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優越感" 談起

侯捷


 

Sent: Thursday, February 05, 2004 6:20 PM

侯先生:
您好!很快又是新的一年了,先生也應該有很多新的計劃吧。跟先生寫信,還真不知道說什麼,對於軟件行業,軟件技術,我想先生可能聽的太多了,我就不說這個話題了。

今年回湖北老家過年,家鄉的經濟仍然沒有什麼起色,跟父母,親戚聊起來,還是做官最好,又輕鬆,又有錢。發覺自己跟有些初中時的同學比起來,自己並不顯的多麼快樂滿足,在我的家鄉,一套100多平米的小區房子,帶裝修也就10幾萬人民幣。相反,在大城市,比如北京廣州,同樣的房子,接近或者超過100萬那是一點也不稀罕的。他們往往很羡慕我們這些在大城市工作的同學,當然,
不可免俗,跟他們見面,有時候是有一種無法說清楚的優越感的(我想您是台灣人,可能不太容易理解^_^,大陸的城鄉,城市之間,東西部差別是非常巨大的。),但認真想想,就像我在回廣州的火車上跟一位快接近60的退休老教師聊的一樣(他有3個兒子,2個女兒,大兒子大學讀書出來在深圳定居,今年32,已經按貼買房,已婚,但沒有小孩,因為妻子現在想生孩子就得丟掉工作,小兒子大學讀書出來在宜昌,今年28,未婚無女朋友,二兒子勉強讀完高中在家,早已結婚生子,兩個女兒在宜昌安家。),也許他們書讀的沒有我們多,見到的人和世面,走過的地方沒有我們多,但是在我這個年齡,一般會有房子,老婆,孩子,他們的壓力也可能並沒有我們大,當然對於普通的平民來說,他們現在掙錢實在是太辛苦了,至少比我,比很多人要辛苦的多。也許很多事情是無所謂對錯的,而在於自己內心的選擇。現在如果要我選擇,我還是會選擇讀書出來

不知道先生所在的台灣,普通人是怎麼樣生活的,就我所知道的,應該是好的太多,但沒有經歷,很模糊。就像許多人一樣,我也非常羡慕先生。

寫了這麼一些,其實有很多話,很多疑惑想跟先生聊,但是寫起來感覺寫不完,而且也不知道先生的興趣如何。

這些也許是一些牢騷,其實我並不悲觀,只是不喜歡盲目的活,因為您不是大陸人,而且是我很尊敬的人,所以很願意聽到您的一些看法,也希望您給我一些工作上和技術上的一些建議。

祝您和您的家人元宵節快樂,萬事圓圓!

■侯捷回覆:你沒有使用我所熟悉的名字!! 猜了老半天才想起你是誰 :) 一般我不會把朋友來信放在讀者信區,however 這封信以及我的回覆值得放在這兒方便以後閱讀。

很高興和你這樣平實的朋友聊聊兩岸的事情,以及對人對事的態度。每一次這樣平實地談論事情,我就燃起很多希望。我喜歡和平實的大陸朋友天南地北地談談兩岸的事情。增加了解就能避免誤會,就能消弭許多親痛仇快的事。

臺灣的城鄉差距也有,但小得多。一個原因是臺灣很小,所以容易建設,容易平均。當然也要感謝過去以來臺灣政府的經營。我很高興看到近年來臺灣的鄉村(尤其是比較靠近台北的宜蘭、桃園、新竹、苗栗一帶)轉型為休閒觀光農場或民宿。當然啦,近年來全球不景氣,大家普遍的生活水平都有下降,臺灣由於政黨內鬥互鬥耗損國力之故,生活水平下降的程度比全球平均值要大。(應該是這樣吧,我沒有數據可以舉證)

臺灣高速鐵路(高鐵)即將於2006/10通車,屆時從台北(北部政經中心)到高雄(南部政經中心)只要 80 分鐘。許多人正在預測(並密切觀察)這種徹底打破臺灣距離感的建設,會對臺灣人民的工作、生活、家庭...形態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在臺灣,基本上看不到城市人到鄉下去會帶有什麼優越感,倒是十分羨慕鄉村人擁有土地以及清新的空氣(我不能代表所有臺灣人說話,我只能說,這是我的觀察,以及周遭朋友給我的感覺)。優越感只會發生在 "我有而你沒有" 的時候。我知道在日本,也很多鄉村人(尤其是比較年紀大些的人)沒有去過東京,他們去東京也會有一種 "劉姥姥逛大觀園" 的心情,東京人面對他們也可能會有某種優越感。只要是在城鄉差距大的地方,都會發生 "優越感" 現象。

我自己,以及我的許多朋友,或是到大陸去(旅遊或工作或出差),或對大陸進行觀察,第一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大陸民眾的經濟差距好大!! 這不僅是地域造成的,也有人為(施政、法令、體制...)的因素。巨富和巨貧的存在以及對立,令人愕然。我感覺大陸的仇富心態十分普遍。臺灣民眾對於富豪,頂多是一種(多少因為酸葡萄之類心情而發展出來的)嘲諷取笑當作談資的輕鬆心態,絕對不至於仇富。(罪犯心理不在討論之列)。例如我們可能會說:誰叫你爸爸不是王永慶呢?(王永慶是多年首富,又夠老,所以被說的人也不會覺得不舒服)

我有一位長輩。當我初次知道她的生活中離不開日本...

 

偏見必然帶來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