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諾諾 不如一士諤諤

鍾子期 序



1993 年我們的電腦文壇出現一種奇文,和一支奇筆。

這種奇文評論外文電腦書籍,撰寫這種奇文的這支奇筆則流露電腦文壇中少見的人文風格。生硬技術與溫厚人文的奇妙融合,一開始即擄獲熱情學子的心(但是執筆人渾然未覺而且不願相信)。

慢慢地,評論的對象擴大到國內的電腦寫作及閱讀環境,關懷的對象則從 senior 擴大到 junior。時而痛下針砭,時而語重心長。愈寫愈大膽,愈寫愈精采。「叫書評太沉重」、「二十年目睹之怪現象」、「噢,1995」一篇篇膾炙人口,引人入勝!

回想起來,無責任書評的開創,竟是五年前的事了!

我常常想,究竟是什麼原因,侯捷願意在他非常非常忙碌的寫作與教學生涯中,撥出那麼多的時間去整理那些學習心得以及與讀者、學生的交談心得,化為一篇篇行雲流水的文章,維持五年之久。我們看來行雲流水自然天成,其實侯捷是要撚斷數莖鬚的(他的鬚本就不多,屬於需要保護的一種物件)。

熱情使然!

侯捷對自己的責任是有分野的。有些讀者要求他把學習範圍再擴大,寫作範圍更擴大,使能夠...怎樣怎樣,侯捷總是說『那麼大的責任不是我要扛的。』但對於引導學子的正確學習態度,影響出版社的做書品質,引介好書,鼓勵好人,他總是歡喜甘願。

一個有責任的人,主持一個叫做「無責任」的書評,實在有趣。我希望這種趣味能夠再長久一些,而且,嗯,再擴大一些。

鍾子期 11/01/1997 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