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銷書背後的故事

(轉貼自 yeka.xilubbs.com)

周筠
前 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 編輯

2002/09


這兩年﹐因了讀者朋友們的熱情鼓勵﹐我社積極組織出版了台灣著名技術作家侯捷先生的系列著(譯)作品﹐得到了來自全國各地(甚至還有海外)讀者的熱烈回應。作為責任編輯﹐我更是直接體會到了廣大讀者朋友的真誠、關懷和信任﹐這是我努力工作的最大動力﹗

(一)《深入淺出MFC》(第二版)是怎樣出版的

兩年前﹐正值初夏﹐我記得很清楚﹐6月15日﹐我給侯捷先生發去了第一封郵件。而在此前的幾天﹐電子科技大學計算機系的楊波同學給我來了一封熱情洋溢的信﹐希望我去看看網上廣為流傳的“無責任書評”﹐ 他在信中說﹐他的同學們都愛看“無責任書評”﹐說他們都希望我們能出版“無責任書評”的作者侯捷先生寫的書以及他推薦的書。信中﹐他還特地提到了《深入淺出MFC》(第一版)﹐說到處買不到這本書﹐問我們能否出版這本書的第二版。看到這裡﹐我心裡一動﹐《深入淺出MFC》 ﹗我在辦公室裡已經多次接到詢問這本書的各地讀者來電了﹐可是我並不知曉這本書的情況﹐原因是這本書的第一版是由出版社下屬的一個公司聯繫出版的﹐我是出版社本部的編輯﹐完全不了解內幕。

揣著楊波的信回到家裡﹐我立刻上網﹐用google查詢“無責任書評”﹐結果就查到了侯捷網站。一上侯捷網站﹐我發現自己的眼睛不夠用了──有那麼多好看的文章﹐而且文采斐然﹐讓我這個自詡文學修養不錯的人眼睛一亮再亮﹐我完全被迷住了﹗ 連續三天﹐我通宵看侯捷網站上的文章﹐看讀者來信。我預感到﹐侯捷是那種可遇不可求的作者﹐我一定要趕緊和他聯繫﹗ 但我還想先做點準備﹐首先我要去找到《深入淺出MFC》的第一版﹐了解讀者為什麼買不到它。

說來也真巧﹐當時﹐我在北京的朋友介紹CSDN的站長蔣濤給我認識﹐我還沒來得及給蔣濤去電話﹐蔣濤倒是給我來電話了。彼此稍作介紹﹐蔣濤的第一句問話竟然是“你們為什麼不出版《深入淺出MFC》第二版﹖” 嘿﹐我覺得真奇了﹐怎麼這麼多人關心這本書﹗我問蔣濤﹐如果出版這本書﹐會有多大的市場﹐蔣濤說﹐要是98年就出版﹐銷售10萬冊也不稀奇﹐如果現在出版﹐他預測還有5萬冊左右的銷量﹐最少也有3萬冊。我問他定價多少合適﹐他說不超過120元就可以。蔣濤的話簡直嚇了我一跳﹐因為我們社從來沒有一本定價超過100元的計算機圖書能銷售3萬冊以上﹐更別提10萬冊了。當時我想﹐蔣濤可真夠樂觀的﹐但即使我把他的預測打個對折﹐市場也是相當不錯的。放下電話﹐我就去庫房找第一版的書﹐結果根本找不到。因為公司的庫房和社本部的庫房不在一處。我又到資料室去找﹐也沒有。後來一個同事告訴我﹐樓下的讀者服務部好像在銷售這本書﹐我立馬沖到一樓﹐果然﹐檯面上放著一摞《深入淺出MFC》(第一版)﹐讀者服務部的小姐告訴我﹐這本書好賣的很﹐是他們從公司的庫房中挑選出來的﹐每天都賣好幾本。我向她們借了一本﹐打算帶回家自己先看看。

回到家裡﹐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我給侯捷先生發出了第一封郵件。記得郵件的主題是“來自大陸的問候──華中理工大學出版社向先生致敬”(注﹕當時我校還沒有改名字﹐所以出版社也沒改名字)。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天我就收到了侯先生的回信﹐呵呵﹐他當時不知道我的性別﹐稱我為“周先生” ﹕) 這樣﹐我和侯先生就通過網絡開始建立聯繫﹐開始探討一切可能的合作﹐那個夏天並不炎熱﹐但我的工作熱情空前高漲﹐經常熬通宵在網上搜索相關信息。那時還沒有上寬帶網﹐我都是撥號上網﹐某月電話費高達千元﹐真是難忘的記憶﹗

