告裡。因此,實施與沒有實施知識管理的企業在資源利用方面的差距就會非常明顯,在信息已成為資產的一部分的今天,沒有利用好80%的信息資源,就等同於沒有管理好同樣價值的固定資產。然而,在一個管理完善的公司,沒有一個領導會允許下屬對80%的固定資產管理不善,同時,80%的領導卻不會想到對80%的信息資源的管理同樣重要。

事實上,企業所遇到的上述問題都可以利用辦公軟件加上一點管理思想來解決。特別值得提出的是,許多企業實施ERP、CRM系統成功後,往往只有一年的相關數據,這樣就會使得系統的許多工作由於沒有歷史數據的積累而無法完成,ERP、CRM的使用效果在實施初期也會大打折扣。因此,也並不是說有財力、有計劃實施大型管理信息系統的企業就不需要利用辦公軟件把自己的業務管理進行數字化改造。由此看來,粗糧式的辦公軟件類圖書就實在有細做的必要了,而接下來所要解決的就應該是粗糧如何細做這個問題。

粗糧怎麼細做

綜合考慮計算機圖書市場和IT應用市場,我們不難發現辦公軟件和辦公軟件類圖書正在構成一個惡性的死循環。對於辦公軟件,人們習慣於通過圖書自學。而由於在人們心目中辦公軟件的低檔化,使得辦公軟件類圖書只介紹了軟件的基本功能。當人們在實際工作中遇到某些問題時,找不到合適的教材,又會妨礙辦公軟件的深入使用。因此,粗糧細做的本質就是要打破這個死循環。

實際上,這也不難辦到。以決策系統為例,只要具備數據模型決策的相關知識,Excel就是一個很好的實現軟件。而項目管理的實現手段不過就是微軟的Project軟件,項目管理對人們之所以陌生,是因為以實用項目管理操作為內容的Project類圖書沒有出現。看似神秘的知識管理,雖然有SAP、PeopleSoft這樣的大型廠商介入,其實初級實現手段不過就是IBM的Lotus K-station、微軟的Sharepoint這樣的小軟件。由於國內企業會計最先實現了電算化,因此許多企業的ERP實施往往是以財務模塊為核心展開的。因此,為ERP、CRM系統積累資源,利用Excel軟件同樣可以辦到。曾經有一段時間,電子社的《Excel在財會管理中的應用》和《Microsoft Excel會計信息系統開發》、北京大學出版社的《Excel2002與財務金融》、科學出版社的《電子會計師:Excel2002學用DIY》、清華大學出版社的《中文Excel2002及其在財務管理和投資分析中的應用》都曾有過不小的影響。Excel軟件在財務系統的這種應用思路,實在值得策劃編輯們仔細研究一番。

可以說,辦公軟件是體,而用戶利用辦公軟件解決信息化問題是用,體用結合就會產生一片新的市場。這樣看來,辦公軟件類圖書淪為“雞肋”的原因,就在於只見到了體,而沒有從用的角度動腦筋。事實上,體是有限的,而用是無限的,粗糧的細做本身就體現了一種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的思想。“用”就在企業用戶的需求中,由此再來回答我們前文中提出的是否有人會出80元買辦公軟件類圖書,答案就是如果這書給用戶帶來的價值遠遠高於這本書的定價,高性價比當然會引得算過賬來侯捷眉批5的讀者掏腰包買單。要不信,您去點一盤炸窩頭片,沾上煉乳食用過之後,結賬時你就會發現這粗糧細做以後的價錢可是貴多了。


侯捷眉批1:我認為絕大多數人只用到了Office套裝軟件不超過50%(甚至更低)的功能。

侯捷眉批2:大多數Office書籍並不是由「實際使用這些軟件於實務工作上」的行業人士所寫(或提供經驗),而是由電腦書籍寫手所寫。行業人士從 domain knowledge 角度切入 (great),電腦書籍寫手只能從 menu 角度切入 (so bad)!

侯捷眉批3:買書從來不該是買紙。書籍價格本就應該做為書籍價值的一種體現。如此理所當然的觀念,有時候會遇到「買書當買紙,愈厚愈夠本」的不成熟閱讀市場的令人啼笑皆非的回應。

侯捷眉批4:大陸說的 "項目管理" 就是臺灣說的 "專案管理"。

侯捷眉批5:關鍵在於「明白人」有多少?夠不夠支撐有心或有力「粗糧細作」的作者與出版人以足夠的信心勇往直前?在尚未出現真正的細作之前,粗糧是否已經完全壞了所有人的胃口,以至於金子也註定要埋在砂礫之下?沒有真正試鍊,(以上)所有問題都不會有答案,但閱讀市場的成熟度是否到了足夠給予作者和出版人一種「可試探」的吸引?把話倒過來問,是否作者和出版人有足夠的勇氣做一個自我(同時也是對大我)的突破?

一個很用心、產品很好的事業,如果賺不到一個用心與品質皆普通的事業的利潤,就事業(而非慈悲或慈善)的角度來說,不會再有人投身去做吃力不討好的事。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