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春白雪

鍾子期序


楚襄王問於宋玉曰。先生其有遺行與。何士民眾庶不譽之甚也。宋玉對曰。唯然。有之。願大王寬其罪。使得畢其言。

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阿薤露。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引商刻羽。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而已。是其曲彌高。其和彌寡。故鳥有鳳而魚有鯤。鳳凰上擊九千里。絕雲霓。負蒼天。足亂浮雲。翱翔乎杳冥之上。夫藩籬之鷃。豈能與之料天地之高哉。鯤魚朝發崑崙之墟。暴鬐於碣石。暮宿於孟諸。夫尺澤之鯢。豈能與之量江海之大哉。

非獨鳥有鳳而魚有鯤也。士亦有之。

我從陽光加州回到闊別十年的故鄉,在台北一隅展開人生另一段新的開始。每個月觀覽無責任書評更加方便。

侯捷的【無責任書評2】即將出版,其精彩度 (激烈度?!) 更勝前冊。他的直言,直接間接為他帶來人生的一個最低潮。箇中曲折,身為侯捷最好的朋友的我,當然是再清楚不過,這裡表達我對老朋友最大的支持與祝福。

然而,我知道,我們看不到【無責任書評3】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