說來好像都巧到一塊了﹐侯先生強調負責轉換技術術語的編輯必須得到他的認可﹐這一開始讓我有些犯難﹐一時不知到哪裡去找這樣的人。恰好某日在辦公室和同事聊起這件事﹐同事指著一位來訪的作者說﹐就找他呀。誰呀﹖呵呵﹐他就是王凱﹐給我們寫了不少通俗易懂的電腦知識小冊子﹐他和侯老師通過不少信﹐還和侯老師探討過《深入淺出MFC》(第一版)的術語問題。侯老師果然同意讓王凱負責轉換術語﹐問題就這麼輕易地解決了。

金秋9月﹐我在北京見到了第一次來大陸的侯捷先生﹐在北京飯店侯先生在我帶去的合同上簽了字。

11月底﹐我帶著《深入淺出MFC》(第二版)的樣書來到廣州大學訂貨會﹐可是關注此書的人寥寥﹐最後只有130本的訂數。領導和同事都用有點懷疑的眼光看我﹐我估計他們大概在想﹐我這麼拼命地折騰著要出這本書到底是為了什麼。在回來的路上﹐我心情也有些壓抑﹐但也暗暗地不服氣。我堅信﹐在CSDN的論壇上得到了那麼多讀者的熱烈呼應﹐這本書一定會受歡迎﹐雖然它的繁體電子版已經開放﹐但好些讀者朋友都告訴我﹐他們不想看電子版﹐傷眼睛﹐願意看簡體紙版。

12月底﹐《深入淺出MFC》(第二版)第一次印刷的5000冊發往全國各地﹐悄沒聲的﹐社裡沒有誰把它當回事。然而﹐奇跡出現了﹗不到1個月的時間﹐各片區業務員都反映書店要求大量添貨﹐5000冊書很快就發完了。而以往這是銷售的淡季﹐很少出現這樣的情況。

於是再次印刷5000冊﹐于春節後發出。這5000冊不到一個月又銷售完了。。。。。。接著﹐就有了後來的三次、四次、五次。。。。。。﹐直到現在的第九次印刷﹐總印量達到45000冊﹐為同類書銷售之冠﹗ 在華儲網上電腦書店﹐它創造了連續4個月穩居其暢銷排行第一名的奇跡﹐而且連續8個月沒有離開過華儲的暢銷排行榜﹗

2001年﹐《深入淺出MFC》(第二版)被評為全國優秀科技暢銷書﹗

(二) 藏在深閨人不知的《深度探索C++對象模型》

侯先生在他的網站上推薦《深度探索C++對象模型》時﹐形容這本書是“成人高鈣奶粉”﹐意為其需要具備相當技術層次的讀者來閱讀和領會。侯先生告訴我﹐這本書的原文書封面看上去艷俗﹐與其內容不吻合﹐加上輕薄短小﹐多半不會引起買版權者的注意﹐何況是1996年的版權了。他說如果我們去爭取版權﹐多半十拿九穩。果真如此﹗

從這本書開始﹐我們採用了國際通行的16開本﹐製作上也走精品路線。由於是國內引進的第一本重量級的C++高階專著﹐所以還沒出版﹐便得到了讀者的廣泛關注﹐CSDN網站也積極配合做了宣傳。

2001年5月﹐第一次印刷的5000冊發往全國﹐書店的老闆告訴我們﹐已經有讀者多次跑到書店打聽書到了沒有。湖南的一家書店一大早就迎來了盼書心切的讀者﹐書還沒上架就直接從包裹中售出了10本。不到20天﹐再次印刷的6000冊又發向各地。現在﹐這本書已經5次印刷﹐印量達到了28000冊。

就這樣﹐這本一直未引起大家注意的小書﹐從深閨中走到了讀者面前﹐自豪地煥發出了它應有的光彩。

(三)幾經週折才花落我家的兩本經典著作

2000年底﹐我們就在申請這樣幾本書的版權﹕Effective C++ , More Effective C++, Exceptional C++ , The C++ Standard Library .

但是﹐由於Pearson公司正在調整中﹐所以數據庫裡的數據有些混亂。我們當時被告知Effective C++ , More Effective C++都可以得到版權﹐而Exceptional C++ , The C++ Standard Library .則被別人買走了。於是﹐我在論壇上公佈了我們將翻譯前兩本書的消息。結果很快我收到兄弟社的郵件﹐說More Effective C++的版權他們已經得到﹐希望我們向讀者澄清。我們再次向外方核實﹐結果被告知這4本書的版權都沒有了。一時﹐我感到很沮喪﹐也覺得自己的行動未免太遲緩了一些﹐如果早點爭取就好了。

然而奇怪的是﹐當我們正在製作另一本好書──《Essential C++ 中文版》的時候﹐Pearson突然來郵件﹐問我還要不要Effective C++的版權﹐哈﹐怎麼會不要。我立刻打電話證實了這一點﹐並且得到了外方的書面允許﹐允許我們在沒有拿到合同的時候就開始翻譯和製作《Effective C++ 中文版》。 侯捷先生得知消息也很高興﹐我們請當時已在C++技術論壇上有了名氣的孟岩來轉換術語﹐孟岩正值研究生畢業前夕﹐但他加班加點圓滿地完成了任務。這樣﹐《Essential C++ 中文版》和《Effective C++ 中文版》就于2001年8月和9月前後推出﹐受到了讀者的熱烈歡迎﹐短短時間﹐銷售量就突破了20000冊﹐它們也成了各大網上書店暢銷排行榜上的常客。

孟岩的技術和文字功底深得侯捷欣賞﹐侯捷先生邀請他一同翻譯The C++ Standard Library繁體中文版。而我當時也感到非常惋惜﹐沒有爭取到這本書的版權。誰知好運氣再次降臨﹗

某天﹐我突然收到了Pearson北京寄來的樣書﹐正是The C++ Standard Library﹐精裝本﹐很漂亮。我狐疑他們為什麼要寄給我這本書﹐便去信問他們是否寄錯了。結果對方仍然是問我﹕要不要這本書的版權﹐嘿﹐當然要﹗我幾乎雀躍了﹗趕緊告訴侯先生這個好消息﹐先生回信是一個字“Great!”。

非常感謝Pearson北京方面認真細緻的工作﹐他們對我們這個在計算機圖書出版領域談不上有名氣的出版社的要求也如此鄭重對待﹐令我十分敬佩。我想﹐這就是真正的專業態度吧﹗

The C++ Standard Library的簡體中文版《C++ 標準程序庫──自學教程與參考手冊》經過侯捷先生和孟岩的通力合作﹐即將于2002年9月奉獻給全國的讀者朋友。這是怎樣的一本書呢──

誰能夠寫出一本技術書﹐讓同一領域後來者望而卻步乾脆死心﹐那才是大大的奇跡﹗然而﹐您手上這本《The C++ Standard Library》﹐作為C++ 標準程式庫教學和三考類書籍的定音之作﹐已經將這個奇跡維持了三年之久。按照IT出版界時鐘﹐三年的時間幾乎就是半個世紀﹐足以錘煉又一傳世經典﹗

──孟岩的評價


一旦你從本書獲得了對C++ 標準程式庫運用層面的全盤掌握與實踐經驗之後﹐可能希望對STL原理乃至實作技術做更深的研究﹐或甚至對泛型編程(Generic Programming)產生無比狂熱。

──侯捷觀點



(四)結束語

拉拉雜雜和大家聊了不少圖書在出版過程中的趣事﹐其實任何事情都不會是一帆風順的﹐有些曲折反而令人記憶深刻。作為策劃編輯﹐作為我社計算機圖書的項目負責人﹐我更看重的是讀者的鞭策和激勵。是讀者﹐幫我們發現了《深入淺出MFC》中存在的下劃線問題(幾百處)﹔是讀者﹐一眼發現我們《深度探索C++對象模型》的封面上的低級錯誤﹔同樣﹐更是讀者﹐不斷把自己對圖書的需求告訴我們﹐向我們推薦好書選題﹐把自己了解的人才信息告訴我們﹐在批評我們的時候不忘熱情鼓勵我們。所以﹐當市場部問我﹐應該採用什麼樣的廣告語來宣傳我們的圖書時﹐涌入我腦海的就是一個字──“愛“﹐因為我們深深感受到了來自讀者的厚愛﹐我們願意用我們的真誠來回報讀者﹐我們希望我們的圖書代表我們的心﹐那就是──

獻給程序員的愛

-- the end